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仙韵传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摘星大赛
    “小土,我窥视清元门现在的一丝天机,怎么与我的判断竟大相径庭?”明空子奇道。
    “不知明祖宗能否细说?”
    “清元门刚刚经此大难,本应气运衰减,怎么天机所指,却似有一丝崛起之意?”
    “原来如此。这并不难理解!”土真子略一沉吟说道。
    明空子微怔,瞪着土真子道:“哦?那你说说看。”
    “明祖宗,在大夏修真界,清元门只是一个三流宗门,金丹修士只有我们师兄妹三人,实力一般,这些年来一直过得战战兢兢,生怕哪一天就被人给灭了!但是,现在有了老祖宗您,我们实力大增,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掌门师兄说得不错!有了明祖宗您,我们现在就可以横扫大夏,把那些压在我们头上的家伙揙个痛快!”木真子立刻接着道。
    “是啊,有了老祖宗,我们清元门哪里才止一丝崛起之意,恐怕立刻就能冲出大夏,进入大商,到时,我们控制的疆域将会无比广大!”碧真子笑嘻嘻道。
    “就是就是…”
    “明祖宗万万岁…”
    “清元门崛起指日可待…”
    “大商算什么?我们就算是进入一级修真区域大周,问鼎九鼎山也不在话下…”
    “……”
    三人一开头,底下的无锋子、无丹子、无器子、无符子、无阵子和无财子等人纷纷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天花乱坠,似乎天下尽在掌握之中。
    “停!”明空子一声大喝。
    殿中顿时鸦雀无声,众人有点惊恐地看着明空子。
    伴君如伴虎,伴大能的道理也差不多,这些人对此早就深刻体会,此刻见明空子似乎发怒,个个立马收声。
    “哼!小土,我不会帮你们去称霸什么大夏、大商,更不会去问鼎什么大周九鼎山。要称霸你们自己努力去!不过,我要提醒你们,清元门有我这个老祖,别的宗门难道就没有老祖吗?想称霸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明祖宗教训得是!”土真子急道。
    “至于我说的一丝崛起之意,并不在我的出现,而是落在清元门的年轻弟子之中。”
    “年轻弟子?原来如此,老祖有所不知,我们清元门这些年大力培养年轻弟子,建立了修士战队,大大提高了他们的战力。而且,最近还收了不少天才弟子,其中,天灵根弟子两人,双灵根弟子十人,都已被我们收为正式弟子,准备大力培养,以便在三年后的大夏摘星大赛上打一场翻身仗!”土真子说道。
    “哦?大夏摘星大赛?这是怎么回事?”明空子问道。
    “明祖宗,摘星大赛乃是我大夏修真界的盛会,每三十年举办一次,参加者都是大夏各个修真门派筑基期以下的天才弟子,共一千六百人,主要是塑脉期弟子。他们之间的争斗关乎到修真资源的重新分配,如果最后排在后十位,则该门派必须拿出修真资源被前十位的胜者瓜分,这就是所谓的摘星了。”
    “原来如此。你刚才说打一场翻身仗,莫非是你们上一次落败了?”
    “这…”
    土真子一时语塞,脸上涨得通红,咬牙道:“明祖宗,上一届大赛,我们派了本门十位最优秀的塑脉期选手参赛,结果只赢了三场,在第二轮就全部出局,排在了倒数第四位,丢掉了一条中品灵脉!说起来真是本门的耻辱啊…”
    “才赢了三场?!年轻弟子间的实力不该如此悬殊吧?”明空子听得目瞪口呆。
    三胜的赛果意味着十位选手只有三人在首战取得胜利,而他们在第二轮也落败出局,问题在于参加者有一千六百人!
    对修士而言,在境界的初级阶段,实力的差距并不是太过明显,有些强者甚至可以轻松地做到越级作战,但是,随着境界的提升,实力之间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有时候,就算是相差一个小境界,实力也是天差地别。
    而炼气期和塑脉期都是修真初级阶段,修士之间只要修为不是相差好几个小级别,则胜负往往只在一线之间,更何况,大家派出的肯定都是自己最好的选手,所以,难怪明空子会有此一问。
    “唉,明祖宗,上次的比赛实在是惨不忍睹,当时我们在现场看得都呆住了。我们有些选手在门内时威风八面,谁知一到摘星大赛,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有几名还是负于对方的炼气期弟子,甚至有人还没作战就吓得认输出局,把清元门的脸都丢尽了!”土真子叹道。
    “怎么会这样?那还有前面几届呢?又如何?”
    “这…之前连续十几届,清元门是每况愈下,慢慢掉到后十位了,最近几届每次都要被人瓜分掉一块修真资源,这次再不翻身,恐怕还是如此。唉…如果继续这样下去…”
    “岂有此理!”明空子一拍靠椅,大怒道。
    “老祖…你…不是说我们清元门有一丝崛起之意吗?”土真子小心说道。
    “哼!如果这次还象之前一样,你们个个都给我到思过峰面壁一百年!”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个个噤若寒蝉。
    思过峰面壁可不是闹着玩的,面壁的同时还要忍受风刃霜刀,搞不好就算殒落都是分分钟的事。
    “看来老祖宗是发狠了…”
    土真子心里暗怂,连忙说道:“明祖宗放心!为了这次摘星大赛,我们已经备战多年了,弟子们的战力比以前有了极大地提高!而且,这次新收的天才弟子,个个天资惊人,用不了多久就能形成极高的战力,说不定能够后来居上呢!”
    “好!既然如此,希望这次的结果能够如天机所预示的一样,不过,我要先看看修士战队的演练和那些天才弟子。”
    “现在吗?”
    “三日之后吧。”
    “是!三日之后,就让修士战队在演武场演练!”土真子大声道。
    ……
    “滴滴”“滴滴”“滴滴”
    清元门弟子几乎在同一时间都收到了一条宗门信息,显示的是为备战摘星大赛,三日后在演武场展开战队公开演练的信息,并要求战队成员立刻集中等等。
    消息一传开,整个清元门都轰动了,修士战队从未公开演练过,他们的战力只存在想象中,现在,终于有机会一睹为快了!
    想看看宗门重金打造的战力,想看看那些天才的表演,想看看心目中的偶像,那就来吧!来吧!来吧!
    许多山峰都开始动作了,那些峰主都得到特别指示,本次演练必须不顾一切地投入,所以特别重视,凡是战队成员一律放行,而且还专门组成本峰最具特色的美少男美少女啦啦队,以期给宗门留下深刻的印象。
    不过,也有一些山峰例外,比如无忧峰。
    由于无忧峰根本就没有人加入战队,而且他们此刻正忙于布置四象阵,所以并没有什么动静。
    李运和任愚、朱锐正在勘察地形,看到这条信息后,倒是颇感兴趣,特别是其中提到的摘星大赛。
    “师弟,你是不是对摘星大赛感兴趣?我告诉你,这件事与我们无忧峰无关,不用去管它。”任愚似乎看出李运的心思,于是说道。
    “为何无关?大家都是筑基期以下弟子啊。”李运奇道。
    “这…师弟有所不知,摘星大赛乃是大夏修真界的盛会,每三十年举办一次,参加的都是各派天才弟子。他们之间的争斗关乎到修真资源的重新分配,这就是摘星。这跟我们无忧峰八杆子打不着。”任愚说道。
    “原来是这样。”李运点点头。
    “由于关系到门派的命运,所以争夺异常激烈,不少选手甚至不惜以命相搏。而且,这些人均是各派的天才弟子,实力超群,象我们这些平庸之人,连上去争斗的勇气都没有。所以我才说此事与我等毫无关系,根本不可能参与。”任愚解释道。
    朱锐一旁插道:“师弟有所不知,清元门上届派了十位本门最优秀的塑脉期选手参赛,结果只赢了三场,在第二轮就全部出局,其中三人是败在了别派炼气期弟子手下,两名未打就直接认输。后来清元门排在了倒数第四位,丢掉了一条中品灵脉…”
    “十位选手才赢了三场?!还败在炼气期弟子手下?!”李运听得目瞪口呆。
    “希望这次能够有人挺身而出,救救宗门吧!”任愚笑道。
    “嘻嘻,难道师兄就没想过这个人说不定就是你自己吗?”李运笑道。
    “这怎么可能?!内门三万多塑脉期弟子中,我们无忧峰弟子根本就排不上号,师兄我可从来没有什么想法。”
    “如果被选上的话,应该有不菲的奖励吧?”李运问道。
    “这是当然,被选上的话修炼资源是不用担心了,而且,还有筑基丹!”
    “筑基丹…难道师兄不想争取一下吗?”
    “这…谁不想啊?嘿嘿,现在不是跟着师弟做生意吗?等赚了钱,咱买!反正时间多的是。哈哈!”任愚大笑道。
    朱锐也是频频点头,对任愚的说法极为赞同。
    李运心中暗叹,“无忧峰这些弟子,一直以来过着苦逼无比的生活,恐怕已经连修真途上应有的锐气都快被磨光了!”
    “嘻嘻,师兄说的也是!与其去做无谓的争斗,不如静下心来暗暗赚钱发大财!其实对修真来说也是殊途同归。”李运微笑道。
    “师弟说的是。并非师兄我们胸无大志,而是想要战胜那些天才选手可得具备非凡的天赋,还要有机缘和资源,要知道修真各种条件中,财力也是排在前列的。我们这些人可以说是三者皆无,一帮裸奔者,还能拿什么去跟人家有天赋有机缘有财有势的去拼?!”朱锐叹道。
    “师兄说的确实有道理!”李运点点头,心里也默认他们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