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还要我怎样 > 2.第 2 章(已修)
    被人拒绝的佟芯有点不开心,嘟起小嘴,但还是乖乖应下:“哦!”
    她刚一转身,身体却摇摇晃晃的,似是下一刻就要倒下。
    眼看着她的身体要碰到餐桌的蜡烛,季帆眼疾手快地接住她。佟芯抬眸看向他,只觉得眼前一阵虚幻,脱口而出就来了一句:“嘻嘻嘻……我们又在梦里相见啦!”然后开始不安分地往他怀里钻。
    季帆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被她这么一磨蹭,体内的燥热都被她磨出来了。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她钳制住,低头就想朝她吼,却刚好把她那雪白的沟/壑纳入眼中。
    一边是身体的触碰,一边是视觉诱/惑,季帆喉结滚动,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来,气汹汹地说:“你给我安分点,要不然扔你出去。”
    佟芯被他这么一吼,终于安分下来,乖乖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朝卧室走。
    季帆还真不客气,走到床边就直接把人扔到床上。即使是松软的床垫,佟芯还是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她不禁喊了一声:“好疼。”然后伸手去摸自己的腰,眼眶蒙上一层雾气,一副尤见可怜的样子。
    看着她皱眉的样子,季帆还真担心把她给伤了。他俯下身,顺着她手摸的位置去捏了一下,隔着不厚的不料,他可以感觉到她腰身的纤细,让他有点爱不释手。
    “别那么用力,疼。”
    佟芯被他一捏,不禁闷哼出声,而这声音在这环境里却显得异常暧昧。
    季帆不禁抬头看她,只见她正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婆娑迷离的双眼,绯红的小脸,娇艳的嫩唇,还有那不小心露出胸前的那一片雪白。
    体内本已燥热不已的季帆,像是被加了一把火似的,一下子就把全身的浴/火给点燃了。
    他直接压了上去,开始在她的耳垂、脖颈这些敏感地带作乱,时而轻咬,时而吸吮。这种酥□□痒的感觉,让佟芯瞬间清醒过来,她开始用手去推他,却发现他像石头一样贴在自己身上,根本动弹不得。
    一室暧昧的碰撞纠缠,直至最后。
    佟芯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被碾压过似的,全身酸痛,她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位置,早已空无一人。
    如果不是大脑里断断续续的片段,还有身体的提醒,她还以为自己发了一场春/梦。
    佟芯刚坐起来,卧室的大门被打开,季帆踱步进来:“醒了?”
    虽然之前已经有过不少次肌肤之亲,佟芯总归是害羞的,低下头“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感觉到大床的一边凹了下去,佟芯侧过头看向季帆。季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手中的袋子递给她,平静地说:“里面有个三明治,先把它吃了,然后再吃药。”
    “什么药?”佟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直至从他口中听到“事/后药”三个字,她才恍然大悟。
    昨晚他们做的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激烈缠绵。同时,他很温柔,让她有一种被疼惜的感觉。
    他们除了第一次以外,之后的任何一次,他都有做措施,即使有时他快要失控,但还是坚持把措施做得滴水不漏。
    但是,昨晚他却没有做,佟芯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改善的可能,原来,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佟芯的瞳孔震惊地收缩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平静,甚至还可以扯出个笑容:“没问题,我现在就吃。”
    她的笑容落在季帆眼里很刺眼,他的心像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他刚想开口,兜里的电话却响了,而他手中的袋子,已经被佟芯拿了过去。
    “你赶紧接电话吧!”现在是早上七点不到,季帆有起床气,如果不是急事,认识他的人是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
    季帆边站起来边滑下接听键,然后往卧室的阳台走去。
    他正往外走,但佟芯还是从他手机里听到了温柔的女声,即使听不到说话的内容是什么。
    佟芯知道,自己昨天的决定是对的。因为,他的特助是个男的,一般的下属有什么事情都是跟特助汇报。
    佟芯的心似是被残忍地刮了一刀又一刀,正在滴血。
    她把袋子打开,把药拨开后直接塞嘴里,然后把昨天下午搁在床头柜的水拿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一股苦涩味带着刺骨的寒冷,从口腔传至心脏,再蔓延至全身,泪水终究忍不住,从她的眼角滑下,滴在床单上。
    季帆接完电话回到卧室,发现佟芯已经再次躺下,紧紧靠着床沿,蜷缩着身子,一米六八的修长身体硬让她卷成个小包。
    “佟芯……”季帆轻轻喊了一声。
    好一会儿,被窝里才传出极力镇定,却难掩颤抖的声音:“嗯,我很累,再睡一会。药我已经吃了,你可以检查一下。”
    她最后那句“你可以检查一下”,带着悲愤又压抑的情绪。
    季帆看着床头柜那个已经被剥开的药盒,以及那个原封不动的三明治,眉头轻蹙。
    “我……”季帆正想出声,手里的电话又响了,他轻叹了一口气,说:“我有急事,先出去一趟,你先好好睡一觉。”
    “嗯。”
    直至外面传来关门声,佟芯紧闭的眼睛才打开。
    她双眼通红,泪水早已湿了她的小脸。她伸手想把眼泪抹干净,眼睛却像崩堤似的,越抹越多。
    现在只剩下她自己一个,她不再压抑自己,放声痛哭,直至冬日的太阳透过窗帘缝射了进来。
    新的一天开始了,她该离开了。
    昨晚闹腾得厉害,他们没有冲澡就已经睡着了。佟芯爬起来先到浴室洗澡,当她看到自己镜中赤/裸的身体,她先是为之一振,然后自嘲地笑了笑。
    从她的脖子开始,一路往下,都被季帆种满了密密麻麻的草莓,即使过了一晚上,吻痕依旧清晰。
    这像极了一个男人很爱很爱一个女人,他才会如此动/情,情不自禁在她身上布满痕迹。
    但是,即使昨晚的季帆跟以往有所不同,但他依旧没有吻她的唇。说来讽刺,她一个早就不是处/子之身的女人,竟然还留着初吻。
    她曾经听说,如果一个男人跟你做/爱的时候不会吻你的唇,那说明你只是他泄/欲的工具,他根本不爱你。
    这不,一觉睡醒,他就给她送来“事后药”。
    佟芯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振作起来。反正本来就做好离开的准备,昨晚的温存,过去一年的婚姻生活,就当梦一场,消散在空气中。
    ……
    今天早上有报道指出,j最新一期的春季服装涉嫌抄袭,季帆接到电话后就急忙赶回公司处理。刚把事情缓下去,电脑的时间已经跳到中午十二点。
    门外响起敲门声,季帆说了句“进来”,门外的人推门而进。
    “季总,这里有一份你的快递。”林智老婆昨天刚生了小孩,特助的工作就由林智的助理顶上。
    林智的助理叫陈珍珍,已经在j工作三年,能力不错。今天遇到这种特发事件,她公关做得不错,今天也是她给季帆打的电话。
    “拿过来吧!”
    季帆接过快递,想着忙了一早上,让陈珍珍先去吃午饭,顺便给他也带一份。
    陈珍珍应下便离开。
    季帆把这个文件快递翻了过来,目及上面清秀的字体时,他的心咯噔一下,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是佟芯的字,他再熟悉不过。
    原来靠在椅背上的他,立刻挺直身体,“嘶”的一下就把文件袋打开,把里面的文件取出来。
    a4纸上面的加大加粗的标题“离婚协议书”,第一时间映入季帆的眼帘。他的心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慌张,手甚至有些颤抖地把文件翻到最后一张纸。
    “佟芯”两个字清楚地被刻画在上面,他的眸光深邃黝黑,眉头紧蹙,紧接着伸手把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拿过来,拨通通讯录里面标注为“小芯芯”电话。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电话那头传来机械冰冷的女声。
    季帆再也坐不住,抓起车钥匙就往家跑。
    门刚打开,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喊出声:“佟芯……”
    一室静谧,无人回应。
    他打开鞋柜,里面只剩下他的鞋。那双她曾经说“买一送一”的情侣拖鞋,现在也孤零零地剩下男版的,那被他嘲笑幼稚的女版早已不见踪影。
    来不及换上家居鞋,他就已经往里面的卧室走。
    卧室依旧空无一人,他走到衣帽间,把衣柜拉开,发现原本属于她的小小空间早已腾空。
    季帆搭在衣柜门上的手无力垂下,心底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她真的走了!那么突然,那么猝不及防!
    顿了一会儿,他又不死心地跑到梳妆台去找她的东西,祈求找到她没有离开的证据。
    他还没来得及拉开抽屉,就发现桌面上的纸巾盒压着一张纸条,他伸手去拿,手却在颤抖。
    熟悉的字体又一次呈现在他的眼前,她那特有的清脆声音似乎萦绕在他的耳边。
    她说,帆哥哥,好久没有这样叫你了。
    她说,有时候真怀念小时候的日子,虽然整天被你欺负,但无忧无虑,那段日子大概是她这辈子过得最快乐的!
    她说,有时候她在想,要是当初没有嫁给你,我们的关系大概也不会像如今这么糟糕。即使不如小时候那般亲密,但不至于你这么恨她。
    她说,她还是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只是现在撞了南墙,她要回头了。
    她说,还是你有预见性,结婚第一天就知道给她离婚协议书。
    她说,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字寄到你公司,本来想着等你回来一起签的,但是等了好多天都不见你回来,所以她先签了,剩下的手续,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她说,梳妆台底下有个文件袋,你打开清点一下,那些东西都需要还给你。
    她说,最后,还是跟你道个歉,耽误了你一年的时间,以后你再娶老婆还得背上二婚的头衔。不过,相信你的魅力,还是有很多美女对你前仆后继!
    她说,帆哥哥,再见了!余生好好保重!
    她说,你曾经的芯芯留!
    季帆的心像被人狠狠抓住,喘不过气似的。这种心痛的感觉,让他真的意识到,佟芯真的离开他了!
    他一脸痛苦地拉开抽屉,把里面仅有的牛皮文件袋取出来,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
    他翻开记事本,然后对照她上面记载的内容,再看看梳妆台上撒落的东西,他真的想狠狠扇自己几个耳光。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到底做了什么,把照亮了自己黑暗人生的小芯芯从自己身边推开,从此只能在黑夜里醉生梦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