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血妖姬 > 第1917章 红派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红派的头领,为何给我们帖子?他怎会知道我们?你又怎寻到我们的??”神识扫了扫那张精美的红玉帖子,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和禁制,雪如楼这才伸手接了过来,一边打开一边皱眉问道;
    红玉帖子上并没有说是有什么事,只是有一句那易红仙人想邀他们一行人会面的话语,没说会面的目的,更没有关于会面的时间地点,只让雪如楼愈觉疑惑;
    “会面?易红仙人这是何意?他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称呼不出,就大刺刺说要见我们,他··你说吧。”雪如楼讥讽说道,不过说话间周围的安静,让他抬眸,然后就看到福鹿沉默不语的模样,话语顿时一止,而后在她抬眼看过来的时候说了一句。
    “··具体的我也不知,易红仙人只拿了这个帖子给我,交代我只要跟着帖子的指引就能找到诸位,届时只需把帖子奉上,至于诸位赴不赴约,只看诸位的心情。”
    福鹿垂眸,声音平静语气平静,只是平直转述,而众人闻言都是惊异,介于福鹿之前那作态,她转述的话他们却不由半信半疑,只怀疑她是故意说这种不靠谱的话来误导人。
    “天幸,你也见过易红仙人,应明白我说的那些都是实话。”而看到众人的反应,福鹿早有预料,她只白着脸看向天幸认真说道,让众人闻言不由看向天幸;
    “易红仙人··难道,是那个神经病?!”天幸闻言吓了一跳,她见过?她明明记得并没有啊;不过想到福鹿转达的那话的你不靠谱,只猛然就想起了当初她们姐妹和福鹿在冥仙谷内结识后,遇到过的那么多仙人中,那个她记忆最为深刻的那人~!
    “那是易红仙人~!不可乱说,他会知道的~!”而天幸的惊愕出口,众人还未觉什么,福鹿却是受惊的跳了起来,急急说道,让天幸不由张大了嘴,然后只又立即闭上;
    “··他又没在这儿,你不说他怎会知晓?”天幸撇撇嘴,并不以为意,然而下一刻她却看到福鹿发青的脸不由怔然;
    “··他···”福鹿张嘴想解释说明,然而下一刻就觉不用了,因为人家正主竟然出现了··
    “她转述我的话,一字一语皆出自我口,诸位还有何问题?”一道虚影突兀出现在福鹿身后,只能辨出是一名清瘦单薄的男子,并不能看清其真实长相。
    “易红仙人。”众人诧异那道似乎是投影分身之类的虚影,只下意识张嘴,然后就看到那道虚影抬了抬手;
    “足下决定如何?”虚影说道,声音散漫随意,似乎不管是什么回答他都能接受;
    不过,看着那不知是什么能力的虚影,让众人不敢小觑,他注视着雪如楼问询,也让他们不由看向雪如楼;
    “你寻我们所为何事?”雪如楼拧眉看着虚影开口,
    “足下不用多想,只需遵循心的感觉,若想来,就与福鹿同来,若不想来,我亦不会强求。”虚影云淡风轻的说道,不过他的话只让众人面面相觑;
    听着是他太好性,但是感觉怎么这么不真实?会真有这种递了帖子请人却说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用来的主儿??
    怕是反话吧,若是真不去,估计就不是这幅模样了~!
    “··易红仙人所言是真,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这位··不用有其他担忧,只做选择就是,若是不想去,我现在就离去,并不会多扰;”看着众人的神色,虚影没有再说话,福鹿只认真看着雪如楼说道;
    “你说那神经病是何意?”雪如楼看了一眼脸色白的扎眼,明显情绪还未恢复的福鹿,然后侧头看向天幸问道;
    “啊,额,这个··那个··就是,”天幸被雪如楼的问询吓了一跳,吭吭哧哧的没敢说出来;
    “我亦好奇,你直说便是,我不会寻你麻烦。”虚影见状,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让天幸不由一僵,完全没了声音;
    “你说就是,易红仙人言出必行,说不会就绝对不会,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福鹿认真对天幸说道,虽然她其实已经知道天幸要说的是什么事儿。
    “··我没怎么见过世面,也不太懂,就是,就是当时我曾看到,这,这位当时与另一位仙人同行,然后,他突然出手攻击那人,我本以为是打劫的,或者报仇的之类的,不成想,他在把那人打的半死不活的时候,竟是,竟是又出手救治那人~!”
    天幸越说越顺,最后直接忘记忌惮,瞪圆了眼睛,声音中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后来,后来那人恢复一些后,他竟然笑嘻嘻的把那人又打成了重伤~!!”
    “再后来我就没见过他了,不过听别的仙人说,他又弄了一个女仙这般折腾成了重伤,然后,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天幸说道,众人都是惊异看她,又看没啥动静的虚影,以及看上去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的福鹿。
    “这事儿··”雪如楼神色怪异,才张口,那虚影却的点了点头直接说道;
    “确实如她所见,不过内中详情,不足道也。”
    虚影这般直言,倒是让雪如楼不由顿住,这种坦诚的姿态,让他对虚影的感官倒是有些改变了,不过,天幸说的那事儿也却是挺神经病的··
    “我有事在外,恐怕···”雪如楼朝那虚影点点头,然后正色开口,明显是要拒绝的架势,不过还未说出,虚影却是已经淡淡的开口,让雪如楼的声音夏然而止;
    “资源么,我倒是有许多。”
    “且并不介意送人。”
    “不知··”
    “那就多谢易红仙人了。”虚影一句句的戳中雪如楼的心窝子,让他的拒绝一步步被打散,然后直接正色道谢;
    “甚好,福鹿,你且带着··诸位,一同回来吧。”虚影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直接消失不见,让众人目光落到了福鹿身上。
    “这位,不知如何称呼?”对于众人的注视福鹿并不以为意,只看着雪如楼正色问询;
    “称我雪仙人就是。”雪如楼看着她已经恢复一些血色的脸庞开口说道;
    “雪仙人请。”福鹿立即说道,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的看向一旁的风疏洞;
    “此处极其危险,即使是易红仙人也不愿涉足。”福鹿说了一句就飞身而起,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众人闻言不由看向那黑暗幽深的大地洞,又看了看雪如楼,见他皱紧眉收回了目光,不再看那分数定一眼,明白他已经打消了进入此处的意思,也都是松了口气;
    明知极其危险还必须得去,那任谁都不愿意,更何况,以雪如楼和流墨墨的关系,他们根本没法儿拒绝··
    现在这样正好。
    众人心态悄然转变,却是对那易红仙人有了些好感,不过面上并不显。
    福鹿带着众人一路飞驰,最初众人无言,不过天吴姐妹在期期艾艾请示过雪如楼后,只欢喜的与福鹿凑到了一起,嘀嘀咕咕说了一路的私密话,让众人不由感叹女人的嘴啊··
    众人一路疾驰,数日后才到达目的地,看着地图上显示这片区域是四个派系分别占据的一个名叫雪坝的地盘,雪如楼又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看眼前那不说雪,就是坝什么都没有看见的一片山谷,只觉无语;
    也不知这地图上那些各处的名字都谁取的,也太名不副实了··
    “站住~!”而在众人放出神识小心扫去,同时眼睛不停打量,只跟着放慢了许多速度,完全是飘的进入雪坝一大截的福鹿往前飞去,然后就被一群穿着奇怪蓑衣的仙人冲出来挡住了去路~!
    “宇文壮~!你做什么~!!”而面对冲出来的一群仙人,一路上和天吴姐妹打的火热,面色红润柔和的福鹿瞬间满脸冰霜,脸上更是挂出了雪如楼他们最初见她时那种高贵冷艳,只盯着那些挡路的仙人领头,一名个头中等,但脸盘子很圆,一副和气模样的青年厉喝道;
    “哼~!我要干什么?你擅自带了这么多外人进来雪坝,你倒是说说你想干嘛~!!”宇文壮眼眸冷嗖嗖的从雪如楼他们身上扫过,然后沉着脸质问福鹿,
    “白痴~!”而福鹿闻言却是突然放松了下来,眉间闪过一抹嘲讽,雪如楼他们也都明白;
    这个宇文壮大约是和福鹿有过节,这次以为是福鹿折腾出事儿来,过来抓她把柄的,但是他不知道,福鹿是易红仙人派出去做事的,别说她带回的雪如楼他们本身是易红仙人的客人~!
    “竟然还敢骂我~!你以为我不敢收拾你吗~!!”下一刻,宇文壮竖着眉毛一声吼,然后他身后众多穿着蓑衣的仙人们各种仙术狠狠的砸了过去~!
    见宇文壮竟然真敢攻击,福鹿也是惊怒交加,这个宇文护想死也别拉上她啊~!!
    嗡——
    然而下一刻,所有的仙术都停滞在了半空,就连人都是一般无二,近的远的,一看仿佛是一片定格的画面,看上去搞笑又瘆人。
    “宇文壮啊,我记得上次你闯祸还是三天前,怎么,外面闯祸后了,准备回来再来一次吗?!”一道耳熟声音响起,不见其人,但是只看对面的宇文壮那惊恐的模样,就知道他要倒霉了。
    “不,不是,我——”宇文壮哆哆嗦嗦的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下一刻,宇文护和他的那些蓑衣手下,直接就被无形力量拖走了,而同样凝滞住的雪如楼等人却觉身上一松,却是已经解除了警报。
    “那是··”雪如楼神色微沉,看向福鹿,才开口福鹿就刷刷点头,弄的众人神色都是一凝;
    这般厉害,他们刚才都是无力抵抗,而且可能人家那样只是随意出手,明明都是天仙,怎的会有这种存在~!真是~!
    众人心头都生出一种挫败感,那易红仙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随我来。”看着众人面上露出的那种她曾非常熟悉,也见过很多次的表情,然后只垂眸说道;
    雪如楼他们都没吭声说话,见福鹿说完就往前飞去,也没作声,只立即跟了上去;
    到现在,雪如楼是越来越好奇更不解,那易红仙人找他来是有什么事了。“哼~!我要干什么?你擅自带了这么多外人进来雪坝,你倒是说说你想干嘛~!!”宇文壮眼眸冷嗖嗖的从雪如楼他们身上扫过,然后沉着脸质问福鹿,
    “白痴~!”而福鹿闻言却是突然放松了下来,眉间闪过一抹嘲讽,雪如楼他们也都明白;
    这个宇文壮大约是和福鹿有过节,这次以为是福鹿折腾出事儿来,过来抓她把柄的,但是他不知道,福鹿是易红仙人派出去做事的,别说她带回的雪如楼他们本身是易红仙人的客人~!
    “竟然还敢骂我~!你以为我不敢收拾你吗~!!”下一刻,宇文壮竖着眉毛一声吼,然后他身后众多穿着蓑衣的仙人们各种仙术狠狠的砸了过去~!
    见宇文壮竟然真敢攻击,福鹿也是惊怒交加,这个宇文护想死也别拉上她啊~!!
    嗡——
    然而下一刻,所有的仙术都停滞在了半空,就连人都是一般无二,近的远的,一看仿佛是一片定格的画面,看上去搞笑又瘆人。
    “宇文壮啊,我记得上次你闯祸还是三天前,怎么,外面闯祸后了,准备回来再来一次吗?!”一道耳熟声音响起,不见其人,但是只看对面的宇文壮那惊恐的模样,就知道他要倒霉了。
    “不,不是,我——”宇文壮哆哆嗦嗦的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下一刻,宇文护和他的那些蓑衣手下,直接就被无形力量拖走了,而同样凝滞住的雪如楼等人却觉身上一松,却是已经解除了警报。
    “那是··”雪如楼神色微沉,看向福鹿,才开口福鹿就刷刷点头,弄的众人神色都是一凝;
    这般厉害,他们刚才都是无力抵抗,而且可能人家那样只是随意出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