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超级村主任 > 第一百三十九章藏在地下的宝藏
    “嗨,金子,你在干什么?快点,你的小主人想吃竹鼠!”张狼看着在地上乱拔的金子,大声命令道。
    “嗷嗷!”
    “什么?地下有宝贝?金子你只是一只成精的狼,不是寻宝狼!
    现在赶紧去捕捉竹鼠!你的小主人要吃!”张狼没有在意,伸手拍了拍金子的头。
    “嗷嗷!”
    金子抗议的冲张狼叫了两声,转身去执行张狼的命令。
    成精的金子,不敢违抗张狼的命令,抗议两声已经是极限了。
    张狼笑了笑,对金子的抗议毫不在意,他理解为金子这是在冲他撒娇。
    安排金子去捕捉竹鼠,张狼则去砍竹子,给儿子做他最喜欢吃的竹筒饭。
    竹筒饭是野炊的理想食品,制作简单,砍下一节竹筒,装进适量的糯米和水,放在火堆中烤熟,当竹筒表层烧焦时,饭就熟了。
    吃的时候,劈开竹筒,米饭被竹膜所包,香软可口,有香竹之清香和米饭之芬芳。
    如果里面在放一点腊肉,和适量的盐,那绝对是人间美味。
    竹子要选择一年生的嫩竹子,不能用老竹子,不然会影响口感,也没有新竹子特有的清香气。
    张狼这不是第一次做竹筒饭了,做起来轻车熟路,很快就找到合用的竹子,砍下来。
    竹子不用清洗,,直接开一个小孔,把淘好的糯米和腊肉放进去,把口封上就好了。
    砍完做竹筒饭的竹子,张狼又在竹林里寻找了一些枯死的竹子。
    枯死的竹子,可以当柴火用,热带雨林想找柴火还真不好找,有干枯的树枝,可是也都被雨水泡透了。
    现在正是梅雨季节,按照正常来说,非常不适合在丛林里活动。
    因为大雨说下就下,很多时候,根本没有一点征兆,而且一连下一个星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干枯的竹子,因为表面的那层油膜,反而不容易被雨水浸泡。
    张狼拿着竹子返回营地,那边唐菲菲已经带着两个小家伙把帐篷搭好。
    出来这些天,两个小家伙最多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搭帐篷,现在每次宿营,搭帐篷的活都是唐菲菲她们三个人的。
    张狼负责寻找食物,做饭。
    “这是什么?摆这些树叶干什么?”张狼看到帐篷外面用树叶围了一圈,好奇的问道。
    “这些是沉香树叶,晚上有它就不用担心蚊子了。”唐菲菲笑着说道。
    “沉香树叶?哪来的?”
    “那边!有一小片沉香树林!”唐菲菲指着谷口的另外一个方向,小河的下游说道。
    “嗷呜!”
    “嗷呜!”
    不等张狼去研究沉香树林,大花和小花打猎回来了,把一只小野猪和一只黑鹿放到张狼的脚下,冲他邀功的嚎叫着。
    “知道了!你们很厉害,一会就给你们烤!”张狼拍拍大花和小花。
    两只老虎和金子跟着张狼他们待时间长了,居然养成了吃熟食的习惯。
    “你带着小麒麟和小妹去捡点竹荪回来,另外再去砍点枯竹枝,我去把这两只猎物清洗一下。”张狼拎起大花小花打回来的猎物,对唐菲菲说道。
    拎着猎物来到小河边,把小野猪和黑鹿开膛破肚,清洗干净。
    内脏什么的直接扔进河里喂鱼,他们四个人,加上三只成精的动物,这两只猎物足够吃的。
    张狼清洗完猎物回到营地,,唐菲菲他们已经回来,并且把火生好了。
    金子也捕捉竹鼠回来了。
    张狼把野猪和黑鹿架到火堆上,把装好米的竹筒扔进火堆里,让唐菲菲他们看着,自己拎着竹鼠再次来到小河边。
    一家人一块动手,做了一顿丰盛美味的晚餐。
    “爹,咱们家为什么没有竹子啊?要是咱们家也有竹子那我每天都能吃上好吃的竹筒饭了!”儿子揉着小肚子,贪心的说道。
    小麒麟被张狼培育的,有往吃货放向发展的趋势。
    现在每到一个地方,最关心的不是好玩的,而是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金子,你又在干嘛呢?那底下有什么东西?”张狼看到金子又在黑土地上扒土。
    一边问着,一边顺势用神识观察地下的情况。
    他想起金子说的地下有宝贝,准备用神识看一下到底是什么宝贝,让金子念念不忘。
    “这是什么?等等!黑土地,不长东西的黑土地?”张狼神识一扫,惊讶的叫出声来。
    沉香树产于热带,生长不易,沉香的形成更不易,沉香树在国内已不多见,只有惠、安还有很少一些,现在人们熟知的沉香,大多数是出自越南、泰国、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地。
    缅甸也是有沉香树的生长的。
    刚才唐菲菲在小河下游发现的沉香树林,就证明了这一点。
    张狼转身向下游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唐菲菲说的那片沉香树林,生活的并不愉快,东倒西歪,好像遭遇了泥石流。
    对了,就是泥石流,越南到了梅雨季节,大雨一下一个星期、半个月很正常,山里经常出现泥石流。
    看到这里,张狼知道脚下的宝贝是什么了,怪不得这里水土不错,黝黑的泥土肥沃的能滴出油来,却不长东西呢!
    原来是地底下藏着的宝贝,沉香在作怪。
    张狼的神识可以看到地底下藏着的一块块大大小小的沉香。
    通过藏在地下的沉香,可以推断出,这座山谷在很久很久以前,应该长满了沉香树,只不过一次又一次的泥石流,把这些沉香树埋到了地底下。
    尤其这座山谷地势比较地,又有一条小河,非常符合泥石流的条件。
    泥石流从上游顺着小河奔流而下,被生长在山谷里的沉香树阻挡,一次又一次的泥石流终于把这片沉香树林给淹没。
    泥石流裹夹的石头,撞击沉香树,又为结香创造了条件。
    沉香树结香的条件之一就是受伤。
    当沉香树受到风、雨、雷、电及虫、蚁、鸟、兽等外力侵袭时,为求自我保护,防止健康状况恶化,树木会启动愈伤组织,分泌多种元素,再与堆积的养分结合,形成油脂状,最后再由愈伤组织将之修复,长出新的组织。
    而这期间,沉香树的创口部,恰巧被一种叫做黄绿墨耳真菌的微生物所感染,这种真菌为了在树体中顽强生存,就会做逆境代谢。是一种奇妙的生物化学反应过程。
    树本身的抗体类物质和侵入树体内的黄绿墨耳真菌等物质,混合在一起。渐渐就产生了一种叫做“苄基丙酮”的化合物,随着生化过程的深入,继而又形成了倍半萜和色酮类化合物,而这两大类化合物质混合后的产物就叫“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