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上,亡国靠你了![重生] > 第73章 狂喜
    城墙上一片寂静, 仿佛整座城墙都被下了诅咒般, 所有人皆石化不动,呆愣愣地看着封骐。唯一的声响便是城墙下已然撤退的敌军与趁胜追击的北淼将士。
    南湘的旗帜紧随在北淼皇旗后,定睛一看便能发现援军都是南湘人,手持着的也是南湘仅有的水龙枪。
    士兵们只是疑惑, 为何原本应在宫中养病的皇上会带着援兵——南湘大军出现在城墙外,难不成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计划吗?但知情者,例如俞九与李淮盛等人可就是惊得下巴都快脱臼了。
    先皇……起死回生,还与南湘达成了协议?!
    温宁安站直身,挣脱了俞九的怀抱飞奔一般朝城墙下跑去。一时之间,耳边只有那人的马蹄声,眼前只有那人的身影。
    李淮盛第一个反应过来, 有些急促地喊道:“慢点!照顾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啊!”
    封骐听到了李淮盛的呼喊, 微微挑眉。
    太子殿下?
    难不成……
    封骐心里又惊又喜却不敢确定, 只怕期望越大而失望越大。殊不知城墙上知情的人此刻皆是心惊肉跳。温宁安这不是走也不是跑,而是飞着下去的吧?
    那脚步轻盈的, 不会是还用上了轻功?
    封骐拉了拉缰绳让马儿朝温宁安狂奔而去, 在靠近温宁安时弯腰使力将他给揽上了马。温宁安只觉得一股劲风后自己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随即被人紧紧地禁锢在怀中。
    是熟悉的龙涎香。
    自己每夜都抱着这人的衣裳才能入睡,绝对不会认错。
    温宁安双手使劲儿搂住了封骐的颈脖,封骐也攫住他的下巴。两人再也忍不住,也不管其余人看着便这么在雪地中激动地吻住了彼此。封骐的吻从来便不曾是浅尝辄止,一向充满了侵占的意味, 但这一次温宁安却也是主动地将唇凑了上去配合封骐的热情,如同久逢甘霖般贪婪地狠狠、狂烈与那柔软共舞,使劲地感受彼此的气息。
    温宁安有些激动地对上了封骐一双深邃乌黑的双眼,那温柔的海中倒映着自己充满光彩的五官。
    唇舌缠绵,紧紧相拥。封骐见怀中人双唇颤抖,浑身瘫软微微耸动,像是在抑制着什么,摇了摇头甩鞭便让马儿带着他们离开城墙……
    城墙上的人就见殿下与皇上,共骑着一匹马绝尘而去。
    到了阒无一人的黑暗小巷,封骐才摸了摸温宁安的头笑道:“想哭就哭吧。”
    温宁安头埋入了封骐的胸膛,身子剧烈颤抖。
    封骐只觉得前襟被缓缓濡湿,轻轻地拍了拍温宁安的背部温声道:“抱歉,吓着你了。别哭了,你瞧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怀天……”温宁安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将这几日所有积下的情绪给放开。
    封骐第一次见温宁安哭得如此狼狈,只觉得又欢喜又心疼。
    “再哭眼睛便要肿了,莫哭。”
    温宁安被自己呛得猛咳了几声,却仍旧缓不过气。身子也依旧颤抖,一抽一抽的让封骐忍不住便再次低头,将所有的哽咽与哭声都堵了回去。
    “怿心,你冷静些,冷静些。”
    温宁安不停地抽气,伸手抹了抹摸了摸封骐的脸颊,随后沙哑道:“真的是你。”
    此刻温宁安脸上乱糟糟的,泪水不停歇,说话声音还带着些许鼻音,封骐无端便觉得可爱。捏了捏温宁安的鼻子道:“傻子,有你在我哪舍得死呢。即便如今身处阴间,看见你这幅样子我爬都得爬回来。”
    语毕,封骐只觉得万幸,低声道:“幸好你没做傻事。”
    “如今你回来了,我便不会做傻事了。”顿了顿,温宁安道:“昨夜在雪地中,我原本已然放弃了……”
    最后的一点残念也被白雪给尽数覆盖,但此刻却是死灰复燃了。封骐总是如此,每当自己已经放弃之时便忽然出现,一直将自己的魂魄死死地吊着,双脚悬空着,唯有紧紧地抓着眼前这人才能安心。
    但温宁安心甘情愿。
    封骐叹了口气,看着温宁安的礼服赞赏道:“怿心,你很坚强。”语毕又忍不住再次将温宁安拥入怀中低声道:“不愧是我的人,你一直便如此有魄力。”
    让他愈来愈着迷,越陷越深。
    温宁安心底却是明白他在封骐面前有多么地软弱与娇贵。驰骋沙场也好,独守江山也罢,此刻被封骐温柔地拥抱着却还是控制不住,撒娇般哭得无法停下。
    “我以后不想再坚强了。”温宁安抹了抹泪水道:“我以后只想仰仗着你,守着你。”
    他不想再倔了。
    封骐低头吻住了温宁安的额头。
    “你且宽心,我不会再离开了。”
    温宁安还是没能止住泪水,封骐也不哄了,干脆一手抱住了温宁安以防他摔下去,另一手却开始不安分。
    温宁安一惊,颤声道:“会、会被人看见!”
    “你小声些便不会。”封骐眼底一片赤红,看着温宁安仿佛在看着饕餮大餐般道:“我已经好久没碰你了。”
    “怿心,我对你甚是想念,无论是人还是身体。”封骐低低喘着气,眼眶有些酸涩。
    “我……我也是。”温宁安根本不想去回忆这些日子他是怎么过的。
    一曲终了,温宁安见封骐依旧精神勃勃,似乎下一刻便要来真的了,这才猛地恢复理智道:“怀天,不行!”
    封骐眼底猩红,丝毫听不进去。
    “怀天!”温宁安握住了封骐的手道:“孩子才三个月,不行。”
    封骐一愣,呆呆地看着温宁安。
    “孩子?”
    温宁安低头道:“字归龙,龙儿。名我想待你回来再定。”
    封骐张大了嘴,傻了。
    怿心有了他的孩子……
    “龙、龙儿……”此刻封骐只觉得如同天降馅饼那般,欣喜若狂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是我的孩子,我们骨肉相连的孩子……”封骐忍不住大笑。封骐不似温宁安,原本便不是喜爱小孩之人,但一思及这是与温宁安一同孕育而出的新生命,是他们各自的一部分只觉得又开心又温暖。
    “为了龙儿,我们便暂且委屈一番好了吧。”封骐深吸一口气道:“我得回去冲冲凉水。”
    温宁安待欲说什么,封骐随即点了点温宁安的唇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理战场了。一切已成定局,李家蹦跶不了多久,倒不如与我好好温存一番。”
    两人拥着彼此回宫。
    xxxxxx
    两人回到寝宫后,福彻见到封骐随即惊呼着跪了下来。
    “皇、皇上!”
    见福彻老泪纵横,封骐笑道:“这怎么谁见到朕都要哭啊。”
    福彻随即起身道:“老奴这不太激动了,当真是上天垂怜!老天爷保佑啊!老奴这就给皇上与殿下准备热水沐浴。”
    福彻退下后,封骐便拉着温宁安坐到床边道:“来来来,怿心快坐,可不能操劳了。”
    封骐也坐到了温宁安的床边。
    温宁安这下彻底冷静下来了,深吸一口气问道:“怀天,你是怎么回来的。那绝烟崖深不见底,你又为何……”
    封骐正想应答,眼角却见到床头处有一件他的里衣。温宁安随着封骐调侃的眼神望去,吓了一跳正想收起来,却被眼疾手快的封骐给夺走。
    “嗯?”封骐看了看自己手上皱得不成形的衣服,眨了眨眼笑道:“怿心,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莫不是拿我的衣服做一些羞人的事儿了?”
    “没有。”温宁安耳垂与脸颊一片通红,蹙着眉起身想要抢回衣服,封骐却将之给藏到了身后。
    “怿心,你怎可如此勾引我呢?”
    “当真没有!”温宁安抢不回来,人还被封骐给抱入怀中,仿佛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一般。
    封骐似乎是被取悦了,眼底都是笑意。
    温宁安只得从实招来:“当真没有,只是没抱着我睡不着……单纯就是披着,没有多余的事儿。”
    封骐定定地看着温宁安,终于尝了一回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听着温宁安的话只觉得心底仿佛被针扎那般,封骐最终叹了口气道:“怿心,你这样我会受不了。”
    封骐心疼无比,腹中的邪火却是愈来愈旺盛。原本一路上死命压下的**此刻再次燃烧了起来,仿佛要将自己给吞没一番。
    封骐终于忍不住,伸手将温宁安给压倒了床上。
    “怀天!”
    封骐声音低哑道:“我要疯了!我不进去,就是蹭蹭。你信我,让我蹭蹭。”
    温宁安抿了抿唇,最终没说什么。
    福彻在外头听见了房里头的动静,先是担忧温宁安腹中的小太子,后来听了一阵见无大碍才吩咐下人在一旁守着,随时准备着热水,也别让其余人来打扰。
    捷报已经传入京城了,这场暴乱最终也被平息。皇上与殿下久别重逢,想必是要温存一夜的。
    xxxxx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开了个隐形车所以被举报而锁了,如今已删,生无可恋……最近严打,咱们还是乖一点吧(完整版在群(不是(绝对没有
    渣作者直到现在才回家所以很迟才解锁,造成大家的困扰真的很抱歉!qaq(鞠躬(跪搓衣板
    封封一出现,画风立马变成了黄色2333都引来了大红锁啦
    以及心好痛qaq 你们,都,不预收窝的新坑!!((((打滚撒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