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57.第五十七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对啊。”姜锦茜甚至有点委屈, “你就算不喜欢我, 也没必要找这种漏洞百出的借口吧?找房子那天你不是说了吗, 你没有女朋友, 难不成这几天没见, 你就找到女朋友了?”
    她的头一点一点的低下去, 越说越委屈。程叙之见到她这般模样, 心里竟然油然而生一副愧疚感。
    他当初拒绝人的时候向来是果断决绝、斩钉截铁的, 但这次竟然有些微的头疼。
    姜锦茜……
    他是真不忍心拒绝她。
    “别哭。”他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两个字。
    姜锦茜鼓着脸, 腮帮子鼓鼓的,眼睛放大了两倍似的瞪他, 气冲冲的说:“没哭!”
    程叙之挑了下眉, 叹气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姜锦茜撅着嘴,梗着脖子佯装气势十足的御姐,说:“我怎么啦?”
    程叙之摇了摇头, 食指按住眉心,有些许无奈道:“很晚了, 上去睡觉吧。”
    姜锦茜才不听他的,继续追问:“那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这个问题问出来,程叙之先是一愣,紧接着便站直了身子,他如同一棵松柏一样高大笔挺, 英俊的眉眼染上些许笑意, 声音里也是:“你不也说了, 这才几天吗?好了, 我最近工作很多,没怎么休息,得回去睡觉了。”
    得到了心满意足的答案,姜锦茜立马一改之前咄咄逼人的神态,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程叙之似乎被她的笑给感染了,眉眼也柔和了几分,笑的慵懒放松,他把手里那一袋娃娃递过去,手停留在半空中。
    姜锦茜看着他的手,白皙纤长的手指宛如艺术家般的好看,她伸手缓缓的接过那一袋娃娃,把它抱进怀里,抬头看他:“我以后,还能找你吗?”她怯怯的问。
    程叙之犹疑了下,但她眼里的期待那么盛,令人难以说出一字一句的拒绝。他最后还是点了下头。
    姜锦茜因为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点头动作而高兴不已。
    程叙之看她眉飞色舞的笑,眉眼弯弯似天边皎皎明月,脸上的笑却比明月更亮。
    ——或许是因为她的笑吧,令自己无法说出任何的拒绝的话,甚至在当初拒绝她时,愧疚感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而来。
    “上去吧。”他别过来,眼睛看向远处,漆黑深邃的瞳孔处发出深不可测的光。
    这样的角度正好让姜锦茜看清他的侧脸,下颌紧绷,轮廓分明,眼角微挑,散发出迷人的光。
    姜锦茜笑着点头:“你也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嗯。”程叙之说,他从口袋里掏出包烟,叼在嘴上,又掏出一包火柴,抽出一根火柴,拇指和食指轻捻了一下,火光燃起,他点燃烟,在烟雾弥漫中,他说:“我看你上去。”
    姜锦茜听到这句话又笑了,她点头,声音温柔又好听:“那我上去啦!”
    她往回走,打开单元门,往里走了几步之后又折回来,抽出一只手,笑的眉飞色舞,在这静谧的秋夜,她像是春日的暖暖日光。
    春光乍泄,都不及她的美。
    她说:“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
    程叙之拿烟的动作一顿,他哑着嗓子,听不出情绪,道:“不客气。”礼貌而绅士。
    姜锦茜笑嘻嘻的回去,跑到楼上房间,点亮了灯就跑到阳台处看他。
    他还在……
    如月光般清冷,又如星辰般璀璨。
    她趴在栏杆处,下巴枕在手背上,和他对话:“我到啦。”
    隔着三层楼的高度,程叙之能听清她那并不大的嗓音,他掐了烟,没有说一句话就转身离去。
    他没有给任何回应,可姜锦茜仍旧开心的不得了。
    一直到视线里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她才回到室内。
    客厅沙发里一袋子的娃娃咧着嘴无声的对她笑。
    她也对着那群娃娃笑。
    对他的喜欢,好像从七分涨到九分了呢!
    其实在分开的时候,她想说的是:
    我想要哪个,你就给我抓哪个。
    那我那么那么喜欢你,你能把你自己给我吗?
    可是她知道,这句话不能问出来。他们好不容易能像个普通朋友相处,她不能再次把自己推离他的身旁。
    姜锦茜,你别急,你要等。
    ————
    第二天姜锦茜在家里待了一下午,冥思苦想到底要用什么理由去找程叙之。
    去他家借东西?但是……借什么东西才能看上去没那么刻意?
    或者是去给他送东西?
    要不然把电脑给弄死机了让他帮忙修?
    嗷……每一个听上去都特别不靠谱啊!
    姜锦茜捏了捏桌子上的小兔子,对着兔子说:“好想见到他哦,可是要用什么理由啊?”她扯着兔子长长的耳朵,眼角余光却看到一个银灰色的东西。
    她松开兔子的耳朵,摸到那个银灰色的……打火机。
    昨天被程叙之给气的直接冲了出去,在他家客厅看到他的打火机,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过去,一把把它抓过来装进自己的兜里。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拉,做完之后却十分心虚的往餐厅里的人扫了下,发现大家都没往自己这边看过来。
    于是干脆把它带回家来了。
    她摆弄着这长方形的打火机,眼珠子转了又转,在还与不还之间纠结了好久。
    要不还给他吧,他都用上了复古牌火柴了……可是,要怎么说这打火机的来源呢?
    “啊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出现在我的包里了,真的好奇怪对不对?”姜锦茜排练了一遍,结果脑海里就浮现出程叙之漫不经心的笑意,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说话。
    或者说:“是吗,可真奇怪。”
    反正二者里面哪个她都没办法面对。
    她在他面前,是说不出谎话的。
    除了放弃他。
    姜锦茜长叹了一口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手又不自觉的抓着那只小兔子。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眼珠子提溜一转,跑到客厅把昨晚程叙之抓的那只老虎给拿了起来。
    看吧看吧,这不就是看他的理由嘛!
    “你妹妹抓了好久的老虎,你忘了拿走啦!”
    对!就这么说!
    姜锦茜立马行动,换了鞋子就跑到隔壁那栋。
    她一出电梯,还来不及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就看到对面那扇门,“砰!”的开了。
    姜锦茜立马扯了个笑,却没想到从里面出来的不是程叙之,而是他的妹妹——程欢颜。
    她的脸一下子耷拉下去。
    程欢颜只不过是出来扔个垃圾,没想到外面还多了个人出来。
    她看着来人的表情,好笑道:“没看到我哥,至于这么失望吗?”
    姜锦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
    她边说边往房间里面看,客厅空荡荡的,沙发上放着件女式外套,她问道:“他……不在吗?”
    程欢颜把垃圾放在楼道的垃圾桶里,转身回来,笑着说:“他陪我爷爷去乡下了,估计得几天才能回来。”
    姜锦茜笑着点头,“这样啊。”眼里却尽是失落。
    她低着头,看到自己手里还抓着那只老虎,立马想起来自己是过来送这个的,马上把老虎递给她,说:“昨晚你抓了好久没有抓到的娃娃。”
    程欢颜小小惊讶了一下,她接过那只老虎,笑着问:“你抓的吗?还是我哥?”
    “不是我。”姜锦茜解释。
    程欢颜点头,“我哥他抓娃娃可厉害了!”语气里尽是崇拜。
    姜锦茜像是找到同道中人一般,也用着仰慕的口吻说:“他是真的很厉害。”
    觉得站在外面聊天不太礼貌,程欢颜邀请姜锦茜进屋。
    姜锦茜摇摇头,她是来找程叙之的,既然他不在,那自己也没有进去的必要了。她礼貌的摇头,说:“我只是来送这个的,既然送到了,任务就完成了,就不进去了。”
    程欢颜挽留她,“我们也可以聊聊天啊!”
    姜锦茜说:“不了,我先回去啦。”
    程欢颜真的很想和她聊天,自己一个人待着实在是太无聊了,她拉住姜锦茜,使出杀手锏:“我们聊聊天嘛!你难道不想多了解了解我哥?”
    这句话对她的吸引力真的很大,可姜锦茜却笑着拒绝:“不了。”
    “哎,为什么?”程欢颜不解。面前的这个女生,在看到程叙之时,虽然神色淡淡,可眼底的爱慕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挡不住的。
    以前那么多女生上赶着和程欢颜交好,都是想从她这里了解关于程叙之的种种,可她嘴硬的很,就是不说。
    可现在,她想要说给姜锦茜听的时候,却被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程欢颜真的很想知道原因。
    姜锦茜浅笑着,声音婉转悠扬,带着些许的笑意:“我不想从其他任何人的嘴里了解他。”因为其他人的评价都不是属于她姜锦茜的。
    她看程叙之的眼神和角度和别人都是不一样的。
    她想要自己了解他,或者是,他对自己说,
    “姜锦茜,我是这样的人。”
    她则笑着回应他:“程叙之,我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在收拾东西。
    姜锦茜揉了揉眉心,睁开眼,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那人站在门口,在明与暗的交界处,脸上的神色看的并不真切。他手上提着件外套,长身玉立的斜靠在门边,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室内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在这一刻,他如此的清晰。
    像是条山涧溪流,她一个照面,对着溪流俯身看着自己,却看到了河对岸的他。
    姜锦茜心跳飞快,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又遇到他了。
    就在这个上一秒还喧嚣嘈杂,这一秒便阒寂无声的地方。
    而他的出现,如同一团火苗,点燃了整片森林,大火汹涌燃烧,火光晕染整片蔚蓝天空,室内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有人上前迎接他,有人给他挪位置,有人叫服务员送酒。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混乱。
    姜锦茜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脏,企图控制住自己此刻沸腾的心跳,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想要看看自己的妆是不是花了。
    可这昏暗灯光并不能看清什么。
    她颓然的放下手,将镜子放回包里,抬头循着声音望去,一群人簇拥着他,天花板上如星光闪烁的灯光时而照在他的脸上,而他只是浅浅的笑着。
    姜锦茜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通畅了。
    怎么有人,即便是隔着远远的笑着,也像是在撩自己一般?
    程叙之摆了摆手算是打个招呼,接着往房间里走来。他的步伐并不大,姜锦茜数了下,他一共走了十七步,最后停在了……和她相隔半米左右的距离。
    他坐下。
    他们二人中间,只有室内黯淡灯光和喧嚣空气。
    姜锦茜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
    他他他、他怎么突然坐到自己边上来了……
    姜锦茜的心砰砰砰的跳,包厢又重归热闹。她动作极慢的将僵直着的背靠回沙发上,余光扫射着边上的那人。
    他坐在暗角处,微低着头,一只手放在扶手处支撑住下巴,另一只手也不空闲,玩弄着一个银灰色的打火机。
    姜锦茜现在十分想和他说话,哪怕是一句干巴巴的问好也行啊!可她到底还是胆子小,在原地皱眉踟躇许久,都没敢上前。
    直到有人过来,打破了二人之间的静谧氛围。
    “来啦。”苏花朝手上拿着个托盘,她从上面拿了杯水和酒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程叙之一直低着的头方才抬了起来,他懒懒的应了一声,把打火机往边上随意一放,眯着眼看向那黄浊的酒。
    苏花朝莫名:“怎么了?”
    “今天开车来的,喝不了酒。”程叙之说。
    苏花朝摆摆手,她上前,坐在程叙之和姜锦茜中间,伸手拿过酒杯递给姜锦茜,笑着说:“这不是给你的,是给茜茜的好吧!”
    突然被叫道的姜锦茜一愣,她慌忙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就被塞了一杯酒,双手一接触到冰冷的酒杯,立马回神:“给、给我的?”
    苏花朝说:“对啊!你今天第一天来,当然是给你接风洗尘的!”
    她说完,意识到自己还没向程叙之介绍姜锦茜,立马说:“我在c市的朋友,姜锦茜。”
    “茜茜,他是程叙之。”苏花朝脸上的笑意渐浓。
    姜锦茜感觉自己的天灵盖被一道闪电劈过,浑浊的意识陡然间雾气消退。
    他们两个认识?
    姜锦茜不敢相信的看向苏花朝,而苏花朝此时微微向后倒去,姜锦茜惊讶的面孔一下子就对上了一张慵懒惬意的英俊脸庞。
    她甚至还来不及质问一句,在喉咙处的尖叫立马偃旗息鼓了。
    明明只是一个眼神而已,怎么就能让自己的心脏跳的那么剧烈呢?
    姜锦茜感叹:眼前的这个人啊,哪怕只是皱个眉,都像是在撩她。
    苏花朝在一旁看的直发笑。姜锦茜的反应,可真……可爱啊。
    只不过一眼而已,长得比程叙之好看的人又不是没有,怎么见到他,反应就这么……娇羞呢?
    程叙之的反应淡淡,不过是一眼他就转回脸去,伸手拿了那杯水,轻抿了口,再放下水杯的时候开口道:“女孩子晚上还是别喝酒了。”
    姜锦茜还沉浸在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无法自拔,这下一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抬起头来,啊了一声。
    接着她把那酒杯放回原处,双手手掌放在膝盖上,像是小学生一样挺直了腰杆坐着。
    “叫人拿杯牛奶过来。”程叙之的声音低沉沙哑,还带着些许的疲惫,“我出去抽根烟。”说完,他就站起身,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姜锦茜一直不敢看他,害怕自己脸上的喜欢太多,让他一眼就看清。这个时候他走了,她一直四处东张西望躲躲藏藏的眼睛终于可以直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