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风之驱魔师 > 第二百六十七篇
    乔苍山夫的话让海青燕冷静了许多,虽然依旧是抵触着,而且还有很多自己不清楚的事情,但似乎是自己听从安排会更好一些。
    “你就先休息吧,明天养足了精神等我回来,虽然这里现在破的不成样子,不过还是带着你四处走走吧。”地之王说着稍稍释放了一点威压,海青燕毫无抵抗的沉睡了过去。替她把被子盖好,他看着乔苍山夫问道,“乔苍樱子的事,你想让我帮什么?事先说好,虽然我没怎么去了解过你们阴阳师,但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就算是我恐怕也奈何不了她。”
    点了点头,乔苍山夫倒是不急着谈论条件:“你是怎么和海青燕认识的?”
    自己其实也不全是因为需要地之王帮忙才这么做的,而且如果两人命格不合,那自己也插不了手的。如今这么做,一方面也是有自己的小脾气夹杂在里面的原因吧。
    海青燕是平凡的人类,地之王是魔界北域的皇子,一如曾经的自己和她:自己是家族中最不被看中的平庸,她是人人敬畏的至高。
    她并非人类,却有时会露出人类小孩子一样顽皮天真的样子,但绝大多数的时候她却以她的妩媚和威严而被其他人仰望。
    她与自己相遇,把自己的命运彻底更改。她为自己洗经伐髓,甚至不惜用她的咒力凝结成丹来为自己筑基她在外人眼中高高在上,却会在黄昏时节卸去自己一身华装和重担,嘟着嘴向自己吐槽哪个家臣又在装模作样、今天的晚饭根本没吃饱之类的琐事她是自己的曾祖母,却总是想要抹去这段有悖人伦的过往,大胆的追求自己
    然而,这一切也不过只是她未知的漫长生命中一段打发时间的过往而已。当自己以为找寻到了所谓幸福的时候,她正是用这咒术将自己与之牵连,而后开始了她通过自己逐步蚕食控制整个阴阳塾的计划中最后的几步。
    那时的自己才明白,自己刻骨铭心的回忆,只不过是她一再重复着的过场而已,她所需要的怎么可能是自己,只不过是自己体内乔苍家族的血脉在吸引着她罢了。
    她为了今天付出了近千的时间以及几条性命,毕竟这种改人命格的逆天咒术所带来的反噬即便是她也逃不掉。
    但如今,她的目的却达成了,她不仅扫除了统治整个东瀛的所有障碍,还积攒了足够的力量去进犯nnbn
    所以乔苍山夫才会问地之王是怎么和海青燕认识的,他担心地之王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对一切哪怕是情感都在做着精细的计划,对不同于自己的其他的种族都抱有一种戏谑。
    “算得上是意外吧,当然更多算是赎罪吧。”
    “赎罪?”
    “是啊,她所在的村子被我创造出来的的魔物控制住了,后来带着出来求援的她赶回村子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太晚了。现在外面是什么境况你又不是不清楚,想着宏川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我就带着她来了谁知道这地方也被宋成杰治理的破破烂烂的了。你问这个干嘛?”
    地之王的回答让乔苍山夫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会是个更复杂一些的原因,这么看来也就是因为地之王自己愧疚的心情所以三人才能在这里相遇了。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就认识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已。”
    地之王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不是常说有缘吗,怎么到这种事上还要问自己一遍:“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呢。”
    “放心,让你去牵制乔苍樱子,也不一定非得是去找她打一场才算是牵制啊。无论是呼延小友还是这些驱魔师,人手比起乔苍樱子来说都还差的远。”说到这,乔苍山夫抬眼看着地之王,缓缓问道,“乔苍樱子对付不来,可去对付普通的阴阳师,应该难不倒你这皇子殿下吧?”
    “普通的阴阳师”地之王心里犹豫的很,因为乔苍山夫的咒术,自己和海青燕要时刻待在一起,即便是普通的阴阳师,对海青燕来说也会是威胁,“我是没什么,只是她”
    “海青燕的事你放心,如果明天驱魔师不要她,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有自信半个月内让她能有自保的实力。”
    一代阴阳大家所言,地之王确是无需怀疑的,但明天自己还是要尽可能的说服宋成杰去收下海青燕。毕竟这并非只是选择能力发展方向的问题,海青燕如果能成为驱魔师,自己这几年再帮衬着点正义之盾,到时候就可以借她的口来申请撤销对自己的通缉令了
    “虽然有些其他的想法,不过我更希望她能跟我们没有太多牵扯。”地之王依着床腿和墙的夹角缓缓坐下,抬眼看着熟睡的少女,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情绪,似是同情,可却比同情更为深切,还掺杂着一些其他的复杂情绪,“乔苍樱子带的人应该也不少吧。以你对她的了解,她会不会突然袭击我或者我们?”
    “不会。”乔苍山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她极为谨慎,一般在最什么事之前都会反复做着计划,你的出现让她很意外,想必短时间内她要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考虑你和我们站在一起的情况下要如何投入现有的人手才能确保最大的收获。啊对了,她似乎是以为呼延尊者是咱们俩的上司呢。”
    “她还真是异想天开”地之王这才明白为什么乔苍樱子走之前会对海青燕说那些话,就是因为她已经把自己和与她敌对的那些人下意识的当做是同伴了,“我倒是巴不得有这么大个大腿抱着呢,可惜是她想错了。”
    “想错了你也不要光想去嘲讽她,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处境吧。”
    “此话怎讲?”
    乔苍山夫索性也沿着墙壁滑下身去,透过病床下的建议结构,看着地之王给他解释道:“你只是看到了一个乔苍樱子这么想,可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正义之盾呢。要是他们互相误会了你的存在”
    地之王听罢脸色一阵比一阵差,最终叹了口气:“我今天回来的可真不是时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