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47.第四十七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姜锦茜的眼眸动啊动, 最后停在了厨房门口,那里有人背对着她处理着食材, 高大挺阔的背影煜煜生辉般夺人眼球。
    她原本想去厨房帮他的,可是吴关拉住她说:“三哥不爱人帮他, 嫌处理不干净。”
    姜锦茜只能作罢。
    可在这坐着, 像是他家房里的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真的好尴尬啊……
    姜锦茜还是站了起来,她绕过人群, 直直的走向厨房门, 站定之后犹豫了好一会儿不敢开口。她咬着下唇,犹豫不决的样子被投射在了厨房油烟机上。
    程叙之抬眸, 一眼就看到了她。
    声音淡漠,“站在那儿干什么?”
    “啊……”瞬间被抓包了的姜锦茜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进来?”他微微提高了声音。
    姜锦茜又“啊”了一下,不确定道:“我可以进去吗?”
    却换来他的一声轻笑,声音里带着丝丝点点的笑意,又有点无可奈何:“进来吧。”
    姜锦茜在心里小小的惊呼了一声, 连忙跑到他身边,抬头看他:“哪里需要我做的你尽管说。”
    程叙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忽视掉她眼底的笑意,指了指放在篮子里的蔬菜, 语气寡淡:“把菜给洗了。”
    淅淅沥沥的流水声响起, 姜锦茜认真洗菜, 一言不发。
    程叙之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围裙来, 低声说:“把围裙系上, 别把衣服弄脏了。”
    姜锦茜手上还拿着一片大白菜,湿漉漉的。她看了看他的身上,纤尘不染的白色衬衣和黑色裤子,再看看自己,一身黑色刺绣连衣裙。
    他那样的比较容易脏吧……
    姜锦茜问:“你呢?”
    程叙之说:“不用。”
    “可是会脏……”
    程叙之笑而不语的看着她,看的她有点不好意思,转过身继续洗菜掩饰脸上的红晕。
    他看着她转过身去,便把那围裙放在她身旁,嘱咐道:“自己系上。”
    姜锦茜执拗道:“你也系上啊!”
    程叙之置若罔闻,他开火热锅,油烟机嗡嗡作响,他倒油热锅的动作十分自然,又带着他独特的矜贵。姜锦茜静静的看着他,心下的欢喜被一点一点填满。
    ——
    火锅底料弄好,程叙之把它装进锅里,拿到餐厅。
    吴关眼睛亮,一下就看到那满锅底料,香味一下间传满整个屋子。
    一群人转移阵地扑过来,围着桌子坐下。他们这群人平素懒惯了,到程叙之这儿吃饭从来不动手,也多亏是程叙之有洁癖,不爱人帮忙。要换了旁人,指不定得念叨几句。
    可现在……
    程叙之和姜锦茜两个人从厨房里把配菜一一拿出来,两个人男的俊女的美,女方还系着条围裙,眉眼间俱是温婉笑意。
    虽然男方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可又有人觉得他的神情是放松愉悦的。
    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新婚夫妇招待朋友的样子啊……
    众人心里都暗自揣测,觉得二人之间肯定有什么奸情。
    要不然那个满身洁癖的程叙之竟然会舍得让人进厨房?
    大家腹诽是腹诽,但谁都不敢去问程叙之。在这个方面,程叙之最不喜欢人八卦了。于是大家纷纷转战,问那个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姜锦茜。
    吴关拉着姜锦茜到他边上,几个人瞬间把姜锦茜围成圈。
    几双眼睛如狼似虎般亮晶晶的看向姜锦茜,看的她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她问:“怎么了?”
    “你和三哥什么关系?男女朋友?”有人犀利问道。
    姜锦茜看向问话的那位女生,眼睛又圆又大,嘴巴又圆又小,长得跟只鸟儿一样。她看着那只鸟说:“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他让你进他家厨房?”大家伙明显不相信。
    姜锦茜也很无奈啊,她倒希望自己是他女朋友呢!想到这儿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推开人群作势走出去,却被人抓住,那只鸟刨根究底的问:“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真的是普通朋友。”姜锦茜看向人群外,找了许久没找到程叙之的身影,她泄气般的转回身,无奈的说:“真没有骗你们。”
    大家这会儿是真相信了,拉着她的那只手也松开。
    姜锦茜走出人堆里,探头往厨房看了下,发现没人。
    她拉住坐在离厨房门最近的人,问道:“你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呀?”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三哥吗?——他衣服脏了,去楼上换衣服了。”
    姜锦茜咬了下唇,正好这个时候火锅锅底开了,大家一股脑专注着吃的,餐厅上的雾气弥漫,辣椒味十足。
    趁着大家都不注意,她轻手轻脚的跑到楼上去。
    楼上和楼下不同,下面酣畅热闹,这里却是安静如斯。
    她缓缓的走去,脚步声被轻软的地毯给瞬间消声。
    楼上有三个房间,她一时拿不定主意,站在离她最近的房门外,试探性的叫他:“你在吗?”
    “嗯?”一个慵懒的语调在一门之隔的房内缓缓响起。
    姜锦茜一下就笑了,她敲了下房门,问:“我能进来吗?”
    “嗯。”
    她推开门,那一瞬间,呆愣在原地。
    ——男人还未完整套好衣服,胸膛之下的人鱼线硬朗清晰,小麦色的皮肤肌理分明,一块块腹肌瞬间尽收眼底,如海啸般冲击着她的大脑。
    她的眼神太贪婪了,贪婪到程叙之都无法忽视。
    他在听到开门的声音的时候就转过身来,衣服穿到一半就看到她站在门边,眼睛像是看到什么一样,绿油油的。
    程叙之快速的把衣服套上,跟电话那边的人说:“我这有点事,待会说。”
    姜锦茜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听到他和别人说话,然后缓缓的按下结束通话。
    额……好尴尬啊。
    “你刚刚,没听到我敲门吗?”她硬着头皮说。
    程叙之把手机扔到床上,拉了条椅子坐,慢条斯理的看着她,急不可查的蹙了下眉,言简意赅道:“没有。”
    “我以为你听到了!”姜锦茜真的很委屈,声音里都带了几分哭腔。
    程叙之看她一副要哭的样子,卡在嗓子眼的话瞬间说不出口了。他到底还是心软,柔声问道:“这有什么好委屈的?”
    “我……我不是那种人!”不是没经过你同意就进你的房间的那种人。
    程叙之笑了一下,有点无奈道:“我说什么了吗?”
    “你没说,可你看我那眼神,分别就是!”
    程叙之说:“没有。”
    姜锦茜还在坚持。
    最后他揉了下太阳穴,声音里带了点疲惫倦意:“不要闹。”
    这三个字太像是爱人之间温存之际的话语。
    恃宠而骄的女生撒泼打滚,却被男人一句带点无奈和不耐的“不要闹”给打的偃旗息鼓,毕竟这三个字,更是带了宠溺的。
    姜锦茜瞬间服服帖帖的站在那儿了。
    半晌,程叙之睁开眼,见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问道:“找我有事?”
    姜锦茜这才想起来自己上来是有事找他的,她咬了下唇角,试探性的问道:“那个,你那晚回去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古怪的事?”
    程叙之整个人倒在椅背上,放松惬意的看向她,好整以暇的问道:“哪晚?”
    “就你送我回去那晚。”
    程叙之说:“我送你回去,可不止一晚。”
    姜锦茜低着头,她的耳朵热的发烫,她支支吾吾的说:“就、就我们一起吃饭的那天。”
    “那天啊,怎么了?”程叙之了然的点点头,问她。
    姜锦茜:“就……你回去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啊?”
    “比如说?”程叙之眼底流露出些许笑意出来。
    姜锦茜硬着头皮,索性破罐子破摔:“我给你发了短信,你看到了吗?”
    “短信?”程叙之琢磨着这两个字,惊讶的说:“你给我发了短信,我怎么不知道?”说着他起身把床上的金色手机给拿了过来翻看。
    姜锦茜此时讶异的张大了嘴,“你没看吗?”她失落的看着他。
    程叙之把手机合上,声音不带任何一点情愫,说:“我忘了,我这里没存你的手机号码。”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姜锦茜有一种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
    明明在他这里已经卑微到极致了,也觉得他再打击自己也没关系,毕竟自己在喜欢他的路上越走越近,都快要祭奠出生平所有希望与爱,甚至都想要撒手为他show hand了。
    可他……
    连存自己的手机号码都不愿意吗?
    那她的所有喜欢,是不是要到此结束了呢?
    她一开始喜欢他就没贪图他有任何回报,只希望他能看她一眼,能记得她就好。在十分的爱里,她甚至没希望他能给自己一分。
    她只希望他能看到自己对他的喜欢。
    可现在,他那句话却生生的把自己所有的喜欢都压至地狱。
    姜锦茜有些悲哀的想,或许是应该放弃了吧。
    趁喜欢还没变成爱,趁她还能及时收手,否则再爱下去,她会被伤的一败涂地。
    姜锦茜最后问了一句:“那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她的眼眶湿润,屋里灯光是那么的亮,光线照在她的身上,她的双眼亮的慑人。
    或许是因为蓄满的眼泪,她拼死挣扎最后一丝倔强不让它落下;或许是因为最后的确认,想要放手一搏,最后祈求你能记得我。
    程叙之从她的表情里竟读出了一种决绝的气味。
    他却没有因此而受任何的影响,没有一丝的犹豫,用一贯冷清至极的口吻说:“抱歉,我记不太清了。”
    姜锦茜也没有一点的犹豫,她点头的动作都不带停的,“好。”
    她又说:“再见。”
    她走的很快,中间没有停顿没有回头,脚步声那么轻,和来时一样。
    程叙之拿起那只金色手机,不断按锁屏键,屏幕明了又暗,暗了又明。
    许久,他笑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整理好衣服就下楼神色如常的吃饭。
    ——
    姜锦茜的口味偏甜,要找一个对胃口的餐馆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苏花朝找的地方,像是完全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其中一道糖醋里脊外酥里嫩,甜度刚好,没到发腻的程度,也没有淡若无味。
    一整天的奔波疲惫在美食的治愈下顷刻褪去。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苏花朝去上厕所,姜锦茜就在位置上等她。
    因为两个人来的比较晚,包厢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所以她们就在大堂处用餐。相邻两张桌子被一个小小的屏风隔着,每张桌子被划出一个小世界来。
    吃饱了的姜锦茜单手撑着下巴,无所事事的偏头看向外面来往走动的人。
    餐馆里人很多,排队等餐的人更多,若不是苏花朝的父亲与餐馆老板有私交,她俩大概得排上个把小时的队。
    正当她倒了杯茶,将茶杯放在嘴边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
    人群熙攘,觥筹交错,隔着几张桌子,隔着烟雾缭绕的灯光,他站在不远处,单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揉着眉心,眉眼间俱是不耐烦。
    而她在下一秒怔住。
    他掐着眉心的手放下,眼睛看向不知名的某地,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嘴角一勾,眉眼舒展。他点头,眉角的笑意倏地弥漫着整张脸。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的面容并没有比上次真切多少。
    但他的笑,却是清晰到她的心灵深处。
    姜锦茜的呼吸在那一刻都停滞,仿若置身琼瑶仙境,周遭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推测。而她的身边,分明是最具有人情味的餐馆。
    耳边传来许多劝酒声,交谈声,但她却感觉,此刻她的大脑宁静到不行。
    要不然她为什么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她目不转睛的看向他。
    他很快挂了电话,和柜台的服务员说了几句,转身离开。
    不到一分钟,他提着件黑色外套走了出来,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姜锦茜一把放下茶杯,想要跟他出去。放置不稳的茶杯在桌子上倒了,里面的水瞬间在桌子上流淌,从桌沿处流到她的裙子上,姜锦茜低着头,手忙脚乱的拿着餐巾纸擦着裙子,边擦还边看他在哪里。
    等收拾好,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她顿时懊恼,泄气般的瘫倒在沙发上。
    苏花朝只不过上了个厕所,回来就看到她无力的倒在沙发上,“怎么了啊这是?”
    姜锦茜摆了下手,她掩盖下眼底的失落,瞎编了个理由:“没事,吃多了。”她拿起两个人的包,“走吧。”
    “嗯。”苏花朝去柜台结账,结完账就带着她往外走。
    ——
    姜锦茜看着外面的景色,皱眉:“我们去哪儿啊?”这路不像是来时的路。
    苏花朝偏头看了她一下,说:“今晚有个聚会,都是群我玩的好的人,还有几个是你们学校的研究生,估计你以后和他们交集蛮多的,带你去玩玩。”
    姜锦茜应了一声。
    苏花朝敏锐的察觉到她低沉的情绪,问道:“你怎么了,感觉你从餐厅里出来,整个人都提不起兴?”
    “我又遇到他了。”姜锦茜深吸了一口气,车外霓虹灯不断闪过,她的脸颊处于明明暗暗之中,她睁着眼看向前方,睫毛微动:“就是刚刚在机场遇到的那个男的。”
    “嗯,怎么了呢?”
    “花朝。”她正襟危坐,语气严肃到不行,“你有办法找到那个男的吗?”
    “啊?”
    “我觉得……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话音刚落,汽车发出尖锐的一声,黑色路虎在马路上突然的刹车,造的外面一群谩骂声。
    闹市中是禁鸣喇叭的,可那辆突兀的停在马路中间的车却十分的影响交通。尖锐的喇叭声交迭不停的在车外响起,苏花朝往外看了看,复又重新发动起车子。
    很快,道路通畅,黑色路虎汇入车流,转瞬消逝在夜色之中。
    苏花朝伸手揉了揉眉心:“喜欢他?”
    “嗯。”姜锦茜小声答。
    苏花朝轻笑,“你才见过他几次呀,就喜欢了?”
    姜锦茜摇头,她语气诚恳凿凿,“一次就够了。”她扭头看向窗外,霓虹灯影弥漫,南城陷入星河之中,漆黑的夜晚,灯光亮的慑人。
    车子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
    姜锦茜盯着人行道旁的红绿灯,绿色灯光幽静深邃,她看了许久,眼角发涩才转移视线。
    “花朝,我没骗你。”
    车内太过安静,她的声音如少时江南石板桥下的流水,欢快的流淌,又带了点静谧。
    苏花朝弯了下唇,“我知道。”
    怕是谁见了程叙之,都不会忘记他。
    再次启动车子,姜锦茜偏头看专心开车的苏花朝,她咬了下唇,轻声叫道:“花朝啊。”
    “嗯?”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说完这句话,她便阖上了眼。
    南城那么大,今天能遇到他实在是幸运,但以后呢?遇不到,他便成了黄粱美梦;遇到了,如果遇到了……
    “如果遇到他,就好了。”
    苏花朝压抑住嘴角的笑意,问:“如果遇到了,怎么办?”
    “如果遇到了?”姜锦茜说完,倏地睁开眼,双手合十紧握,认真的说:“那我一定要去追他!”
    ——
    下车的时候姜锦茜迷迷糊糊的,等见了车停的地方,整个人一愣,“酒吧?”
    “对啊。”苏花朝看她一脸惊愕的样子,上前拍了下她的脸,揶揄道:“不会吧,你这么大了还没进过酒吧吗?”
    姜锦茜梗着脖子否认:“才没有!”说话的时候心虚的很,一点底气都没有。
    苏花朝嗤笑:“得了,你我还不知道呐!没去过就没去过,不丢人哈!”她晃了晃车钥匙,一把把它甩进包里,把包随意一背,手搭在姜锦茜的肩上,“走吧,姐带你见见世面!”
    姜锦茜从来没去过酒吧,此刻怯怯的跟在苏花朝的后面,拉着她的衣角,打量着四周。
    室内的光线极暗,镭射灯不停的转动,向四周投射出不一样的炫彩光芒。人很多,她从人群中挤着过去,音乐声振聋发聩,极有节奏感,带着舞池里的人有规律的在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