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别怕,老祖在!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打听
    “你……姓苏的,你耍我们?”谢琦站起身来,周身的戾气瞬间将身下的椅子炸裂四处都是。
    几个修为不及他的天师更是被木屑扫了一眼,显得有些狼狈。
    对面的蔡家长老亦是一脸的不赞同,谢家这些硬骨头,真是嚣张惯了。
    稍不顺意,就大打出手,这还有没有把他们蔡家宗主放在眼里?
    不过这里是苏家的地盘,蔡家长老只思忖了片刻,就将视线转向了苏染。
    这一看,登时又是一口气憋在了胸口。
    对方竟是丝毫不在意,纤细的手指品着一杯灵雾茶,看谢琦的眼神,宛如看小丑一般。
    “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蔡家长老放在一侧的手握了握。
    次位上的灵异分局的人有开始当起了和事佬,“误会,误会!苏老祖虽然不能去,肯定能指派出苏家的精英弟子吧?到时候只要能破阵,我们可以让苏家的人先进仙府一步。”
    对于修道者,早一分出发就早一分的机遇,这算是极大的让步了。
    谁知道苏染却是轻笑一声,放下茶盏道,“倘若命都没了,我们要那么多修炼资源做什么?方才谢长老也说了,我们苏家人丁稀少,所做的自然是节省人力。”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看向谢琦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姓苏的,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就像是想要多分一杯羹。可修道一途向来强者为尊,谁得了是谁的,你又何必惺惺作态?”谢琦有些愤懑。
    苏染也不甘示弱,“谢长老,哪只眼睛看见我是惺惺作态?我们苏家确实是有自知之明,不想趟这次浑水。”
    见她确实一脸真诚。
    蔡家那位长老有些迟疑地道,“那苏老祖,究竟怎么样才肯提供破除七星局的法子?”
    苏染抬手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五百万?”
    苏染摇头。
    “五千万?”
    苏染点了点头,“少一个子都不行。”
    “苏染!”谢琦气闷不已,什么都不出,只提供个法子就要这么多。
    也太黑心了吧。
    都怪说苏家最近是钻进钱眼里去了。
    坐在一旁的苏海清也有些傻眼,从未想过一向清高的老祖,竟然也会有这么爱财的一面。
    只是真得只要钱,不要那些修炼资源吗?
    苏海清心里还有些依依不舍。
    可老祖向来做事有分寸,见状也只能是沉默不语。
    倒是那位灵异分局的职员,试探地道,“苏老祖,可是察觉此处仙府有什么不妥?”
    苏染摇了摇,“并无,只是凭感觉行事而已!”
    这……也太任性了吧!
    也是!
    统观整个苏家,这位可是苏家第一人。
    苏家人口简单,哪里像是其他家的老祖一般会受制于不同的利益小群体。
    只这副欠抽的样子,实在是客气。
    唯有苏海清自己垂着头,暗道自家老祖的起床气竟然这么重。
    不过私心里,他也不想老祖刚刚九死一生回来,就卷入新的一场是非当中。
    虽说对于仙府的资源,他也心动不已。
    却也明白这对刚刚起步的苏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气氛有些沉闷,好半晌,才有人道,“既然如此,我等也不强人所难。至于苏老祖说得标价,我们还要商量一下。”
    “好说!”苏染抬了抬手,五千万对这些世家来说不算什么,可也绝不是个小数目。
    灵异分局的那人更是欲言又止。
    半晌人才都退了出去。
    苏染这才从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只是神色有些凝重。
    苏海清不解,“老祖,可是有什么不妥?”
    苏染摇摇头,“前几日茹丫头命人送来一封信!”
    “信?”苏海清有些迟疑,他虽不喜欢那丫头目中无人,可也看得出对方对老祖的尊重,“莫非她信中提及了此事?”
    苏染摇了摇头,“那是一封卦书!卦象显示我们苏家近日恐有“大凶”之局!想来是陈昭那小子推演出来的。”
    “这可如何是好?”苏海清有些着急,他虽看不上陈昭,可那毕竟是神相之孙。
    尤其像是他们苏家这样生活在漩涡里的世家,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是福是祸躲不过,顺其自然吧。不过这次是仙府之事,我苏家绝不允许任何人参与。”苏染忽然看向苏海清,“虽说不上为什么,我的预感应该不会出错的。”
    “是!”苏海清忙记下。
    正说着苏铁从外面进来道,“老祖,您要的车已经准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吧!”苏染哦了一声回道。
    她平日坐得车都有些招眼,这次特意让苏铁去车库换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说是普通,可苏家的这些车最便宜的也要小百万了。
    “老祖,这是要出去?”苏海清忙问道,“您这才回来,不歇一歇吗?”
    “就去城里的街市上逛一逛,顺便看看二丫头。”苏染轻描淡写地说着就跟着苏铁出了屋子。
    “……”苏海清微怔,自打上次苏家与白家之事后。
    他们家老祖竟然越来越不一样了。
    先是搬离了闭关的修炼室,现在又开始和年轻人一样出去逛街了。
    这种感觉让苏海清有些微妙。
    “家主?用不用派人跟上?”其中一个苏家弟子走上前来道。
    苏海清摇了摇头,“派人和苏铁联系一下,若是老祖喜欢什么尽管买下来。都记在我的账上!”
    “是!”那人很快就退了出去。
    京都民俗珍品市场
    苏铁找了一个就近的位置,刚要停下,就有人过来拍他的玻璃,“喂,喂?你谁呀?竟敢把车停在这个地方。”
    吵吵嚷嚷的声音不小。
    苏铁看了一眼后座上闭目养神的苏染,再看向外面的人,眼中带了几分的戾气。
    “怎么?这处停车位还是有主的不成?”
    他一下车就按住了对方戳过来的手,手一翻就听咯吱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你,你还打人了?你知道我们是谁家的人吗?”
    “谁家?”苏铁冷哼了一声,“告诉你,爷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用她的脏手指着我了。”
    “哎哟,你个小兔崽子还挺横。我可告诉你,我们是梁家的人,我们大小姐梁红可是东南宗少宗主的女朋友。”那人骂骂咧咧的,一只手捂着手腕,眼睛却不断地瞟着苏铁。
    苏铁蹙了蹙眉,正要反驳。
    就听车外有个声音道,“粱安,怎么让你停个车停这么久?”
    女子的声音成熟干练,却带着一丝丝的骄矜。
    “大小姐,今天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不长眼的臭小子,占了咱们的车位。”那人忙说道,“您看我的都手腕都被他给扭伤了。”
    梁红蹙了蹙眉,“你不会在找个其他的地方停车吗?”
    “咱们哪次来不都是停在这里?我还跟保安说这里是您的专属停车位呢。谁知道这个臭小子不长眼,竟然还很横。”那男人一通抱怨,“这个点,蔡少爷估计也快到了。在找新的恐怕来不及了。”
    说到蔡姓,那人还专门的抬头看了一眼苏铁。
    梁红蹙了蹙眉,扫了一眼苏染的车,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砸在苏铁身上,“要多少钱,才肯挪个位置?这些钱足够你停好几次了吧!”
    白花花的钞票就这么砸了过来。
    苏铁没动,那钞票就从他的身上飘了过去,引得外面一阵哄抢声。
    “苏铁,外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苏染的声音带着刚刚睡醒的朦胧。
    苏铁摇了摇头,“没事,老祖,我扶您下车吧!”
    就听车里嗯了一声,苏铁忙把门打了开,一只手覆在门框的位置,生怕磕到苏染。
    苏染刚从车里出来,就有一股清爽的凉意吹过。
    整个人都舒畅无比,不由得点了点头,对苏铁选得地方很是满意。
    这刚走出没一步,眼前就挡了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姑娘,“老人家——”
    “你要干什么?”见梁家的人又拦了过来,苏铁有些生气地伸出胳膊挡住了梁红向苏染靠近的脚步。
    眼中的警惕,让梁红蹙了蹙眉。
    她的话音还未落,就听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苏老祖,什么风把您也吹来了?”
    梁红下意识地回过头,就见蔡国权大步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顿时,她面上一喜,就冲了过去,“国权,你可算是来了。”
    谁知蔡国权绕过她的胳膊,直接走到了苏染面前行了一礼,“苏老祖,很少出来呀。”
    苏染颔首,各家的老祖都是深入简出。
    不独她,就是其他家的根本都不会出来。
    蔡国权一来,周遭那些看热闹的很快就被疏散开了。
    “国权,你你认识呀?”梁红站在他的身后打量了半晌,才找了个插话的空隙。
    另一侧的苏铁则是冷哼了一声,“怎么?还想用钱来买我们的停车位?有钱就了不起了吗?”
    一席话说的梁红面红耳赤,刚要辩解几句,就听蔡国权道,“还有这等事?苏老祖,她小孩子的眼拙,您老可别和她一般见识。今天您在这市场里看上什么,我做东!”
    三言两语就带着一脸蒙圈的苏染进了里面。
    只剩下梁红和她的司机,气的在原地跺脚。
    “大小姐——”那司机的士气比方才小了很多,显然也没想到这次竟然提到了铁板上。
    正想要说几句话应付过去,迎面就被梁红扇了一个耳光,“你是嫌我的名声不够好是不是?打狗也不知道看好了主人。”
    “我!”那司机有些冤枉地道,“我哪里想到堂堂老祖会坐一个不过百万的车,这……这到底是哪家的老祖呀?”
    “哪家?没听见吗?苏家!”梁红有些生气,“天师界,女天师本来就是凤毛麟角,能修炼到老祖级别的人能是我们得罪的吗?”
    “是,是!”那司机垂着头,遮住眼中的寒光。
    心中却把苏家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愧是破败落户,开这么差的车,竟还惹得他白挨了一顿打。
    “好了,下不为例!”梁红说着就往市场里走。
    梁家向来以蔡家马首是瞻,她与蔡国权也算是青梅竹马。
    虽然蔡宗主不太喜欢这个儿子,但是梁红心里却是很喜欢,不知道求了父亲多久才换了他未婚妻的名头。
    本来蔡国权一直对这事不冷不热,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两个人的关系有所缓和。
    没想到今日竟然会碰上这种事。
    看样子蔡国权好像对这个苏老祖很看重。
    梁红一边走一边想着一会儿怎么把话圆过去,就进了她自家的店铺里。
    各大世家在这条街上都有开的属于自己的铺子。
    专门倒腾一些旧货。
    这些东西多数有点来历不清,可经了他们这些人的手,就可以变得清清白白。
    所以不少人原意过来捧场。
    就是一直不打眼的苏家,在街头也有一家店。
    梁红本来想着去追苏染和蔡国权,谁知道走了一段距离,却发现跟丢了人。
    这不知不觉就到了自家的铺子里。
    “大小姐!”店里的员工见是她齐齐地出声打招呼。
    “嗯!”梁红嗯了一声,问道,“咱们店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或者宝贝,都给我拿出来。”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面面相觑,还是那店长比较精明,忙招呼众人拿钥匙。
    “可是有贵客?”那店长问道,“这株红珊瑚是咱们店里的镇店之宝,日积月累,上面隐隐的凝结了一层灵气。若是放在客厅里,不仅美观大方,还有助于延年益寿和修行。不知道这件,大小姐可入眼?”
    梁红蹙了蹙眉,她有心想要送件东西给苏染赔礼。
    可这么贵重的宝物,她还真有点舍不得。
    毕竟苏家在四大家族里,可是垫底的。
    纵使那是苏家的老祖,又得蔡国权重视,梁红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
    沉默了半晌才道,“陈店长,你对城里四大家族的都摸得很清楚,你可知道这位苏老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吗?”
    “大小姐,要打听这位?”陈店长的眼睛忽闪了一下。
    身为他们这一行,卖的又是带灵气与煞气的东西,能打交道的自然只有修行中人。
    对于那些名人自是动听的一清二楚。
    梁红蹙了蹙眉,“你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