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32.第三十二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想了想, 她发了条微博:“还在写新文, 大概下个月和你们见面。”
    呼——这样感觉也没有很正经。但好歹像是作者了!
    姜锦茜十分理直气壮的想。
    刷首页刷到几条搞笑微博, 笑的正乐不可支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叫她:“小姜!”
    姜锦茜抬头,看到程裕年站在会议室大门。他穿着灰色中山装,带着金丝框眼镜,岁月沉淀在他的眉眼之中。
    她的同班同学中有人如此评价程裕年:程老就像是一壶酒,时间越久越醇厚。
    姜锦茜看着程裕年,觉得如果倒退四五十年,他大概是十分受女孩子欢迎的那种吧。
    姜锦茜关上手机, 拿起包走到程裕年面前, 莞尔一笑:“程老, 您来了啊!”
    程裕年是十分喜欢姜锦茜的,在面试阶段就没有掩饰过自己对她的喜欢。那个时候姜锦茜还十分害怕——研究生导师潜/规则什么的。
    但真接触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思想龌龊。
    程裕年有一个十分疼爱的妻子,两个人虽然都已年过半百, 但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二人牵手散步的场景。
    姜锦茜有次碰到, 真的是……羡煞旁人啊!
    但是也是那次碰到, 姜锦茜才发现,这位导师对自己存着另外的心思。
    程裕年笑眯眯的和爱妻介绍她:“今年新招的学生, 叫姜锦茜。”
    他的妻子周婧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给自己介绍学生, 有些许的好奇与惊讶。
    姜锦茜笑的温婉如山涧清风,“程老好,程老夫人好。”
    程裕年说:“好好好。”
    他拉着爱妻说:“小姜不仅人长得美, 文学素养也好!你说, 要是给我们做孙媳妇儿该多好!”
    他话一说完, 姜锦茜就愣了。
    周婧也愣了一下,转头看他,程裕年笑的合不拢嘴。她难得见他这么喜欢一位姑娘,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眉眼温和,眼神澄澈,看人的时候真挚有礼,确实……很不错。
    而且被他一说,耳根都泛红了。
    害羞的时候更好看。
    周婧突然对她好感倍增,但小姑娘害羞的低下头,她佯装恼怒的拍了下丈夫的肩:“人小姑娘脸皮薄,你瞎说什么呐!”
    姜锦茜涨红了脸,尴尬道:“程老,您就别开我玩笑了。”
    程裕年和周婧有四十多年的感情,往往她一个眼神他便明白她想要什么。这会儿她虽然说这些话,他却是知道,爱妻是喜欢面前这位小姑娘的。
    程裕年立马说:“不开玩笑,不开玩笑。”
    姜锦茜这才好过一点。
    哪成想程裕年下一句是:“我是认真的,我的孙子啊,人好、长得又帅,事业有成,虽然性格一般,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小姜,哪天和他一起见个面怎么样?”
    姜锦茜哭笑不得,明明看上去是一个老学究,竟然会这么正儿八经的给自己孙子找相亲对象。
    她使劲摆手:“不了不了,程老,真的不必了。”
    后来她被两人老人家轮番追问,实在没辙了,随意找了个借口就跑了。
    可程老却每次见她都会问:“小姜,有时间吗,周末的时候和我孙子吃个饭怎么样?”
    小姜也每次找各种借口搪塞。
    这会儿边上没有同班同学,姜锦茜好怕程裕年又会问这个问题。她已经找了太多借口了,这次要是再被问,估计逃不了了。
    可程裕年这次却反常的没有问那个问题,他只是对姜锦茜笑,那笑,怎么看怎么的……不怀好意。
    姜锦茜陡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而程老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说:“小姜,待会结束的时候一起吃饭的地方定了吗?”
    “定了的,就在校门口那家中菜馆。”姜锦茜说。
    “待会你和小于也一起来吃,不要忘了。”程裕年笑着说。
    姜锦茜是真的觉得他的笑十分古怪,但又摸不透他,点点头,回答:“好。等于欢回来我和她说,我们结束了就会过去。”
    程裕年笑眯眯的说:“好好好!”
    他说完之后又接了一个电话,大概是去接今天的主讲人,出门扬长而去。
    程裕年走了没多久,于欢就回来了,姜锦茜和于欢说了今晚吃饭的事,于欢笑着说知道啦。
    报告会很快就开始了。
    姜锦茜和于欢坐在第二排,第一排坐着学院的老师。
    这种报告会一般都是索然无味的,理论知识一大堆,即便教授引经据典又说了许多趣事,但下面的本科生大半都低着头。
    其实姜锦茜也不怎么爱听这种报告会,但她依然坐的笔挺,佯装津津有味的样子。
    坐她边上的于欢却昏昏欲睡了,她单手撑着脸颊,另一只手翻着手机,姜锦茜往她手机扫了一眼。
    全民游戏,消消乐……
    她收回视线,继续听报告会。
    突然,身后响起一阵躁动声,姜锦茜不明所以的往后看去。
    会议室的后门敞开,黄昏落日的昏黄光亮散落一地碎金,来人微弯着腰,逆着光踱步而来。他像是太阳神阿波罗一样,身披彩霞,向她缓缓而来。
    姜锦茜安静无声的坐在原地,但身后的本科生们却都在私下窃语,讨论这位超级大帅哥的来历。就连她身旁的于欢都在八卦:“哇这男人太帅了,帅到爆炸啊!”
    姜锦茜在一旁轻声附和:“是啊。”
    程叙之缓缓走到第二排,坐下的时候往旁边看了一眼。
    隔了三个位置的地方,姜锦茜弯着眉眼看他。
    程叙之似乎并不讶异她出现在这里,向她微微点了下头,就坐下。
    姜锦茜因他那熟稔的点头动作,心里甜滋滋的。
    于欢却震惊了:“你们俩,认识?”
    “嗯,认识。”姜锦茜答。
    于欢拉着姜锦茜的手八卦道:“他叫什么名字啊?”
    姜锦茜看着面前暗红色的桌子,头顶上的灯光刺眼明亮,照在桌子上甚至能看到她模糊的轮廓。
    她眨着眼,微微一笑,语气认真坚定:“程叙之,他叫程叙之。”
    她只叫过他一次。
    那次是表白,然后被果断拒绝。
    在那之后,姜锦茜再也没有叫过他的名字了。
    因为在那之后他的态度温和,甚至在很多时候会耐着性子和她温文耳语,也会把她当成朋友一般温柔相待。
    像是一场梦,他像是一阵风。
    姜锦茜不敢叫他的名字,害怕只是黄粱一梦,害怕他对自己笑,是梦境里的短暂美好,她怕一叫他,梦就碎了。
    而现在,那么多人在自己的身边议论他,他是那么的真实清晰。
    姜锦茜想,就算是一场梦,她也认了。
    姜锦茜掏出手机,她存了程叙之的号码,但是程叙之却……
    试试吧,或许能成功呢?
    姜锦茜咬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他发短信:“晚上一起吃饭吗?”
    她刚按完这句话,指腹还没碰到“发送”,手机就在她掌心里震动了——苏花朝来电。
    手机嗡嗡嗡的在她掌心处震动,姜锦茜看着来电,对身旁的于欢说:“我去接个电话。”于欢点头。
    她们两个是坐在靠墙的位置,原本第二排也只有她们两个人坐着,进出方便,可现在,第二排的那边,是程叙之坐着。
    姜锦茜手心里的手机还在嗡嗡作响,她手心冒汗,紧张又激动的弓着腰走到他身旁,迎着他幽幽的目光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程叙之侧目看她,她微弓着身子,低眉顺眼的样子娴静温婉。
    他半天未发一言,姜锦茜看着手心里的手机,急了,低低喊他的名字:“程叙之!你让我一下啊!”
    终于肯叫他的名字了。
    程叙之想。
    他这会才满意的让出位置让她走出去。
    再回到位置上坐下的时候,余光看到旁边有人靠近自己,他的声音礼貌而疏离,甚至没看那人一眼,“你要出去是吗?”
    于欢露出一个十分好看的微笑,她骄矜的摆手,刻意软着嗓音说:“同学,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你不是我们学院的吧?”
    程叙之闻弦而知雅意,他神色淡淡,看着台上的教授,语气更是冷淡:“有事?”
    “唔……不要这么冷淡嘛!我们聊聊天不行吗?反正这个报告会这么无聊。”于欢眯着眼小声说:“我知道你叫程叙之,我叫于欢。”
    程叙之这个时候竟然笑了一下,他的手指纤细白皙,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那一声声细小的敲击声,竟然让于欢不自觉的汗毛耸立。
    他说:“你知道我的名字,从哪知道的?”
    他的语气随意而漫不经心,于欢以为他这是心情好,以为他这是主动接她的话茬,连忙回答:“姜锦茜说的!”
    “姜锦茜。”程叙之念着她的名字,字正腔圆,一个字一个字念的又重又慢,他嘴角慢慢挂上一抹笑,终于将视线转移到她身上,他看着于欢,慢悠悠的说:“那她有没有说过,她和我是什么关系?”
    于欢愣了一下,不知所以然的问:“什么关系?”
    程叙之没有回答,脸上的笑却越来越浓,甚至眉眼都带着丝丝点点的笑意。他懒懒的掀了下眼皮,重新看向台上,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毕竟这种无关紧要的人,他从来是不屑于看任何一眼的。
    他的声音好听低沉又带着点磁性,像是白天流淌过的清涧,沁心入鼻。姜锦茜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记得的。
    姜锦茜的眼里泛着点点星光,像是记忆中的盛夏繁星夜空,星火燎原,仅是一瞬。
    似乎是等的不耐了,程叙之伸手敲了下娃娃机外的玻璃。那清脆的声音一下子令姜锦茜惊醒,她如梦初醒般的看他,眼底的欣喜盛放如火花。
    她的视线从他的脸转移到那修长白皙的手,最后落定在娃娃机里。
    “那只兔子。”她指着一只粉色兔子说。
    程叙之没有一丝犹豫的点了下头,将游戏币投进去。
    他好像还是一幅慢条斯理的样子,不紧不慢从容优雅,眼神往游戏机里瞟了一眼,轻笑一声,按下按键。
    姜锦茜呆呆的看着他的手,行云流水般的动着手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砰”的一声。
    程欢颜抢先一步拿起掉下来的兔子,弯着眼看向姜锦茜,意味不明的笑着看她。
    姜锦茜被她看的有些许的不好意思。
    程叙之就在她们两个人中间,他站了起来,轻咳了下嗓子,说:“程欢颜,给她。”
    “给她什么呀?”程欢颜嬉皮笑脸的问。
    程叙之眯着眼,神色不清。
    程欢颜却不觑他,笑的跟只狐狸似的,她问:“哥,这位是……”眼睛却是一直对着姜锦茜的。
    程叙之语气平缓:“姜锦茜。”
    姜锦茜在后面补充:“我是苏花朝的朋友。”姜锦茜想苏花朝和程叙之那么熟,那和她应该也认识的吧。
    程欢颜“啊”了一下,她惊喜的看着姜锦茜,“你就是花朝的那位朋友?我听她说过你的!”她说着就走到姜锦茜身边。
    姜锦茜疑惑:“花朝和你说过我?”
    “对呀。”程欢颜点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姜锦茜笑了:“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程欢颜问:“你怎么在这儿,你是住这儿的吗?”
    姜锦茜点头:“嗯。”她犹豫了一下,说:“他给我找的房子。”她说完看向程叙之,眼睛亮亮的,像是月光下卷着些许波澜的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