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一拍即合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
    没穿过一道石墙,对于楼乙而言便是一种新的体验,城墙之的修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眼满是好之色,因为在不久前,来到契家游说的卡乌家族说客,便被族长下令砍了脑袋。..
    这意味着从此之后他们契家与南乌家族走了对立面,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契家一直隐忍不发,不是南乌家族不想动他们,而是因为契家足够强大。
    想要像对付察家那么对付契家,简直是白日做梦,所以即便南乌家族仗着占据着驭兽宫绝对的话语权,也一直没有办法正大光明的对付契家,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实力够强。
    想要对付契家要先下了契家太长老的职位,但是契家这些年来隐忍不发,让南乌家族一直没有理由这么去做,面对着南乌家族的不合理要求,契家也一概不予理会。
    即便南乌訐康气的七窍生烟,也不敢明着对付契家,他用在察家身的招数,在契家则完全无效,再者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唇亡齿寒的道理。
    南乌家族如何对待开宗元老的察家,他们大都看在眼里,所以当南乌訐康以蛮千钧跟屠骁叛逃驭兽宫,察家必须为此负责这个理由,强行解除了察哈荻的太长老职位之时,另外两位太长老,便已经暗互通有无了。
    谁也不谁傻,两位太长老的力量有多大,南乌訐康这个老东西还是清楚的,所以这些年来他想尽办法给驭兽宫安插自己的傀儡,却始终动不了这哈尔跟契家。
    即便是甏家老祖甏獟赭被安排顶替察哈荻成为驭兽宫太长老一职,也仍然改变不了这个局面,再加驭兽宫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以及对南乌家族的不信任,大家更愿意与哈尔跟契家抱团取暖。
    这其实已经暴露了驭兽宫内部分裂的问题,只是这层窗户纸一直没有被捅破,而楼乙的到来,却彻底的撕掉了这层窗户纸,让问题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楼乙并没有完全取得胜利,即便是他带着问仙楼的修士横扫驭兽九州之地也是一样,因为驭兽宫的核心力量仍在,接下来必然是一场硬仗,能够得到契家的支持,将显得尤为重要。
    只是楼乙内心一直有一个疑惑,那是契家为何愿意跟他合作,自己又能给对方什么承诺呢?或者说对方将会提出怎样的要求,自己是否能够做得到呢……
    带着一连串的问题,楼乙穿过了六道城墙,来到了大契城的央区域,同之前见到的所有城池都不相同,大契城的建筑泾渭分明,一排排整齐的石楼错落有致的位于央大道的两侧。
    厚重的巨大石板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构成了通往山城的街道,一排排的将士在城巡逻,迈着整齐的步伐,脸带着刚毅的表情,对他们而言荣誉代表一切,纪律严明是对家族的信仰。
    楼乙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对于他们而言,只要城内没有骚乱,他们的脚步便无需停歇,楼乙看着一栋栋整齐的石楼,在石楼顶端,都会坐落着一个巨大的巢穴,一头头威武雄壮的碎石金雕,正冷冷的凝视着他们这一行人。
    “好强的压迫感。”楼乙笑着说道。
    其他人没有说话,倒是屠骁想到了什么,对身边蛮千钧说道,“老蛮,还记得契轲利吗?”
    蛮千钧一听这个名字,知道这家伙提的是什么事,嘿嘿笑道,“你这家伙从前跟他不对付,驭兽宫里碰到更是一合不合干架,不知道现在这家伙怎样了,真是怀念那时候的日子啊……”
    屠骁嘿嘿笑道,“是啊,老子是不喜欢看他一本正经的德行,一张苦瓜脸一点表情都没有,看着丧气!”
    正说着正前方的道路,突然出现了一支军队,站在最前方的乃是一个精瘦的汉子,满脸的冷漠之色,屠骁一看见他嚷嚷道,“靠,真是不能念叨,说啥还来啥!”
    众人走近前,这一脸刚毅的汉子,眼神如鹰隼般从他们身扫过,在看到屠骁之时,略微停顿一下,便再次扫向其他人,末了开口道,“诸位远道而来,请随我来,家父正在议事殿内等候诸位。”
    说完这人转身便走,他背后的队伍从间向两旁分开,让他得以通过,而后队伍合拢,一起转身跟了去,楼乙笑了笑说道,“走!”
    屠骁砸砸嘴对蛮千钧说道,“这家伙一点没变啊,不过怎么感觉老子现在弄不过他了呢……”
    蛮千钧叹了口气道,“这证明人家你天赋好,要是现在再打一架,情况可不好说咯,你呀还是收敛些……”
    屠骁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然后看向前方,眼神略有闪烁,不知内心在想些什么,蛮千钧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突然沉默下来,这样默不作声的跟在众人身后。
    楼乙似乎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异常,然而察哈荻却感受到了,他的眼睛也闪烁不定,似乎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一行人安静的跟在对方的身后,慢慢的走进了山城。
    巨大的山峰被掏空,空乃是用整个山峰雕刻的壁画,最方的乃是碎石金雕,央的则是契家的列祖列宗,而在他们脚下则是一种密密麻麻的虫子。
    契家擅长驯鹰更擅长御虫,当初楼乙在跟契尔克交战之时,对方使用的镰虫,让楼乙苦不堪言,再加定位灵虫,险些小命交代了。
    得亏他吉人自有天相,才最终击败了这些人,算起来自己算是饶了契尔克两条命,只是近千年不见,不知道这家伙如今怎样了……
    楼乙脸带着笑容,走进了石城内,前方的军队自行向着两旁走开,随后便成为了警戒四周的岗卫,而那个被屠骁称作契轲利的精瘦汉子,在来到一栋建筑前后,便不再向前走了。
    他伸手将大门推开,而后转身便走,离开前告诉楼乙他们,他的父亲与长辈都在这大殿之,在经过屠骁身旁之时,契轲利目光在屠骁的头发以及胡须停留一瞬,而后便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屠骁气的吹胡子瞪眼,对蛮千钧说道,“这家伙几个意思?”
    蛮千钧笑而不语,之后众人鱼贯而入,走进了大殿之,一进入大殿迎面看去便是一张巨大的石桌,有三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依次坐在石桌正对面的央以及两侧位置。
    楼乙深吸一口气,来到近前对三人一一行礼,而后开口道,“晚辈楼乙,见过契家诸位长辈!”
    “坐!”位于间位置的老者指着对面的座位说道。
    楼乙看了一眼左右,而后便坐下了,之后他的左手边坐着察哈荻,他的右手边坐着哈尔克曼,至于屠骁跟蛮千钧则坐在察哈荻的左侧。
    一行人落座之后,楼乙开门见山的说道,“多谢诸位前辈作出的选择,晚辈在这里表示由衷的感谢!”
    老者摆了摆手道,“小子,你先别高兴的太早,那些人会死,是因为诋毁我契家反叛驭兽宫,所以才会被我下令砍头示众,我契家可从未说过要跟你们绑在同一条船。”
    两旁的另外两位老者没有开口,只是望着他不说话,楼乙顿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因为这意味着他需要自行斟酌,给予对方家族的利益,这个时候他便开始懊恼起来,骂自己为何没带沈万三过来。
    无奈之下他只好开口问道,“那请恕晚辈斗胆胡冒犯了,如果契家只是为了些许利益才做出这般姿态,那么等驭兽宫拨乱反正之时,利益分配交由察族长、哈尔族长以及您三方共同商议,晚辈不会参与其!”
    听到楼乙这般说辞,对面的三位白发老者同时面露疑惑之色,因为楼乙这个话里的意思是,即便他们打下了这驭兽宫,也不会染指其,那么他们又为何要去攻打驭兽宫,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你既然什么都不要,那么又为何要选择对驭兽宫出手呢?”位于央的老者说出了心的疑问。
    “实不相瞒,以如今晚辈的实力,的确不需要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答应了便要遵守承诺,当初晚辈还很弱小的时候,是师尊收我为徒,虽然晚辈无缘前往驭兽宫,但我的的确确是一名驭兽宫的弟子。”
    楼乙目光扫向众人,再次开口道,“当初在无妄海,甏家的甏獠天曾三番五次想要干掉晚辈,因为是晚辈亲手杀了他的好孙子甏姑蚵,所以这个仇没法化解。”
    众人点了点头,楼乙再次说道,“我的确不知道驭兽宫的利益纠葛,但是透过无妄海之行,晚辈也深深的了解到,如今的驭兽宫已经腐烂到了根,如果再不拨乱反正,快刀斩乱麻,驭兽宫便真的彻底毁了。”
    “可是这又与你何干呢?”左侧的一位老者开口问道。
    “晚辈受恩于师尊,自然明白尊师重道这件事,无妄海结束之时,我师尊蛮千钧被迫离开驭兽宫,有家却归不得,他将振兴驭兽宫的职责托付给了我跟师弟两人,希望有朝一日我俩能够力挽狂澜,重新振兴驭兽宫。”楼乙如实回答道。
    “那你又凭什么认为,凭你们如今的力量,能够彻底撼动甚至是推翻驭兽宫呢?要知道即便是烂船也有三斤钉!”坐与右首的那位老者开口问道。
    楼乙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三位老者,义正严辞的说道,“不凭别的,凭的是信义二字,人无信而不立,人无义则无德,晚辈不想失了信义,毕竟晚辈如今也为一洲之主!”
    三位老者看着楼乙,而后互相交流了几句,脸的表情慢慢发生变化,而后笑着说道,“小家伙说的很好,很合我们三个的心意,既然如此那边准备开始……”
    对方话语一出,反倒让楼乙愣住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什么条件没提,同意加入了呢……?</>
    本书来自
    /47/47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