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龙族秀恩爱109式 > 第45章
    阿翠是清荣的一切,是他生活重心中的重心。自阿翠出生以来, 清荣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无法和她交流, 无法听到她用比清晨的微风还要清甜的声音喊哥哥, 无法感受她扑到他怀里时那种让他心底发颤的冲力。他们被厚厚的冰床隔开着, 时间越久, 就越容易让清荣联想到妹妹还没有破壳的日子,那时候两人也是这样近在咫尺又被残忍地隔绝。不过好在这一回的等待是有期限的。
    等待总是让时间变得漫长无比。清荣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办完事情迅速回来后就一直坐在冰床边, 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在冰床中昏睡的阿翠。他其实早已不需要进食和入眠, 之前做哪些都只是为了陪伴阿翠, 现在阿翠躺在这里, 他自然也跟着时时刻刻地守在这里, 完全不畏寒地贴着冰床,呆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在漫长的等待中, 注视着阿翠是清荣唯一能做的事情。
    阿翠并不是一直平静无波地躺着。她偶有皱眉,清荣就会心疼不已地推开冰床侧面特意留出的能滑动的小方窗, 将手伸进去握住阿翠的手, 脸贴在冰床上不断轻声重复着安抚:“哥哥在,阿翠不怕, 哥哥一直在你身边……”每次阿翠都仿佛能听见一样, 被他安抚一会儿就会松开皱起的眉头。有时候阿翠也会弯起嘴角微笑, 清荣就会猜测她是不是梦到了自己,心就会变得像阿翠最爱吃的蜂蜜云糕一样甜丝丝软绵绵的,但一想到也有不是的可能, 他心里又会泛起酸,就这样既甜又酸地一直纠结到阿翠笑容褪去。
    一个月后,
    药府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出此异像,必然是丹药已成。几乎是在异像发生的下一瞬,灵奎便来敲响了清荣阿翠二人所在的殿门。原来,清荣早已在南央的丹房门口和这边的殿门外设置了传送阵,南央那边刚送出药,早就候在门口的灵奎接过药就立刻启动传送阵被送来到了这边。
    清荣放下又忍不住伸进冰床去的手,站起身,殿门随之打开。灵奎快步进殿后发现君上早已站在冰床的台阶下等他,于是立即托举着丹瓶跪下:“君上,药炼成了。”
    清荣抬起手,丹瓶瞬间飞至他手中,他打开瓶口嗅了嗅,还算满意地点头:“让南央来殿外候着。”
    灵奎领命退下。
    殿门再次关起,清荣回身拾级而上,明明心里很急切,动作却缓慢,仿佛在走向一个自己憧憬了很久的美梦,让人不由地小心翼翼起来。终于走至冰床前,清荣俯下身缓缓移开凹槽上的冰盖,用最轻柔的力度抹干净阿翠脸上细碎的冰粒,注视了沉睡的妹妹一会儿,他附到她耳侧柔声道:“会有一点难受,阿翠别怕,哥哥一直都在。”
    说完他爱恋地抚了抚妹妹被抹去寒霜后变得红润的脸颊,然后从储物戒里取出一个古朴的盒子打开,里面正是九幽所赠的那瓶灵液。他将两个瓷瓶的小口对接,三颗洁白圆润无一丝瑕疵的丹药一颗接着一颗地滑入灵液中,在清荣力道均匀的轻摇下,丹药很快便完全化开,原本无色的灵液也变成了牛乳般的白色。
    清荣仔细闻过药水的味道,又稍稍尝了一点,觉得没有问题之后,蹲下身将昏迷中的阿翠半扶起,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臂弯里,然后仰头将小半瓶药水含入口中,再慢慢哺给阿翠。虽然只是哺药,但少女唇齿间甜蜜美好的触感让清荣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会儿,直到确定她嘴中已无一丝药味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她,心里还安慰自己——他只是怕妹妹嘴里有药味难受,绝对不是在这种时候还要偷吻她。哺完药后,清荣又将阿翠小心地放回冰床中,再盖回冰盖。
    没什么清醒意识的阿翠只觉得一股夹杂着熟悉气息的冷香流入嘴里,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便迅速划过喉咙进入腹中,同时还有一个软软的物什在她嘴里不断地舔舐着,直到把最后一丝冷香都卷走才罢休。很快,有灼热感从腹部中央升腾而出开始向外扩散直至整个身体,让她觉得自己仿佛被人架在火上烤,但同时又有一股寒气飞速流窜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热度每每浮上来未过一息便被压制下去,反复在极热到极冷之间快速转变的感觉虽然难受,但不至于让她忍不了。于是清荣便只看到妹妹皱紧了眉头,却没听到她发出一点声音,这样忍耐着的妹妹反而让他更心疼,让他恨不得替她喊出来缓解痛苦。但他又不能去抱着她安慰,否则减少了她和冰面的接触面积会让她更难受。清荣只好整个人抱着冰面,一遍又一遍地用言语安抚她。
    好不容易等到阿翠全部消化完那一口药水,脸上表情恢复平静,清荣又必须忍着心疼再次打开冰盖将她扶出来,又是一口喂入。如此这般反复三次才终于将药水喂完,阿翠还没怎么样,盯了全程的清荣已经揪心得大汗淋漓了,连滑下来的几丝额发也全都湿透。阿翠长大后的这些日子,他体会到了有生以来从未体会过的狼狈,且一次比一次更狼狈,但他却甘之如饴。不顾自己比阿翠更憔悴的样子,立即推开冰盖去贴妹妹的脸,即使她听不到也还是夸她:“好乖,好乖。”
    用丹药和灵液改善完阿翠的体质,接下来就应该收回阿翠体内的他的神力,让她自行吸收剩下的小半妖丹开始化蛟了。
    化蛟,那是个更加痛苦的过程。
    清荣深吸几口气,手微颤着伸到阿翠腹部,微微握拢又松开,松开又握拢,最后收回手站起身,目光在周边远离凹槽并没有多大用处的冰种上转了一圈,有了想法。他先将阿翠从冰床中抱出来小心地放到一边,自己躺进凹槽中,然后手向下一压,离凹槽处较远的冰种瞬间碎裂成小冰粒,随即手又作出收拢状,成千上万的小冰粒顿时飞过来厚厚地铺满了清荣一身,顿时他就像穿了一件平滑的冰衣一样。清荣细细检查了一番,把有些小凹凸的地方按压平顺,确定不会硌到阿翠之后,才将灵力外放包裹住一旁的阿翠,小心翼翼地慢慢将她移到自己身上,手臂一收隔着冰衣环紧她,满足地喟叹一身,然后控制冰盖将两人都圈在了凹槽里。
    要开始了……清荣满怀疼惜地吻了吻阿翠滑落到他唇边的发丝,又静静地抱了她一会儿,才终于一狠心,手指稍稍一动,阿翠体内裹住丹药的神力便消失了。
    自抱住她后,清荣就一直用自己的神识裹住她全身,以防有什么不妥他没有及时注意到。当然这同时,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所以神识探全身什么的必须得他来,总不能让外面的南央进来乱看吧?
    好在现在情况特殊又是为了阿翠的健康,第一次全方位探看到少女身体的清荣除了呼吸急促了点,脸红了点,手脚僵硬了点之外总算还是维持住了清明。更何况,当阿翠难受的反应一出来清荣就会只剩下心疼了,旖旎的气氛也维持不了多久。
    阿翠比清荣想象中更快地再次皱起眉,她现在的体质已经不是服药前可比的,吸收丹药的速度自然也更快,反应出来的表象也更加吓人。腹部妖丹所在的位置迅速滚烫起来,颜色也逐渐从淡粉变成火一般的鲜红,这鲜红迅速扩散开来,随着难以忍受的火烫一起蔓延到全身,这种变化和当年初化人形时十分相似。
    清荣见她开始难受,连忙把自己的手指放到她嘴里防止她咬到舌头。
    又一次被从深度昏迷中拉出来的阿翠显然很烦躁,这次的热烫又明显比之前三次要更加难受,她使劲咬着嘴里清荣的手指,偶尔溢出一两声呻、吟,别看只是这一两声,她不叫的时候清荣就已经心疼得不行,现在更是整颗心都要被揪得翻个个儿了,隔空引进更多的碎冰,将她身体和冰面的每一寸缝隙都一丝不漏地填满,以期能让她稍微好过一点。
    很快,那小半妖丹就被饥渴的身体吸收完毕,清荣通过神识发现她全身火红的皮肤开始逐渐变淡,紧接着体型迅速发生变化,在清荣看来粗糙无比的冰粒每一颗都是划伤她的隐患,他连忙随着她的变化清理出合适的空位。
    对于阿翠来说,真正难熬的过程才刚刚开始。
    之前的火烫只不过是在吸收灵气,现在则要真正开始化蛟的过程了!那股难熬的火烫消失,一种让人根本无法忍耐地疼痛从她的脊髓向四肢蔓延,头部则更是疼痛难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狠狠地从里面敲击着想要破开她的脑壳出来!
    “啊!!!……啊!!!”阿翠终于忍不住开始大叫起来,同时拼命吐着咬着嘴里清荣的手指。见她又吐又咬,清荣也不清楚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了,只能选择继续放在她嘴里护住她的舌头。他一边牢牢地抱住她防止她抓伤自己,一边消散掉她身上所有的衣物让她果身接触到冰层希望能更加减轻一些她的痛苦,同时抓起细碎的冰粒直接往她身上灵力最集中的几处地方抹去,他哆哆嗦嗦地吻着她,仿佛他比她还要疼:“都是哥哥的错,疼就抓哥哥咬哥哥,别弄伤自己……马上就好了,宝宝最厉害了,疼就叫出来……马上就好了……”
    只是凭本能挣扎的阿翠完全听不到他的话,已经变成蛇形的下半身啪啪地四处乱甩,清荣便也将下半身变为龙形,裹住一层冰后紧紧地缠住她防止她撞伤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早上去买早饭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一家有卖蛋饼,但是当时已经买了生煎豆浆和油条了嘤嘤嘤!明天一定要去吃吃看!!!任何裹油条的东西都是我本命!!!!本命!!!!!
    ——————————————
    谢谢五更寒的地雷~喏!请你吃裹油条和香肠的蛋饼!要不要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