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上,亡国靠你了![重生] > 第91章 【晟白】长相伴(下)
    意识一片混沌, 脑子好疼……
    “璧儿, 璧儿璧儿!”封晟世忽然抓住了白璧的手臂撒娇道:“你带我出宫玩儿好不好?”
    白璧抽回了自己的手,指了指眼前桌案上的一叠叠书本道:“没学完之前不许离开。网值得您收藏 。。”
    “那我们不出宫,就去御花园走一走,散散心?”
    “璧儿……”
    “我不想学习, 不想学习,璧儿你陪我玩么。”封晟世使劲儿地晃着白璧的肩膀。
    白璧莞尔道:“别闹了,你想挨罚么。”
    “我们悄悄地,不然父皇知道。”
    白璧不为所动,抽出了一本古诗词塞到封晟世怀中道:“一个时辰后我会考你前五页。”
    封晟世瘪了瘪嘴,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双眼发亮笑道:“璧儿,这样好了, 我答对一题,你便要给我一个小奖赏可好?如此我便有动力学习了!”
    白璧想了想, 这样也好, 让封晟世愿意专心学习。
    “你要什么奖励?”
    封晟世挽着白璧的手臂,头靠在他肩膀上道:“我要你亲我一下, 答对一题亲一次。”
    “……”
    “龙儿, 日后少和父皇学这些不正经的混话。”
    学了也别用在我身上啊。
    ……
    “璧儿!”
    封晟世已经十五岁了, 正直血气方刚、最冲动的年龄。而白璧早已过了二十,今年温宁安与封骐便筹谋着给白璧赏赐封地封王。两人似乎还在商讨当中,并未与封晟世和白璧说,封晟世还是偶然路过御书房时听见的。
    此刻白璧原本在荷池旁亭子的长椅上看书,被封晟世这么一扑便不受控制地往后倾, “噗通”一声与封晟世一同摔入了池中。
    薄薄的书落入了水中,湿透后字体散开,再也不能读了。
    白璧自然不会像少年时那般失控,只是有些不适地蹙眉。但封晟世却是担心白璧害怕,紧紧地将他拥在怀中有些语无伦次般道:“抱歉,抱歉,我并非故意为之。我在,你别怕……”
    “你怎么了?好端端地为何如此激动。”池水不深,只到白璧的腰。
    封晟世低声道:“我听父皇与爹爹说要给你上次封地……”
    白璧一愣,呆呆地看着封晟世。
    封晟世道:“你绝不许离开京城!我们一同去求父皇与爹爹,让你留在京城可好?”
    “你舍不得我吗……”
    “自然!”封晟世拔高了音量道:“我自然舍不得!我……”
    封晟世双手握住了白璧的肩膀一字一句道:“我要你,当我的皇后。”
    白璧只觉得脑内轰然炸开。
    “你……别说笑了……”
    “我看起来像在说笑么?当我的皇后,好吗?”
    池内荷花盛开,封晟世便立于这花丛间,浑身湿透着,头发散落在肩上,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
    脑内一片混乱,不知过了多久,白璧才缓缓从错乱的记忆与晕眩中回过神。
    白璧动了动身子,不意外地得知自己仍旧躺在这高台之上。
    一样的景物,一样的人。只是高台上多出了一个交叉的木架,木架下头摆满了柴火。
    白璧心中不禁有股不详的预感。
    不会是……
    “时机已到!”
    “吾神降临之时已至了!万岁——”
    白袍人看着天激动地喊道,白璧下意识地抬头,就见夜空中原本皎洁明亮的月亮逐渐被乌云给遮蔽。
    这是月食!
    几个白袍男人上前将白璧给架了起来,将他以“大”字形捆在木架上。
    “烧了他,振兴我东乌!”
    “烧了他!烧了他!”
    老者将火把握在手中道:“稍安勿躁,待月亮再次出现,我们便将祭品献给真神!”
    龙儿……
    白璧有些绝望般地阖眼,自己大约便要死在这儿了……
    被烧死一定很疼很疼。
    睫毛逐渐被打湿,白璧原本便不是什么坚强之人,此刻被绑在火刑架上早已忍不住发颤了。
    啪嗒——
    蓦然之间,火把摔落在地。
    白璧睁开眼就见那老者忽然口吐鲜血,倒在了自己身前失了意识,再也爬不起来。
    老者身后插着一支箭。
    四周有那么一瞬间的冷凝与寂静,下一刻,高台下便沸腾了。
    “外敌来袭!外敌来袭——”
    白璧就见不远处,封晟世率着人马前来。
    龙儿……龙儿!
    封晟世一马当先,手仗着长剑,气势如虹。
    “莫要再前进了!”高台上的另一个男人见状,随即将匕首架在了白璧的颈脖处。刀锋贴着那脆弱的脉搏与肌肤,再前进几寸便能让白璧毙命。
    “皇上,对不起……”
    封晟世道:“何错之有,为何道歉。”
    语毕便让大军停止行前。
    “北淼王,放下你的武器!”
    封晟世微微蹙眉。
    那男人将刀锋压在了白璧颈脖上,有血丝微微浮现。
    “北淼王,若是不想这人死,便放下你的武器。”
    封晟世见白璧受了伤,随即毫无犹豫地将手中的长剑给抛开。
    “皇上……”
    男人看着封晟世道:“一命换一命,总归你们都是北淼王族。你自己献上你的血,抑或是让我杀了他取血,你可以作选择。”
    “皇上,别理我!”白璧吼道:“不要做傻事!您是北淼王!”
    封晟世却是充耳不闻,径自对男人道:“你放了他。”
    “皇上!”
    身上的束缚被解开了,白璧从木架上被放了下来。而高台上的另一个人却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封晟世。
    “北淼王,以天地作证,以在这儿的几千人为鉴,若是您献上您的命,我们便可保证白大人性命无恙。”
    封晟世面无表情道:“好。”
    封晟世带来的人马全都缴械投降,放下了武器被白袍人给制伏着。封晟世独自一人骑着马面对着白袍人,眼底毫无畏惧。
    “皇上,不要!”
    “皇上——”
    白璧大叫着想走下高台,双臂却被人给拦住了。
    长箭破空,势如破竹般朝封晟世的方向而去。
    “封晟世————”
    一箭穿心。
    封晟世前胸仿若有红花盛开。
    “龙儿……”白璧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唯有封晟世倒下的身影。
    东乌人达成了目的,也不再挟持着白璧。白璧疯了一般地冲下高台朝封晟世奔去,而就在他离开高台的那一瞬间,却只听见“碰”一声,背后传来了火光与震耳欲聋的爆破声。白璧被那冲力给击飞,摔落平地之时回头却只见高台被火光笼罩在其中,大火将半边天都给照亮了,白璧愣愣地看着那如饥饿野兽般将白袍人给尽数吞噬的大火,耳边是凄厉的惨叫声。
    与此同时,林子四周出现了一块黑毯,这块黑毯占了极大的面积,如海浪般从远处缓缓扑涌而来,所到之处便是一片黑色。
    仔细一看,那片黑色正是北淼大军!
    “杀————”
    “璧儿,上来!”
    熟悉的声音。
    白璧抬头就见封晟世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身旁,骑在马上朝自己伸出了手。
    “皇上……”
    见白璧呆愣愣地看着自己,封晟世干脆弯腰伸手将他给揽了上马。感受着身后温暖的怀抱,白璧后知后觉道:“你没事……”
    封晟世从胸口处掏出了一本被射穿的书本笑道:“我没事,那都是骗人的。”
    盈在眼中的泪水终究忍不住滑落,白璧转身将头埋入了封晟世胸膛,紧紧地抱着他。
    “吓着你了……抱歉,别哭了。你哭我心疼。”
    “嗯。”白璧不停地吸气。
    封晟世不禁刮了刮白璧的鼻子,笑道:“小哭包。”
    四周一片金戈铁马,北淼大军以压倒之势逐渐将白袍人给制伏。
    封晟世也不管其他,低头便吻住了白璧的唇。白璧微微张口,配合着封晟世的节奏。
    一吻终了,封晟世道:“做我的皇后。”
    白璧只是浅笑,主动伸手环住了封晟世的颈脖再次吻了上去。两人骑在马上,于火光之下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长相伴,勿相忘,不离弃。
    而另一头,穿过了一片□□,有一座小小的岛屿……
    岛屿上梅花遍野,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孤立却美轮美奂。两个人影正靠坐在其中一棵树下优哉游哉地喝酒。那酒由梅花酿制而成,入口香醇,咽下后唇齿间还留着清芳。
    温宁安阅着手中的信,不禁低低地笑了起来。
    封骐见温宁安神情怪异,疑道:“怎么了?”
    “龙儿在信中说,让我们下下个月记得回去参与他和璧儿的大婚盛宴。”
    封骐不禁挑眉。
    温宁安补充道:“这小子还说要感谢我,说我给他养了个童养媳。”
    封骐也笑道:“这两人还当真是……从小便狼狈为奸,暗渡陈仓了。果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龙儿与璧儿的大婚,我们自是要回去的。顺道去看看招凰他们,去了京城之后……之后我们去哪儿呢?”
    “去鸿西看骏儿和侄子?”
    “前个月方去了。”
    “那便……那便北漠好了,我们去看看沙漠上的日出。”
    “好。”
    封骐起身笑道:“夜很深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我背你?”
    温宁安挑眉道:“你还背得动吗?”
    “宝刀未老,回去让你试试好了。”
    温宁安摁了摁封骐的额头,轻轻地趴到了封骐的背上。两人依偎着,身影在月光之下交融成一块儿……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也更完了,正式完结啦!撒花撒花!!o(*≧▽≦)ツ ~ ┴┴求作收!求预收新坑!要吃肉也可以加群哦~(扣扣群号429672559)
    那么,以后见啦!笔芯,作者滚去筹备新坑了~(╭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