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21.第二十一颗糖
    程欢颜看对面的姜锦茜脸越来越红, 探视的看向她:“喂, 茜茜, 你在想什么呐?不会是——我哥吧?”
    “没、没有。”被戳中心思的姜锦茜立马摆手,支支吾吾的反驳。
    程欢颜看她害羞的样子, 更想调戏她了,可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响了起来,她瘪嘴,接起电话:“喂——”
    姜锦茜一看她打电话,立马遁走:“你打电话吧, 我先走了,再见!”说完, 马不停蹄的就跑。
    程欢颜正听着程叙之说话, 就看到姜锦茜慌手忙脚的跑, 她疑惑, 大声问:“茜茜, 你跑什么呀?”
    电话那头的程叙之, 听到这句话, 敲键盘的手,停了一下。
    他的办公室没有开灯, 秋末傍晚的南城,晚霞垂至城市边缘线,散发出少许的、微亮的暖光, 从他身后的落地窗外照进办公室内。
    他对着满屏幕的代码一直进行机械的敲击的手, 陡然停了。
    程叙之对着电脑屏幕, 看到自己的轮廓被晚霞映在一群冰冷生硬的代码中间。
    像是突然铺上一层暖意。
    他摘下蓝牙耳机,骨节分明的手转至一旁的手机,冷冷清清的问:“你在和谁说话?”
    “哦,姜锦茜。”看不到姜锦茜的背影,程欢颜无力的往楼上去,她边走边问:“我又不会吃了她,她跑那么快干什么?”
    程叙之的眼前似乎浮现了一个场景。
    程欢颜和姜锦茜面对面站着,没说几句话,程欢颜便忍不住调戏她,开她玩笑,而她也不负众望的羞红了脸。
    他的声音隐隐约约带了点笑意:“是吗?”
    “当然是啊!”程欢颜大声反驳,她打开程叙之的家门,走到楼上的衣帽间给他拿衣服,边走边吐槽,“我很喜欢她好吗?至少比起沈亦清,我喜欢姜锦茜喜欢的不止多了一百倍!哥,我就想不通了,她那么好的人,怎么就喜欢上你了?”
    程叙之有点无奈,他伸手揉了下眉心:“我说过没有,我和沈亦清——”
    “——没什么关系。”程欢颜接的十分顺口,“你都说了八百遍了!可是怎么办呢,你家程太太就是喜欢呐!”
    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件针织外套,问他:“藏青色针织外套,是吧?”
    “外套口袋里还放了两张戏票。”程叙之补充。
    程欢颜掏了掏,果真掏出两张戏票,一看时间,都是半个月之前了。正准备随意扔到垃圾桶去,扫眼看到上面的地址。
    她不确定的拿到自己眼前,等看清了,脱口而出一句脏话。
    程叙之正准备挂电话,就听到她那句脏话,忍不住蹙眉:“程欢颜。”声音里带了点警告意味。
    程欢颜一点都不觑他,言辞凿凿的朝电话那头质问:“你拿了沈亦清给的票?你陪她去苏园了?你不是不喜欢她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茜茜会很难过?”
    程叙之听到后面,甚至有点想笑,他无奈的说:“关姜锦茜什么事?”
    “茜茜那么喜欢你啊!”程欢颜十分坦荡,理直气壮的说。
    程叙之面前电脑的屏幕渐渐淡下去,他伸手,一边敲代码一边和她通话,声音寡淡薄凉:“票是爷爷给的,我也没有和沈亦清一起去。而且,程欢颜——”他敲代码的动作暂停住,“以后不要扯到姜锦茜。”
    字字坚定,却又字字令程欢颜失望。
    程欢颜眨了眨眼,问:“你就那么不喜欢姜锦茜吗?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不拒绝她?她的讨好你都接受,她的喜欢你都看在眼里,不答应她,为什么?”
    “这和你没有关系。”程叙之继续敲打键盘,键盘声一下下的传到她的耳朵里,程欢颜愤恨的骂了句“渣男”便干净利落的把电话给挂了。
    她直接把手上的衣服挂回去,对着衣帽间说了句:“谁给你送衣服,谁是傻逼!”
    程叙之听到从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嘟”声,挑了下眉,接着便平淡而从容的把手机放在一旁,再也没有看过一眼。
    却也提不起敲代码的兴趣了。
    室内瞬间陷入死寂。
    在一片寂静中,程叙之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他重拾手机,捏在掌心中,眼睛却不知看向那里,眼眸深邃漆黑,像是黑夜之中的深海。他就那样坐着,保持着那个姿势,许久未变。
    最后还是手机的震动叫醒了他,程叙之揉了下眉心,接起电话,声音里带着些疲惫:“爷爷。”
    程裕年的声音如雷贯耳传入程叙之的耳中:“不是说晚上过来吃饭吗,怎么还没来?”
    “就来。”程叙之边说边把电脑给关了,低头的时候看到身上的西装,忍不住叹气,程欢颜——
    估计不会过来了,现在大概还在脾气上。
    他理了下衣服,想着只是去程裕年那里,便想着还是不换衣服了。
    却没想到程裕年说:“我找了几个学生过来,你给我拾掇一下,知道吗?”
    程叙之的脚步一顿,“学生?”
    “对啊,我最喜欢的学生!”
    程叙之笑:“我的相亲对象?”
    程裕年摸了摸胡子,想着也没错,“四个女孩子,你都相处试试,觉得哪个可以,就留个联系方式,什么微信啊,都可以的嘛。” 其实他最想介绍的还是姜锦茜,叫上其他三个人,就是不为让姜锦茜太过于尴尬。
    程叙之淡淡的应,他走出办公室,外面的助理看他出来,准备迎上来和他说明天的工作安排,却被他拦下:“发我邮箱。”助理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回到原位。
    他对着电话那头的程裕年说:“您这瞎操什么心,我还没准备结婚。”
    “我准备要个孙媳妇了!”程裕年气的胡子都在抖,“小姜人不错,你俩也认识,就好好发展发展,知道没?”
    “您不是说了,四个女孩子吗?怎么又变成她了?”
    程裕年问:“那我上次还让你带小姜去吃饭,你怎么不答应啊?”
    上次……
    就是程叙之和姜锦茜吃饭那次。
    程叙之没有千里眼,偌大的南大,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知道姜锦茜的位置,还不是程裕年给他打电话,不死心的要求他带她去吃饭。
    那个时候程裕年还不知道姜锦茜和他认识,或许打了电话之后,姜锦茜说了吧。
    但也就是那次之后,程裕年每回见他都不停念叨着“小姜”、“小姜”。
    程叙之解释:“我都说了我和朋友约了吃饭。”他没有提那个人是姜锦茜。
    程裕年拍桌子,问:“难道相亲比和朋友吃饭重要?”
    “哎。”他叹气,最后还是屈服:“和相亲对象吃饭,更重要。”
    难得见他服软,顺着自己的心意这么说,程裕年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知道就好!快点过来吧,小姜已经到了。”
    “相亲对象到了?”程叙之打开车门,含笑着问,浅浅淡淡的笑声,听上去似乎心情颇好。
    程裕年说:“到了!”
    程叙之上车,发动车子,准备挂电话:“我过来了,您别急。”
    他知道自己给他介绍的对象在这还准备过来,程裕年已经满意了,也不催他,说:“我不急。”
    “哦,还有,”程叙之说,“相亲对象,也别急。”他说完,抬头,看到后视镜里自己的眉眼带笑。
    不自觉的伸手摸了下嘴角。
    压不下去的弧度。
    ————
    姜锦茜到的算晚的,施敏敏于欢还有于欢的室友蒋琪都在。
    一看到她们都到了,她不好意思的道歉:“那个,路上遇到一位朋友,聊了一会儿天,就耽误了下时间。”
    施敏敏说:“没事我们也刚到。”她起身拉过姜锦茜并排坐在沙发上,拿着魔方让她一起玩。
    于欢和蒋琪坐在一旁低头看着手机。
    姜锦茜四处望了望,没看到程裕年,小声问施敏敏:“程老呢?”
    “在书房打电话呢。”施敏敏低头专注着手上的魔方,头也没抬的回。
    姜锦茜点了点头,听到厨房里一阵切菜的声音,她问:“厨房里,谁在啊?”
    “师母在。”施敏敏说。
    姜锦茜想着自己这么干坐着也不太好,便起身准备厨房帮师母,结果被施敏敏拦住,她扔下魔方,问:“你去哪儿啊?”
    “厨房,怎么了?”
    “哎,别去!”施敏敏把她拉回沙发上,说:“程老说了,师母做菜的时候不喜欢外人打扰。”
    “啊……”姜锦茜呆呆的应了声。
    程家人连这个也遗传吗?
    程叙之不喜欢被打扰,师母也不喜欢被打扰……
    姜锦茜叹了口气,探手拿过遥控器切换电视频道。
    刚换到戏曲频道,就听到于欢一声冷哼:“还听戏呐。”
    她准备放下的手指一顿,接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换了频道,看一个无脑综艺。
    程裕年打完电话之后在书房坐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
    正好周婧叫他:“老程,菜好了!”
    程裕年匆匆忙忙的过去,“哎,来了。”
    姜锦茜闻声望去。
    看到程老快走进厨房,和周婧并排站着,哪怕是背影,就已经足够的羡煞旁人了。
    程裕年端菜出来就看到姜锦茜单手枕着下巴往厨房这边看,正好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他琢磨了下时间,也是时候到了,立马叫姜锦茜去开门。
    姜锦茜“哎”了一声,起身小跑去玄关处开门。
    门打开的瞬间,她懵了。
    面前的人,西装革履,双腿颀长,笔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英俊的一塌糊涂。
    姜锦茜从来没有见过程叙之穿西装的样子,原本他就已经帅的令自己神魂颠倒了,这会儿更是。
    而且他突然的出现。
    让她有点慌乱。
    脑子里都是乱乱的,像是有一团毛线,可是又找得到毛线的线头。
    线头上十分理智而清晰的刻着一个名字。
    ——程叙之。
    程叙之站在门外便听到了她的声音,软软的、细细的,接着便是她小跑过来,开门。
    他早已做好了她来的准备,而她对于这一切还是未知。
    程叙之看着她的反应,叹了口气,嘴角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么惊讶?”
    “啊……”姜锦茜呆若木鸡的应了一声。
    程叙之轻笑,“准备在这里,一直发呆到什么时候?”他忍不住揶揄她。
    姜锦茜终于回神,她跳脚,小声反驳:“没有发呆……”
    “那……刚刚是?”他进门换鞋。
    “惊讶。”姜锦茜小声说,她跟在他的背后,低声轻语,那声音只有她自己能听到:“打开门的时候,像是收到一个礼物。”
    “程叙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爱上我啊?”她声音低的仿佛连空气都无法捕捉,眼里蓄着薄薄的一层雾气,就站在玄关处,看着离自己有五六米远的他,没再往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