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姜糖 > 60.第六十颗糖
    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  那人站在门口, 在明与暗的交界处, 脸上的神色看的并不真切。他手上提着件外套,长身玉立的斜靠在门边,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 室内灯光照在他的脸上, 在这一刻,他如此的清晰。
    像是条山涧溪流, 她一个照面, 对着溪流俯身看着自己,却看到了河对岸的他。
    姜锦茜心跳飞快,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又遇到他了。
    就在这个上一秒还喧嚣嘈杂, 这一秒便阒寂无声的地方。
    而他的出现, 如同一团火苗, 点燃了整片森林,大火汹涌燃烧,火光晕染整片蔚蓝天空,室内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有人上前迎接他, 有人给他挪位置, 有人叫服务员送酒。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混乱。
    姜锦茜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脏, 企图控制住自己此刻沸腾的心跳,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 想要看看自己的妆是不是花了。
    可这昏暗灯光并不能看清什么。
    她颓然的放下手, 将镜子放回包里, 抬头循着声音望去,一群人簇拥着他,天花板上如星光闪烁的灯光时而照在他的脸上,而他只是浅浅的笑着。
    姜锦茜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通畅了。
    怎么有人,即便是隔着远远的笑着,也像是在撩自己一般?
    程叙之摆了摆手算是打个招呼,接着往房间里走来。他的步伐并不大,姜锦茜数了下,他一共走了十七步,最后停在了……和她相隔半米左右的距离。
    他坐下。
    他们二人中间,只有室内黯淡灯光和喧嚣空气。
    姜锦茜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
    他他他、他怎么突然坐到自己边上来了……
    姜锦茜的心砰砰砰的跳,包厢又重归热闹。她动作极慢的将僵直着的背靠回沙发上,余光扫射着边上的那人。
    他坐在暗角处,微低着头,一只手放在扶手处支撑住下巴,另一只手也不空闲,玩弄着一个银灰色的打火机。
    姜锦茜现在十分想和他说话,哪怕是一句干巴巴的问好也行啊!可她到底还是胆子小,在原地皱眉踟躇许久,都没敢上前。
    直到有人过来,打破了二人之间的静谧氛围。
    “来啦。”苏花朝手上拿着个托盘,她从上面拿了杯水和酒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程叙之一直低着的头方才抬了起来,他懒懒的应了一声,把打火机往边上随意一放,眯着眼看向那黄浊的酒。
    苏花朝莫名:“怎么了?”
    “今天开车来的,喝不了酒。”程叙之说。
    苏花朝摆摆手,她上前,坐在程叙之和姜锦茜中间,伸手拿过酒杯递给姜锦茜,笑着说:“这不是给你的,是给茜茜的好吧!”
    突然被叫道的姜锦茜一愣,她慌忙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就被塞了一杯酒,双手一接触到冰冷的酒杯,立马回神:“给、给我的?”
    苏花朝说:“对啊!你今天第一天来,当然是给你接风洗尘的!”
    她说完,意识到自己还没向程叙之介绍姜锦茜,立马说:“我在c市的朋友,姜锦茜。”
    “茜茜,他是程叙之。”苏花朝脸上的笑意渐浓。
    姜锦茜感觉自己的天灵盖被一道闪电劈过,浑浊的意识陡然间雾气消退。
    他们两个认识?
    姜锦茜不敢相信的看向苏花朝,而苏花朝此时微微向后倒去,姜锦茜惊讶的面孔一下子就对上了一张慵懒惬意的英俊脸庞。
    她甚至还来不及质问一句,在喉咙处的尖叫立马偃旗息鼓了。
    明明只是一个眼神而已,怎么就能让自己的心脏跳的那么剧烈呢?
    姜锦茜感叹:眼前的这个人啊,哪怕只是皱个眉,都像是在撩她。
    苏花朝在一旁看的直发笑。姜锦茜的反应,可真……可爱啊。
    只不过一眼而已,长得比程叙之好看的人又不是没有,怎么见到他,反应就这么……娇羞呢?
    程叙之的反应淡淡,不过是一眼他就转回脸去,伸手拿了那杯水,轻抿了口,再放下水杯的时候开口道:“女孩子晚上还是别喝酒了。”
    姜锦茜还沉浸在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无法自拔,这下一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抬起头来,啊了一声。
    接着她把那酒杯放回原处,双手手掌放在膝盖上,像是小学生一样挺直了腰杆坐着。
    “叫人拿杯牛奶过来。”程叙之的声音低沉沙哑,还带着些许的疲惫,“我出去抽根烟。”说完,他就站起身,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姜锦茜一直不敢看他,害怕自己脸上的喜欢太多,让他一眼就看清。这个时候他走了,她一直四处东张西望躲躲藏藏的眼睛终于可以直视他了。
    他从人群中穿过,他的白衬衣被灯光映出各种颜色,柔和的黄、幽魅的紫、张扬的红,却都不及他宽阔坚挺的背影。
    她的目光穿过幢幢人影,最后在包厢门口停住。
    等她收回目光,就看到苏花朝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姜锦茜满心沉醉于欣赏程叙之的“美色”的时候是自动屏蔽了外物的,可这会儿理智回归,想想自己刚刚的举动……到底还是不好意思了。
    姜锦茜红着脸,支支吾吾:“这个……那个……”
    “哪个呀?”苏花朝好笑的看着她,“不就是喜欢他吗,没事,喜欢吧。”
    “啊?”姜锦茜愣了。
    话题怎么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过渡到这里了……
    苏花朝笑的像只狐狸,她伸手捏了捏姜锦茜的脸,说:“不过喜欢程叙之的人那么多……追他可不是件容易事儿!”
    “啊?”姜锦茜懵了。
    苏花朝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她笑的别有深意的看向姜锦茜,快速的转移话题,说:“我给你拿杯牛奶去。”
    ——
    姜锦茜捧着杯牛奶小口小口的啄,偶尔有人到她边上来和她说几句话,她都眯着眼笑着回答,声音温柔缱绻。
    包厢里的都是苏花朝的好友,知道姜锦茜是苏花朝念叨了许久的闺蜜,对她的态度都很友善。还有几个人确实如苏花朝所说,是南大的研究生,不过比她大了一届,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说要是在学校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
    姜锦茜都笑着点头。
    喝完一杯牛奶,姜锦茜侧目向边上的位置看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和她攀谈的人都心照不宣的没去坐那个位置,仿佛那个位置是专属于那人的一样。
    姜锦茜接着飘忽的灯光甚至可以看到那沙发上的褶皱和那人刚离开时一模一样。
    可人来人往,她都喝完一杯牛奶了,他还没回来。
    姜锦茜放下杯子,低头玩了下手机,起身站了起来。
    边上的人问她:“怎么了?”
    她不好意思的问:“这儿卫生间在哪?”
    “卫生间?出门右转,到了尽头再左转就是了。”
    “谢谢。”
    姜锦茜从洗手间里出来,靠在走廊尽头的窗台,对着窗外车流不断的灯火发呆。夜晚十点,这个城市仍旧人来车往,灯光璀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安静的蛰伏在原地,万家灯火映着满天星光。
    她想在这儿待一会儿,包厢内的空气太浑浊了。
    啤酒和洋酒的味道掺杂在一起,烟雾缭绕,水果的清香味完全被湮没住。哪比的上外面的空气闻着舒服。
    可,外面又哪比的上里面。
    里面有他呢。
    姜锦茜自然是觉得程叙之是在包厢里的。他不过是出去抽根烟,或许会遇到熟人浅聊几句,但她出来都这么久了,他一定回去了吧。
    这么一想,姜锦茜也决定要回去。
    她转身,往包厢的位置走回去。
    却在包厢门外看到了他。
    程叙之背靠着墙,微弓着腰,右手食指和中指掐着根烟,烟雾从烟尾缓缓上升,在他的脸庞处散成一团,他吸烟的速度很慢,姜锦茜从尽处走到他身边一共用了四十二步,在这并不算冗长的时间里,他只吸了一口。
    姜锦茜看到他笑了一下,嘴里吐出淡淡的烟圈,张开嘴低语了几句。
    她这才意识到他身边是有人在的。
    姜锦茜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他一眼,正好,程叙之的目光也接触到她。
    程叙之淡淡的点了下头算是和她打招呼,姜锦茜咬了下唇,轻声说:“牛奶……很好喝,谢谢。”
    似乎没料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程叙之难得少见的愣了一下,接着又恢复往日淡然自若的表情,说:“不用谢。”
    姜锦茜的胸腔里像是灌了一腔热血,想要再和他说几句话,却又碍于他身边还有其他人,最后百转千回只剩下一句:“我先进去了。”
    “嗯。”程叙之把烟给掐了。
    他说:“我和你一起进去。”
    书桌正对着窗户,窗外高耸的银杏长势正好,澄净的黄渲染了蔚蓝的天,晚霞逐渐褪去,夜幕笼罩大地。
    从傍晚黄昏时分到夜色帷幕降临。
    最后姜锦茜哀嚎了一声,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打开微博。
    微博的私信箱已经爆满,99的消息让她有点头疼。她打开来看,新老读者的问候、表达对她的喜欢,还有几个出版社编辑问她新文是否有出版,想和她谈出版事项。
    姜锦茜扫了几眼之后就关了。
    她常合作的出版社挺不错的,关键是编辑人也很好,在她最低谷的时候力排众议签下了她的书,并放下豪言说会大卖。
    姜锦茜当然不信,但她却没想到,那本书成为了她的成名之作。
    她那时便说过,如果编辑愿意,以后她的书都会交给他们出版社。这句话不是说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