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42.第四十二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苏花朝抬手看了下表, 已经快七点了, 她猛地起来,双手拉住姜锦茜:“走走走,吃饭去!”
    “去哪儿吃呀?”姜锦茜跟在她的后面换鞋。
    正穿鞋的苏花朝顿了一下, 转过身来,朝她抛了个媚眼:“绝对是个好地方!”
    ——
    姜锦茜的口味偏甜, 要找一个对胃口的餐馆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苏花朝找的地方, 像是完全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其中一道糖醋里脊外酥里嫩,甜度刚好,没到发腻的程度,也没有淡若无味。
    一整天的奔波疲惫在美食的治愈下顷刻褪去。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苏花朝去上厕所,姜锦茜就在位置上等她。
    因为两个人来的比较晚, 包厢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所以她们就在大堂处用餐。相邻两张桌子被一个小小的屏风隔着, 每张桌子被划出一个小世界来。
    吃饱了的姜锦茜单手撑着下巴,无所事事的偏头看向外面来往走动的人。
    餐馆里人很多, 排队等餐的人更多,若不是苏花朝的父亲与餐馆老板有私交,她俩大概得排上个把小时的队。
    正当她倒了杯茶,将茶杯放在嘴边时, 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
    人群熙攘, 觥筹交错, 隔着几张桌子,隔着烟雾缭绕的灯光,他站在不远处,单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揉着眉心,眉眼间俱是不耐烦。
    而她在下一秒怔住。
    他掐着眉心的手放下,眼睛看向不知名的某地,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嘴角一勾,眉眼舒展。他点头,眉角的笑意倏地弥漫着整张脸。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的面容并没有比上次真切多少。
    但他的笑,却是清晰到她的心灵深处。
    姜锦茜的呼吸在那一刻都停滞,仿若置身琼瑶仙境,周遭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推测。而她的身边,分明是最具有人情味的餐馆。
    耳边传来许多劝酒声,交谈声,但她却感觉,此刻她的大脑宁静到不行。
    要不然她为什么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她目不转睛的看向他。
    他很快挂了电话,和柜台的服务员说了几句,转身离开。
    不到一分钟,他提着件黑色外套走了出来,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姜锦茜一把放下茶杯,想要跟他出去。放置不稳的茶杯在桌子上倒了,里面的水瞬间在桌子上流淌,从桌沿处流到她的裙子上,姜锦茜低着头,手忙脚乱的拿着餐巾纸擦着裙子,边擦还边看他在哪里。
    等收拾好,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她顿时懊恼,泄气般的瘫倒在沙发上。
    苏花朝只不过上了个厕所,回来就看到她无力的倒在沙发上,“怎么了啊这是?”
    姜锦茜摆了下手,她掩盖下眼底的失落,瞎编了个理由:“没事,吃多了。”她拿起两个人的包,“走吧。”
    “嗯。”苏花朝去柜台结账,结完账就带着她往外走。
    ——
    姜锦茜看着外面的景色,皱眉:“我们去哪儿啊?”这路不像是来时的路。
    苏花朝偏头看了她一下,说:“今晚有个聚会,都是群我玩的好的人,还有几个是你们学校的研究生,估计你以后和他们交集蛮多的,带你去玩玩。”
    姜锦茜应了一声。
    苏花朝敏锐的察觉到她低沉的情绪,问道:“你怎么了,感觉你从餐厅里出来,整个人都提不起兴?”
    “我又遇到他了。”姜锦茜深吸了一口气,车外霓虹灯不断闪过,她的脸颊处于明明暗暗之中,她睁着眼看向前方,睫毛微动:“就是刚刚在机场遇到的那个男的。”
    “嗯,怎么了呢?”
    “花朝。”她正襟危坐,语气严肃到不行,“你有办法找到那个男的吗?”
    “啊?”
    “我觉得……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话音刚落,汽车发出尖锐的一声,黑色路虎在马路上突然的刹车,造的外面一群谩骂声。
    闹市中是禁鸣喇叭的,可那辆突兀的停在马路中间的车却十分的影响交通。尖锐的喇叭声交迭不停的在车外响起,苏花朝往外看了看,复又重新发动起车子。
    很快,道路通畅,黑色路虎汇入车流,转瞬消逝在夜色之中。
    苏花朝伸手揉了揉眉心:“喜欢他?”
    “嗯。”姜锦茜小声答。
    苏花朝轻笑,“你才见过他几次呀,就喜欢了?”
    姜锦茜摇头,她语气诚恳凿凿,“一次就够了。”她扭头看向窗外,霓虹灯影弥漫,南城陷入星河之中,漆黑的夜晚,灯光亮的慑人。
    车子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
    姜锦茜盯着人行道旁的红绿灯,绿色灯光幽静深邃,她看了许久,眼角发涩才转移视线。
    “花朝,我没骗你。”
    车内太过安静,她的声音如少时江南石板桥下的流水,欢快的流淌,又带了点静谧。
    苏花朝弯了下唇,“我知道。”
    怕是谁见了程叙之,都不会忘记他。
    再次启动车子,姜锦茜偏头看专心开车的苏花朝,她咬了下唇,轻声叫道:“花朝啊。”
    “嗯?”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说完这句话,她便阖上了眼。
    南城那么大,今天能遇到他实在是幸运,但以后呢?遇不到,他便成了黄粱美梦;遇到了,如果遇到了……
    “如果遇到他,就好了。”
    苏花朝压抑住嘴角的笑意,问:“如果遇到了,怎么办?”
    “如果遇到了?”姜锦茜说完,倏地睁开眼,双手合十紧握,认真的说:“那我一定要去追他!”
    ——
    下车的时候姜锦茜迷迷糊糊的,等见了车停的地方,整个人一愣,“酒吧?”
    “对啊。”苏花朝看她一脸惊愕的样子,上前拍了下她的脸,揶揄道:“不会吧,你这么大了还没进过酒吧吗?”
    姜锦茜梗着脖子否认:“才没有!”说话的时候心虚的很,一点底气都没有。
    苏花朝嗤笑:“得了,你我还不知道呐!没去过就没去过,不丢人哈!”她晃了晃车钥匙,一把把它甩进包里,把包随意一背,手搭在姜锦茜的肩上,“走吧,姐带你见见世面!”
    姜锦茜从来没去过酒吧,此刻怯怯的跟在苏花朝的后面,拉着她的衣角,打量着四周。
    室内的光线极暗,镭射灯不停的转动,向四周投射出不一样的炫彩光芒。人很多,她从人群中挤着过去,音乐声振聋发聩,极有节奏感,带着舞池里的人有规律的在律动。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姜锦茜松了一口气。
    苏花朝举着手机,转过来,靠近姜锦茜的耳边大声说:“咱们先去卡座上坐一会儿,待会他们来了我们再去包厢里。”
    姜锦茜点点头,跟着她到了角落处的地方。
    等落座了,姜锦茜扒拉着沙发的靠背,跪坐在沙发上,一双眼珠子提溜着往四处看。
    都市年轻男女在舞池上扭动着身体,音乐节奏有力,男男女女跳着舞、聚在一团,不时发出一阵又一阵尖叫声。
    她饶有兴致的接着看,眼神各处的瞟。
    猛地在一个地方停住,瞳孔不自觉的收缩,她双手捂住嘴,控制住自己,害怕自己内心的喧嚣躁动溢出来。
    怎么是他?
    端坐在沙发的正中间,一只脚架在另一只腿上,衬衣最上方的两颗纽扣被解了开来,袖子挽至手肘处,一只手拿着酒杯,蓝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晃动着,像是暴雨中的深海,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而他嘴角噙着笑意,浑身散发出慵懒随性之色。
    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
    舞池里人影蹿动,一波又一波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姜锦茜看到他把手中的高脚杯放回桌上,双手搭在膝盖处,弓着腰,眼眸深邃的看向舞池。
    她也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
    舞池上全是一片又一片的尖叫。整个酒吧热情高涨,尖叫声像是要把天花板给掀翻了一般,热闹酣畅。
    姜锦茜咬了下唇,又将视线转回到他的身上。
    他拿出手机,手机上的屏幕亮着,灯光隐隐绰绰之中,他一半陷入黑暗,一半沉溺于昏黄的光线中。
    在不甚清晰的视野中,他的五官轮廓分明,棱角清晰。
    姜锦茜把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上,感受到自己此刻跳的飞快的心跳。
    她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站起来向他那边走去的时候,自己的肩就被人猛地一拍,苏花朝靠近她的耳边,扯着嗓子吼:“他们来了!我们过去吧!”
    姜锦茜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她拉着带走。她慢半拍的往回看。
    人山人海,人流涌动,灯光交错。
    他在一片热闹中静坐着。
    衣物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一下子飘得很远。
    程裕年专注于面前的文件,看都没有看程叙之一眼,说:“我没有时间,这票你拿去。”
    闻言,程叙之将那门票随意的放在一旁,他语气寡淡:“我也没有时间。”
    程裕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时间也得挤时间过去!人小姑娘专门派人送过来的,好歹也是一番心意!”
    程叙之嗤笑:“这是送您的,心意也是给您的,和我可没多大关系。”
    程裕年这会儿是真恼了,将手上的文件狠狠一摔,不怒自威:“程叙之!”他拧着眉,看着程叙之,谆谆教导般:“你也不小了,对那事也该上点心了!”
    程叙之疲倦的阖上眼,他伸手揉着太阳穴,说:“她又对您说了什么话?”
    “这关她什么事?”程裕年叹了口气,“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看看你那些同龄人,都快要成家立业了,就你还单着!”
    程叙之睁开眼,眼神清明,他说:“我和她没戏,您别瞎掺和了。”
    程裕年伸手,用力的敲了下桌子:“我也没说非得要沈家那丫头,但你都几岁了,真没想过结婚?还是说要一辈子这么单着?”
    程叙之眼里的情绪瞬间变得晦涩难辨,他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程裕年接着说:“我新招的几个学生还挺不错,你要是不喜欢沈家丫头,那我就把我手下那几个学生介绍给你!”
    这会儿程叙之倒是笑了,“您别瞎折腾了。”
    程裕年瞪他:“我要是不急,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看到你结婚的样子了!”
    程叙之嘴角的笑意很淡,却一直没有褪去。他看着窗外,风声呼啸,来势汹汹的狂风将树干吹得在黑夜中张牙舞爪,枝桠盘旋飞舞,落叶被卷到窗户玻璃处,沾了雨水而紧紧贴在玻璃上。
    下雨的声音那么大。
    他的笑却还在继续,似乎并没有因为这骤变的糟糕天气而有丝毫的改变。在程裕年以为得不到他的回答的时候,就听到他说:“放心,见得到。”
    程叙之说完,就看到程裕年拧着眉头看向自己,斥他:“那你倒是找个女朋友给我啊!”
    这是姜锦茜唯一听清的一句话,她在内心狂呼:“我我我!爷爷!我自告奋勇当他的女朋友好不好啊!”
    程叙之置若罔闻,捡起那两张门票,起身往外面走去,走到门边的时候转回来说:“想过。”
    说完他转身就合上了门。
    坐在位置上的程裕年被他这个回答给弄得摸不清头脑了。
    想过?——什么想过。
    程叙之轻飘飘的扔下两个字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自己的手机还是处于通话状态。
    他暗啐了声,立马拿出来,朝那边说:“姜锦茜?”
    等的昏昏欲睡的姜锦茜一听到他的声音立马清醒过来,“嗯?我在呢!”
    明明困到不行却装作清醒的样子,程叙之弯了下唇,问:“怎么不挂断电话?”
    “你没说啊!”姜锦茜委屈的不行。
    程叙之无声的笑,他侧头,看向窗外,瓢泼大雨颗颗砸向玻璃窗发出很大的声响,他问:“你那里下雨吗?”
    姜锦茜抬头看了下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她说:“下着小雨。”
    程叙之说:“待会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明明只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而且是毛毛细雨,他却关心体贴的让自己小心一点,姜锦茜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他接着说:“伞在厨房门后面,你随便拿一把。”
    “嗯。”姜锦茜起身走到厨房,门后面挂了三把伞,统一都是黑色的,她纠结的问:“有三把伞,我拿哪一把啊?”
    “嗬。”程叙之轻笑,他寻了个好姿势躺在床上,声音潺潺如溪流,“哪一把都行。”
    “嗯……好吧。”姜锦茜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把长柄伞,走到玄关处,准备换鞋,抱着他家电话依依不舍道:“我回去了。”
    “注意安全。”程叙之小心叮嘱。
    姜锦茜忍不住呛他:“不用花两分钟我就能到家!”
    程叙之无奈:“姜锦茜,不要闹。”
    这三个字像是魔咒一般,姜锦茜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程叙之说:“以后不用来打扫了。”
    “啊?”姜锦茜慌了,她换鞋的动作都不利索了,“为什么?”她好像没有做错什么啊,而且他的心情,听上去似乎很好……
    程叙之说:“我明天回去。”
    姜锦茜的脚步顿了一下,她惊喜的忍不住加大声调:“真的吗?”
    “真的,没骗你。”程叙之说。
    “哈!”姜锦茜抬头,看到玄关处的镜子里,自己弯着唇,眯着眼,仿若正在经历一场盛世般喜悦充盈。
    相爱一定很美好吧。她想。
    因为这场单恋不仅让她体会到爱情里的患得患失,也让她体会到,那种因为对方一个小小的举动而心生欢喜,因为对方的一句关心便如置身人间仙境。
    如果真的和他彼此/相爱,那自己一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吧。
    这世间盛夏萤火、漫天星空、眼角微风都抵不过他在耳边的一声低喃轻语,姜锦茜想,喜欢他……十分喜欢他。
    不管他是否会向自己靠近,哪怕他不喜欢自己,但也要喜欢他。
    十分的喜欢他。
    要用尽全力的喜欢他。
    七分的喜欢、九分的喜欢都不够,他那样的人,姜锦茜觉得,要用十分的喜欢才值得。
    “你明天回来啊。”她含笑着说,边说边走向客厅,阳台外原本阴森可怖的夜晚,像是怀揣着超级无敌大月亮一般,喧嚣雨声已经远去,尖锐风声越来越远。
    程叙之问她:“怎么了?”
    “我们明天,会见面吗?”
    程叙之轻笑,他问:“后天不行吗?”
    得到回答之后,姜锦茜立马焉了:“可以。”
    程叙之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失落,但他明天着实有事,回家不知道要到几点。
    他不想给她希望又让她失望。
    程叙之说:“我明天要去公司一趟,估计回家会很晚。”
    姜锦茜一听到他有事要忙,立马乖乖的点头,十分体贴的说:“那我们……后天再见啦。”她说完,又有点不确定,迟疑的问:“后天……我们真的会见面吗?”
    “会的。”他说。
    “姜锦茜,我不骗你。”
    姜锦茜低头看着他家落地灯,柔和灯光洒满一地,她说:“我相信你。”
    挂断电话之后,她把电话放回原地。
    她看着他家的电话机,突然萌生一种冲动:
    想把它拔了,带回家。
    这样就能接到他给自己打的电话了。
    想到这里,她又有点郁郁寡欢了。
    他还没有存自己的电话号码……程叙之……我那么喜欢你,你存个我的电话号码会死吗?
    ——
    第二天国庆假期就结束了,姜锦茜回校继续上课。
    上完早上的课就被人叫住,她抱着书,回神看那人,那人叫于欢,是他们班的活跃分子,在学生会也吃的很开。姜锦茜和她向来没有什么交集,这会儿被她叫住,有点疑惑:“有事吗?”
    于欢说:“学院今晚有个报告会,你还记得吗?”
    姜锦茜“啊”的叫了一声,她忍不住捂脸,“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外国语学院基本上每周一个报告会,邀请各名校的教授。而根据报告会的主题,会分配给每个专业负责。
    正好这次是姜锦茜他们专业,而他们专业是按学校分配任务。
    正好轮到了……姜锦茜和于欢。
    姜锦茜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于欢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没事儿,报告会是晚上的事,咱们现在先过去布置下会议室,准备到时候要用的东西。”
    姜锦茜点头,“谢谢你提醒我,要不然我真的要忘记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嗯。”
    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程三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