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帝君归来 > 十九章 沉睡的酒皇,将见的神秘人
    千年坚冰经久不化,万年寒潭亘古长存!
    在华夏某处神秘的洞天福地内隐藏着这样一座寒潭。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风吹雷打日晒雨淋,无论怎样的气候,如何的变化,其上总会附着一层薄薄的犹如玄铁一般坚不可摧的寒冰。
    这层寒冰,哪怕是修为绝顶、神功盖世的无敌强者也不能在其上留下丝毫痕迹。
    千百年来,无数英豪想要一窥究竟,最后却是连封王乃至封皇都是无功而返。
    十五年前,天降异光。
    一道毁灭气息瞬间笼罩在寒潭上空,只是眨眼间,原本坚不可摧的寒冰结界瞬间四分五裂。
    此后月余,寒潭之上寒冰不存,取而代之的乃是经久不息的万千雷霆。
    此地彻底化作一片死亡禁地,人畜触之即死。
    十五年后,原本已经恢复往昔的寒潭却在今天,再度发生异变。
    原本寒潭上空浓郁的寒气不仅开始渐渐飘散,甚至于连冰层也开始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融化。
    可能要不了一年半载,这片充满神秘气息的寒潭古地将会真真实实的浮现在众人眼前。
    如果此刻有至强者出现,定然会发现,在寒潭底部此时正有一个身穿白色战甲的女子悬浮其上。
    她的样貌很美,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倾世容颜,绝代风华。
    女子周身乳白色光晕流转,将那些寒冷刺骨的潭水全部隔离开来。
    她绣眉微微颤动,似乎随时都会从沉睡中苏醒。
    偶尔颤动的手指,总会无意识的溅射出一道恐怖电弧在寒潭之中肆虐。
    很难想象女子一旦苏醒,将会具有何等毁天灭地的力量。
    “千年寒冰化,酒皇临人间!”
    “十五年了,你终究还是要苏醒了,看来传言不假,他真的已经归来了!”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
    那声音虽古老而沧桑,却是充满滂湃的气息,强大的力量笼罩在寒潭之上。顿时,惊的四周山林里的飞禽走兽犹如打了摆子,一个个浑身颤栗不止……
    美食街。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吵吵闹闹的嘈杂声中,一对青年男女并肩前行。
    他们男的俊女的靓,走在这人来人往的美食街上,有若一股清流,又似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阮秋水看着一路上吃个不停的邵皇,有些无语。
    “都说我们女生是吃货,可我怎么看,你才是吃货中的吃货呢?”
    “唉!跟你走在一起,我都嫌丢人。”
    阮秋水捂着脑袋,表示无奈。
    邵皇将手中最后一块葱油饼塞进嘴里,擦了擦手,这才一副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不就吃点东西嘛,这就丢人啦?难道他们就不吃东西了?”
    “你,这不一样,你那叫吃一点吗?猪都没你吃的多!”
    “况且咱们来这里是办正事的像你这样走走停停,到时候黄瓜菜都凉了!”
    阮秋水挥舞起了粉拳,只是当她看到邵皇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庞时,不知怎的,气莫名的消了大半,举起的粉拳也是无力的落了下来。
    “反正他又不会死,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邵皇一边盯着不远处那金灿灿油腻腻的烤猪蹄,一边继续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
    “我就怕他还真的会两腿一蹬就没了!”阮秋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有些汗颜的说道。
    她内心有些烦躁,来之前幽上将军给她下了死命令,让她务必带邵皇去见那个神秘人最后一面。
    可是他们一路走走停停,耽误了不少时间,她还真怕那位一个不小心没挺住,就翘辫子了。
    “咱们还是快点吧!回头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还不行吗?”阮秋水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邵皇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
    “感情你还真把我当成吃货了啊!我不过就是一天没吃东西,肚子饿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江幽儿那小妞竟然叫你带我去见他最后一面,莫非他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不怪邵皇胡乱猜想,想他是什么人?
    那可是横压一个时代的天骄之王“冰天帝君”。
    即便现在实力万不存一,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江幽儿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可还叫人带着自己去见那位,这让他不由升起了几分好奇:究竟是什么人可以让他屈身相见?
    “住口,你怎么可以直呼幽上将军的名讳,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大不敬?”
    阮秋水很是愤怒,她从小就跟随在幽上将军身旁,对于这个亦师亦母的传奇女子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说她一丁点儿的坏话,哪怕这个人是邵皇也不行。
    邵皇看着发怒的阮秋水有些好笑,他还从来没见过阮秋水如此气恼的模样。
    至于阮秋水的指责他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他没想到,当年那个总是跟着他身后流着清水鼻涕的黄毛丫头如今竟然也是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上将军,这个职位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想都不敢想吧?
    邵皇并不知道,他还是小瞧了江幽儿如今的身份和地位。
    江幽儿,幽上将军,东海军事基地一把手,海军上将,幽神特战队创始人,世界十大名将位列第三。
    这一个个惊人的成就虽然仍然不能够让她站在这个世界的金字塔的最顶点。
    但是要知道现在的江幽儿还不到三十,谁也不能够保证,十年之后,她会不会又是一位“酒皇”!
    看着邵皇陷入沉默,阮秋水突然心中有些忐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语言,阮秋水这才解释道。
    “幽上将军对我来说不亚于再生父母,邵皇,我不求你能多么尊敬她,但是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说她的坏话,好吗?”
    邵皇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让阮秋水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你别那么紧张,我和江幽儿的关系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不然,她也不会派你来保护我!”
    闻言,阮秋水娇躯轻轻一颤。
    她并不笨,很快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顿时,巧笑嫣然。
    “邵皇,对不起,我……”
    阮秋水想为自己先前的行为道歉,不过却被邵皇打断了。。
    “好了,过去的就过去吧!我现在最好奇的是,我们要去见的究竟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