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坑爹18
    陈果打心底觉得刘秀璋就是个占便宜的小人,但又如何,看在素仪的面子上也得帮忙呀。
    唉!
    有良婿不要,偏嫁这花心萝卜,还整出替嫁那一出,好在宋玉笙最终没流到外人田。
    “走吧。”
    “那个……”
    陈素仪抿唇,“哥,我跟秀璋就不去了,你也知道爹他一向不满……我怕惹他生气。”
    到时候竹篮打水。
    所以哥,你是先锋,一切都要看你的了。
    加油!
    陈果一拍胸膛,“那行。”
    眼角从站在陈素仪旁边的男人身上扫过,那赤果果的嘲讽无不在表达两个字,怂货。
    全靠女子。
    刘秀璋被看了很多次,他摸了摸鼻子,眼珠子转了几圈恍然大悟,他脸上露出一贯没心没肺的笑来,那副贱兮兮的样子着实欠揍。
    “大舅哥,在看我,在看我,再看我就……”
    把你吃掉?
    不。
    “再看,人家就不好意思了,虽然妹夫我长得一表人才英俊潇洒闭月羞花,但不搞基,坚决不搞基,所以只能谢绝大舅哥的美意。”
    还伸手拍了拍陈果的肩膀以示安慰,“哥,你一定能找到情投意合的女子,相信我。”
    重重的点下头,“恩!”
    陈果的脸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黑,他恼羞成怒,“什么玩意儿!你在乱说些什么东西!”
    深呼吸,“小妹,这就是你精挑细选的夫君。”
    既渣又滑不是好货。
    哼!
    显然是生气了。
    刘秀璋却瞪大眼睛,“大舅哥他这是怎么了?”
    陈素仪:……
    突然觉得很心累。
    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按着太阳穴,头疼道,“夫君,你能不能正经点,又不是不知道我哥被爹培养成跟他一样的老古板,不会变通不懂幽默,是根本欣赏不来你的冷笑话的。”
    “咱们现在还有事求他,真把他惹急了的话,不借兵了吗?那平远城你是不想要了?”
    刘秀璋一噎。
    “这……”
    “夫人你说的没错,只是自打咱们进这书房起,大舅哥就看了为夫不下二十眼,我是真的以为又变帅气了,毕竟为夫一向靠脸吃饭。”
    “你就贫吧。”
    陈素仪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还不知道能不能成。”
    “安啦。”
    刘秀璋一点都不担心,“有大舅哥出马,肯定水到渠成,不就是借点兵,岳父大人不会那么吝啬的。”
    才怪。
    身为一军之将心里很清楚手下的兵有多重要。
    换位思考。
    他是绝对不会借的,帮助别人削弱自己,不好意思,那时蜡烛的职责,不是他的。
    恩。
    希望大舅哥给点力。
    嘴里不由自主的哼起歌来,“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的脸好像个红苹果,啦啦啦啦……”
    陈素仪叹气。
    陈果到书房去找思如。
    “爹,儿子有件事想求您允许。”开门见山。
    思如:“说。”
    当然脸上是带着老父亲严肃不失慈爱的笑容。
    陈果就把借兵的事说了。
    “爹,咱们陈家军休养已久,正好借这机会来激昂斗志,又能帮扶小妹一把,何乐不为。”
    思如心里就清楚了。
    她颔首,微笑亲切如春风,但陈果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知为何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似乎……
    “此事先不忙。”
    思如站起来走到英俊少年郎的面前,陈果忙低下头,他心跳得很快,暗道,爹身上的气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吓人了,他都不敢直视。
    害怕。
    成熟好听的声音响起,“你妹妹的事为父自有定夺,但现在,果儿还是担心自己吧。”
    陈果一愣,突然眼瞳一缩,“爹,儿子暂且不想成亲。”
    他忙摆手拒绝。
    以为老父亲又想给他介绍相亲。
    思如撇了他一眼,“想什么呢,谁跟你说这事。”
    陈果:“诶?不是催婚?”
    思如勾唇诡异一笑,“当然不是,为父是想问你,上次让你背的那本兵书背得如何了。”
    恩。
    没错。
    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检查功课。
    陈果:……
    “爹,不如咱们再来谈谈相亲的事,现在阳春三月连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春意,正是举办赏花会的好时机,儿子马上去找管家安排。”
    说完就准备溜。
    至于陈素仪借兵的事,早就抛之脑后了。
    他怕陈元东。
    “站住。”
    思如的语气很淡,并没有包含情绪,但陈果的脸一下子就苦起来了,转过身,“爹,我……”他垂头丧气,“那个兵书我不会背。”
    爱诗词没错,确实对兵书无感。
    思如:“背。”
    陈果:“爹,我错了,您再给儿子一点时间。”
    思如:“让你拖延吗?”
    陈果瞪大眼睛,内心狂吐槽,这都被猜到了。
    厉害!
    当然脑袋是垂得更低,仿佛真的无地自容了。
    思如冷冷道,“自己的事尚未做好,还有心思操心别人,有那时间不如多背背兵书。”
    陈果很无语。
    兵书兵书,难不成他今天就要跟兵书杠上了。
    抿唇,“爹,那不是别人,是小妹。”
    思如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她自有人去管,还用不到你操心。”
    陈果瞪大眼睛,“可爹您不是一直教育儿子说要保护妹妹吗?说要我当她们的靠山吗?”
    思如叹气。
    “你这个榆木疙瘩,若是能有素仪三分聪慧,为父也不用时时担心你被人耍弄算计了。”
    唉!
    陈果一脸茫然。
    “爹?”
    耍弄?谁?
    思如走到窗边,幽幽说道,“当初你娘因病去世,素仪跟素心都还小,咱们家里就你跟我两个男人,当然要护着她们,可如今你两个妹妹都已成亲,所嫁之人俱是自己挑的。”
    “唉!”
    “你跟为父都要学会放手,要相信她们的夫君。”
    “果儿。”
    她转头看着陈果,“跟你妹妹们要度过一生的是她们的夫君,我与你护不了她们一辈子,该放手时就要放手,人,总要学会成长的。”
    “你,也一样。”
    陈果表情很懵,“所以,爹是不打算借兵了?”
    他小声道。
    思如没回答,却反问道:“果儿希望为父借吗?”
    陈果点头。
    那毕竟是他宠了那么多年的妹妹,他已经习惯了答应她每一个既任性又无理的要求。
    亲人是无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