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 第1176章
    夜胥华、绿萝、钟离重等三人大惊失色,忙把谷主抬去床上安顿好。绿萝抓起师父的手腕把起脉来。
    两位两人紧张地看着绿萝的表情,见她脸上神色阴晴不定,夜胥华和钟离重的心,也跟着起伏波动着,老是选在半空中。
    终于,绿萝舒了口气,轻声说:“师父只是伤心过度,以至于气血攻心,一时支撑不住昏厥过去,没有什么大碍。放心吧!”
    夜胥华松了一口气,开始对自己的冲动追悔莫及。都怪自己太性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把事情给抖露了出来,以至于弄成了现在不可收拾的局面。
    如果他早点知道,钟离重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话,或许就不会重翻旧账,害得谷主伤心晕厥了吧。
    钟离重见师父为自己伤心晕倒,心里更是痛断肝肠。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是无用,他唯有紧紧地抓住师父的双手,任凭泪水滂沱。
    绿萝哭着扑到钟离重的身上,拼命掰开他紧握住师父的双手,取出银针来,要为师兄放血疗毒。
    钟离重惨然一笑,内疚地看着绿萝说:“我已经不济事了,小师妹,你就别折腾了吧。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绿萝哭得泪人儿似的,除了频频点头之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钟离重艰难地拉起夜胥华的双手,把绿萝的小手,放进夜胥华温暖掌心里。
    他努力对两人笑了笑,诚恳地说:“我这一生,算是给自己毁了。都怪我贪慕虚荣走错了路,助纣为虐,犯下无可弥补的滔天大罪。”
    “以至于自掘坟墓,断送了自己的一生不说,还害得师门蒙羞,师父他老人家伤心欲绝,师妹你今后行走江湖,少不得也会因此而蒙羞的。”
    绿萝哭着打断了钟离重的话:“我不怕受到影响,我只要师兄你活着,只要你好好的活着。”
    “师兄,你好狠的心呐,师父为了你四处奔波,费尽心机带你回万毒谷。你没尽几天孝道,又要撇下师父他老人家走,你是成心让师父伤心一辈子吗?”
    钟离重口鼻中的鲜血逐渐凝固,时间已经很有限了。他怜爱地想替绿萝擦掉眼泪,可手刚抬起一点来,就没了力气,只好作罢。
    转头看着夜胥华,钟离重沉痛地说:“风老弟,我是自作孽、不可活,罪有应得。只是这一老一少的,我放心不下啊!”
    “以后的日子,还望老弟你看在今天的情分上,把他们当成你的亲人,多给他们一点温暖和亲情,替我好好照顾他们吧!”
    夜胥华含泪点头,坦诚地对钟离重说:“都是我太急躁了,不该没弄清真相就做出那些不当的举动来,害得你枉送了性命,谷主他老人家伤心晕倒!”
    钟离重摇摇头,断断续续地说:“不说我了,绿萝这丫头心思纯净,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
    夜胥华急得想说什么,被钟离重制止了,他说:“我知道老弟你心有所属,这么多年来,你们几个人之间的恩怨纠结,我全看得一清二楚。”
    “正因为如此,我才放心的把绿萝托付给你。因为,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儿,值得女孩子托付终身!”
    绿萝满脸娇羞,偷眼瞥了夜胥华一下,那眼光,饱含着脉脉情义。夜胥华心头一颤,这个女孩子,自己注定是要辜负她的了。
    面对钟离重的托孤,夜胥华好生的为难。钟离重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固执地看着夜胥华,眼里充满了期待。
    不忍心让这个将死之人带着遗憾离世,夜胥华避重就轻的说,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谷主他老人家,当成自己的长辈,对他恪尽孝道的。
    至于绿萝姑娘,我也会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为她找一户好人家。并且一辈子保护她喜乐平安。
    绿萝眼中的光彩逐渐褪去,她低下头来,看着呼吸微弱的钟离重,眼中的热泪,再一次汹涌:“师兄,绿萝以前对不起你,伤了你的心。是绿萝不好,让师兄临终之时还放心不下……”
    绿萝泣不成声,连话也说不连贯了。钟离重冲绿萝摆了摆手,眼睛直盯着夜胥华,好像有很多的话,有很多的牵挂和留恋。
    可是,他再也说不出来了,眼睛里的光彩慢慢淡了下去,最后只剩下空洞的双眼,仍然期待地看着夜胥华。覆盖在两人双手上面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去。
    钟离重死了!他一生追求荣华富贵,到头来却还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成了过街老鼠,连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
    经历了太多的杀戮跟无奈之后,钟离重终于醒悟了,人间最宝贵的,不是功名利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亲情。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于是,他曾经背着沐若雪,偷跑回万毒谷来。钟离重想要重新做人,好好的弥补师父他老人家对自己的养育教导之恩。
    可惜阴差阳错,他遇上的,不是师父而是绿萝。绿萝不知道师父的心思,平日里只要她一提到这位师兄,师父就会勃然色变,好几天都不理自己。
    所以绿萝错误地认为,师父对这位德行有亏的师兄,是深恶痛觉的。她心疼师父,不想再让师父受到刺激,所以放出彩蝶来,把师兄给吓跑了。
    直到后来,师父带回了师兄,绿萝这才明白过来,其实师兄在师父心目钟的位置,远胜过自己。也怪自己太小心眼,因此而迁怒于师兄,对他冷淡至极。
    没想到师兄对自己,却是关怀备至。临死还在为自己打算和着想,虽然夜胥华拒绝了师兄的安排,可他不是已经答应,会照顾自己一辈子喜乐平安的吗?
    倘真若此,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只要夜胥华不离开自己的生活,能够经常的看到他,绿萝就已经很满足了。
    从一开始,夜胥华就一再的暗示绿萝,他心有所属。所以,夜胥华今天的反应,早在绿萝的意料之中。
    她并未因此而怎样的伤心,真正令她伤心欲绝的,是师兄钟离重的死。
    绿萝做梦也想不到,一向名声狼藉的师兄,居然是个重情义的好男儿。他对师父的那份眷念,和对自己的怜惜,无不令绿萝感动至深而有伤心欲绝。
    可惜这么好的亲人,她却在刚刚得到的时候,转眼间又失去了。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师父和自己相依为命了。
    夜胥华早已经康复,而且炼成了百毒不侵之躯,再也找不到留住他的理由。以后的日子,只能是自己一个人陪伴着师父,在这个清寂的小山谷中,慢慢熬下去了。
    夜胥华看绿萝哭得柔肠寸断,记不住也心里恻然。如今谷主已经病倒,绿萝又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钟离重的身后事,理所当然的应该由他夜胥华来主持操办。
    夜胥华忙碌了起来,这个万毒谷,与世隔绝远离人群,采买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夜胥华一肩挑起所有的担子,以半个主人的身份,操持起谷中的所有事宜来。
    万毒谷主伤心过度,对钟离重的后事不闻不问,每天看着房顶发呆。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很快就消瘦得不成样子了!
    绿萝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师父身边,每天以泪洗面,想尽办法的开解师父,让他吃东西,逗他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
    可是,无论绿萝怎样的花样百出,万毒谷主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双眼失神地盯着房顶,了无生气。
    多亏有了风景玥,尽心尽力地操办着万毒谷中的一切事务,到底把钟离重的后事给风风光光的办妥帖了。
    打理完谷中的事务之后,夜胥华开始动脑经、想办法,他要把万毒谷主、这个慈祥的老人从悲痛的深渊里拯救出来。
    伤脑筋的是,任凭夜胥华想了很多办法,还是没有一样奏效的。夜胥华渐渐沉不住气了,老人这个样子,他怎么能放心的离开万毒谷?
    就在操办钟离重后事的时候,夜胥华经常出外去采买,意外的得到一个消息:沐筱萝并没有死,她不但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杀死了沐若雪、黑衣人、王大贵等罪大恶极之辈。
    而且还做下了许多除暴安良、劫富济贫的善举。整个鱼尾庄的人,只要一说到沐姑娘,没有不翘大拇指的。都是这位姑娘不但心地善良,武艺超群,人也长得极美。
    到底沐姑娘美到什么程度,却是总说纷纭,有人说她长得像嫦娥,有人说她长得像七仙女,更有人说她是观音菩萨的化身。
    反正说来说去,就是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沐筱萝的美,具体是怎样的一种模样。因为他们打的比方都是虚幻的,嫦娥没人见过,七仙女没人见过,观音菩萨更是没人见过。
    这样一来,关于沐筱萝美,给人们留下的想象空间就更大了。有那等好事的,把沐筱萝的故事编程了故事,开始大街小巷的传说起来。
    而且越说越玄乎,只听得那些不明真相的人,狠不得倾家荡产,也要亲眼见到沐筱萝的庐山真面目。
    夜胥华无意之中得到沐筱萝的消息,禁不住悲喜交加:她真的没有死!她怎么会死呢?这么好的人,如果上天让她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么这老天爷,岂不是太不开眼了吗?
    自从知道沐筱萝消息之后,夜胥华更是归心似箭,一刻也呆不住了。可是谷主的情况不容乐观,他怎么能够不负责任的离去呢?
    还是绿萝有办法,她想出了一个绝妙之计,让风景玥投到万毒谷门下。这样一来,或许能缓解师父的悲伤之情,令他老人家得到些慰藉。
    绿萝心里清楚,万毒谷人才凋零,一直是师父心中的难言之痛。如果夜胥华能够拜入万毒门下,那么,师父或许就会觉得万毒谷还有希望,从而振作起来的。
    师门跟家门,乃是相同的概念。另投师门不禁会影响到自己的声誉,使别人看不起你,认为你没有骨气,变节了。
    而且对自己原先的师门,则更是一种不尊重、甚至是侮辱的举动。
    尽管夜胥华对这些门第观念,心里一直存有异议,在他看来,尊重需要的是用心,而不是形式上的表现。
    不过兹事体大,怎么着他也得先回师门,征求过师父他老人家意见之后,再做决定才恰当的吧?
    夜胥华的犹豫不决,令绿萝急得团团转。眼看着师父一天天的消瘦下去,到现在已经形销骨立了。只怕等不到风景玥找到他的师父请示,自己的师父便会归天了。
    万毒谷主的情况,夜胥华同样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令他很为难,食不知味睡不安枕的。最后,风净月终于战胜了自己,同意投到万毒谷门下,认谷主做师父了。
    事急从权,说不得以后再找师父他老人家负荆请罪了。眼前的万毒谷主,几乎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拖不起了。
    反正自己早就受过万毒谷的恩惠,还练成了百毒不侵之躯,从实际意义上来讲,他跟万毒谷的关系,早就已经千丝万缕,扯不清了。
    至少,以夜胥华现在的情况,算得上是万毒谷的半个弟子吧。
    绿萝是万毒谷的弟子,熟知拜师的礼仪。夜胥华听从绿萝的安排,沐浴更衣,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毕恭毕敬的来到谷主的床前跪下,请求谷主收自己为万毒谷的入门弟子。
    钟离重的自裁谢罪,对谷主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这位一向自负的老人,几乎失去生活的勇气。突然听到风景玥自请投入万毒谷门下,于意料之外深感安慰,同意了夜胥华的请求。
    行过拜师之礼后,夜胥华便搬来与师父同住,说是要尽徒弟的孝道,亲自照顾师父。
    有了夜胥华这个徒弟,万毒谷主的心结,稍微开解了一些。只是他仍然很虚弱,无法亲自传授夜胥华的功夫,便让绿萝先代替自己,从基础开始,教夜胥华万毒门的入门功夫。
    夜胥华寸步不离师父,就连练功,也在师父的面前炼。他的这份眷念之情,令万毒谷主很是安慰,心情也好了很多,慢慢地开始进点饮食,脸上也逐渐显出生机来了。
    有了绿萝的悉心照料,和夜胥华的膝下承欢,万毒谷主终于跨过鬼门关,又回到人间来了。
    夜胥华喜极而泣,这一天,是他盼望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啊。强压下对沐筱萝的思念,顶着背叛师门另投别派的骂名,为的,不就是嬛救这位老人的生命吗?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夜胥华,终于熬出头了!
    夜胥华离开万毒谷的那一天,谷主强撑着身子起来,亲自带夜胥华去钟离重的墓地,让他拜别师兄。
    一路上,谷主给夜胥华讲了很多钟离重小时候的故事。绿萝双手提着祭品,默默地走在他们后面,脸上的神情,是一片惨然!
    在钟离重的墓前,谷主含泪告诉了夜胥华一个真相。其实,钟离重是可以杀他灭口的。因为那时候的夜胥华,脆弱得犹如刚出生的婴儿,只要钟离重一动手,他必死无疑。
    钟离重之所以选择了自己去死而不是杀人灭口,完全是因为他良心发现,他是真的已经悔悟了,不想再让自己的双手,沾染上罪恶的血腥了。
    这个消息,把夜胥华惊呆了!
    他这才明白,自从师兄死后,师父为什么不想见自己的真正原因。是自己把师兄逼上绝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