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6.第六颗糖
    包间外的走廊阒寂无声,服务员识趣的离开,这会儿走廊处只有他们两个人。
    廊灯亮的将所有的情愫都照的无处遁形。
    包括她的表白。
    以及他瞬间变冰冷的眼神。
    程叙之把自己的衣袖从她手中抽出来,换上最开始见到她的礼貌,用一种和陌生人说话的语气,说:“为什么?”
    姜锦茜一直注视着他,看到他嘴角的笑意渐渐变僵,眼里射出如冰柱子般的冰箭,再最后转换为礼貌得体的笑,她的心里空落落的。
    她当然知道他不会答应,毕竟他们才认识两天。
    可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姜锦茜的心情跌至谷底。
    “开玩笑吗?——你似乎不是能够轻易开玩笑的人。”程叙之的声音低沉,带了股慑人的压迫。
    身边的温度仿佛骤降了十几度,她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程叙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眼眸幽暗深邃,透过灼亮的光仿佛要将她看尽。
    那一瞬间,姜锦茜以为自己被他的目光给灼烧成灰,黯然消逝了。她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连喘气都像是一种负罪,她甚至都不敢看他一眼,怕他眼里的寒意将她的爱意给灼尽。
    ——爱当然无法燃尽,毕竟此时她意正浓。
    姜锦茜的头缓缓低下,她的睫毛轻颤,一直上扬的嘴角此刻也懒懒的塌着。就在程叙之以为她会甩头而去甚至是打他一顿的时候,就看到她倏地抬起头,满脸明媚笑意,眉眼弯弯的冲他说:“为了以后在这吃饭呀!她不是说了嘛,只要你带了女朋友过来就不用付钱!”
    程叙之真的很能控制情绪。见她一如常态般同他说话,他舒了口气,礼貌而有风度的伸手推开门,让她进去。
    等到坐定之后他才说:“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点点的笑意,姜锦茜因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狠狠点头:“嗯。”
    ——
    一顿饭吃的却是难得的酣畅淋漓。席间姜锦茜起了很多个话题,又与他谈论着菜品的味道,程叙之的话一如既往的稀少,却也会在某个沉默的瞬间说一句话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那晚大概是姜锦茜和程叙之在那段时间里说过最多话的一天了吧。
    可到底为什么说那么多话,其实他们心里都心知肚明。
    姜锦茜却在程叙之送她回家之后,借着夜色看向车窗里的他。
    她喝了少许的清酒,脸颊泛红,像是上了胭脂般迷人。
    或许真的是酒精作祟,姜锦茜上前敲了敲程叙之的车窗,程叙之疑惑的看向她,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却被车外的姜锦茜堵住,她执拗道:“你开窗!”
    程叙之拗不过她,降下车窗。
    车内的冷气噗噗的往姜锦茜脸上吹,□□在外的皮肤感受到一阵凉意,她双手扒着窗,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偏执的问:“我不能追你吗,为什么?”
    程叙之没想到她还会这么来一次,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眼睛从她的脸上扫过,最后停在挡风玻璃处。
    小区的绿化做的很不错,路旁的香樟树枝繁叶茂,在夜晚中张牙舞爪。
    像极了面前这个眼神坚定的人。
    程叙之轻叹一声,他的语调冷静自持,声音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因为我不喜欢你。”
    “哦。”姜锦茜懒懒的应道。
    语气里满是失落。
    程叙之还是第一次看到被拒绝的人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好笑的看向她。
    姜锦茜的下巴垫在双手上,她说话时嘴里喷洒着清酒的清香味道,她真的是很锲而不舍,被拒绝的这么果断,却还是面带笑意:“没事啊,我喜欢你!”
    “嗯?”程叙之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低头点烟的时候听到她说:
    “你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你以后不喜欢我。程叙之……”她叫他名字的时候声音总是很软,语气很温柔,细细麻麻的像是江南汀雨斜入人心,恨不得动手挠一挠,却是无论再怎么挠,都无法根治。
    “我就是要喜欢你!”
    姜锦茜说完伸手把他手里的烟给取了,往垃圾桶处一扔,言辞认真:“抽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
    做完,她又像是怕他不开心,立马转身往单元楼上去。
    “再见啦!”
    坐在原处的程叙之怔怔的楞在原地。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原本攫着一根烟,而此刻那根烟正躺倒在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有些好气又好笑的看向姜锦茜离去的背影。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从他手上夺烟逃跑。
    到底还是小姑娘。
    ——
    姜锦茜再见到程叙之,已经是国庆了。
    南城位于北方,十月已然入秋。南大道路两旁的行道树落叶纷纷,清洁工人每天一次的打扫似乎已经不能解决落叶缤纷的问题。秋风从脚下鼓鼓作声,树上叶子发出窸窸窣窣的颤音。
    姜锦茜踩在叶子上,缓缓的往公寓走去。
    小区的门卫见到她的时候和她说:“今天放假,没出去玩儿?”
    姜锦茜笑着回:“没呐,准备在家待着。”
    门卫大叔眯着眼,语气和蔼,如长辈般关爱的语气:“小姑娘就是要多出去走走,成天待在家要待出毛病的咧。”
    姜锦茜摆摆手:“习惯啦。”
    大叔又说:“不过这几天放假,人太多,你还是别出去了,等过几天再出去玩。你不是读研的吗,课不多,可以经常出去玩。”
    姜锦茜心想这大叔了解的还真多,她含笑着一一点头。
    走回到单元楼下,正准备拿出钥匙开门,就听到一阵短促尖锐的喇叭声,她循声望去,黑色跑车一个急刹停在离她二十米处的楼下。她定眼看去,那辆跑车后面竟跟着五六辆车,同一时间,车轮与水泥地摩擦的刺耳声音在安静的傍晚响起。
    姜锦茜眺望远方,橙黄色的夕阳将远方蔚蓝天空浸染变色,渐变的嫩粉天空落进她的眼底。她再度收回视线的时候,心猛地一紧。
    姜锦茜在后来的很多时候都在想,她到底为什么那么痴迷于程叙之呢?
    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呢,让她一面误半生。
    或许今天这一面,让她知道了答案。
    这个总是穿着最简单色调衣服的男人,每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都如同天神之子般,他的出场方式和所有人都不同。
    不是粉墨登场,但是每一次出现的时刻,再亮的灯光、再瑰丽的炫彩霓虹都抵不过他的轻轻一瞥。
    程叙之是从最后一辆车里下来的。
    他从人群中款款而来,众人簇拥着他往前走。程叙之正漫不经心的听着周边的人调侃的时候,猛地听到有人说:“那不是苏花朝朋友吗,叫什么来着?”
    程叙之拿着烟的手顿了一下,他抬手将烟嘴叼起,眯着眼,看向她。
    吴关见他不打算开口,连忙上去和姜锦茜打招呼:“姜锦茜,你怎么在这儿呢?”
    姜锦茜终于回神,她看向吴关,那晚在包厢里和程叙之攀谈的人就是他。
    她指着自己身侧的单元楼说:“我住这儿,就这栋。”
    吴关似乎没听进她的话,自顾自地说:“我们今天到三哥这儿弄火锅,你要一起吗?”
    三哥?姜锦茜有些许的困惑。但又想起那晚,似乎很多人都这么叫他。
    她咬了下唇,低声问:“可以吗?”
    说完这句话,她的眼神一直不由自主的往程叙之那个方向瞟。
    程叙之身旁一大帮人呼啦啦的走进单元楼里,这个时候那排车旁只剩他一个人了。
    吴关顺着她左右张望的眼神看去,最后通透的不得了,他朝程叙之那边高声喊:“三哥,我请一个人过来一起吃火锅成不?”
    程叙之嘴里叼着的烟嘴一直没放下,听到吴关说的话之后他嗤笑出声,咬着烟含糊点了下头:“嗯。”
    姜锦茜喜出望外的看向他,“真的可以吗?”
    程叙之这会儿竟然笑了,俊朗的眉眼似是雨后初霁放晴般柔和,“嗯。”他的声音很淡,薄薄的烟雾散在空中,他轻笑,雾气弥散开来。
    姜锦茜乐的合不拢嘴,她跟在吴关和程叙之身后进了电梯。
    电梯里的镜子噌光发亮,姜锦茜低着头,眉眼间的笑意却被照的清清楚楚。
    程叙之站在她前面,按下电梯按钮。电梯内的镜子噌亮,照出他背后那人眉眼弯弯的笑意,嘴角怎么收也收不住。
    他伸手捏了捏鼻梁骨,十分平静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吴关不是安静的主儿,这会儿已经在后面和姜锦茜勾肩搭背的聊天了:“你住这儿,那你是南大的学生啦?”
    姜锦茜点头,“嗯。”
    “你大几了?”吴关歪了下头打量她。
    姜锦茜解释:“研一啦。”
    这下倒把他惊到了,“你看上去,不像啊。”
    姜锦茜一时语塞,这哪还有像不像的呀。
    吴关摸着下巴,眯着眼笑吟吟的仔细看她,突然他凑近她的脸,两个人的鼻尖甚至都快要贴到的距离,他呼吸喷洒的热气在她脸上,“喂,你有没有男朋友?”
    “啊?”姜锦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她满脸惊慌,手足无措的看向他,又看向站在一旁安静的程叙之,她慌忙摆手:“没、没有。”
    “你跑什么?”吴关站在原地,语气三分调侃三分顽劣:“还怕我亲你不成?”
    姜锦茜哪有被人这么调侃过,当下脸涨的通红。
    电梯却刚好停下,门口打开的瞬间,程叙之低沉的声音徐徐响起,带了些不满和指责:“吴关,不许胡闹。”
    吴关笑眯眯的,他举着双手:“我就开个玩笑嘛!”他倒退着出去,边退边说:“刚和你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
    姜锦茜扯了下嘴角:“没事。”
    她低着头,跟着他们后面进屋。
    却在低头换鞋的时候看到有个影子向自己靠来,她还来不及偏头看来人的时候,就听到那人说:“别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啊……”姜锦茜轻声说,“我没放在心上,就是觉得,有点尴尬。”
    “那就好。”程叙之轻笑,低低沉沉的笑声传入她的耳蜗心尖,震的她心口嗡嗡作响。
    姜锦茜在他离开好久都没有动作,她低着头,嘴角上扬。
    他刚刚……是特意来安慰自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