75小说 > 女生言情 > 书穿之娇娘传 > 第三十五章 说亲事
    安抚好了朱绣儿,娇娘又赶紧去买菜,回来让朱绣儿帮忙一起摘菜、打理。
    烧了红烧排骨、猪肚鸡汤、蒸鱼、炒时蔬、西红柿炒鸡蛋。朱绣儿看了直摇头:“我来你家是避难而已,你吃什么,我也吃什么,不用做特地为我做这么多菜。”
    娇娘哈哈大笑起来:“我家今晚招待客人。你一个人我哪用做这么多?”朱绣儿闻言知道自己多想了,不由的红了俏脸。
    几个菜做完差不多到了傍晚,娇娘赶去店里,换辛平带着叶闻舟去接陈白衣和闫亦隽家去吃晚饭。
    几个男子一进家门,就看到朱绣儿收拾的漂漂亮亮站在堂间。辛平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想起了娇娘今日忙的脚不沾地的模样。
    “绣儿姑娘,你毕竟是未出嫁女子和我们同桌不太妥当。你还是端些菜去里屋吃吧!”辛平从娇娘那里知道朱绣儿为何而来,他觉得朱绣儿也太过任性了一些。这样一走了之,让朱大叔一家担心。所以辛平的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笑意盈盈的朱绣儿被辛平这么一说,立马受伤的后退几步眼中泪光闪烁,她低声说句:“知道了。”端起饭碗,就跑进了里屋。
    叶闻舟脸色阴沉的说:“这女子又是谁?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
    “是娇娘从前的手帕交,有恩于我们。现在碰到了难处,特地来我们家避避。”辛平苦笑着说。
    “有恩那就没办法了,人就得有恩必报。来,大家座吧!尝尝我侄女的手艺。”叶闻舟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辛弟的三个孩子带走,远离这些乱七八糟的人!
    菜都是娇娘放在锅里热着的,酒也给他们打好了,辛平去厨房把菜和酒都端了出来。
    “叶闻舟你老小子有福呀。一辈子没成家,居然有手艺这么厉害的侄女。以后你可要享福了!不成不成,你侄女也是我侄女,以后我去你家住……”陈白衣尝了尝娇娘做的菜,随即夸张的说道。
    叶闻舟听到有人这么夸辛娇娘也是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不过他听到陈白衣想让娇娘做饭就有一些不爽了:“你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跳脱,我侄子侄女和你可没关系。以后我要把他们都带回洛南,辛平放到军中历练,辛安找个先生好好教导。娇娘那可是女孩子家,自然要娇养在家里,以后给她找个好夫婿。”
    陈白衣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他坏笑着看了看闫亦隽故作好奇的问:“你要给娇娘找什么样的夫婿呀?我家肆儿如何?年纪相当,而且有我在肆儿肯定不敢欺负娇娘。”
    闫亦隽正在吃菜,听到这话,不小心把手上的筷子折掉一截,他悄悄的把折掉一截的筷子扔在了地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别人没发现陈白衣却一直盯着闫亦隽,看到他的动作,陈白衣强忍住笑意,忍到肩膀一抖一抖的。
    叶闻舟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你这种公公太不着调,还是算了。”
    这下陈白衣不笑了,他争辩道:“日子是和我家肆儿过得,我家肆儿他老实沉稳……”
    “上个月十三日,他和别人为了名清妓烟雨露当街打了起来。还把人家的头打破了,你让我去衙门帮你说情。”闫亦隽语调平静的打断了陈白衣的自卖自夸。
    “那恐怕陈公子不适合娇娘,娇娘乡下丫头向来不知道天高地厚,脾气倔强的很,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辛平话里数落着自己妹妹,却坚决的拒绝了陈白衣。
    陈白衣气的吹胡子瞪眼:“闫亦隽你看着不声不响,你暗地里使坏,卑鄙!无耻!”
    “我是当着你面前说的。”闫亦隽还是那副冷冷的语调,就是这样才更气人。
    “好了好了,说几句玩笑话别伤了和气,吃菜!辛平,快给客人倒酒……”叶闻舟眼看两位不着调的要打起来,赶快起来陪笑调解。
    虽然几个人吵吵闹闹,这顿饭吃的也算是尽兴。尤其是陈白衣喝的多了,最后让闫亦隽和叶闻舟掺着他回去。
    娇娘回到家已经累的脱力了,本来想好好睡一觉,推开门却看见朱绣儿座在她的床上哭。
    “绣儿,你怎么了?”娇娘打起精神,拉着朱绣儿的手问。
    朱绣儿眼睛通红,无助的看着娇娘:“娇娘,我是不是很招人讨厌?”
    “没有啊,我觉得你很好很可爱。不要多想了,等明天我把店里的事情安排好,找个时间陪你回盘云村和你爹娘说清楚。你这样不回家也不是个事情。”娇娘温柔的劝慰着朱绣儿,她以为朱绣儿还在为婚事而苦恼。却不知道朱绣儿打定主意要为自己的爱情做最后一搏……
    天还没亮,辛平就推着一车菜进了家门,搬下菜,辛平又推着车出去,准备运红薯回来。娇娘、林家母女都已经早早起床开始准备今天铺子要卖的东西。
    “那个丫头还在睡?”在厨房忙活的时候林寡妇忍不住问娇娘。
    “昨晚一直哭,耽搁了蛮晚才睡觉的。我看她睡得香甜也没叫她。”娇娘笑了笑,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在白皙的脸色十分打眼。
    “这丫头也太不省心了,现在外面流民那么多,她居然说跑就敢跑。也不怕出事!”林寡妇不仅对朱绣儿跑来给娇娘添麻烦不满,而且将心比心,她能想的道朱大婶心里现在有多着急。
    娇娘不禁皱起眉头,她这几天在忙铺子的事情,也经常听到别人议论流民的事情。据说盘溪镇现在不许流民进镇,也不知道镇外的情形到底如何了。
    “娘,你说会不会起乱子?”林如意听到二人的对话也忍不住了,她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以前发生饥荒的时候,那些流民都和饿疯的野兽没有两样,饿的急了易子而食也干的出来。
    “别胡说。朝廷的赈灾粮食早就在各个镇外城外发放着。挨过这一段,想必也就好了。”林寡妇不以为意,对大部分百姓来说,只要灾难不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是不会操心那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