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自在逍遥天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只差一步。”
    陈浮生暗自摇头,将加持在生死棋局上的法力散去,恢复成一片混沌,两指并拢,将那轮虚幻圆月从棋盘中“捞”出,夹在指缝当中,缓缓摩挲,用指腹细心感受如影随形而来的丝线上传来的细微韵动,神念随之发散,向着来源追溯而去。
    一时间,陈浮生耳边突兀响起呓语,支离破碎,份外凌乱,向其识海深处灌输而来,和诺兰德大陆上流行的任何一种语言都不相同,语义要更加古朴简拙许多,但其中蕴含的信息却是丝毫不受影响,直指心湖。
    灵光一闪,这些精神波动便被尽数拦截在识海之外。
    将这些零零碎碎语句积攒起来,梳理脉络,陈浮生试图将其拼凑完整。
    虽然未能功成,但总算距离真相也偏差不了太远。
    不出意外,算是那位银月女神发出的“求救”信息吧。
    那轮天上银月连带着这位银月女神毕竟是从诺兰德大陆天地本源中孕育而出,与这方天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那位不知名的巫师以大神通割裂空间生生将其迁移出去,拘禁起来。但既然这位冈格罗血族能够演化出银月虚影,就知道根子上还未彻底断绝,还有重新孕育出来的可能。
    也不知道这位银月女神究竟是利用了什么手段,居然生生突破了那位巫师营造的空间壁垒将消息发出。
    只是且不说这位银月女神的声音信息在经过遥遥空间,重重虚空风暴的削弱摧残后更是变得格外微弱模糊。
    就好比这位冈格罗血族实力位阶哪怕放在整个诺兰德大陆也不算庸手,距离最拔尖的那批巅峰之人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血脉体质与银月女神或者说那轮天上银月更是有着极深的渊源,甚至可以演化银月虚影,调动冥冥中的法则领域之力加持己身,然而却对那求救呓语毫无所觉。
    直到他身上气息血脉被陈浮生截取一丝,投入生死棋局剔除一切“杂质”后才琢磨到其中少许端倪。
    更何况在她连同天上银月一道消失之后,那些信奉她的牧师祭祀,没有了神力维持身体生机活力的他们更是纷纷死去,存活下来的不足半数,实力更是骤然跌至谷底,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没有什么两样,便是倾听神谕都无法做到,哪怕有那么一两个受她青睐,气数纠葛极深的眷者能够侥幸听到些许,也难以组织人力寻到踪迹,甚至破开封印将其解救出来。
    ————
    “地狱之门在你手中,那么暗光·阿萨迈特呢?他又在哪里?”
    一步踏出,身上黑雾退散,这位冈格罗主事人再不掩饰气势,如一柄出鞘利刃,锋芒毕露,气机凌厉狠辣。
    尤其在他手腕之上,一道血线好似突然活过来一般,如灵蛇般盘旋翻卷,更加助长其声势。
    在这一刻,哪怕周围血族各个位阶惊人,仍是忍不住齐齐后退一步,暂避其锋芒。
    从某种程度上,阿萨迈特一族算是专精杀伐之道,以下克上多有先例,尤其是在他全力催动了那座随身携带的古老血池之后。
    本来众人虽然联手对陈浮生发难,但也没有想着真正做些什么。
    毕竟,妥芮朵,瑞缪尔两支显见得与其关系匪浅,那个黑袍巫师虽然没有进来,但其身份也自有一股威慑力。
    他们不过是想要从气势上扳回一城,才好在接下来具体谈判交易中占据主动地位,免得被瑞缪尔家族一方牵着鼻子走。
    更何况,他们本来也就摸不太清陈浮生深浅如何。
    在知道陈浮生可能正面击败甚至打杀了身怀圣器的暗光·阿萨迈特后,就更不会贸然做出头鸟。
    不过正因如此,却是有可能看到互有留手的试探真正向着一场生死搏杀的局面演化。
    无论是为了给暗光·阿萨迈特这个后起之秀,兼家族未来继承人复仇,还是挽回阿萨迈特家族失落的名誉,亦或者追回家族代代传承的圣器,这位阿萨迈特家族的主事人都没有任何留手的可能。
    不过这对于其他血族而言倒是一件好事,通过两人交手,对陈浮生真正实力有一个更加准确的推测,如此也有助于他们决定对陈浮生一方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才最为妥当。
    至于这位阿萨迈特血族是不是会折损在这里,反倒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当中。
    阿萨迈特一族既然是中立氏族,自然与秘隐同盟,魔宴同盟关系都不算密切亲近。
    相反,因为家族传统的缘故,他们的目标只放在汲取血液,以求快速晋阶,向着传说中真祖们位阶进军上。
    其他血族,其实有很大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沦为他们的猎物,垫脚石一类存在。
    如果阿萨迈特接连失去两位重量级人物,对于其他氏族而言,未必全是一件坏事。反正他们这个联盟也是因势利导而成,极为松散,随时有崩溃解散可能。
    “他对我一身血液有兴趣,我自然也不会留手。”
    手掌伸出,那滴经过生死棋局洗练的精血重新出现,在指尖上滴溜溜旋转不休,熠熠生辉,陈浮生嘿然一笑,道“怎么,你想要给他讨回公道不成?”
    话音未落,陈浮生身上气势先是一沉到底,然后再次升起,已是浑然一变,惨烈无比,好似可以肃杀一切,灭绝天地万物,比起这位阿萨迈特血族展现出来的杀意还要更加凛冽刚霸,隐约间,已经跳出时空生死范畴,指向更高层面。
    两股看似仿佛,但内里千秋却有微妙不同的气机在这密室当中冲撞,哪怕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手段,空气仍是撕裂破碎开来,崩碎为肉眼不可见的尘埃,波纹震颤不休。
    场中诸人都是经历丰富,哪怕不解其中真意,但也清楚两人都在孕育气势,等到气势养成,不,是在将成未成的关键时刻,就会抢先出手,将全身力量灌注其中,发出惊天一击,力求一招定下胜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