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还要我怎样 > 28.第28章
    昏黄的灯光倾斜下来,地板上倒影着一高一低纠缠在一起的身影,静谧的空间内甚至可以清晰听到唇舌交战的声音。
    刚刚在车厢内,天昏地暗地吻了一番的两人,还没回到房间,季帆就已经将佟芯压在墙上,热情如火地继续吻着。
    佟芯今晚感慨良多,不再压抑自己,顺从内心,主动迎合,热情得让季帆亢奋,让他觉得怎么吻都好像不够。
    “芯芯,今晚在我那边睡,好不好?”季帆把唇转战到佟芯的耳垂,轻轻撕磨了季帆后,低声轻语。
    他这话的潜在意思再明显不过,佟芯的心抖了抖,她正想开口回答,一墙之隔的卧室内,甜星的声音就传来:“妈妈,是不是你回来了?”
    刚刚在沉浸在情/欲里无法自拔的两人,瞬间清醒,佟芯连忙回应:“对,妈妈回来了,甜星还没睡吗?”
    佟芯把季帆推开,然后黑灯瞎火往卧室摸进去。她此刻不能开灯,不然她那娇媚的模样肯定会被甜星看见。什么妈妈你的嘴巴好红,妈妈你的脸好红之类的问题,实在不好回答。
    当碰到佟芯的身体时,甜星往里钻了钻,说:“甜星已经睡着了,可是听到外面有声音,所以又醒了。”
    佟芯的脸在黑暗中又红了几分,支支吾吾地说:“可能是妈妈走路的声音吵到甜星了,妈妈下次会注意。”
    下次接吻干“坏事”,肯定得找个隐秘的地方,不然在女儿面前上演儿童不宜的画面,实在太丢人了。
    季帆在门外待了一会儿,听见两母女的对话后,只能回卧室洗澡降火。哎……他明明觉得佟芯刚才会答应跟自己一起睡觉的。
    第二天,当佟芯拉着行李箱下楼吃早饭时,季帆已经坐在餐厅吃着早饭,同样,他的身边也有一只行李箱。
    “你今天也要出差吗?”佟芯拉开餐椅,坐下。一旁的甜星也自觉坐好,然后跟季帆问早。
    季帆跟小甜星可爱互动一番后才跟佟芯说:“是啊,等会我们一起去机场。”
    等坐上飞机,季帆坐在佟芯旁边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你该不会是陪我出差吧?”
    “现在才发现,有点笨。”季帆伸手掐了掐佟芯的脸颊,那手/感好得不行。
    佟芯心里感到既甜蜜又无奈:“你这样假公济私,会不会不太好?随便丢下公司,真的可以吗?”
    “嗯……不错,现在开始有点季氏女主人的意识,知道关心公司。但是,我给林智的高薪不是白给的,就我陪老婆出去一两天,他就搞不掂,那我要考虑换特助了。”
    佟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林智表示很辛苦。”
    “辛苦也得撑着,我可是要培养他成为职业经理人的。以后等他上手了,我就有更多时间陪你跟甜星。”季帆的目标就是要成为甩手掌柜,天天亲老婆,逗女儿,走上人生巅峰。
    “玩物丧志,纨绔子弟,说的就是你。”佟芯一脸嫌弃地说,但上扬的唇角出卖了她此刻的好心情。
    距离上次离开a市,有大半年的时间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佟芯的人生也开始出现转折。想当年,只身来到这里,从原来打算驻足一段时间,到后来决定在这里度过此生,再到后来离开,佟芯觉得这几年,好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她之前住的房子是秦歌的,a市老城区的自建三层小洋房,是秦歌奶奶留下来的。房子位置在窄巷里面,下了出租车,两人只能下车往里面走。
    说句实话,这里的居住环境一般,都是些老旧的房子,街道又小,季帆看着有点心疼:“芯芯,你到a市之后,就一直住这里?”
    佟芯摇了摇头,要是一直住这里还真的不错,她刚到a市那会,居住环境更差更恶劣。
    那会她刚毕业,大着肚子又不能找工作,在古镇那里当绣娘赚了一些,总归是有限的。孕妇的开支很大,她未婚先孕,加上那会政/府还没全面鼓励生育,她每次孕检都要自己掏钱。
    她那时候真的想一分钱掰开两分钱用,固定支出节省不了,就只能从房租、水电费这些地方去节流。
    她那会就租了一间民房里面的单间,房子里面就一洗手间,其他什么都没有。做饭要到一楼的公共厨房,晾衣服只能晾在窗户或者顶层的公共地方。
    衣服晾在顶层,日晒的时间较长,可以消毒。佟芯刚开始都把衣服拿上去晒,后来却不敢了。因为有一次,听到有租住在同一栋楼房里面的两个男租客在讨论:“住在三楼那个孕妇,平时穿衣服都松垮垮的,想不到胸/罩那么大,估计胸很大。”
    那男人说得猥琐极了,另外一男人又贼兮兮地笑了。佟芯那会只觉得全身发麻,既害怕,又觉得被羞辱了一番,难堪极了。
    如果说居住环境差点,佟芯能够忍受,但当人身安全处于危险的时候,佟芯害怕。她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当真遇到这种不知羞耻的歹徒时,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所以,当她在公交车站晕倒,被秦歌救下,秦歌可怜她,说收留她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跟一个女人住一起,总比在那个布满色/狼的民房住一起要安全。
    佟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能够遇到秦歌这个闺蜜。她甚至认为,她能够平安生下甜星,把她带大,也多亏了秦歌。
    “所以,你以后得报答秦歌,她是我跟甜星的恩人。”
    佟芯侧过头去看季帆,却发现他脸色不大好看:“怎么了?你不愿意?”
    “我哪有不愿意的道理。”季帆突然停下脚步,直接把佟芯拉近怀里:“芯芯,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这一刻的季帆,只觉得自己窝囊,他心爱的老婆女儿,竟然受了这么多苦,甚至被三教九流之人动过歪脑筋,这比湊他十顿还心疼。
    “那你以后就要对我好点,不对,要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要听我的话,要疼我,要宠我,知道没有?”佟芯傲娇地要求道。
    其实她知道,今天把过往的这些事情告诉季帆,他肯定会自责。但自从昨晚她理解他,选择接受他的那一刻,她觉得,无论过去将来,无论好坏,他们都得坦诚相告。他们过去分开的原因,不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误会累加在一起,等爆发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
    季帆抓住佟芯的肩膀,眼眸无比认真地看着她,说:“芯芯,以后我会唯你是从,爱你到白头。”
    佟芯的眼眶红了红,狠狠地点了点头,然后开玩笑道:“你记住你所说的话哦……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事,就是得让你长记性,记住要对我好。”
    季帆嗯了一声,低下头,吻了下去。
    春日的暖阳,打在两个相爱的人身上,暖和了整个世界。
    一记长吻过后,两个人才在路人的注视下,回到了秦歌的房子。
    “你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佟芯一进屋就忙着去烧水,好些天没住的房子,就只剩下咖啡跟茶。
    “你喜欢咖啡还是茶?”季帆不答反问。
    “咖啡吧,我把秦歌的珍藏偷偷拿出来给你尝一下,味道可香啦!”
    “好!最重要你喜欢。”
    佟芯乐呵呵地煮咖啡去了,只是当她被季帆直接按在沙发上舌吻,她才懂他刚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正经点,咖啡要趁热喝啦!”佟芯推了推季帆,他们今天接吻的时长好像有点超时了。
    “我现在不正在喝着咖啡吗?”季帆又吻了下去,舌头灵活地钻进佟芯的口腔里,把她的甜美吸吮完后才放开:“这咖啡味道的确不错。”
    佟芯汗颜:“一天到晚就想着占我便宜,赶紧起来,你不喝我也得喝。”
    “你想喝,没问题。”季帆说完,伸手把咖啡放到嘴边,一杯咖啡立马下肚,唇再次贴上佟芯的唇:“来,赶紧喝吧!”
    佟芯虽然觉得季帆这举动幼稚,但最后还是沉浸在他的亲吻当中。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甚至有了下一步动作的趋势时,季帆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还有一种势要打到你要接为止的势头。
    季帆最后是黑着脸接起了电话,一出声就是吼:“林智,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句什么,季帆的脸就沉了下来:“我先看一下,你可以先处理的就先处理。”
    季帆挂掉电话后,打开浏览器,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新闻就弹出来了。
    他气愤又无奈地把手机递给佟芯:“芯芯,你昨晚一晚上跟我在一起,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都清楚了。”
    佟芯接过一看,一脸平静,说:“我知道了。”
    季帆以为她生闷气,连忙哄道:“芯芯,我会尽快处理好的,是我昨晚太不小心了。”
    “你昨晚已经很小心了,一来敬酒就拒绝,只不过敌暗我明,防不胜防。”佟芯半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还跟季帆说:“这事情我来处理,你让林智先放着,别理。”
    “你来处理?”季帆惊讶。
    “没错,赶紧让林智别处理,快点。”
    季帆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给林智打电话,等挂了电话之后,才问:“芯芯,我怎么觉得这事情你早就知道似的,还等着她爆出来。”佟芯刚刚看到新闻的时候,即使相信他而没有生气,但一点惊讶之色都没有,就奇怪了。
    “对啊,我就等着她把照片爆出来。像你这种有钱有颜有高度的男人,去到哪不成为这些女人的目标,与其让她们三番四次地利用,倒不如打她个措手不及。”
    “怎么个措手不及法?”
    “你过去几年,传得绯闻还少吗?你事后及时澄清,但吃瓜群众都认为空穴来风,澄清解释都认为是掩饰手法而已,还是认定你跟这些女人有一腿。你都已经公布自己已婚了,别人还不是认为你爱摘野花。”说到这里,佟芯嫌弃地看了季帆一眼,这人还真多麻烦。
    季帆自知理亏,讨好地抱住佟芯,说:“你老公我有钱有颜有高度,那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没办法的事情。老婆,那你说这事情怎么办?”
    佟芯白了季帆一眼,还真骄傲上了。她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发了个文件上去,然后悠悠出声:“凉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