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805 破坏
    >>>
    这几个“少爷”,似乎还真的都是没有修仙资质的普通人?
    实战经验也真是很少的样子。
    从他们的反应之中,水馨最后肯定了这一点。老实说,从那些筑基修士的反应来看,水馨觉得,这几个人被安排好的命运只怕不会比那些被献祭的女子好到哪里去。
    哪怕是苏昭没有出问题,水馨这时候多半也会跟上去的。现在就更别说了。苏昭已经暂时没法领路了。领路也不靠谱。
    而且,这四个少年,总不会也是去做食物的吧?水馨也不依靠灵傀了。将灵傀塞进空间里,然后一手拎着苏昭,仗着环境复杂,自身灵巧,水馨迅速跟了上去。
    哪怕那些灵傀并不像筑基修士那样受到战斗余波的影响还只是声音的震慑完全按照命令冲向预定地点。那速度也终究受到复杂地形的限制。它们看起来也没在这样的环境长期活动过。
    水馨得以在保持隐蔽的情况下跟上。
    几个被放在灵傀上的少年们还“啊啊”的抗议了几声。结果也被风中传来的一句,“你们想被和圣兽战斗的入侵者发现吗?”给吓得不敢再吭声了。但事实上,现在万法真君根本就分不出手来攻击他们。
    水馨跟着他们走,接近战场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了万法真君的憋屈。
    那所谓的“圣兽”身躯都很庞大,一只貌似像是飘浮在空中的云团,另一只则是类似于蛟龙。偏偏下面的“峡谷”距离又狭窄坚固得很。根本就不是适合真君的战场。而且,一切都被搅乱得厉害,万法真君只怕连腾出手来施展空间能力的机会都没有。
    而等到远离了战场,苏昭也就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老实说,她的反应已经不仅仅像是被高阶威压震慑了。不过,苏昭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哪怕已经不再受到吼叫声影响,状态也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她被水馨揽住腰,但其实也被控制住了行动。
    看着水馨灵巧的在地下穿梭,渐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候,恢复了些许清明的眼眸之中,也露出了疑惑、沉思之色。
    这次真不是脑补能解决的了。
    地下的道路蜿蜒、曲折、漫长。单论距离,可能对练气修士不算什么。但还要隐匿气息的跟踪,又要保持高速,那就是另一回事。这似乎不是一个练气修士应该有的水准?
    甚至还只是刚刚毕业的的那种。
    就算是天才,没有足够的资源的话……
    苏昭的心里乱糟糟的。心中隐隐有所猜想,却又不敢抱那样的希望。
    “你是谁?”不自觉的,苏昭喃喃出声。出口之后,却又迅速反应过来,有些不安的抬头往前看了一眼。
    “没事。”水馨传音。
    也知道她展现了太高的实力,苏昭也不是傻子。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诚欢。从外界而来,对城里的事情知道太少。而且,除了我之外,只怕还来了一些了不得的人物。比如说峡谷里的那个,要是看到我了,估摸着也是要杀了我的。”
    苏昭心里头更乱了。好久没吭声。
    水馨过了一会儿才继续传音道,“我们也是意外来这里的。大家的立场、想法都差得远。要是全都跑到了这里来,只怕真是天翻地覆了。”
    苏昭继续说不出话。
    这时候,他们已经远离了战场。其实别说一个练气修士,就算是筑基修士想要维持这么长时间的“维持非本意境状态的高速奔跑”,也该有些力有未逮了。不过,除了苏昭没人发现水馨的行动。而苏昭,这会儿根本就已经无力思考了。
    终究,还是到了终点。
    当地势渐渐不再平缓,而是慢慢向下倾斜的时候,也就差不多到了那座峡谷的终点。
    那是一个突出了峡谷的,被嵌在了峡谷上的,巨大的平台。平台下是一根粗壮的柱子,差不多有十人合抱的柱子,就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力量给钉了下去!
    对于已经领教过这峡壁坚硬的人来说,看看那根柱子,简直像是看着神迹一样。
    柱子高出了峡谷差不多有十来米的样子。
    而柱子嵌在了“地面”的位置……柱子周围的那种褶皱堆积的模样,其实如果不看大小,只看形状……水馨觉得,那确实是很像被捅入的生物组织。
    当然,柱子只能说是一种形象比喻。事实上,那圆柱形状的东西上,那看起来眼花缭乱的禁制纹路,不知道该说是什么但仿佛亘古不变的金属光芒,都充分的告诉了水馨,那并非单纯的“柱子”。
    禁制的纹路延伸到了平台上。
    两者看起来有些浑然一体的意思。
    灵傀们就在在平台边上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住了。
    而且,在这个凸起的平台的方圆千米之内,都没有任何地基之类的东西,顶端也显得十分宽阔。所以水馨也只能在最近的建筑那里停下,放下了苏昭,并且用眼神示意。
    苏昭苦笑摇头。
    她也注意到,那些“上师”重新警惕起来,不敢说话。而且,她也确实是不知道,作为的“阵法核心,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筑基修士们将四个少年从灵傀身上“请”了下来,貌似恭敬的道,“还请几位少爷走上传承大阵,接受传承。”
    玄姓少年看着光秃秃的耸立在那儿的,看着颇为壮阔但也显得十分冷寂的平台,晃了晃脑袋,“祖爷爷他们不来主持吗?”
    “长老们现在无法分神。”
    “那只怕是真的挺危急了吧。”一个大大咧咧的少年恢复得比较快,“要是出了什么万一,保不定我们这些人,就成了七妄城最后的传承者呢。”说着,他还笑了两声,听起来倒像是真的那么想的。
    另一个少年冷哼了一声,没有玄姓少年的“感觉不妙但心存幻想”,也没有另一个少年的“盲目乐观”,“你当这些传承,会让我们成为什么?能成为长老的资质吗?”
    话虽这么说,他却第一个沿着那和平台显得相当不衬的阶梯走了上去。
    另一个沉默的少年紧随其后。
    这刺激到了那个乐观少年,他转瞬就将才听到的话抛诸脑后了,连蹦带跳的,转眼就在阶梯上超过了两个同伴。玄姓少年跟在了最后。
    1805 破坏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水馨想了想,放出灵傀,传音道,“要是有什么不对,就麻烦你带着这个人离开七妄城了。”
    说完,她就直接从隐蔽的位置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同时,水馨也就撤掉了身上的“隐之剑意”,而散发出了和那几个筑基修士相似的气息。加上她渐渐肆无忌惮的注视,那几个筑基修士,自然是迅速反应过来,纷纷转身,面对了水馨,脸色更是同时沉了下来。
    “入侵者?
    “外来者?”
    水馨笑笑,继续往前走,手上已经多出了一柄灵器长剑。
    尚且在阶梯上的玄姓少年也跟着转头,看到了水馨,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水馨的目光扫过他,却也不知道该不该算是意外。
    玄姓少年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玄奥的符文。看起来,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图腾一族……”水馨叹息一声,“或者说,悖逆的图腾一族?”
    有些东西,真的只要看到旁证,一切融会贯通就行了。
    之前陪着玄姓少年的筑基修士脸色更加黑沉了。他不在尝试喝骂,而是一道光打在了那根“柱子”上。那个位置的光芒爆闪,似乎酝酿出了什么,却又转瞬平息。
    而几乎在同时,水馨的身上,有淡淡的白光和青光被激发。也就是闪烁了那么一下,就随着光芒的平复而平复了。
    筑基修士张大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白寒章和林枫言留下的印记么?或者说,祝福之类的东西。”水馨在心中说道。她其实也是在这种时候,才隐约察觉到了小世界里潜伏着的东西。
    因为对她完全无害,而且存在方式非常玄妙。
    在没有显现异常之前,水馨自己都察觉不到,身上还带着这样的东西。
    水馨瞬间激发了剑心的速度,下一秒,已经越过了几个筑基修士的阻拦,站到了平台的边缘上。也正是平台伸出了峡谷的那一片的边缘。
    退半步就是深渊,她却站得十分闲适。
    毕竟这个位置,想跑是最容易的。
    而且,也更容易看见,柱子的下方到底是什么当然,没法看见。仿佛被什么东西隔绝了视线。倒是能看见那些筑基修士仿佛见鬼的眼神。
    也就是在这时候,平台的光芒亮起。
    率先站到了平台上中心的,那个盲目乐观的少年脚下,平台上最大的一片“禁制空白区”下,一个黑影窜出,将这个少年整个儿“吞”了进去!
    本来还有些好奇的看着水馨的这个少年,在黑影之内发出了惨叫声,却又很快戛然而止。
    吞噬了他的那个黑影,则像是影子一样,在地面铺了开来,铺成了薄薄的一层。
    别说玄姓少年了,就算是最先肯定“肯定没什么好事”的那个少年,都是“知道不等于看到”的被吓坏了。纷纷向后退。
    刚刚踏上平台的玄姓少年最接近平台边缘,踉跄着就要向外跑。
    然而,平台边缘却是出现了无形的屏障,将他挡了下来!
    水馨看了他一眼,并不觉得意外。只看着平台中央。那滩成了一层的黑影,正渐渐的又从地面上隆了起来。仿佛从禁制之中,吸取了到了血肉一般。本来的虚无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血肉构成的实体!
    非常快的,原本的黑影加少年,在黑影隆起之后,就变成了一只长颈蜥蜴之类的存在。
    它的身长大概能有十米左右,身体细长,却有四只十分粗短的腿。
    粗短的腿将这只怪物撑了起来,它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悠长但是略显稚嫩,还依然有些刺耳的嘶鸣声。
    这一声嘶鸣,就让平台边缘不远处,干着急但没法上平台的筑基修士浑身发抖的瘫了下去。
    “太急了。”空中传来一声叹息,“可惜了。”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其中一个瘫倒的修士给抓了起来。抓到了平台的上空。怪异蜥蜴形状的怪物扬起长长的脖子看了一眼,爪下就有云雾包裹,将它托了起来。
    嘴巴张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一下子就将那个瘫倒的修士,给吞了下去!而那细长的身体,看起来并没有明显的鼓起。
    它又嘶鸣了一声,显得有些欢快,偏头想了想,又似乎在聆听什么。然后就划动四肢,在空中就像是游泳一样,无视平台周边屏障的飞了出去。速度令人惊叹的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峡谷之中。
    平台上看着这一幕的人,水馨一脸“长见识了”的表情。
    其他几个少年却肯定没有那么镇定。
    玄姓少年勉强的先发出了几个音来,“圣,圣兽……”
    另外两个少年被提醒一般,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果然,没有修仙资质,反而更有可能成为图腾一族么。”水馨在心底感慨。
    “这,传承,就是这样的,传承?”玄姓少年不可思议,结结巴巴的喊着。这时候,他早已经将水馨化身的少女,再次抛到了九霄云外,比之前要干脆多了。眼神满是空茫。
    相对之下,先指出传承有问题估计是在路上想明白的少年则是完全相反。他迅速的跑到了水馨面前,“外来人,你是外来人是吧?救救我们!把我们带出去!我不想变成那样的怪物!”
    另一个沉默了许久的少年看着这一幕,却有些神经质的道,“没用的,没可能的。没看见刚才吗?长老们……他们……”
    水馨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举手之劳她是从来都不会在意的。
    手上的灵剑往眼前抓救命稻草的少年身上一拍。本来无法离开平台的少年,就被这一剑,直接拍到了峡谷边的地上,倒也没有直接拍到地上,而是落在了瘫倒的,剩下的四个修士的身上。
    喃喃自语的少年,声音戛然而止。
    水馨也并不废话,身影移动两次,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剩下的两个少年,就和那至今都没回复过来的筑基修士叠起了罗汉。
    虚空之中,顿时传出惊怒之声,“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