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上,亡国靠你了![重生] > 第55章 中秋
    幽州王王府的正厅内, 余千手被五花大绑着跪在厅堂中央。而多伯坐在首座处, 面色阴沉地看着不卑不亢地跪着的余千手。
    “呵,这次倒是没搞什么幺蛾子,乖乖便束手就擒了。”多伯冷笑道:“怎地不像上次那般以下犯上,打伤自己人助敌人逃走?”
    余千手心道, 总归怎么逃也会被抓回来。一来是毒门与他们的江湖信誉,二来反正那人已经没有在自己身边,被抓回来也没什么。
    多伯见余千手面无表情,饶有兴趣道:“你倒是什么都不怕。你与余千足都是如此,仿佛这世上的一切都不屑一顾,压根儿不放在眼里。”
    “本王还是第一次见你动了情绪,竟为了美人违背刺客最为看重的诺言与诚信。”
    余千手心底一动, 不愿将秦招凰推上风口浪尖或是给了多伯要挟的理由,因而若无其事般道:“爱美之心, 人人有之。**渴望, 也是人之常情。”
    多伯挑眉,双眼在余千手身上打转, 似乎是在琢磨余千手说的话有几分真与假。
    余千手道:“大王若是从此之后便无法信任与委托我任务便解约了吧, 余千足已足矣, 银子我会尽数还您。”
    “不,不用。”多伯笑道:“失了这么一个有力的臂膀,本王岂不肉疼。你继续待在这府邸替本王办事,然而……”
    “背叛本王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念在你能力非凡, 为本王得力帮手,本王便不计较那么多,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嘿,余千手,千手,这名字倒是有趣。”
    余千手抬头,就见多伯身边的一个护卫手握着匕首朝自己走来。余千手蹙眉,能预料到多伯想做什么。叹了口气,只得闭眼硬熬。
    xxxxxx
    这夜温宁安留在秦招凰帐篷与他一块儿睡,两人断断续续地聊了许久。隔日早起后便随着大伙儿到城镇去采补些瓜果、圆饼、烛火与等等中秋一应需要的东西。
    城镇里头的掌柜见是风州的将士,折扣打得飞起,有些甚至不收银子,其中便包括了百大娘。温宁安等人硬是拉着百大娘与他们一块儿到军营去热闹热闹,百大娘拗不过,被大伙儿拉着走了。
    当夜幕降临之时,就见四处缠绕着铁丝,而铁丝上挂满了熠熠发光的灯笼。烛光透过彩纸闪烁,就像是天上的星河全都坠落到人间一般,黄沙与黑夜不再单调。
    众人准备着香案与瓜果,温宁安开溜,掀开了帐篷的门却差点与准备迈出的封骐迎头撞上。
    “怀天?”温宁安一愣道:“你醒了?”
    封骐看了看四周道:“躺好久了,我想出去吹吹风。”
    温宁安笑道:“好,待会儿……陪我去南边的哨塔走走。”
    离开帐篷后,只见整个军营仿佛被点亮了。封骐浅笑,心道原来军营过起这中秋比京城里的王公贵族与老百姓还要亢奋与上心。许是中秋象征团圆,而这些将士在外征战与家人或爱人天各一方,借此祈福与思念吧。
    不远处逐渐有热闹声传来,封骐想也知道这些人定是要热闹至天明了。
    “怿心,你不参与他们?”
    温宁安摇了摇头道:“你的身子不好,还是不要与他们喝酒了。虽然桂花酒酒性不烈,但终究对你有伤害。”
    封骐挑眉道:“如今反倒是我娇贵了。”
    温宁安捏了捏封骐的手臂道:“说得我以前很娇贵似的。”
    “那是,在我眼中你便是最珍贵的,如今也依旧如此。”
    “油嘴滑舌。”
    秦招凰带着阿白与其余将士一起玩闹,而星星与亮亮随着手牵着手的温宁安与封骐一路往南边的哨塔而去。
    两小只在温宁安脚边蹿来蹿去玩儿,惹得封骐都忍不住酸溜溜道:“这些小东西就喜欢与你亲近。”
    温宁安笑道:“你别吃味,之前以为你死了,星星哭得可惨了。”
    “哟?”封骐用脚尖轻轻撞了撞星星圆滚滚的身躯,惹得星星龇牙咧嘴地在封骐的脚板上咬了一口,然而封骐穿着厚靴,而星星的牙齿还未长齐全,这么一咬也只咬到皮革,疼得泪眼汪汪。
    蠢得封骐都忍不住撇头不看了,转而对温宁安笑道:“星星有没有哭我不知道,不过你倒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啊。”
    温宁安抿了抿唇,转头不看封骐。
    “哈哈哈哈——”
    哨塔距离空地有一段距离,将士的喧哗与欢笑声逐渐淡去,只余下“呼呼”的风啸声。
    封骐看了看四周笑道:“怎地忽然想来这儿?”
    温宁安不答,只是拉着封骐的手臂继续朝哨塔前进。而来到了高塔底下后,封骐便恍然大悟了。
    哨塔以木条和木片搭建而成,没有遮蔽的墙瓦也没有挡雨的房顶,因而倒是能够一窥其中。就见里头满满的还未点亮的灯笼,也无需铁丝,直接挂在木条上便是。五彩缤纷的灯笼缠绕着哨塔而上,风吹过发出了沙拉沙拉的声响。
    温宁安低头道:“我自己挂上去的,我们一起点亮吧……”
    封骐愣愣地看着温宁安,一时之间失了言语。
    “怿心……”
    温宁安只觉得头顶上封骐的视线炙热灼人而不敢抬头,只是继续道:“之前在避暑山庄之时,你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宫中步步惊心、尔虞我诈的生活,放了千千万万的彩灯哄我开心。如今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战场与行军的日子,所以……”
    “我没有不喜欢。”封骐猛地抱住了温宁安,抱得死紧死紧激动道:“我很喜欢,因为有你在。你在哪儿,我便喜欢哪儿。若你说喜欢布衣生活,我也能随即回去将皇位给让出来和你一起去种田。”
    与温宁安甜蜜过,也吵过架分开过,而如今虽然未表现出来,但心底终究担心自己寿命的极限,就怕猝不及防间死了去,两手空空,只觉得仇恨还是权势皆都是云烟了,与心爱之人平安幸福在一起才是最为要紧的。人生短短数十载,哪有那么多可挥霍,还要将心力放在那摸不着的权势与厌恶的仇人身上。
    若是自己死去之时温宁安不在自己身边……
    纯粹是在脑海中想一想都觉得害怕与难以承受。
    温宁安笑道:“昏君……我才不与你去种田,你这荣华富贵、被人伺候惯了,别说生火切菜这些基本的,连锄头铲子都扛不起吧。”
    “都说我是昏君了。”封骐眨了眨眼道:“自然是你种田做饭持家,而我日日躺床上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只负责‘伺候’你便是了。”
    温宁安被堵得说不出话。
    流氓!这脸皮可堪比城墙啊!
    “别闹了,我们去点灯吧。”温宁安红着耳垂率先走入了哨塔。蜡烛与火把早已备好,温宁安取过一根蜡烛在火把上过了过点燃后,便开始一盏一盏地将灯笼点亮。
    封骐也有样学样,一手揽着温宁安的腰一手点灯笼。
    灯笼一个接一个地点着上去,一步一步地踩着阶梯往上爬。两人没有说话,只是拥着彼此慢慢将这一路给点得光亮,沿途温暖和煦的火光明晃晃的。
    到了高塔的最顶端,往下看就见一片五颜六色的星河。两人置于这片星河的中央顶部,四周仿佛梦境一般,时间也似乎不再流动。
    封骐看着温宁安,他的身旁是散发着柔光的灯笼,而身后是窗外浩瀚无际的沙海。但人比这些还夺目。
    “唔……”温宁安一愣,就见封骐拥住自己的腰俯身覆住了自己唇。如瓢泼细雨般,温柔无声。封骐这一次的吻很温和,只是贴着温宁安的唇感受着他的气息,之后再无动静。
    温宁安发觉封骐越来越喜欢吻他了。
    “怀天……”一吻终了,温宁安轻轻环住了封骐的腰问道:“你当真喜欢布衣生活吗?”
    封骐道:“我喜欢大权在握,高高在上的感觉。当初争夺这皇位不就是为了能有朝一日品茗操纵他人生死,被天下万民跪拜的快感么?但若是你喜欢布衣生活,这些我便不喜欢了,因为你比它们更为重要,一切以你为重。”
    温宁安只觉得心底暖呼,温声道:“那我也喜欢现在这样的日子。”
    封骐挑眉。
    温宁安认真道:“我没说谎。我喜欢看你睥睨天下,傲视江山的样子……”
    他的男人,天生便该如此。
    封骐摇了摇笑道:“两人在一起,说实话,哪有不喜欢的日子。我敢说,以后我退位了,我们去云游四方过寻常人家的生活之时,纵然家里只剩一斗糙米那我也是觉得幸福的。”
    只要能活着,一起活着到老,多苦他都觉得幸福。
    “一斗糙米……”温宁安莞尔地笑了笑。这人真的是,一碗糙米在寻常人家可不算穷苦啊。但封骐有一句说的没错,自己驰骋沙场、刀光剑影,而封骐邪功缠身,能一起白头偕老携手同归,那便是最大的恩赐与幸福了。
    哨塔上很简陋,两人也不嫌弃,找了个较为干净的位子便席地而坐了。星星与亮亮在哨塔处追逐,似乎是被这片星河给迷住了。
    温宁安与封骐不理他们,紧紧地靠着彼此安静地赏月。花前月下,岁好人好。
    中秋,天上的月亮圆圆满满,毫无瑕疵。只道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终于赶在零点之前发了!紧紧捂住我的全勤奖励金!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