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龙剑魔法与少年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君正的指导
    第二百七十七章君正的指导
    君正继续前行,楚江河则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双手抱在脑后慢悠悠的晃荡着,看着身边不时经过的学生们,很有一番闲情雅致的样子。
    君正身姿挺拔的走在前面,身穿象征风纪委会长的华丽制服,整体纯黑的衣服上金色图纹比例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一,肩膀上五星的纽扣流苏随风而动,尽显低调奢华,看样子早就做好了赴宴的准备,即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依旧吸引了许多学生的目光。
    大概是因为刚刚经历了自由日的动乱,所以终于明白了秩序的可贵,风纪委成员的地位明显上升了很多,大家往日敬畏的目光温暖了许多。
    绕绕弯弯走到了轩昂居的猛字楼下,君正这才停下了脚步,一直在背后考虑着怎么让会长透露更多内幕的楚江河一愣神,这才发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前。
    不等楚江河开口,君正便已经开口:“五分钟内换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看着会长自顾自背着手走到楼下的长椅上坐下,楚江河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赶紧麻溜的往楼上跑去。
    厮混一天,上身的制服早在出门前就脱了扔在监控室的椅子上,再加上一番战斗追逐水里藏身,然后又在楼顶天台趴了一天,可想而知是个什么状态。
    重新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制服,把徽章戴在胸前,重新汇合后,两人继续慢悠悠的徒步往荣耀馆走去。
    大概是在楼下做了几分钟后改变了主意,很清楚一直在身后默默思量如何开口的楚江河想问些什么的君正这次主动开口替他解释了疑惑。
    “风纪委员会会长,荣耀双王之一,摘除这些名头,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罢了,自然会有自己的喜恶。”
    “所以相对于作风嚣张桀骜的疾风会,我自然更加倾向作为正统的学生组织学生会,况且罗斯卡特和帝兰姬,一个桀骜狠辣的男生,一个大方友善美女,我自然是和帝兰姬主席的关系更好一点。”
    “所以咱们才去参加学生会的荣耀厅,而不是疾风会的琥珀馆?”
    “还有个原因,疾风会并没有邀请我。”
    楚江河见会长再次主动开始讲话,急忙从从几步和他并肩而行,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讲的态度。
    对于这位自家会长,楚江河向来尊敬,其中因素很多,一个佩服他的为人和实力,二则是感激对方对自己的看好和悉心栽培。无亲无故,能做到这一点很是难得,楚江河记仇但也感恩,所以自从加入风纪委后一直认真的做事。
    说起来,除了大叔和老校长,君正算是第三个让他感觉可靠的人物。强子和秦姨是亲人般的关系暂且不提,大叔在东林那会儿整就一个邋遢的中年男人,抽烟喝酒每个星期定时去发廊按摩,吊儿郎当实在没啥长辈的样子,也就后来潇洒离去,不忘给楚江河留下了一堆后手,他才渐渐接受了这家伙是个可靠生猛的长辈。
    老校长慈祥威严但为人不死板,在他刚进入学校时一直嘘寒问暖,也很用心的往死里训练这位徒孙,虽然这些日子故意和他保持着距离,但也只是出于保护的目的,是位可靠的开明的爷爷。
    君正则扮演着类似哥哥的角色,沉稳可靠,默默的指导他,栽培他,所以对于他来说,愿意亲近并接受他的好意。
    楚江河斟酌了一下用词,出言试探:“大家私下里都在说会长你和帝兰姬学姐关系亲密,甚至疑似恋人关系,看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身边的君正转过头了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完全把这件事当成了耳边风。
    不过这种做派却让楚江河心里一喜,默默猜测两人肯定有猫腻,不然的话以会长今天这幅摆明了和你开门见山讲解内幕的姿态,至少也该说个我们只是好友,最多互相欣赏之类的解释,结果直接不予理会,这还不是心虚的表现。
    不理会楚江河在身边胡思乱想的猜测,君正继续给身边的接班人上课:“倾向学生会,不喜欢疾风会,倾向帝兰姬,不喜欢兰斯卡特,这只是我抛开身份站在个人立场上的喜恶,但身为维护校园公正秩序的风纪委会长,则不能这么简单的看待问题。”
    “学生会固然需要占据主导来管理学生们,以此来保证荣耀学风的正气,但着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和它联手去击垮疾风会,明白为什么吗。”
    楚江河低头思考,两人大概缓缓走出十多步后,他这才开始认真回答:“学生会虽然目前在帝兰姬学姐的带领下风气不错,不过我听说前几届的表现比较一般,而且内部有点,唔,官僚?”
    “所以留下疾风会,一是为给学生会保持压力,二则是能制衡学校的势力,防止一方独大后的内部的腐朽衰退。毕竟帝兰姬学姐不会一直当学生会主席,所以身为风纪委的会长,可以稍微倾向学生会,但不能全盘倒向。”
    君正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差不多是这样,风纪委的立身之本在于公正执法,所以绝对不能全盘倒向某一方。”
    “至于疾风会,虽然我不喜欢罗斯卡特的为人处事,但必须佩服其卓绝的实力,而且,疾风会这个社团的狼性,对一向中庸的荣耀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有其必须存在的意义,将来某天甚至成为主流也未尝不可,毕竟狼性团体在竞争之中优势更大,也能有很好的发展,面对十大之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荣耀必须有这种狼性。”
    不愧是站在荣耀所有学生顶点的男人,心胸格局和视野早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学生,而是处处着眼在大局处。
    楚江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疾风会的嚣张霸道在荣耀内部看来确实不太讨人喜欢,但有时候面对外部的竞争,正需要的这样的团体,这种凶悍的精神有利无害。
    “听说北方那座寒风里的擎天学府,便是以冷酷的教学风格和学生凶悍勇猛而著称,以至于那座学府所在的一州首府城市,有了个狮城的别称,说是那里走出来的男人,个个皆皆狮子,凶猛的一塌糊涂?”
    “嗯,擎天学府的学生们,虽然实力未必拔尖,但作风凶悍心志坚毅,在十校战里是最难缠的对手,其他学校的学生和他们对战,并不是实力不如,而是心志不如,往往会被对方拼死般的打法硬生生的磨死。”
    剩下来的路段,因为君正该说的指导已经说完,他相信自己挑选的接班人有能力理解这些,所以便赖得再开口,大多数时间都是楚江河主动提问,他来回答。
    “所以罗斯卡特这次主动让步,是因为觉得有咱们倾向学生会,他没戏了?”
    “不是。”
    “帝兰姬学姐的实力比起你们两个如何?”
    “只差一线,她的实力很强。”
    “自由日就这么完了?明天不会再来一出吧?”
    “不会,明天上午第一节课后,学校会组织一场大会,给你们做思想工作。”
    “会长你觉得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可圈可点,以你如今的实力,自由日对你没什么意义。”
    “会长你和帝兰姬主席?”
    “......”
    “会长?”
    “下一个问题,关于我的私人问题都别开口。”
    “好吧,我们一会儿去了荣耀厅参加宴会,要注意些什么?”
    “只是来表明个态度,承认学生会的胜利,不需要发言,你随便吃就可以了。”
    “记得第一次参加宴会,就是跟着会长你来的,怎么像蹭饭一样。”
    “确实。”
    “为什么选我做接班人?”
    “你以前话没这么多。”
    君正回头看了楚江河一眼,表情没什么变换,脸色眼神也和之前差不多,不过楚江河果断的闭嘴了,他就是这样的人物,不怒自威。
    楚江河抬头看了看星空,自己确实越来越话多了,其实自己之前也是个沉默寡言的狠人,除了在熟人面前,很少这么能说,也许已经把君正当熟人了吧,还有就是最近心情越来越好,开朗了很多。
    十二星座小广场,荣耀厅前灯火辉煌,老远便能听到轻柔舒缓的音乐,学生会几乎全员都聚集在了这里,以至于自助餐桌一共摆了整整三层。
    好些老生甚至胳膊缠着绷带或者拄着拐杖,总之各式各样的带伤出席,可依旧是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脸上总是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被疾风会压制了好几年,今天总算扬眉吐气了,罗疯子又怎么样?咱学生也有位女武神坐镇,话说主席今天真的是英武非凡。
    不过很多正忙着和新生们吹嘘今天的战斗何等壮观的老生很快便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学生会主席帝兰姬,他们的大姐大,此刻正和唐思琪部长站在门口,好像再等什么人。
    荣耀什么人还能让主席亲自出门迎接?学生里貌似只有两人,一位罗疯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不可能,另一位君正,难道来了?
    果然,帝兰姬会长和唐思琪部长两人很快便等到了他们的客人,学院双王之一,风纪委会长君正,以及一位看样子是风纪委三星干部的男生。
    楚江河的名气一半靠和疾风会的冲突和两校赛,一半则完全靠着传言的君正接班人,在新生里小有名气,老生里有更小的一点名气,但终究不是人人都能认出他。
    就算和唐思琪相熟,可今天学生会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密密麻麻的一堆人,认识他的只是少数,他认识的更是少少数。
    并没有刻意的拿起话筒讲一番鼓舞士气的话,帝兰姬只是大大方方的挥了挥,宴会百年直接开始了。
    很直爽的做法,辛苦了一天,先好好吃饱饭,至于上台发言之类,明显被安排到了酒足饭饱后。
    帝兰姬和君正走在前面,楚江河和唐思琪走在后面。
    “我擦,我刚才在外面以为是音响放的音乐,没想到是真人乐团,豪气。”
    唐思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豪气什么豪气,那是文艺部的同学们。”
    “学姐你受伤了没,我看你们今天打的很激烈啊,很多受伤的同学。”楚江河问道。
    “难得你能惦记我,放心吧,我们有分寸,伤也是小伤,很快就好,我在后面呢,没受伤。”
    后面的两人在窃窃私语,前面的两位就用不着了,只是以正常音量随意交谈。
    “要恭喜你了,罗斯卡特这一让步,也意味着疾风会以后的刻意掣肘会减少很多,你终于可以一展才华了。”君正语气平静而真诚。
    “没什么好恭喜的,说到底真拼实力的话,学生会并没有太多优势,这次不过是他让步后我们侥幸上位而已,我不稀罕,而且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
    “那就防守去做吧,我很期待。”
    “还没感谢你特意过来给我站台呢,每次都麻烦你。”
    “不客气,我每次都会说不用谢的。”
    ......
    与天秤座荣耀厅隔着距离并不远的狮子座琥珀馆,同样是一副灯火辉煌的样子,场面丝毫次与那边的学生,不过要算附属社团的参加人员的话,就要差了一些了。
    白天的一战,虽然学生会小优,但其实双方差不多是平局收场的,只不过和帝兰姬打了一场的会长主动宣布了这次算学生会赢罢了。
    罗斯卡特在疾风会内一言九鼎,自然没人敢质疑他这反常的行为,甚至不需要解释,社团成员们会自然猜测会长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至于输赢,老实讲疾风会的学生们不觉得自己输了,不过是战略的决策而已,真是水平己方可一点不输。出于这种心态,自然也就没有垂头丧气,依旧精神饱满,放心的享用美食。
    有干部们组织宴会的具体细节,琥珀馆这边的热闹也不比学生会那边差多少,气氛热烈,音乐欢快。
    罗斯卡特没有露面,独自提了一箱子罐装啤酒去了琥珀馆顶层,没去阳台,他坐在屋顶,看着荣耀厅那边。
    年少太轻狂,明明看到她的第一眼时便被惊艳,却还是碍于面子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选择了出手。
    结果害的刚刚展露光芒的她生理期带伤上阵,输的倔强而凄惨。
    加上原本就得罪了学生会的那位副会长,之后的日子更是曲折坎坷。
    明明能力卓绝,却被死死压着,直到现在才终于当上主席会长。
    确实该恨自己的。
    不理亏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