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书穿之娇娘传 > 第三十六章 被掳走
    忧虑归忧虑,手里的事情还是要做。天刚亮的时候,五个店里的伙计也来帮忙了,人多力量大,铺子里的东西一会就做完了。
    让辛平带一群人搬着东西去了铺子里,娇娘留下来教两个伙计做红薯粉条。红薯粉条说起来做法也挺简单的,两个伙计很快就弄懂了。
    娇娘刚歇下来,走到堂屋倒杯水喝。朱绣儿便走了出来:“娇娘,你们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娇娘看朱绣儿今天打扮的十分精心,穿了一件簇新的粉红绣桃花裙,脸色也是用胭脂水粉仔细打扮过来了。真不知道朱绣儿离家出走怎么会带这些东西。
    “做小食铺子是这样,等等我就去铺子帮忙了。早饭给你留在厨房的锅里,你吃了就在房里呆着。把堂屋的门插起来,有事你从后门走。今天家里前院有两个伙计,你可别乱走!”娇娘对朱绣儿不放心的叮咛道,这小妮子太自我,娇娘生怕她会闯祸。
    “哎,放心吧!我不会乱跑的。”朱绣儿点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娇娘赶到铺子里,果不其然铺子外又大排长龙,里面的人手明显忙不过来,娇娘赶紧进去帮忙。
    不远处一个披着斗篷的女子,指了指匆匆赶到的辛娇娘冷声对旁边一个长相狠厉的男子说:“就是这个女人,把她带的远远的卖去窑子里。我要让她,求死不能!”
    说完女子扔了一包银子给男人,男人用手掂了掂笑道:“最毒妇人心,什么事情你至于做的这么狠毒嘛?而且她可是湖帮罩着的人,你这银子好像还给少了些。”
    女子的脸藏在阴影里看的并不真切,她褪下了手上的一只银镯子递给男子,男子这才满意的把东西都收到了怀里:“最迟三天,她就会永远消失啦!”
    娇娘并不知道危险的降临,她仍然在店里辛勤的干着活一直到中午,想起来朱绣儿还在家,娇娘带了一些吃食装在篮子里匆匆挎着篮子就往家走去。这一去,下午就一直没有回来。
    辛平越等越急,干脆跑回家看看娇娘怎么耽误这么久,等他跑回家,两个伙计和朱绣儿都说没看见娇娘。辛平这下慌了神,他的直觉告诉他,娇娘也许出事了……
    娇娘是被颠醒的,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窄小的空间里,手脚都被绑着,嘴巴也被堵住了。
    ‘什么情况,我又穿越了么?’娇娘心里默默地想,她只记得自己拎着篮子,准备从人烟稀少的小巷子走到家的后门。正走着,突然有人用东西蒙住了她的口鼻,她挣扎着慢慢的眼前就黑了,失去了意识。
    “砰砰砰……”娇娘用脚踢着这个狭小的空间,发现脚踢有声音,娇娘更起劲的踢了起来。
    “踢什么踢,再踢也没用了,我们已经出来定城。”声音随着光线的照射越来越清晰,娇娘看见了盖子被打开,一张狠厉的男子面孔出现在面前。
    看见娇娘,那男子愣了一下喃喃自语道:“近看这丫头长的真不错,卖去窑子可惜了。”
    “怎么瘦子,难道你把她留下来做媳妇啊?”旁边一个胖子转头过来看了一眼男子,嘲讽的说道。
    瘦子怒了:“怎么不可以么?”
    胖子摇摇头:“那你问问人家姑娘愿不愿意和一个把她绑来的恶徒成亲。”
    娇娘听着两个人吵架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坏人掳走了,而且已经出了定城。她打量了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棺材里,怪不得盘溪镇外有官兵把守自己还能被运出来。
    两个恶徒吵完架,瘦子扯开了娇娘嘴里塞的东西,恶狠狠的问道:“说,你是嫁给我还是让我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我可以有第三个选项么?”娇娘小心翼翼的问。
    “哈哈哈,笑死我了。”胖子被娇娘的回答逗乐了,不由得哈哈大笑。
    “闭嘴!”瘦子怒了,一脚踹在胖子的屁股上,让胖子摔了一个狗啃泥。胖子也怒了,他爬起来和瘦子厮打在一起。
    娇娘听到动静努力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发现现在是晚上,位置像是在郊外。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娇娘小心的解开脚上的绳索,爬出棺材向旁边的树林飞奔而去。
    胖子和瘦子打的不亦乐乎,不经意的看见娇娘跑入了树林,两人这才追了过去。
    ‘跑!跑!跑!快点再快点!’娇娘跑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虽然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但总比抓去给人卖到窑子的好。突然一个踩空,娇娘狠狠地摔了出去,顺着斜坡滚入了坡底直接昏了过去。
    胖子和瘦子借着月色已经追了过来,却怎么也看不见娇娘的身影。
    “我刚刚明明看见她往这跑了。”瘦子疑惑的左右探看,就是没看到辛娇娘的身影。
    胖子直接往右手边跑去边跑边嚷:“反正这前面没路了,你往左我往右。肯定能抓住那丫头,天亮再破庙汇合!”瘦子一听言之有理,连忙往左跑去。
    无知无觉的娇娘就这么躲过了两个恶徒。
    ‘脸色有一丝丝的凉意’娇娘迷迷糊糊的想着,睁开了眼,她看见的就是灰蒙蒙的天空和满天的细雨。
    “原来下雨了。”娇娘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的右腿一阵剧痛,看来是摔到腿了。她打量了一下旁边,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沟底:“真够倒霉的。不知道这里十天半个月能不能路过一个人。”
    不能坐以待毙,娇娘忍着痛,翻过身一点一点向外上爬。由于一只腿受伤了,根本不能用力,爬到斜坡边,娇娘就爬不上去了。
    不想白白的死在这里,娇娘用嘴咬开手上的绳索,把绳索绕在手上增加摩擦力。忍痛试着爬上斜坡,可能因为下雨比较滑,娇娘一次次的爬上斜坡,又滑了下来。
    最后,她脱力的趴在原地,间隔两分钟喊一次救命。雨越下越大,随着娇娘一次次的呼喊,斜坡的底部积了不少水,娇娘只好座在坡底,她受伤的右腿直接泡在了脏水里。
    “早知道不跑了。”已经喊不动的娇娘自暴自弃地把头埋在了臂弯里。下一秒,她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她抬头,望见了一双炙热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