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制造商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董小柔的病
    厨房里,董小柔也在出神儿,想着自己该怎么办。
    要不,在饭菜里,下点安眠药?
    问题是她这里也没有药呀,就算有,李智吃完酒菜睡着了,那醒过来以后呢?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计量放少了不管用,计量放多了也不行,她害怕自己身上的霉运出问题,害了这家伙。
    愁人!
    一直等到把饭菜做好,董小柔也没想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来!
    “出来,洗手吃饭了!”
    李智翻身从床上蹦了起来:“好嘞!”
    他其实都没睡着,就躺在床上跟小冰斗嘴了,有用没用的闲扯淡一通,时间过的也不慢!
    “这么多菜,就咱两个人吃的完吗?”李智嘿嘿笑着走到餐厅桌子上坐下,笑着问。
    “吃不完,可以倒掉!”董小柔无所谓的说。
    呃?
    李智干笑了两声,这个笑话有点冷,一点都不好笑。
    “没有酒吗?”
    董小柔脸上红了下,她有点不愿意让李智喝酒,不喝酒还不老实呢,等喝了酒以后,酒壮怂人胆,就更坏了!
    翩翩又不能不让他喝!
    “小柔姐,你是在害怕吗?”李智自己去拿的红酒杯,开的酒,然后给董小柔倒了一杯,笑着问。
    董小柔斜眸他,哼着说:“我害怕什么,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还怕鬼叫门?”
    “那可不一定啊!”李智邪笑了两声。
    坐在那里,看着董小柔说:“小柔姐,我觉得你应该已经很了解我了!”
    “不了解!”
    董小柔直接摇头,突然板起脸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只是在给你打工,你作为一名老板,而我,作为你公司旗下一名员工,我们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我希望你能给予我应有的尊重,不要太过分。”
    “这么严肃?”李智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他们只是单纯的普通员工和老板之间的关系吗?说出去,会有人信吗?
    “我是认真的!”董小柔很正经很认真的看着李智。
    “好!”
    李智喝了口红酒,笑着说:“嗯,我已经知道你是认真的了!”
    董小柔皱了下眉头,放下筷子,直视着他道:“不,你不知道,我觉得你还是有些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停了下,说:“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我结过两次婚,死过两个男人,被视为不详,很感谢你对我的尊重,但是我确实不想再找别的男人了,你不在乎,你不怕,可不代表着,我也不在乎,我也不怕,这是事实,我改变不了命运,但是我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如果你尊重我,就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要真有那方面的需要,你可以回酒店去,相信那对姐妹花,可以满足你,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叫人帮你联系一下明星之类的,让你寻求刺激。
    没必要非跟我发生什么,对不对?我不能给你带来什么超人的快感,而且,我也真不想做那种事情,现在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希望给你能明白我,不要强迫我做我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如果你勉强我的话,事后我会选择自杀。
    你了解我的,既然我说的出口,那我就能做的到,你想清楚,你碰过我之后,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我们两人必须要有一个人死掉才可以!”
    沃草!
    李智看着董小柔忍不住有些傻眼了,这是干嘛啊,要不要这么弄啊?至于吗?
    “小柔姐!”李智对着董小柔干笑了两声。
    董小柔一脸平淡的说:“刚才我自己在厨房里也想了好久,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但是我真的打心眼里,不想跟你发生关系,我不想我身上的霉运,污染你,如果你真的非要寻求一下刺激,那只能我去死!”
    得!
    人家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别逼她去死!
    “你是不是很想骂我?骂吧,我可以听着!”董小柔举起红酒杯,优雅的喝了一口。
    李智哭笑不得,骂人能解决个毛的问题啊,再说,你让自己骂什么啊!
    “我,其实那什么。”
    让董小柔的话,真把李智给刺激到了,这事儿弄的,董小柔怎么就这么死板呢,那是迷信,一点科学根据都没有,她竟然会相信那些东西。
    不过,看着董小柔的表情,李智心里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怕是一无所获了。
    以死相逼,李智再牛逼,他能怎么办?逼死董小柔?
    “太阳他大爷!”
    李智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来,仰头把桌子上的红酒干了,心里烦躁的要命,站起来转身就想走!
    董小柔坐在那里,看着李智的背影,并没有拦着他,只是心里微微有些失落,这是她想要的吗?
    显然不是,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是个不详的女人,别说跟男人睡了,就是每个月能接近男人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天而已。
    对李智,对自己,董小柔都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虽然连她自己都感觉有点绝情。
    一桌菜肴,确实浪费了,最后百分之九十九都要扔掉,所以她坐下之前,说的话,并不是冷笑话,而是事实!
    早知道这样,当初又何必挑逗这个小男人呢,不但弄的他难受,也弄的自己不舒服!
    人生由命吗?
    但命这东西,太多的时候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李智在客厅里转悠了个圈,又走了回去!他是想起来就走,可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反应过来,自己凭什么要走啊,就这么点事情,至于生气吗她观念不对,自己可以给她纠正吗,又不是今天非睡了她不可,来日方长,急什么啊。
    自己可是男人,女人吗,让她,忍她,容她,等再过几年,你且看她,是不是跪着的!
    “哎呦,眼眶子都红了呢,小柔姐,像您这么坚强的女人,不会是想要哭吧?啧啧,有啥伤心事儿,给我说说呗?”李智吊儿郎当的走进来,看着董小柔嬉皮笑脸的问。
    董小柔抬头看着他愣了下,反问:“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谁告诉你的?我只不过是去上个卫生间,撒泡尿而已,中午饭我都还没吃呢,这地方又人生地不熟的,你要让我去哪里啊?”李智笑着坐到自己位置上,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董小柔白他了眼,擦了擦眼角哼了声:“你干嘛不走呢?我都赶你走了,你还留下来干嘛呀,脸皮那么厚!”
    “嘿嘿,脸皮就厚了,咋地?”李智嬉皮笑脸的毫不在乎的说。
    “呸!坏东西。”
    董小柔破涕为笑,骂了声,然后给李智夹了快糖醋排骨。
    “小柔姐,要不咱们去五台山找老道给你破解一下吧?你老这样,你自己憋的不难受吗?”李智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董小柔愣了下,不过肯快就明白了这小子什么意思。
    憋着不难受?难受,可有什么办法,你当这是病,能药到病除吗。
    到也不生气,只是苦笑着摇头说:“我这毛病,五台山的老道也解决不了!”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李智皱了下眉头,说:“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玄学上的事情,你又懂多少?”董小柔低头吃菜,没理会她。
    玄学上的事情?
    李智抬起头来,点头说:“懂啊,我怎么不懂了,就算是我不懂,可我手下的人也懂,你是海城人,听说过诸葛传人没有?诸葛第一百零八代传人,现在就在我身边,给我当谋事呢,要不你这事情,让她给算算?看看怎么弄好?”
    玄学上的事情,李智是不懂,可诸葛美丽那个神婆儿不是懂吗,虽然看诸葛美丽那丫头不怎么顺眼,可这个时候,不介意拿出来,当当工具,吹吹流弊!
    忽悠呗,狗屁玄学,能忽悠的不就是大师吗,他不相信诸葛美丽真有什么本事,这妞儿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忽悠!
    “诸葛传人?”董小柔皱了下眉头,抬头看着李智问:“你说的是,诸葛美丽?”
    李智瞪着眼睛,傻眼了,眨巴了两下反问:“那什么,你们俩儿认识?”
    “算不上认识,数面之缘!”董小柔笑了笑,摇头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诸葛美丽也解决不了的!”
    “她解决不了,咱们可以找别人吗,天下这么大,难道就没谁能解决的了你身上的毛病了?”李智皱着眉头道。他觉得,董小柔这毛病,就是自己给自己带上的枷锁,屁事都算不上。
    “我也不知道!”董小柔眼神里的无奈一闪而过,很快就又笑起来:“其实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啊,别人谁碰我谁倒霉,还不用被你们这些臭男人们欺负,自己一人,逍遥自在,干嘛要治好呢!”
    李智翻了翻白眼,没搭理她,她说的这些都是屁话。
    “好了啦,除了不能让你碰你以外,别的事情我不是都答应你了吗,别愁眉苦脸的了,来,张嘴,乖哦!”董小柔夹菜送到李智嘴边,笑着说。
    “别的什么都能答应?”李智眼神亮了下,他突然想起,男人和女人开房说的八句话来。
    董小柔笑着说:“对呀,不过你最好想清楚,别骗我什么,要真进去了,往后咱们可就阴阳两别,再不能相见了,我这不是吓唬你,只是再重申一遍,那件事情,我们不能做至少,现在不能!”
    “好吧!”李智苦笑了声,嘟囔了句:“我不就是想想嘛!”
    董小柔笑骂着道:“你们男人也真是怪兽,难道跟女人在一起,非得就要想那点事情不可吗?大家一起聊聊天,多好呀!”
    “”
    情到浓时,李智就不相信,男人和女人在一起,除了男人想以外,女人就不会想。
    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矜持以外,其实差别真不大。
    “小柔姐!”
    “嗯!”
    李智眼巴巴的看着董小柔,嘿嘿笑了两声说:“你刚才说,除了不能那个以外,别的什么都可以是吧?”
    “有吗?我这样说过吗?”董小柔摇头,不肯承认了。
    李智点头说:“说过,绝对说过,刚才你就是这么说的!”
    “是吗,但是我不记得了呀!”董小柔笑着摇头,不等李智继续说话,又道:“换个话题,除了说这些东西以外,就不能聊点别的吗?弄的自己跟发情了的小怪兽是的!”
    “这能怪我吗!”李智瞪着眼睛道。
    “行,不怪你,怪我还不行吗,说点别的,你这次来东京,准备待多久?”董小柔突然想起什么来,好奇的问:“对了,你给我邮寄过来的那些灵兽肉,也是从那个什么商盟的地方购买的吗?”
    “对!”李智没说关于工厂世界地图戒指的事情,到不是信不过董小柔,而是嫌解释着麻烦。
    “这个也能批量弄到吗?”董小柔问。
    “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