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军师
    放过了李家兵马,为弥补自己的过失,接下来面对各家本土势力的溃兵可谓出手狠厉。然而这并不能掩盖他私自放行的事实,那么多人看着,想隐瞒也瞒不住。
    当算大胜而归的周三山赤着胳膊打算来个负荆请罪,作为聪明人,周三山完全看得出自己的身份与地位的敏感,是以不但没有以周少瑜三叔的身份摆谱,反而自降身份向辛宪英这个后辈军师请罪。
    只是终究是半路出家,做了半辈子农夫猎户,即便后来再努力,聪明也有个上限。显然不曾察觉到此举会有多么的不妥。
    好在辛宪英早有预料,事先便命人组织。如若不然,一手发展出南越势力的周三山如此低姿态,只会让他麾下将士忿然,从而对湘州方面产生离心之感。
    越江城早已摆好了庆功宴,周三山干净整洁的出席,黑珍珠李氏也相伴左右,期间无人对放行一事多言语一句,仿佛此事从未发生过一般。(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以周三山的头脑,还不足以看穿辛宪英的一切打算,只以为是为其保留足够的脸面,好继续胜任掌控南越势力。首发https://https://m.33xs.com
    而这,已然达到了辛宪英的目的。
    “抱歉。”辛宪英心里歉疚一句,若是他人,必定不会有这种想法,但无论如何,周三山也是周少瑜的三叔。
    身为军师,心理素质必须过硬,至多也就如此罢了,预定的目标已经达到一半,接下来,就看局势的进一步发展了。然而……
    “什么!?南越何氏进兵?已攻占数城?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三日后,得到最新情报的辛宪英,目光中满是不敢置信。她布局了这么多,结果却让外人摘了桃子?
    时间倒回,三日前。
    李遥带着麾下兵马顺利通过了周三山的包围,然而他的心情却并非庆幸,而是满心的不甘。
    如果没有周三山,那么在山坳处埋伏的就是他!届时不但能打败各家势力兵马,更能收拢大片俘虏以壮己身。在他看来,周三山不是放他一马的恩人,而是断送他大好机会的仇人!
    若非知晓溃逃之下士气大跌绝非周三山的对手,李遥连率兵转回杀他一阵的心思都有。
    其实他若真这般做,未必没有机会。兵法有云,穷寇莫追。溃逃至山坳的溃兵在发现已无退路的情况下,很可能爆发出强大的战力。只要李遥从外部杀出,给予联合军溃兵希望,这种局面几乎必然。如此一来,周三山大半几率只能选择暂避锋芒,从而放走大多溃逃兵马。
    而李遥则能通过表面上的结盟关系,获取联合军当中偌大的声望,可谓百利。然而终究没有那个胆子,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自行离去。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就这么灰溜溜回去至少能保留李家大部分实力。
    然而心有不甘的李遥却另生他策。
    毫无疑问,此时各家本土势力绝对是老巢最空虚的时刻,此时若引兵去攻,几乎一拿一个准。在李遥看来,这就是一个偌大的机会,既然拦截之计行不通,那就奔袭绕后袭击他们老巢!毕竟就这样回去,家族中那些所谓德高望重的长老,指不定就会用姻亲等各种理由拦截他去攻打他城的计划。
    那么只要他先造成既定事实,那么长老们就算想阻止也已经晚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看着前方的岔道,李遥赫然下令:“传令,走小道。”
    大道乃是回自家的榆林城,而小道,却一路向西而去,众将不解,李遥也不多做解释,纯以身份强行令下。少家主以及未来家主的身份足以让他顺利这么做。
    因为溃逃无粮?没关系,途中自由村落可作强行补给。且小道相对隐蔽,也能让他们顺利抵达南越西边攻城略地。
    同一时刻,第一时间得到情报悍然出兵的安歌,已经顺利攻占下第三座城。
    一切就如她所料一般。各城留下的防备薄弱,城防所剩无几。留守的负责人一度想紧急招募城中青壮守城,然而事先安排好的内应接收到信号之后,立刻于城内烧杀引起混乱。城中一乱,各家青壮自当以守卫自家家人为主,而不是去响应劳什子招募去守城。
    如此一来,无甚兵力的城防几乎如同纸张,稍一猛攻,立刻城破而入。
    在下令安排好主官之后,安歌立刻马不停蹄攻略下一城。至于攻下来的城池原本的掌控家族,杀无赦,以绝后患!
    “第四城!”赶到疲惫的安歌双目明亮,哪怕再辛苦,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若非大军皆有疲惫之感需要休养,安歌绝对已经赶在了攻略第五城的路上。
    麾下将士抓紧时间歇养,精神亢奋的安歌却兴致颇高的走上了城墙。从一刻开始,这一切都是她的。
    “报,东面发现不明军队,人数约为万余。”派出去的探子传回来出乎预料的消息。
    “万余军队?”安歌满心疑惑,这等时刻,怎么可能有如此规模的队伍?
    “再探,传令下去,全军戒备守城,若无命令,不可妄动!”安歌迅速做出安排。“还有,将咱们的旗帜撤下去,将原本此城的旗帜扬起。”
    事实证明此举无比英明。
    赶来的自然是李遥以及他的部下,作为本土势力数一数二的存在,万余军队当然不是全部,但的的确确最能打的都在这里。若非如此,也无法在溃逃之后一路急行军抵达此处。
    城池四门紧闭并不出乎李遥的预料,在防卫空虚的情况下,如此是最为谨慎妥当的做法。不过没关系,四门紧闭又如何?城内才能有多少兵马防卫。
    “吾乃榆林城李家少家主李遥,尔等主力已经大败……识相的速速开门投降!如若不然,待城破之时,便是屠城之日!”李遥遣人气势汹汹上前大吼,下达最后通牒。
    自以为再次掌控一切的李遥完全抛却了以盟友身份诈城的策略,区区小城,何须那么大费周章?再且说了,即便是盟友,也不会轻易放他人军队入城的不是。
    站在城头上的安歌眉头轻挑,随后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传令,举白旗,放其入城。”
    真投降?怎么可能!
    李遥得意洋洋骑着高头大马率先进入城池,而等着他们的,却是又一次的埋伏。
    “敌,敌袭!”看着忽然冲锋而出的大波兵马,李遥喊出了此生最后一句话,而后便是一只利箭袭来,便在没有然后了。
    越江城,听闻到斥候所探知最新情报的辛宪英闭上眼,深呼吸一口,轻声叹道:“果然,又是安歌么。”
    “宪英……”一旁的陈硕真关切唤道。要知道当初辛宪英被安歌坑了一把,就一直耿耿于怀,此次千算万算,不想出来搅和的又是安歌!不用想都知道,辛宪英的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去。
    “无妨,不用担心的。”辛宪英摇头,却是笑了起来。“胜败乃兵家常事,常言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没有谁能做到完美。安歌很不错,不枉我当初教导她那许多。当然了,心中不愉是肯定有的,但人生当中若没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岂非憾事?硕真姐……”
    “嗯?你说。”
    “我打算继续留在南越,安歌此人,留不得。”
    “哎……”
    陈硕真轻叹一声,作为旁观者她看的明白,辛宪英嘴上说的豁达,其实还是较上劲了。若强行阻拦,或许仍旧能够将其带回湘州,只是……
    “如此也好,却莫要忘了,姐妹们永远都是你最大的助力。”
    辛宪英呆了呆,点点头,轻笑道:“真可惜并非男儿身啊,如若不然……”
    “啐……”陈硕真也乐了,还如若不然,你想干嘛?
    另一边,得知消息的黑珍珠李氏呆愣半饷,这才自语一般道:“大兄,命也……”
    以那般委婉的方式让周三山放李遥一命,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已经没脸再央求更多,周三山已经足够情深意切,再过分,只会影响夫妻二人的感情,好在,她相信若是可以,周三山会尽力为李家留住一丝血脉,而这,也是她能为李家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安歌马不停蹄强占南越西边地盘。而辛宪英并未参与任何争夺,而是全力主张占领朱崖岛。至于南越之地,只要保证湘州到雷州半岛,以及联通与朱崖岛的链接即可,过多的不再追求。
    “朱崖岛悬于海外,其原本的势力早已清剿。而后来的本土势力此番溃败加之后方不稳的情况下,必然退却。掌控此处,不但手握大量海域,且不会与任何势力发生摩擦。安歌看似地盘日渐强大,但各家势力流落在外的兵马尚有,必定又一场苦战,暂且由他们乱上一阵再说。”
    辛宪英如此解释着,可最大的缘由,却是因为安歌所打出的旗号乃是大梁龙旗。这时候,周少瑜一方的弊端再次显现,只要没有和大梁直接撕破脸,就不能轻易攻之。
    她也明白,安歌即便立时上奏,也不会这么快得到大梁朝廷回应。但本身而言,安歌在荆州时是受到过高玉瑶册封的,期间并未收回。是以明面上来讲,安歌的确算是大梁之臣。何况以她对高玉瑶的了解,必定会对安歌有所回应。
    “我若为安歌,下一步,待平定南越之后,必定攻打此处!”辛宪英手指一指,赫然指在了萧姽婳的云州之上。“我们无法明面上直接动兵,即便暗地里有所动作,也无法伤及安歌之根基,些许损失,她完全受得起。是以全力尽快攻略云州,方为安歌的重中之重!”
    云州作为萧姽婳的大后方,又一直无强大外敌袭扰,留守的兵力可谓相当薄弱,除却每城固有的城防兵丁之外,几乎没有多余的驻军可言。毕竟萧姽婳一直来缺乏兵将乃众所皆知,压根没有多余人马安置后方防备。
    突袭之下,在萧姽婳反应过来之前,云州全境或有些夸张,但至少占领一半云州毫无问题。只要再此站稳脚跟,便意味着拥有从后方侵袭蜀州的能力。
    没有比这更让高玉瑶心动的了,这意味着萧姽婳大量的兵力会被牵制。更意味着,大梁拥有更多的精力关注他事。哪怕明知安歌不可能真忠心大梁,高玉瑶也会给足安歌名义,甚至一定程度上的实质支持。
    “环环相扣,当真精彩!”辛宪英也不得不佩服安歌的一系列谋划。
    然而佩服归佩服,如何应对?这绝对是个棘手的问题。很多事情,即便看穿,也并不意味着有应对的法子。
    立刻派人去告知萧姽婳?做肯定会这么做,这是进一步巩固二者之间暗盟的举措。但肯定是来不及的。萧姽婳的主力军几乎都在荆州,即便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大军从荆州赶往云州?
    呵,这么远的距离,调兵之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再且,辛宪英隐隐有预感,许久未有大动作的高玉瑶,接下来必定会有什么惊人举措。
    “哎……皆言我有军师之才,奈何,有负众望……”辛宪英沉思许久,却仍旧想不到更多,长叹一声,负手起身站在窗前,只可惜目前只有大小乔才拥有远距离及时传达信息的能力,不然到时可以与李清照她们多加沟通。不像现在,书信来往到底不便。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终究还是给自己压力过大了,无可否认,历史上的辛宪英很有远见目光,料定的事情几不出所料。但现在即便阅历比之历史的她更加丰富,但始终年纪摆在这里,远未到能力最高的时刻。
    人么,总需要成长经历以及打磨,才会锐变为最顶尖的存在不是么。
    另一侧,大梁,历城。
    高玉瑶带着兵马浩浩荡荡的回师了,直到离去,也没真和周少瑜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倒不是她不乐意,而是心有顾忌,万一,又怀一个咋办?再深居宫中隐藏近一年?可没那么多时间让她随意挥霍。
    “有劼儿一人足矣,至于将来……”高玉瑶脑袋里浮现出暗中册封周少瑜为太上皇妃的一幕,虽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可仍旧让其乐得厉害。尤其是周少瑜那些个妻妾,表情一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