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31.第三十一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程裕年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 老年人的声音沧桑醇厚:“程叙之啊, 我的票在你那儿吗?”
    程叙之拿起桌子上摆放着的两张门票, 朝外走去,边走边说:“在这儿。”他推开门,往程裕年的房间进去。
    电话还没有挂断,姜锦茜侧靠在沙发上,弯着唇专注认真的听从对面发出的所有声音。
    推门声、关门声、脚步声、甚至还有他的呼吸声。
    程叙之似乎已经忘了电话还未挂断这茬, 将手机放进口袋里,之后把那演出门票递给程裕年, 说:“爷爷, 门票在这儿。”
    衣物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一下子飘得很远。
    程裕年专注于面前的文件, 看都没有看程叙之一眼, 说:“我没有时间, 这票你拿去。”
    闻言, 程叙之将那门票随意的放在一旁, 他语气寡淡:“我也没有时间。”
    程裕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时间也得挤时间过去!人小姑娘专门派人送过来的,好歹也是一番心意!”
    程叙之嗤笑:“这是送您的, 心意也是给您的,和我可没多大关系。”
    程裕年这会儿是真恼了, 将手上的文件狠狠一摔,不怒自威:“程叙之!”他拧着眉, 看着程叙之, 谆谆教导般:“你也不小了, 对那事也该上点心了!”
    程叙之疲倦的阖上眼,他伸手揉着太阳穴,说:“她又对您说了什么话?”
    “这关她什么事?”程裕年叹了口气,“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看看你那些同龄人,都快要成家立业了,就你还单着!”
    程叙之睁开眼,眼神清明,他说:“我和她没戏,您别瞎掺和了。”
    程裕年伸手,用力的敲了下桌子:“我也没说非得要沈家那丫头,但你都几岁了,真没想过结婚?还是说要一辈子这么单着?”
    程叙之眼里的情绪瞬间变得晦涩难辨,他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程裕年接着说:“我新招的几个学生还挺不错,你要是不喜欢沈家丫头,那我就把我手下那几个学生介绍给你!”
    这会儿程叙之倒是笑了,“您别瞎折腾了。”
    程裕年瞪他:“我要是不急,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看到你结婚的样子了!”
    程叙之嘴角的笑意很淡,却一直没有褪去。他看着窗外,风声呼啸,来势汹汹的狂风将树干吹得在黑夜中张牙舞爪,枝桠盘旋飞舞,落叶被卷到窗户玻璃处,沾了雨水而紧紧贴在玻璃上。
    下雨的声音那么大。
    他的笑却还在继续,似乎并没有因为这骤变的糟糕天气而有丝毫的改变。在程裕年以为得不到他的回答的时候,就听到他说:“放心,见得到。”
    程叙之说完,就看到程裕年拧着眉头看向自己,斥他:“那你倒是找个女朋友给我啊!”
    这是姜锦茜唯一听清的一句话,她在内心狂呼:“我我我!爷爷!我自告奋勇当他的女朋友好不好啊!”
    程叙之置若罔闻,捡起那两张门票,起身往外面走去,走到门边的时候转回来说:“想过。”
    说完他转身就合上了门。
    坐在位置上的程裕年被他这个回答给弄得摸不清头脑了。
    想过?——什么想过。
    程叙之轻飘飘的扔下两个字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自己的手机还是处于通话状态。
    他暗啐了声,立马拿出来,朝那边说:“姜锦茜?”
    等的昏昏欲睡的姜锦茜一听到他的声音立马清醒过来,“嗯?我在呢!”
    明明困到不行却装作清醒的样子,程叙之弯了下唇,问:“怎么不挂断电话?”
    “你没说啊!”姜锦茜委屈的不行。
    程叙之无声的笑,他侧头,看向窗外,瓢泼大雨颗颗砸向玻璃窗发出很大的声响,他问:“你那里下雨吗?”
    姜锦茜抬头看了下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她说:“下着小雨。”
    程叙之说:“待会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明明只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而且是毛毛细雨,他却关心体贴的让自己小心一点,姜锦茜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他接着说:“伞在厨房门后面,你随便拿一把。”
    “嗯。”姜锦茜起身走到厨房,门后面挂了三把伞,统一都是黑色的,她纠结的问:“有三把伞,我拿哪一把啊?”
    “嗬。”程叙之轻笑,他寻了个好姿势躺在床上,声音潺潺如溪流,“哪一把都行。”
    “嗯……好吧。”姜锦茜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把长柄伞,走到玄关处,准备换鞋,抱着他家电话依依不舍道:“我回去了。”
    “注意安全。”程叙之小心叮嘱。
    姜锦茜忍不住呛他:“不用花两分钟我就能到家!”
    程叙之无奈:“姜锦茜,不要闹。”
    这三个字像是魔咒一般,姜锦茜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程叙之说:“以后不用来打扫了。”
    “啊?”姜锦茜慌了,她换鞋的动作都不利索了,“为什么?”她好像没有做错什么啊,而且他的心情,听上去似乎很好……
    程叙之说:“我明天回去。”
    姜锦茜的脚步顿了一下,她惊喜的忍不住加大声调:“真的吗?”
    “真的,没骗你。”程叙之说。
    “哈!”姜锦茜抬头,看到玄关处的镜子里,自己弯着唇,眯着眼,仿若正在经历一场盛世般喜悦充盈。
    相爱一定很美好吧。她想。
    因为这场单恋不仅让她体会到爱情里的患得患失,也让她体会到,那种因为对方一个小小的举动而心生欢喜,因为对方的一句关心便如置身人间仙境。
    如果真的和他彼此/相爱,那自己一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吧。
    这世间盛夏萤火、漫天星空、眼角微风都抵不过他在耳边的一声低喃轻语,姜锦茜想,喜欢他……十分喜欢他。
    不管他是否会向自己靠近,哪怕他不喜欢自己,但也要喜欢他。
    十分的喜欢他。
    要用尽全力的喜欢他。
    七分的喜欢、九分的喜欢都不够,他那样的人,姜锦茜觉得,要用十分的喜欢才值得。
    “你明天回来啊。”她含笑着说,边说边走向客厅,阳台外原本阴森可怖的夜晚,像是怀揣着超级无敌大月亮一般,喧嚣雨声已经远去,尖锐风声越来越远。
    程叙之问她:“怎么了?”
    “我们明天,会见面吗?”
    程叙之轻笑,他问:“后天不行吗?”
    得到回答之后,姜锦茜立马焉了:“可以。”
    程叙之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失落,但他明天着实有事,回家不知道要到几点。
    他不想给她希望又让她失望。
    程叙之说:“我明天要去公司一趟,估计回家会很晚。”
    姜锦茜一听到他有事要忙,立马乖乖的点头,十分体贴的说:“那我们……后天再见啦。”她说完,又有点不确定,迟疑的问:“后天……我们真的会见面吗?”
    “会的。”他说。
    “姜锦茜,我不骗你。”
    姜锦茜低头看着他家落地灯,柔和灯光洒满一地,她说:“我相信你。”
    挂断电话之后,她把电话放回原地。
    她看着他家的电话机,突然萌生一种冲动:
    想把它拔了,带回家。
    这样就能接到他给自己打的电话了。
    想到这里,她又有点郁郁寡欢了。
    他还没有存自己的电话号码……程叙之……我那么喜欢你,你存个我的电话号码会死吗?
    ——
    第二天国庆假期就结束了,姜锦茜回校继续上课。
    上完早上的课就被人叫住,她抱着书,回神看那人,那人叫于欢,是他们班的活跃分子,在学生会也吃的很开。姜锦茜和她向来没有什么交集,这会儿被她叫住,有点疑惑:“有事吗?”
    于欢说:“学院今晚有个报告会,你还记得吗?”
    姜锦茜“啊”的叫了一声,她忍不住捂脸,“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外国语学院基本上每周一个报告会,邀请各名校的教授。而根据报告会的主题,会分配给每个专业负责。
    正好这次是姜锦茜他们专业,而他们专业是按学校分配任务。
    正好轮到了……姜锦茜和于欢。
    姜锦茜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于欢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没事儿,报告会是晚上的事,咱们现在先过去布置下会议室,准备到时候要用的东西。”
    姜锦茜点头,“谢谢你提醒我,要不然我真的要忘记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嗯。”
    从傍晚黄昏时分到夜色帷幕降临。
    最后姜锦茜哀嚎了一声,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打开微博。
    微博的私信箱已经爆满,99的消息让她有点头疼。她打开来看,新老读者的问候、表达对她的喜欢,还有几个出版社编辑问她新文是否有出版,想和她谈出版事项。
    姜锦茜扫了几眼之后就关了。
    她常合作的出版社挺不错的,关键是编辑人也很好,在她最低谷的时候力排众议签下了她的书,并放下豪言说会大卖。
    姜锦茜当然不信,但她却没想到,那本书成为了她的成名之作。
    她那时便说过,如果编辑愿意,以后她的书都会交给他们出版社。这句话不是说笑的。
    微博刷着刷着,姜锦茜就饿了。
    下午的时候原本是在程叙之那儿吃火锅的,可谁知道发生了后面那些事儿啊。
    其实到现在,姜锦茜也没有很难过。
    无论他是否存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还是他是否记得自己的名字,其实都还好。她能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比方说他太忙了,所以没时间存;或许是那晚包厢里音乐声太大,他压根不是忘了自己的名字,而是没听清。
    看吧,无论他做错什么,她都有无数的理由说服自己。
    毕竟先喜欢的人,是她。
    没有什么的。如果非要说错,错的也只能是她。
    在爱情里面,先动心的人本来就是劣势。
    但是姜锦茜有点累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看不到的时候会想他,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和他说话,想让她看看自己。
    但不能她走了九十九步,而他连最开始的一步都没有走吧。
    甚至是,他连靠向她的念头都未曾有过。
    姜锦茜有些难过的想,把对他的喜欢,减少到七分好了。
    想着想着,她的肚子就叫了。
    ……有点尴尬。
    姜锦茜跑去厨房看了下,想到自己这几天都早出晚归的,并没有买菜,冰箱里空荡荡的。她叹了口气,拿着钱包就下楼准备去小区超市买点吃的。
    ——
    程欢颜到程叙之家的时候人都已经散了,整个房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
    程欢颜换了鞋进去,看到程叙之坐在沙发上,手背覆盖住脸,看不见表情。
    她怕他在睡觉,试探性的轻声唤他:“哥?”
    程叙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嗯”了一声,声音竟然有些许的粗噶沙哑。
    程欢颜走到他边上,关切的问:“你生病了?”
    “没有。”程叙之放下手,他的头搭在靠背上,脸朝着天花板。毫无征兆的睁开眼,深邃漆黑的瞳孔失焦,脸色很不好看。
    程欢颜不信,“你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没有。”
    程欢颜锲而不舍的还想再问,就被程叙之薄凉寡淡的声音打断:“怎么来了?”
    “被咱妈给赶出来的……”说到这个她就止不住的叹气:“她又催我找男朋友了,我才多大啊,真的不想谈恋爱!”
    “你也不小了。”
    “什么啊!”程欢颜翻了个白眼,“你比我还大一岁呐,怎么没见到妈催你找女朋友啊?”
    程叙之很冷淡的笑了下,“我不急。”
    程欢颜瞪大了双眼:“我很急吗?”
    “嗬。”程叙之轻笑。
    程欢颜双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突然问道:“哥,你就没想过找个女朋友吗?你也老大不小了。”
    程叙之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抖了支烟出来叼在嘴上,想要拿打火机点火的时候却没见到打火机的身影。
    他索性咬着烟,汲取滤嘴上的味道。
    程欢颜皱着眉,小声的表示不满:“你这烟瘾也太大了吧?”
    程叙之眨眼的动作一愣。
    哪怕是他最亲的妹妹,也只敢在他吸烟时小声的表示不满而已;可有些人却不知死活的从他嘴里直接夺烟跑去,甚至还在他面前大声说:“抽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
    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想到她那天鲜活的眉眼就止不住想笑。
    他的眉眼也不自觉的松动开来,一直紧绷着的脸也在这时放松舒展开来。
    程欢颜一直低头看着手机,并没有发现他脸上的微小变化。
    她刷着微博,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兴致勃勃的冲程叙之说:“哥,你们小区的超市是不是装了个娃娃机啊?”
    “嗯。”
    “哥哥哥!”程欢颜讨好的叫他。
    程叙之揉了下眉,眼里含着些微的笑意,“想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