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帝君归来 > 第五章 情之所往何在?
    阮秋水的反应有些出乎邵皇的预料。
    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反驳、解释又或者是无理取闹。
    她只是怔怔的望着邵皇愣神。
    这让邵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用手在阮秋水眼前晃了晃,一脸懵逼的邵皇语气稍显温和的说道。
    “你怎么啦?”
    “不会是被我英俊不凡的面貌给征服了吧?”
    邵皇本来也就是想逗一逗阮秋水,却没想到这妞儿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阮秋水脸色羞红,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有种忍不住咬上一口冲动。
    只是还不待邵皇有所动作,阮秋水却率先开口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我,我是来叫你去吃饭的。”
    说完,她便捂着滚烫发红的俏脸,一溜烟的窜出了卧室。
    看着阮秋水那窈窕纤细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邵皇的嘴角不由划过一丝莫名的微笑。
    “看来我魅力还是不减当年啊!”
    阮秋水一从邵皇的房间里“逃”出来,就钻进了卫生间。
    在镜子里,看着秋波流转、满面春意的自己,阮秋水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丢人,太丢人了!
    用凉水狠狠的搓了一下脸,她这才感到稍稍清醒。
    只是一想到那张菱角分明的面孔,她一颗芳心就是忍不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阮秋水有些迷茫,她今年二十有四。按理说已经过了少女怀春、一见钟情的年纪。
    可事实上她却是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动了心,这让她不可思议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那家伙长得实在是太帅了!
    就在阮秋水还在进行着天人之战的时候,邵皇已经在餐桌上开始海吃胡喝了。
    肯德基火爆全球,在美洲、亚洲、欧洲等各大洲大洋都开有连锁店,可以说是广受人民群众的喜欢。
    可要是放在二十年前,那就是个屁,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邵皇一个穿越了二十年历史长河的人物,对于二十年后的今天很多事物,他都感到惊讶和好奇。
    这不,他正左手一个鸡腿右手一个鸡翅吃的不亦乐乎。
    “好吃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阮秋水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正双手托腮满目柔情的望着他。
    “你看你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阮秋水一边说着话,一边用纸巾细心温柔的为邵皇擦拭嘴角的油渍。
    邵皇则是彻底懵了,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任由阮秋水施为。
    二十年前,邵皇虽然纵横一世,霸绝天下,但感情却是他的一块短板。
    虽然江湖传言他和秦潇潇乃是一对神仙眷侣。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视秦潇潇如洪荒猛兽。
    当年天下都流传这么一句话“神女温柔乡,最是英雄冢!”
    对此,邵皇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
    可是当他曾经有幸远远一睹神女那刹那芳华时,他那颗一心向武,坚若磐石的道心竟然也是出现了一丝裂痕。
    自此,他视天下女子如蛇蝎,敬而远之。
    只是如果现在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对那个女孩说。
    “那年我若为天帝,许卿千里桃花开!”
    “喂,你在想什么?”
    见到邵皇发呆,阮秋水还以为他沦陷在自己的温柔乡中了,不由暗暗窃喜。
    只是表面还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晚上有空吗?”
    “干嘛?”
    邵皇一脸警惕,心道:这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刚刚的温柔体贴都是装出来的。女人啊,都是笑面虎,当然,我家的那位除外。
    “今天晚上是我一个朋友的生日,她在帝城酒店举办了一场宴会,东海市很多富家千金小姐和公子以及一些名流都会去,你要不要也去玩玩?”
    按阮秋水的想法,像她这样国色天香的大美女亲自邀请,邵皇断然不会拒绝。
    可事实偏偏相反,邵皇不仅拒绝了,而且还很是果断干脆。
    “不去。”
    阮秋水眼珠子瞪得溜圆,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邵皇翻了翻白眼,提高了几分音量,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我不去,这下听清楚了没?”
    这一下阮秋水听得可谓是真真切切,可正因为听得清楚,她才觉得难以置信。
    拒绝了,这家伙竟然拒绝了自己的邀请。
    要知道,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邀请异性去参加自己圈子里的聚会,难道自己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越想越气,越想越恼,突然,阮秋水刷得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用手指着邵皇的鼻子,带着四分怒意,三分委屈,两分撒娇和一分不知名情绪说道。
    “邵皇,你,你混蛋!”
    看着阮秋水那又羞又恼的模样,邵皇不免有些好笑。
    “好了,逗你玩的,至于那么认真吗?我去还不行吗。”
    “当真?”
    阮秋水狐疑的道。
    “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我邵皇说话,向来都是说一不二。”
    阮秋水深深的看了一眼邵皇,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道。
    “那好,咱们现在就出发。”
    说着,牵着邵皇的手,就往外走。那样子,似乎生怕邵皇会反悔一般。
    坐在吉普车上,看着一栋栋高楼大厦从眼前掠过。
    邵皇不由感慨道:“记得我初来东海市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些瓦房和平房,二层的小楼都几不可见。”
    “哪像现在,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犹如接天连地的巨人,弄得我都认不出这里了。”
    阮秋水有些诧异。
    “这些建筑虽然都是新起的,但也有些年头了。你说的那种情况,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和美女聊天。邵皇觉得人生最惬意的事情不过如此了吧!
    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他并没有避讳阮秋水什么,而是坦言说道:“好像是二十年前吧!”
    “二十年前?”
    闻言,阮秋水莞尔一笑。
    “呵呵!二十年前你还在穿开裆裤吧?”
    邵皇一阵无语,暗道: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为什么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