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19.第十九颗糖
    沈亦清本来就是瞎找话题, 听完他的回答也没再追问。
    程叙之听她在边上四处寻找各种话题和自己聊天, 听得脑仁都疼。他实在受不了了, 伸手敲了下车门,沈亦清被他这么一敲, 瞬间愣住。
    “说完了?”
    沈亦清呆呆的点了点头。
    程叙之说:“外面有出租车,我送你。”话音未落,他站直了身子,拍了下衣服,将褶皱稍稍弄平整, 便往小巷外走去。
    沈亦清在原地蹬脚:“程叙之!”
    程叙之不为所动,步子依旧稳定, 没有一丝的停顿。
    沈亦清气到跳脚, 最后只得跟着他走。
    程叙之拦了辆车给她, 帮她打开车门, 声音清冷寡淡:“上去吧。”
    沈亦清巴巴的走上去, 上车之前仍旧不甘心, 抬头问他:“你为什么不送我回去?”
    到底是家里娇生惯养惯了, 到他面前这么肆无忌惮。
    程叙之的手指在车门处敲了几下,他直白的说:“不方便。”
    说完他转身就走, 背影里没有一丝的留恋。
    沈亦清扒着车窗,在原地大声喊:“程叙之,你再逃也没用!我是你妈看上的儿媳妇!”
    程叙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有所反应, 他阴沉着脸, 转回去看她。借着淡泊月色和皎洁灯光, 沈亦清看到他一脸严峻,眉头紧锁:“所以呢?”
    “关我什么事。”他的语气里满是嘲讽和轻蔑。
    沈亦清听到这里,怒气止不住的上涨,她作势就要追过来,却被程叙之的话给说的顿住脚步:“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回去。”
    他字字平缓,却又力道十足。
    沈亦清从来没见过程叙之生气,他的脾气不算太好,但待人温和有礼,进退有度,也就是这样的人,生起气来,会让周围的人更害怕吧?
    至少她听到过程欢颜说:“别惹我哥生气,他要是真生气,咱们一群人都得跟着跑路。”
    沈亦清只好怯怯的钻进车里。
    程叙之保持着那个站姿久久没变,等到那辆出租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他才准备转身往回走。
    却在直起身的时候一愣,眼间被盖住一双手,那双手温热细软,铺在他的眼睛处,身后那人似乎个子并不高,手肘搭在他的肩上。两个人贴的极近,近到她鼻尖处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后。
    程叙之伸手想要拉开她的手,却被她制止:“不许动!”
    她刻意压低了嗓音,粗着嗓子说:“猜猜我是谁?”
    程叙之的手还停在半空中,他觉得有些许的好笑,幼时程欢颜常与他玩这种游戏,可他一次又一次的戳破她,搞得程欢颜最后扔下一句“我不要和哥哥好了”告终。
    这么多年没玩,居然有人会玩这种小孩子把戏。
    而他偏偏配合的很,没有伸手把她的手给拉开。
    程叙之动了动喉结,嗓音里透着些无奈:“姜锦茜,不许胡闹。”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声音里,带了点……宠溺意味。
    姜锦茜听到他的话,恹恹的吐了吐舌头,收回手,觉得他真是无趣:“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程叙之折回身走,他语气淡淡:“配合你?”
    “对啊。”姜锦茜无力的点头,用食指和大拇指比了一下,“就一下下,这么一点点配合,都不行?”
    “不许胡闹。”程叙之伸手就拍了下她的头。
    “喂——”姜锦茜看他突然就跨大了步子,几乎是眨眼间,就把二人的距离拉大。月色将他的背影无限拉长,他的影子随着光线照射的角度四处走动,头却延长至她的脚下。
    姜锦茜看他一个人往前面走,都不带停的,气急。
    抬腿就踩上他的——“头”。
    就踩你就踩你就踩你!
    ————
    车子从小巷开出。在巷口的时候姜锦茜听到隐隐约约的戏曲声,她竖着耳朵认真听了会儿,发现那竟是京剧!
    难怪她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了戏曲声。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程叙之:“你带我来看戏的啊?”南方人是统一叫看戏的,不知道北方人是怎么称呼。她说完怕他不懂,打算再说一遍。
    却没想到程叙之说:“原先是这样打算的。”
    姜锦茜便被他带过去,掰着手指问:“然后呢?”
    “然后?”他轻笑,声音低沉:“有人在车上睡的,怎么叫也叫不动。”
    啊……
    姜锦茜莫名沉默,她抬头看着车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半晌才组织好语言,吞吞吐吐的说:“我以为在家呢……我妈是唱越剧的。”一提到自己的母亲,姜锦茜的眼睛就是亮晶晶的:“我妈在越剧团特别出名,是我们那片最好的越剧演员。但就是有一个毛病,”姜锦茜皱眉,声讨她:“她总爱在我午睡的时候唱!”
    “刚刚我就以为我在家,我妈烦我呢。”她的声音细细小小的,像是蚂蚁在心尖处爬似的,很小的动作,却让他有些心痒。
    程叙之听完她这么一长串,无奈叹气,他问:“睡的怎么那么沉?”
    “啊?”突如其来的话题转移让姜锦茜微怔,她眨了眨眼,转过大半个身子,想了想,说:“最近在码字,每天睡的蛮晚的。”
    “很开心吗?”他问了个无厘头的问题。
    姜锦茜疑惑:“什么很开心?”
    “写小说。”
    姜锦茜从写文最初就被问过许多次这样的问题了,最开始的时候还会认真思索一般,到这个时候已经炉火纯青了,她不假思索道:“开心啊。”
    “为什么?”
    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倚着靠背,一字一句说的极慢而又无比坚定,“因为可以把自己喜欢的故事告诉大家,可以让大家知道,这世上有千百种爱情,总有一个人,是为遇见你而来。”
    想要传递更多正能量,想要这世界少一点不美好的部分。
    听她说完,程叙之扭头看她。她的眼里闪着细碎的光,亮晶晶的,仿佛是弥补了今日天上无任何繁星的缺点。
    “嗯。”却只是简单的一个回答。
    姜锦茜长篇大幅说了一堆,没想到他一个“嗯”字来回复自己。
    “嗯?”她瞪大了眼睛看他。
    程叙之专注的开着车,目视前方,没理她。
    姜锦茜又:“嗯?”
    程叙之食指轻抬,敲了下方向盘。
    “什么啊……”姜锦茜小声嘟囔。
    内心腹诽:大闷骚!臭闷骚!闷骚怪!憋死你算了!
    车子很快就到两个人住的地方。
    姜锦茜慢吞吞的解了安全带下车,见他从另一旁下来,绕过车头走到自己面前,他逆着光,看不清表情,但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回去吧。”
    “哦。”她低声应道。
    结果身子丝毫未动。
    过了一分钟,两个人都没有动作。
    程叙之往后退了一步,说:“还不走?”
    姜锦茜放在口袋里的手不停的玩着里面的线头,她心里藏着心事,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脑子和身体同时停住,她张大嘴,有些许的微愕:“你走呗,我看着你走。”
    程叙之有点郁结。
    “我的意思是,你回去。”想了想,觉得姜锦茜的脑回路异于常人,补充道:“我看着你回去。”
    姜锦茜先是一脸惊喜,接着便是苦着脸,一脸纠结的表情看着他。
    程叙之看她欲言又止,耐着性子问:“怎么了?”硬生生的把那个“又”字给吞了下去。
    似乎真的是在遇到她,或者说是在面对她的时候,他的忍耐度越来越高,按照往常,他大概会直接转头就走,理都懒的搭理。
    姜锦茜深吸了一口气,闷闷的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不,是两个。”她说完之后又改口。
    程叙之蹙了下眉,好声好气的问:“什么问题?”
    “你能回答我吗?”姜锦茜期待的看向他。
    程叙之觉得她眼睛是真亮,比她头顶那盏路灯亮的不止几倍。
    他在那满怀期待的眼神中,那句拒绝生生的转圜成了:“你先问。”
    姜锦茜吐了吐舌头,她撇撇嘴:“你就不能给我个确定的答案吗?”
    “第一个问题?”程叙之面无表情的问。
    姜锦茜连忙摆手:“不是不是。”
    程叙之忍不住蹙眉,就听到她说:“你不要总是皱眉。”她总是这样,细软的声音,用着江南那边特有的腔调,和他说,
    ——程叙之,你不要抽烟。
    这次是,
    ——你不要皱眉。
    程叙之下意识阖上眼,把所有的,能用目光或者是任何外物能看到的情愫都统一隔绝起来。他闭着眼,想要让自己冷静一点,却没想到自己眉眼中间,竟有人伸手过来,温热的皮肤碰上他冰冷眉心。
    那一瞬间,程叙之不是不动情的。
    但他极快的抽身,往后退了一步,眼里的情绪再三涌动之后归于平静,他淡淡的说:“我都回答你,你问吧。”
    姜锦茜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他突然的抽身让她有点尴尬。
    却被他的话给惊到,不敢置信的说:“真的呀?”
    “真的。”
    姜锦茜抬头,眼神澄澈看他,声音温婉清澈,“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学院楼下?我没有和你说我在学院啊。”
    程叙之含糊回答:“我爷爷给我发了短信。”
    “嗯,程老给你发了短信?”姜锦茜呆住了。
    程叙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再问:“第二个问题。”
    姜锦茜回神,她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思前想后许久,终于问了出来:“你送她上出租车……那个女生……又是你的相亲对象吗?”
    程叙之听完她的问题,又好气又好笑,他无奈道:“目前为止我只有一个相亲对象。”
    “哎?那就不是咯。”姜锦茜立马恢复体力,生龙活虎起来。
    他是单身,只有一个相亲对象——于欢,那那个女生,就是普通朋友咯。
    姜锦茜笑眯眯的,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她招手和他告别:“那我就上去啦!”
    “嗯。”他点头应道。
    姜锦茜眉开眼笑的回去,又蹦又跳的,打开单元楼的门之后又探出头来,“晚安,程叙之。”
    程叙之神色淡淡:“晚安。”
    四下无人的夜。
    他抬头,看着楼上她住的地方亮起灯,楼层并不高,所以能听见她哼歌的欢快声音,并不好听,还有点跑调,程叙之下意识的勾起唇,嘴边有着明显的弧度。
    他偏头,看到天边一轮明月。
    想到一句话。
    今晚夜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