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帝君归来 > 第二十二章 英雄末路
    “爸,再让我试一试,或许还有办法呢?”
    邵皇还是有些不甘心,想他堂堂冰天帝君,哪怕是五位封皇联手布下的封天绝地大阵都无法杀死他,现在却是连自己的老子都救不下来,还有什么用?
    江风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睛渐渐的湿润了。
    “邵皇,爸真的快不行了,接下来我的每一句话,我都希望你牢记于心。”
    邵皇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当他看到江风那愈发苍白的脸庞时,到嘴的话,又被他咽了下去。
    “噗”
    江风微微一笑,刚欲开口,却是一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
    那殷红的鲜血浸染了他的衣衫,看的邵皇的心痛如刀绞。
    他将头深深的埋在了胸膛上,深怕自己会忍不住痛哭出声。
    江风倒是无所谓,随手抹了一下嘴角鲜血,黯然的说道。
    “我这辈子最大遗憾,就是没能够找到你妈,亲口问她一句:她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我知道我这辈子是没这个机会了,但是我希望,我的儿子,你,江邵皇能够代替他老子去问一句:她爱过我吗?”
    稍微停顿了一下,江风并没有给邵皇说话的机会,又接着用那沙哑的声音嘱咐道。
    “秦潇潇是个好女孩。爸知道因为她是你妈为你选的未婚妻,所以你恨乌及乌。”
    “但爸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很爱你,也为你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罪。爸希望有朝一日你再遇到她的时候,不要在辜负她。”
    “这世上漂亮的女人好找,可肯为你付出一切的女人却少之又少。”
    一代神女秦潇潇,此生侯君终不悔!
    以前每当听到秦潇潇这个名字,邵皇总是会感到恶心。
    可现在每次想起秦潇潇,他眼神总是会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心也是分外宁静。
    只是每当想到她已经不在了,邵皇就会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心更像是被针扎过一般刺痛。
    “她是你妈妈挚友的女儿,跟你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她比你大,是你的姐姐。”
    “她和你一出生便命运相连,她天生注定便是你的妻子。”
    “只要你还活着,她就不会死。只有她不死,你就不会走向灭亡。”
    江风的话很是平淡,但听在邵皇耳中,却犹如平地惊雷。
    秦潇潇还活着,这对于邵皇来说绝对是一个莫大的惊喜。
    对于那个执着的女孩,邵皇是心怀愧疚的。
    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一万年的时光来和她相爱,再用永恒的时光与她长相厮守。
    “爸,潇潇现在在哪里?我想去找她。”
    看着儿子那急不可耐的样子,江风欣慰的一笑。
    秦潇潇是他和邵皇母亲认定的儿媳妇,他自然不希望两人那么僵持下去。
    看此刻邵皇的表现,显然秦潇潇已经在他心底占据了一席之地。
    “她可能已经就在你身旁了,也有可能正在寻找你的路上。”
    “不管怎样,总有一天,你们会不期而遇。我希望那个时候,你不会像我一样窝囊。一定要紧紧抓住她的手,不要松开。”
    “好了,言尽于此,该办正事了。”
    邵皇还处于呆滞中。
    秦潇潇可能就在他的身旁,那她会是谁呢?
    阮秋水?
    应该不是,她虽然很漂亮,但是和倾国倾城的神女相比还有些差距。
    林玲?
    似乎也不是,故人之女,注定了他们有缘无分。
    难道是她?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想起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孩,邵皇内心就是不由一阵悸动……
    就在邵皇陷入沉思的时候,突然,一股雄浑的力量笼罩他的全身,强行控制着他的身体悬浮在了半空。
    邵皇脸色一变,刚想要反抗,耳畔却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要抵抗,放开心神,让我的力量进入你的丹田。”
    “爸!”
    邵皇很清楚江风想要做什么,可正是因为清楚,所以他内心才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他运用起丹田内全部的内力,剧烈的挣扎,企图逃脱那只弥天大手的束缚。
    只是双方之间力量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犹如云泥之别,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江风看着苦苦挣扎和哀求的邵皇,脸上无喜无悲。
    “我大限将至,死亡是注定的结局。邵皇,我的儿子,我希望你能够敞开心神放弃抵抗接受为父的传承。”
    江风的话犹如道道魔音,疯狂的冲击着邵皇的耳膜。它们就像是跗骨之蛆,在邵皇脑海不断的回响。
    一时间,痛苦、哀伤、难过、愤怒等等负面情绪在同一刻爆发开来,瞬间击溃了邵皇的心神屏障。
    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江风的真气趁机进入了邵皇的丹田。
    顿时,那精纯却汹涌滂湃的真气犹如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像是开了闸的洪水,疯狂的从奇经八脉涌入邵皇的丹田。
    邵皇的经脉本就残破不堪,如今又受到如此摧残,显得更加摇摇欲坠。
    剧烈的痛苦使邵皇那张英俊的面孔极度扭曲,强大的意志力却又让他不吭一声,所有的疼痛都默默忍受。
    传承依旧在继续,邵皇的身体却早已麻木。
    阴阳转换,日月轮回,转眼间五天过去了。
    当邵皇再读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清晨第一缕朝阳。
    无神的双眸透过窗户看向远方的天际,滚烫晶莹的泪水无声的划过脸庞。
    “你醒啦?”
    如兰的芬芳,清脆悦耳的声音在鼻尖和耳畔掠过,让邵皇如痴如醉。
    侧过头,看见的是一张近在咫尺、如梦如幻的娇颜。
    这让邵皇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蹦出了四个字“倾国倾城”。。
    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不就是眼前这样完美的容颜吗?
    不过很快,这张完美的容颜就和那个大大咧咧的少女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