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46.第四十六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所以对于程叙之, 她更是没办法放手。
    好不容易有一次赢她的机会,于欢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她看着神情恍惚的姜锦茜,一字一句说的极慢:“不过还不是男女朋友,只是还在相处阶段,如果觉得可以的话, 说不定真的能发展发展。”
    姜锦茜听到这里突然想笑, 活脱脱的言情小说绿茶婊女二的形象不是?姜锦茜她自己都写过很多种这样的女二呢!
    真是可爱。
    原来现实生活中的绿茶婊女二,长得都是这么好看的。
    而且还有股莫名的自信。
    姜锦茜拿起课本,复又重重的把它拍在桌子上,声响不重不轻,却足以让正在交谈的施敏敏和于欢听到, 她们二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下, 扭头看她。
    姜锦茜装作不是故意的样子,“啊……不小心打扰到你们说话了,你们继续,继续。”
    怎么还可能继续?
    于欢本就是试探她,原本看她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丝,以为自己就快要问出她和程叙之的关系了,可她脸色一变, 突然笑了起来。于欢瞬间没有底气, 也没有兴趣接着问下去了。
    上课铃声匆忙响起, 程裕年站在讲台上开始上课。
    姜锦茜云淡风轻的翻着书, 但心里早已躁动不已。
    如果不是最开始的刺激太大, 她也不可能那么失控。毕竟追了程叙之那么久,那么长的时间里,程叙之都没有找过女朋友,而且她还加了吴关的微信,旁敲侧击的问出了程叙之的恋爱史。
    和她一样,一片空白。
    如果只是程老介绍……想到这个就来气!
    程老你为什么不说你的孙子就是程叙之!
    要是她知道是程叙之,那就是国家总统约她见面她都会推掉。
    心上人的匆忙一瞥,抵得过世间所有的千姿百媚。
    施敏敏在程老的注视下小心翼翼的挪过身子,与姜锦茜窃窃私语:“你和程叙之认识啊?”
    “嗯……是朋友。”她并不想多说,用朋友这两个字代替最好。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程叙之永远无人问津,并且只她一人喜欢他。
    施敏敏不信,“怎么可能,你刚刚的反应,太夸张了吧?姜锦茜,难不成,你也喜欢他?”
    姜锦茜在心里狠狠的点了下头,但面上仍旧不动声色。
    教室前程裕年拍了拍桌子,“施敏敏,上课不要开小差!”
    施敏敏怯怯的吐了下舌头,趴回原位。
    一直到下课,施敏敏才恢复往日的生龙活虎,缠着姜锦茜问她和程叙之的关系。姜锦茜四两拨千斤的说了几句,施敏敏大概也是觉得从她嘴里问不出什么话,索性摆摆手说算了。
    姜锦茜又觉得有点对不起她。
    毕竟刚刚她还帮自己问于欢和程叙之二人之间的细节,可现在自己这样的态度,反倒像是利用她了一般。
    她努了努嘴,想要和她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施敏敏长袖善舞,这会儿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拍了拍胸口说:“没事!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不过姜锦茜,我们是室友,你要是有麻烦可以找我,我能帮你的,尽量都会帮你。”
    姜锦茜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施敏敏看她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搓了搓小臂,说:“不行不行,你这个样子都快把我给掰弯了,看不下去了,我走了啊!”
    姜锦茜哭笑不得。
    ————
    中午吃饭的时候,姜锦茜接到程裕年的电话,让她下午四点的时候去他的办公室。姜锦茜上完课就匆忙赶了过去。
    到了程裕年的办公室,竟然看到于欢也在。
    姜锦茜觉得里面的氛围怪怪的,走进去,听到程裕年在那边说:“和程叙之聊的怎么样,还可以吧?”
    于欢乖巧回答:“还可以,我们两个有很多共同话题。”
    “???”姜锦茜不解。他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和你一个比较文学专业的,哪里来的很多共同话题?
    瞎扯!
    程裕年笑着点头:“很好很好。你们年轻人多了解了解,还是很好的。”说完,他看到了推门进来的姜锦茜,招呼她:“小姜,你来了啊。”
    姜锦茜神色恹恹的:“嗯,程老。”
    程裕年是真的喜欢她,可……谁叫他们没有缘分呢!他也只得作罢。
    程裕年问她:“昨晚不是说好一起吃饭的吗,怎么后来没来?”
    姜锦茜坐在他对面,说:“和我朋友见面了,我们好久没见了,所以就没和您一起吃饭。”
    程裕年心里还是有丝希冀,想撮合她和程叙之,但碍于于欢在这里,只能说:“昨晚我孙子也来了,要不然你也能帮于欢看看他俩到底合不合适。”
    这话可是您说的,不是我主动提的啊。
    姜锦茜内心窃喜,但她脸上挂着笑,乐滋滋的说:“于欢长得这么好看,程叙之应该会喜欢吧?”
    “咦?你认识程叙之?”程裕年摘下鼻上的眼睛,问她。
    姜锦茜点头:“是啊,昨晚他还送我回家了。”
    姜锦茜写过多少手撕白莲花、脚踩绿茶婊的情节,甚至还写过宫斗文。这个时候,总得好好表现一把,晒一晒智商了。
    于欢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愣了,扭头看她:“程叙之送你回家?什么时候?姜锦茜,你该不会在撒谎吧?”
    姜锦茜说没有啊,她看着程裕年,笑容很浅很淡,却能让人看出她现在是放松的,“我和程叙之就住在外面那个小区,隔壁单元楼。”她停了下,又说:“当初是他给我找的房子。”
    程裕年一听,脑中警铃大鸣。程叙之可是他亲手带大的,除了当年他去c市读高三的时间,可以说,程叙之是一直陪在程裕年的身边。
    程裕年有多了解自己的孙子啊!程叙之虽然脸上总是挂着一抹笑,但是对于人际交往中的亲疏远近那可是分的极为清楚的。要他去帮忙找房……那得是多放在心上的人……
    程裕年别有深意的看向姜锦茜,又问:“你和程叙之,是怎么认识的?”
    姜锦茜眼观鼻鼻观心,琢磨了下,适当的转移话题:“我和他怎么认识的不重要啦,程老,您今天找我和于欢来是要我们做什么事吗?”
    哦,于欢,这儿还有个于欢!程裕年差点要把她给忘记了。
    他回神,复又回到那个儒雅睿智的教授形象,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和她们说这个学期的课题研究。
    等到说完,姜锦茜和于欢起身要走,程裕年叫住她,说有事要和她说。
    姜锦茜的战斗力早就恢复如常了,一年也就几次发挥超常的时候,呆呆的坐下,余光却看到于欢一脸……便秘的表情。
    姜锦茜又于心不忍,觉得自己刚刚那些话让于欢好没有面子,但要真让她道歉,她又不愿意。
    因为在追程叙之的这条路上,除了程叙之可以阻拦她,任何人都不行。
    于欢低声说了句:“程老,那我就先走了。”
    程裕年摘下眼镜,说:“嗯。”
    办公室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程裕年突然笑眯眯的看着她,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程叙之是我的孙子的?”
    果然……被猜到了啊……
    姜锦茜觉得他家一家都是神,眼珠子一转就能猜到前因后果。
    她扁了扁嘴,说:“早上上课的时候。”
    “哦,难怪你早上脸色那么差!”程裕年跟只笑面虎似的,说:“知道我把于欢介绍给程叙之,没把你介绍给他,所以心情不好?”
    姜锦茜的脸“刷的——”通红,她支支吾吾的:“程老,您说什么呐?”
    许是看出她害羞了,程裕年没再打趣她,随意的聊了几句就让她走了。
    姜锦茜抱着文件小跑出去,出了教学楼之后,喘气不止。
    她觉得,程裕年已经差不多猜出她和程叙之目前的关系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自己出来?
    她刚准备迈开步伐离开的时候,突然有声车鸣格外的醒目刺耳。
    姜锦茜顺声望去,黑色的路虎安静的停在她的斜前方,副驾驶处的车窗被人降下,她静静的往那里看,能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
    和初见时那么相像的场景浮现在眼前,他单手举着只手机,边说话边扭头看这边,似是看到她了,对她露出一个笑来。
    那个笑,仿佛是一道光,陡然劈进这混沌宇宙中。
    姜锦茜的心里,被那道光照的所有角落都亮堂堂的。
    她抬腿渐渐往那边走去,等到近了,打开车门,刚好他挂断电话。
    还没上车,就听到他说:“怎么这么慢,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他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些微笑意。
    姜锦茜抬头,正好对上他含笑的双眼。
    她当然知道他不会答应,毕竟他们才认识两天。
    可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姜锦茜的心情跌至谷底。
    “开玩笑吗?——你似乎不是能够轻易开玩笑的人。”程叙之的声音低沉,带了股慑人的压迫。
    身边的温度仿佛骤降了十几度,她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程叙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眼眸幽暗深邃,透过灼亮的光仿佛要将她看尽。
    那一瞬间,姜锦茜以为自己被他的目光给灼烧成灰,黯然消逝了。她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连喘气都像是一种负罪,她甚至都不敢看他一眼,怕他眼里的寒意将她的爱意给灼尽。
    ——爱当然无法燃尽,毕竟此时她意正浓。
    姜锦茜的头缓缓低下,她的睫毛轻颤,一直上扬的嘴角此刻也懒懒的塌着。就在程叙之以为她会甩头而去甚至是打他一顿的时候,就看到她倏地抬起头,满脸明媚笑意,眉眼弯弯的冲他说:“为了以后在这吃饭呀!她不是说了嘛,只要你带了女朋友过来就不用付钱!”
    程叙之真的很能控制情绪。见她一如常态般同他说话,他舒了口气,礼貌而有风度的伸手推开门,让她进去。
    等到坐定之后他才说:“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点点的笑意,姜锦茜因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狠狠点头:“嗯。”
    ——
    一顿饭吃的却是难得的酣畅淋漓。席间姜锦茜起了很多个话题,又与他谈论着菜品的味道,程叙之的话一如既往的稀少,却也会在某个沉默的瞬间说一句话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那晚大概是姜锦茜和程叙之在那段时间里说过最多话的一天了吧。
    可到底为什么说那么多话,其实他们心里都心知肚明。
    姜锦茜却在程叙之送她回家之后,借着夜色看向车窗里的他。
    她喝了少许的清酒,脸颊泛红,像是上了胭脂般迷人。
    或许真的是酒精作祟,姜锦茜上前敲了敲程叙之的车窗,程叙之疑惑的看向她,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却被车外的姜锦茜堵住,她执拗道:“你开窗!”
    程叙之拗不过她,降下车窗。
    车内的冷气噗噗的往姜锦茜脸上吹,裸露在外的皮肤感受到一阵凉意,她双手扒着窗,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偏执的问:“我不能追你吗,为什么?”
    程叙之没想到她还会这么来一次,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眼睛从她的脸上扫过,最后停在挡风玻璃处。
    小区的绿化做的很不错,路旁的香樟树枝繁叶茂,在夜晚中张牙舞爪。
    像极了面前这个眼神坚定的人。
    程叙之轻叹一声,他的语调冷静自持,声音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因为我不喜欢你。”
    “哦。”姜锦茜懒懒的应道。
    语气里满是失落。
    程叙之还是第一次看到被拒绝的人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好笑的看向她。
    姜锦茜的下巴垫在双手上,她说话时嘴里喷洒着清酒的清香味道,她真的是很锲而不舍,被拒绝的这么果断,却还是面带笑意:“没事啊,我喜欢你!”
    “嗯?”程叙之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低头点烟的时候听到她说:
    “你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你以后不喜欢我。程叙之……”她叫他名字的时候声音总是很软,语气很温柔,细细麻麻的像是江南汀雨斜入人心,恨不得动手挠一挠,却是无论再怎么挠,都无法根治。
    “我就是要喜欢你!”
    姜锦茜说完伸手把他手里的烟给取了,往垃圾桶处一扔,言辞认真:“抽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
    做完,她又像是怕他不开心,立马转身往单元楼上去。
    “再见啦!”
    坐在原处的程叙之怔怔的楞在原地。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原本攫着一根烟,而此刻那根烟正躺倒在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有些好气又好笑的看向姜锦茜离去的背影。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从他手上夺烟逃跑。
    到底还是小姑娘。
    ——
    姜锦茜再见到程叙之,已经是国庆了。
    南城位于北方,十月已然入秋。南大道路两旁的行道树落叶纷纷,清洁工人每天一次的打扫似乎已经不能解决落叶缤纷的问题。秋风从脚下鼓鼓作声,树上叶子发出窸窸窣窣的颤音。
    姜锦茜踩在叶子上,缓缓的往公寓走去。
    小区的门卫见到她的时候和她说:“今天放假,没出去玩儿?”
    姜锦茜笑着回:“没呐,准备在家待着。”
    门卫大叔眯着眼,语气和蔼,如长辈般关爱的语气:“小姑娘就是要多出去走走,成天待在家要待出毛病的咧。”
    姜锦茜摆摆手:“习惯啦。”
    大叔又说:“不过这几天放假,人太多,你还是别出去了,等过几天再出去玩。你不是读研的吗,课不多,可以经常出去玩。”
    姜锦茜心想这大叔了解的还真多,她含笑着一一点头。
    走回到单元楼下,正准备拿出钥匙开门,就听到一阵短促尖锐的喇叭声,她循声望去,黑色跑车一个急刹停在离她二十米处的楼下。她定眼看去,那辆跑车后面竟跟着五六辆车,同一时间,车轮与水泥地摩擦的刺耳声音在安静的傍晚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