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上,亡国靠你了![重生] > 第56章 故人
    中秋熬夜与守岁同理, 有越晚睡越长寿的说法。温宁安与封骐两人很有默契的谁也没说先去休息, 就这样熬到日出来了个通宵。
    哨塔上的日出也是极美的。晨曦初照,却是金光万丈。鱼肚白成了红霞,最终放眼所及的天际都是一片艳丽。而回去后临近正午之时便要开始收拾了,隔日就要离开风州一路行往幽州。封骐被温宁安按在了帐篷中休息, 自己却是忙得脚不沾地,粮草、兵器等一应补给温宁安一向习惯自己亲自检查点算。
    这次行军南白仙翁与周无心也会跟上,就怕封骐有什么状况。除了文职、大夫与药品的马车,温宁安还特意让人备了两辆舒适的马车。一个给秦招凰与阿白,另一个便是封骐的。封骐原本坚持要与温宁安一同骑马,但温宁安说什么也不同意,偏要让封骐好好休息。
    “呜——呜——呜——”
    号角声响彻云霄, 连四周的城镇都能听得清晰。老百姓们一一停步给出征的将士们祈福。战神保佑,让每一个为国土撒下热血的壮士都能归家。
    十万大军缓缓离开了沙漠之心——风州, 马匹的踏踏声不绝于耳, 掀起了一阵阵黄沙。温宁安骑在前头,虽然出发前忙得睡不好但此刻, 双目神采飞扬, 仍旧丝毫不显疲态。腰间的寒春剑与身上的银色盔甲相映相衬, 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倒是战神的威风摸样。
    都说边疆幽州处于沙漠与绿林的边界处,有山有沙,富饶丰沃。温宁安心道,此战并非只在沙漠上, 还有陆战与攻城战呢。虽然左军与李淮盛分支的李家军不太有陆战经验,但还有皇军与即将与他们会合的东北军。而后有高岚领着驻军镇守风州,前有西南军在幽州制衡。他们不会有后顾之忧。
    温宁安微微眯眼。
    此战必胜!
    xxxxxx
    日头逐渐高升,天色逐渐亮了起来……而昏暗的卧房中,余千手还未苏醒过来。
    余千手做了一个梦。
    “阿殊!”
    梦境模糊、急促,但仍旧看得出是一个有着小桥流水,花草灌木的小院子。一个□□岁的孩子正拉着自己的衣角,用好听的嗓音亲昵地唤着自己的小名,那时候自己也才十六岁。
    “阿殊,快给我!”那孩子虽然仍旧年幼,但小小的鼻梁高翘挺拔、桃花眼晶亮扑朔,精致的五官还未长开,却是仅仅从轮廓便丝毫不难想象长大后该是何等的绝色。只可惜骨瘦嶙峋,面色有些许的蜡黄,看得出长期无法得到足够的营养。
    陈殊伸手抱起了孩子,虽然脸上面无表情,动作却很温柔。
    “给我给我,你答应我的。”那孩子——秦招凰缠着陈殊耍赖。
    陈殊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佩给予秦招凰。
    “送你了。”
    那玉佩通体幽绿,中间还雕着一个“凰”字。秦招凰抓着手中的玉佩,笑得灿烂。
    明媚的笑容逐渐模糊,画面猛地跳转,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扇摇摇欲坠的破旧木门,陈殊手里提着剑戒备地看着那扇门,而秦招凰躲在其身后。
    门外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与盔甲厚重沉闷的碰撞声。
    “阿殊,不要丢下我……”秦招凰如今的身高只及至陈殊的腰,双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腰带,泪眼盈眶。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那什么天、奉天斋……”
    “碰——”
    木门被撞开,官兵一窝蜂冲了进来。
    “杀——”
    余千手蓦地睁开眼睛。
    ……
    ……
    余千手靠在床边微微喘气,背脊上被冷汗浸透。
    已然好多年没做这个梦了……许是今夜发生了太多事吧。余千手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左手只有四根手指。尾指的部位出现了一个缺口,被沾染着血迹的白纱紧紧缠绕着。
    这也算是轻微的惩罚了。余千手摇了摇头。
    躺回了床上,只觉得手指处传来阵阵难以平复的刺痛。只是心中的异样情绪却比手上的痛楚还要恼人。
    与秦招凰分开之时秦招凰才十岁,因而自己对他自然不可能有任何情爱之想,并非恋人般的喜欢,而是对待亲人的照顾。虽不是恋人,但曾经比生命还重要,以为不再是了,但也许并非如此?
    那人说自己是他以前的光,殊不知他亦如此。
    但时隔多年重逢后,似乎有什么变味了,秦招凰不再是以前那般天真无邪的孩童,而是……余千手揉了揉太阳穴,愈来愈难应付与难缠了。顶着那副以往自己都没觉得如此让人失守的面容,曾经的情谊再加上那一言难尽的性子……
    余千手想起了之前算星楼上的闹剧。秦招凰双颊红醺,眼含秋水,身上覆着一袭薄纱……
    微微眯眼,余千手心道下次可不能像这次般如此亲密地接触了,否则自己迟早……
    xxxxxx
    大军计划在沙水城稍作停留,沙水乃沙漠上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城镇,里头有一处小湖泊与零零散散的林子,勉强算是绿洲。无人居住,只有偶尔来往的商队或游民停留。
    还未走近沙水城,温宁安就见隐隐约约中有一排马匹与重辎在城镇旁停留。心道看这架势,装满了货物的重辎与马车如此之多,想必是遇上商队或者走镖的了。
    温宁安转头对副将道:“让大家停下,我们在这里休息。”
    停歇的信号传下去后,所有的马匹便停下了。将士们随着阵型满满入城找阴凉地休息或是补充水分与进食。
    温宁安入了城后果然就见不远处有一簇帐篷,大大小小如蘑菇般散落在一地,帐篷外有许多披着头巾人提着水囊走动。
    意料之中的商队,却是意料之外的人……
    “温将军!”人群中有一个五官硬朗端正的高大男人朝温宁安招了招手。
    能在这儿遇见熟人温宁安也有些许惊讶,之后挥了挥手回笑道:“王先生。”
    王正义唤来了距离他不远的安夙,两人一块儿走到温宁安身前给他打招呼。温宁安见安夙的腹部微微隆起,笑道:“恭喜。多久了?”
    听闻,王正义与安夙笑得有些腼腆。过了一会儿安夙才小声道:“五个月。”
    温宁安颔首真心道:“当真恭喜,你们要当爹了。”
    王正义见军队之中有一个奢华广阔的马车,马车外雕龙红漆,好奇问道:“皇上御驾亲征?”
    “对,但皇上身子不舒服,因而一直在里头歇息。”温宁安心道,封骐应当是在马车里睡着了,近日他的精神愈来愈不济,许是因为强行忍耐吧……
    敏锐地捕捉到温宁安眼底一闪而逝的担忧,安夙随即道:“我们之前在行商时寻得了一奇药,叫什么……”
    王正义接话:“叫红清丹,据说这丹药药效比麻沸散不知强了几倍。夙儿,你别傻了,皇上那是龙体欠安,病了而已,哪用得上红清丹。”
    安夙一愣,低头道:“王大哥所言极是,是我冒犯了!”
    王正义朝温宁安道:“夙儿是一股脑儿想将好东西尽数献给将军和皇上,而这丹药世间难求,因此夙儿激动之下未来得及思及其功效便说出来了,绝无冒犯之意,还望温将军见谅。”
    王正义觉得安夙这番话冒犯了圣上,但温宁安心底却是一疼,殊不知安夙丝毫不是妄论抑或诅咒,而是封骐确实需要这个药……虽然治标不治本,但红清丹至少能缓解封骐的疼痛与不适。
    红清丹乃名扬天下的奇药,北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古书轶事记载中,以前有一人意外服了这药后,身上被人捅了百来刀也毫无知觉,最后还是笑着死去的。这里头自是有夸大的成分,但对于这药的效果也足以窥见一斑。
    温宁安梳理了一下思路,斟酌般道:“这药……我需要。”
    安夙与王正义皆是一惊。
    难不成很严重?天子病重,北淼岂不……
    “是我需要!”
    王家夫夫转头,就见身后是一个容貌惊艳的红衣美人。
    秦招凰走到三人之中道:“宁安替我取的,我打小便有恶疾,时而会发作,正需要这奇药。你们可愿意给我?”
    王正义笑道:“若是温将军的朋友,那我们自是没有二话,左右我们也用不上。”
    温宁安悄悄给秦招凰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后确认道:“你们当真可以直接从商队中取走这等可遇不可求的珍稀品?其余人不会心生不满吗?若是不方便我可以付银子。”
    “无妨。”王正义道:“这商队属于我与夙儿,那些珍稀品也自是我的。”
    温宁安心道,王正义与安夙两人还真有本事。这才几个月便拥有了一个商队,过得顺遂滋润。果然如那些村民所说,王正义天生便是一个生意人,白手起家、发家致富全在推算间。
    秦招凰随着安夙一同去取药,而王正义转头朝温宁安问道:“早便听闻温战神武功高强,如雷贯耳,我可否有幸与战神切磋一二?”
    温宁安真心笑道:“自然。”
    天道有轮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今日是信了。以往他与封骐对王家夫夫伸出了援手,如今他们便来报恩。有了红清丹,封骐终于可以脱离邪功的折磨,为他们争取更多寻找根除法子的时日。
    作者有话要说:  全勤奖米有了qaq 哇的一声哭了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