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 > 第440章 南下萧关
    p

    时光在各种纷纭复杂的世事中,缓慢地步入了太元二十年底。

    表面上看河西像往年一样沉浸在节日气氛当中,其实暗中已做好了突袭萧关准备。

    当日采纳了崔浩提出来的攻秦、助燕、观晋策略后,卫朔遂下令谋取萧关、安定郡。

    左司马王镇恶受命坐镇高平城今固原,节制桓振、薛彤等将,负责大战指挥。

    高平城原属鲜卑多兰部,位于高平川今清水河河谷,现为朔州北地郡辖地。

    越过高平城向东南前行,便进入萧关古道,再继续深入就将进入瓦亭峡、萧关。

    这天午时,一队斥候闯入高平城,给王镇恶带来了萧关一线最新军情。

    萧关,位于高平城东南,为秦汉时抗击游牧民族进犯关中之西北屏障。

    秦汉之际,古萧关又称瓦亭关、瓦亭城。

    其北依瓦亭峡,依山傍水,群峰环拱,四达交驰,为用兵扼要之地。

    而瓦亭峡是一条巨大的峡谷,横贯六盘山。

    其虽非绝壁,却险峻雄奇,是往来军马难以逾越的狭长地带。

    瓦亭峡谷外是连绵起伏的丘陵斜坡,山势向东逐渐高耸。

    秦人除了在峡谷地势险要处修建了长城关隘外,另又倚山势修筑了一座瓦亭城。

    由此而形成一条点线结合的完整防御体系,而瓦亭城便处在整个防御带中心。

    自古便素有“铁瓦亭”之称,喻其易守难攻。

    也正是这个缘故,收复萧关是河西东入关中计划中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数年来,河西与后秦以萧关为界,以北属河西,以南归后秦,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

    这种势力范围划分早已成双方默契,并被双方所认可。

    然今天,为了实现东进战略,河西将强行打破这种默契,为日后夺取关中赢得先机。

    据斥候来报,后秦依托长城、瓦亭城严密布防萧关一线,谨防河西越过萧关。

    ……

    在高平城东,有一座不起眼的院落,周围街道戒备森严,到处是巡逻的士卒。

    房间内,墙上挂着一副巨大地图,王镇恶正和桓振、薛彤、李恂等将领商议军情。

    早在数天前,众人已接到斥候密报,获知姚硕德已率陇西精锐回援武关。

    眼看突袭萧关、安定时机已然成熟,王镇恶当机立断,亲率六千步骑秘密潜入高平。

    与此同时,参军司又下令抽调一万步骑进驻北地郡,准备随时南下支援。

    很显然,河西要利用此次机会,一举控制萧关,在安定郡方向,对长安形成攻势。

    此时,王镇恶正手执木杆,指着地图上要地,在给众人介绍萧关以及安定郡情况。

    “虽然姚苌为人十分无耻,打仗也未必有姚硕德厉害,可他却很有战略眼光。”

    “后秦之崛起,皆赖于姚苌以安定为根基,才最终尽取关中之地。”

    “鉴于安定之重要性,后秦建立后,为其诸军镇之首,一向由宗室出任镇将。”

    “目前安定镇镇将为姚显,与后秦镇东将军、雍州刺史杨佛嵩共领步骑一万余人。”

    “其中萧关驻有三千多人,其余人马皆分布在安定郡境内。”

    “如此说来,安定岂非唾手可得?”桓振眼前一亮道。

    王镇恶微微一笑道:“差不多是这样,由于后秦实力衰弱,需要防守的地方又多。”

    “哪怕明知萧关、安定十分重要,也抽调不出更多兵力驻守。”

    “以前,安定驻军还能与雍城驻军互相呼应。”

    “而今陇西精锐东还,只剩下安定驻军已是孤掌难鸣。”

    “不过,考虑到萧关易守难攻,河西军想要顺利拿下也并非易事。”

    “萧关乃险关要塞,直接攻打恐损失巨大,在下思来想去唯有搞偷袭。”

    自从受命出征以来,王镇恶便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以最小代价拿下萧关。

    他抬头看了桓振一眼,故意激将道:“道全,大都护曾多次夸奖你智勇兼备,不知尔可敢领兵去打萧关?”

    桓振忙单膝跪下道:“这有何不敢?卑职从加入河西军始,便一心想上阵杀敌。”

    “今日愿立下军令状,若拿不下萧关,甘受军法处置。”

    “好,道全壮哉!”王镇恶很欣赏桓振一往无前的勇气。

    他取出调令,递给桓振道:“这是调军密令。”

    “你带上五百精锐,即刻秘密潜往萧关。”

    “偷袭之事事关重大,务必小心谨慎。”

    桓振接过军令,抱拳施礼道:“遵令!”

    ……

    这天夜晚,夜黑风急,乌云蔽月,伸手不见五指。

    但见一支军队在山道峡谷中急速前行,正向数里外的萧关疾驰。

    这支人马约莫五百人,各个劲装打扮,全是彪悍士卒,领头者赫然是河西猛将桓振。

    这五百人全是军中精锐,擅长攀爬之术,专门用以偷袭险关要隘。

    众人越过一条山脊,前方忽然出现无数亮点,在夜空中排成一条长线。

    不用问,桓振晓得那就是长城了,而各个亮点正是烽燧中点燃的火把。

    其中那一片大片火光聚集处,应该就是萧关所在。

    说起来,萧关实际上也是长城的一部分,是整个萧关点线防御体系之核心。

    桓振让五百人隐蔽待命,他自己悄悄抵近观察。

    只见萧关城墙只有两丈高,外面是缓缓下降的巨大斜坡,斜坡下还有数十丈落差。

    对河西军而言,地势并不十分险要,桓振相信手那五百人都有把握攀上城墙。

    看起来,萧关似乎很容易被突袭。

    但很快桓振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虽然萧关城墙不高,但城头聚集了大量守军士卒。

    在火把照耀下,整个萧关犹如白昼,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守军发现。

    届时恐怕不等河西军靠近城墙,就会被秦军弓箭手射成刺猬。

    在守军兵力明显占优之下,想靠五百人硬夺萧关并不现实,冒然交战只会损失惨重。

    以桓振之精明,自然不会选择冒险。

    他又仔细观察了片刻,发现长城上驻军很少,只有巡逻队在来回巡视。

    并且萧关有直通长城的驰道,只要设法上了长城,河西军就可进入萧关关内。

    不过,由于长城依山而筑,山体险峻陡峭,四周又都是光秃秃的石头,且石头十分圆滑。

    在没有携带攻城器械之下,人很难攀越。

    唯一好处就是不容易被发现,而一旦被发现,守军只需将攀岩绳索隔断,就能轻易摔死他们。

    桓振仔细权衡了一番利弊,最终还是决定从长城上去。

    比起与数量众多的守军正面交锋,他更愿意冒着绳索被割断之险。

    并且桓振认为,只要小心谨慎,未必就一定会被守军发现。

    ……

    原本萧关就属前线重镇,守军不敢怠慢,几乎昼夜不停地巡防。

    而今陇西军团东调,让萧关守军提高了警惕,不仅将巡逻范围扩大,还加强了巡逻密度。

    只不过,守军兵力实在是不足,除了重点把守萧关外。

    面对十余里长城,根本无法全部顾及。

    他们只能用来回巡逻的方式,对整条长城进行巡视。

    今晚夜色特别黑,正是偷袭夺关之绝佳良机。

    在一座一片山体暗处,桓振默默注视着长城上动静。

    只见每隔一段城墙,就插有一火把。

    火光照亮了城墙,可以依稀看见巡视士兵身影。

    通过观察,桓振很快发现,大约每隔半柱香左右,巡哨士兵就会出现一次。

    也就是说,他们只有半柱香时间发起突袭。

    这对桓振来说,足够了。

    当一队巡逻士卒刚刚消失,他立即向身后摆摆手,只见两名士卒迅速向山岩上攀去。

    看得出来,两人都是攀岩高手,身上背着绳,手上套着攀岩钢爪。

    两人向壁虎一样,迅速向山上攀去。

    他们选择的地方中间有一处山腰可停歇,从山腰再向上爬十余丈就可攀到长城墙根处。

    不多时,两名士卒到了墙根,并打下了岩桩,又将两条绳抛了下来。

    桓振与其余士卒立即拽着绳索向上爬,不一会儿众人全到了墙根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