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流浪行星 > 85.蜘蛛(1)
    奥维德紧靠着江彻坐着,安全带紧紧系在他的腰上,把他牢牢固定在座位上。但救生舰翻滚得实在太厉害了, 在164次接连不断的翻滚之中, 他耗尽了此生所有的忍耐力才不让自己呕吐出来。

    江彻在身边, 他不能露出这种丑态。

    奥维德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坚持了下来,却在救生舰终于获得平衡之后,头晕目眩地倒在了江彻的肩上。

    幸好没吃什么可以吐的东西。他大口喘气, 无声地诅咒着这艘轻巧灵便,但难以掌握平衡的救生舰。

    驾驶室里的林尼和皮耶尔都很平静。对于每天都要经历连续翻滚300-500次的基础训练的毕业生来说,救生艇只是小意思。

    “所有仪表全都稳定下来了。”皮耶尔向林尼报告,“我们已经深入天狼行星带, 目前位于格瑞亚f附近。现在联系浮士德吗?”

    “不,先联系黑海。”林尼解开安全带,慢慢地伸了个懒腰,“那个管理员叫什么?”

    皮耶尔打开了和黑海中转站的通讯频道。宋君行一直在等待着浮士德的通讯, 想知道浮士德是否顺利返航, 但他等来的却是一个来自陌生救生舰的视像通讯请求。

    救生舰这边, 江彻、奥维德和唐墨也都走进了驾驶室。林尼一脸不耐烦地在驱赶他们:“不要进入这里, 不要碰仪器!”

    唐墨把手缩了回来。

    这时候, 屏幕上终于闪动着显示出了黑海那边的图像。

    在看到驾驶室的图像之后,正吃着肉条的宋君行很明显愣了一下。

    “你们是谁?”他神情凝重, “又是失踪的民用舰幸存者?”

    他一边问, 一边冲着江彻和唐墨挥了挥手。江彻在这一边也发现了, 宋君行有着极为明显的亚洲人相貌特征。他在跟自己可能的血缘同伴打招呼。唐墨挺高兴的,嬉笑着冲他摆摆手。

    “我们是浮士德的乘客。”林尼很冷静,“共有五人,刚刚脱离浮士德,现在正在天狼行星带中,即将往黑海过去。之前由于情况太过紧急,和你的通讯又有十分钟的延迟,所以没能及时联系……”

    宋君行:“……什么?”

    林尼以为是通讯不畅通,于是耐着性子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在天狼行星带中行驶的时候,由于受到各个行星引力的影响,中转站的通讯器材又不够好,我估计我们可能会偶尔失联。白令说黑海上只有你一个人,所以你也不用过来接我们了。不过黑海附近有很多个黑洞,救生舰上的勘测设备可能没有那么准确,等我们离开天狼行星带之后,麻烦你给我们指路。绕开黑洞,应该就能抵达黑海……喂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宋君行:“……什么?你们要来黑海?”

    林尼:“……”

    他的脾气并不好,在这么紧迫的情况下与黑海取得联系,对方却完全没听懂自己的话——这让他很愤怒。

    “我们要到黑海去!”他凶巴巴地说,“准备好接待!”

    “所以啊!为什么要来!”宋君行一把抓住自己面前的话筒,还未吃完的肉条从他手里掉了下去,“你们为什么要过来!我之前已经说过了!黑海上没地方给你们住!也没食物给你们吃——”

    林尼切断了通讯。

    在突然安静下来的驾驶室里,他长舒一口气,轻松地站了起来。

    “好了,他会接待我们的。”林尼对其余人说,“你们知道的,我比格人格测试不合格,接下来就不碰控制台了。皮耶尔,奥维德,你们两个看着办吧,有什么紧急情况再联系我。我去睡觉。”

    江彻揉了揉耳朵。宋君行的惨叫似乎还在他耳朵里反复回荡,余音袅袅。

    在离开驾驶室之前,林尼对皮耶尔下达命令:“联系浮士德。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穿过铁锈031了。”

    浮士德接到救生舰的通讯请求之后很快回复了。

    彼时它刚刚钻出铁锈031的引力圈层,全速飞回预定的轨道。

    “一切顺利!一切顺利!”皮革米的声音在颤抖,是因为太过兴奋,“我们越过了铁锈031!没有任何问题!”

    白令坐在舰长的位置上,呆呆望着控制台前方透明舷窗之外的无垠空间。

    她出汗了,头发里,背上,全都是汗。利用引力弹弓弹射两次,回到原先的轨道,这个方法只在模拟机上验证过,从来没有在现实中得到过实现——但现在她完成了。

    冒着极大的危险,她完成了这次尝试。

    浮士德现在的速度已经是原先的三倍。

    如果假定浮士德的速度是1,格瑞亚b和铁锈031的自转速度同样也都是1,那么浮士德在挣脱格瑞亚b的时候,它的飞行速度已经叠加了格瑞亚b本身的自转速度,变成了2;而在脱离铁锈031的现在,浮士德的飞行速度同样也叠加了铁锈031的自转速度,变成了3

    白令渐渐激动起来。

    浮士德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朝着鲁热号而去!

    它就要回家了,她很快就能见到塞缪尔了!

    “联系鲁热号,快!”她大声说,“跟塞缪尔报告我们的位置!”

    “鲁热号完成了亚空间迁跃,现在正在浮士德前方等待它靠近。”皮耶尔一边跟浮士德联系,一边跟身后的几个人报告现在的状况。

    江彻坐在林尼的位置上:“太好了。”

    皮耶尔挺好奇的:“你怎么好像松了一口气?”

    “我们擅自出逃,擅自跑到黑海,我不知道对浮士德和白令他们会不会有影响。”江彻说,“但如果浮士德能够顺利返航,至少在追究责任的时候,白令他们是有功劳的,不至于被我们连累。”

    皮耶尔想了一会儿:“其实你们擅自出逃,万一要追究,也就是罚几个钱的事。”

    江彻心中一动:“你呢?”

    “回去之后,我不可能再登舰了。”皮耶尔露出笑容,仿佛浑不在意,“我是舰队成员,还是舰艇领航员。领航员脱离舰艇,离开预定轨道,这都是不得了的大事。”

    江彻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了皮耶尔的肩膀:“那你还……!”

    “我跟白令舰长说的都是真心话。”皮耶尔注视着窗外的宇宙,遥远的星光落在他年轻稚嫩的脸上,“天狼行星带很危险,一艘救生艇,一个驾驶员,很难穿越。领航员是必须配备的。纵使我不能登舰,但你们几位都能活下来,这样一比较,实在太值了。”

    说完之后,他挠了挠头:“啊……好像也不能这样比较?”

    江彻默默松开了皮耶尔。他揉揉皮耶尔的脑袋,仿佛说了无数的话。

    奥维德从门口钻进来:“为什么要摸脑袋?”

    他们几个人都很明显地轻松了下来。浮士德一切顺利,救生舰也一切顺利。奥维德听到皮耶尔说他们现在在格瑞亚f附近,不由得想起了白令的叮咛。

    然而皮耶尔残忍地戳破了他的幻梦:“不要想了,我们不可能取得金钻。”

    贫穷潦倒,还身欠三千万高利贷的唐墨也凑了过来,她对金钻同样有着浓厚兴趣:“为什么?”

    “我们没有武器,打不过格瑞亚工蜂。”皮耶尔说。

    格瑞亚工蜂是格瑞亚f上的一种动物,甚至可以说是这个行星上数量最多的生物。它们是特殊的杂食动物,长期以蜂蜜、动物和部分金钻碎屑为食,拥有坚硬锋利的足腹和颚齿,攻击性极强。

    “格瑞亚工蜂的巢就在金钻附近,要想得到金钻,就必须要穿过格瑞亚工蜂的巢穴。”皮耶尔见奥维德和唐墨仍旧满脸怀疑,终于甩出了杀手锏:“一只工蜂大概有三十厘米长,它们一般都是群体行动,每次几百几千只。”

    奥维德想象了一下几千只三十厘米的工蜂同时腾飞的场景,立刻冷静。

    但唐墨仍旧兴致勃勃:“说到格瑞亚工蜂,你们吃过格瑞亚蜂蜜没有?”

    江彻和奥维德摇摇头。

    “我以前在马赛上喝过一次格瑞亚蜂蜜,里面还浸着柠檬切片和榛子。”唐墨舔舔嘴巴,“贵真是有贵的道理,一杯要两千马赛币,可是真的香!又甜又香的,不仅有蜂蜜的香味,还有最贵的塔娜柠檬和五十马赛币一颗的处女座榛子的香味,很复杂,讲不出来,但是喝一次就忘不了。”

    江彻这下知道她那还不上的三千万都花在哪儿了。

    “因为格瑞亚蜂蜜的成分很复杂,里面还有特殊的营养物质,在合适的温度下会散发出一种很特别的香味。”皮耶尔也有些怀念了,“我们家以前常常吃,可是最近几年越来越少了。”

    两人陷入对格瑞亚蜂蜜的怀念之中,江彻已经对格瑞亚蜂蜜产生了浓厚兴趣,想着可以怎么做菜做甜点,只有奥维德还清醒着:“皮耶尔,原来你家很有钱?”

    救生舰这头聊得热火朝天,浮士德的驾驶舱里,众人已经饿得不行了。

    “切断通讯吧?”皮革米说,“这都聊的什么!”

    白令也饿了:“你们继续守着,应该没什么事了。我去把厨师叫醒,做点儿东西来吃吃。”

    就在她起身的瞬间,数个舰外检测仪突然同时发出了尖锐的鸣叫!

    “有障碍物!”副舰长大叫,“有……有一个障碍物!在我们的前方!20千米处!”

    白令一愣:“障碍物?”

    她立刻转头看向一直处于开启状态的三维星图。在星图上,在他们前方,并没有任何星体。

    “不是星体!是星图上显示不出来的东西!”副舰长转头看着白令,眼神绝望,“浮士德现在的速度太快了,我们避不开。……舰长,是之前那团宇宙垃圾。”

    白令一下就想起来了。

    那团由破旧铁皮、尘埃和石块所组成的,巨大的宇宙垃圾。

    白令看了两眼,立刻做出了决定。

    宋君行在另一头大声说:“你们要到黑海吗?这里不仅没有燃料,也没有能提供给三百多个人的食物和水,我的储备量只足够我自己使用。而且没有地方给你们住,当然如果你们一直住在舰艇上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见到这样的黑海,你看看我身后——这样的黑海,我不敢保证你的乘客还能保持冷静。舰长,请你考虑一下这个可能性……”

    “宋,谢谢你。我们会返航的。”她对屏幕上的宋君行说,“以后有机会,马赛再见。”

    结束通话之后,白令关闭了和黑海的通讯,让皮耶尔通知林尼和皮革米立刻到驾驶舱来。

    听着皮耶尔联系那两个人,白令坐回了舰长的位置,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全舰广播。

    江彻和奥维德都是被白令的声音惊醒的。

    在睡眠时响起的警铃和广播声音,如同深夜的电话铃声一样充满不祥的意味。

    江彻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顺手把趴在床边揉眼睛的奥维德推到了地上。

    奥维德坐在地板上,大大地打了个呵欠:“出了什么事?”

    江彻脸色苍白,仔仔细细地听着广播里传出的声音。

    白令的语气平静且稳定:“重复一遍,由于浮士德的燃料不足以支撑它抵达地球,中途没有其余的燃料补充点,浮士德现在决定返航。请所有乘客立刻回到各自的房间,固定自己。时间有限,所有船员立刻开始执行全舰检查程序,十分钟内完成……”

    奥维德和江彻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惊恐。

    “不、不去黑海了?”奥维德结结巴巴地说,“那、那白骨蛇呢?吃不上了?”

    江彻跳下床,由于过分紧张,他的手脚在颤抖。

    “我不回去,我不会回去的……”江彻咬牙道,“我要去地球,我不会再回马赛!”

    他站在工具间中,大口喘气。

    可是仅仅拥有强烈的愿望,无法把他带回故乡。他人在浮士德上,而浮士德要返航,他也必须随之返回。

    “……以后还有机会的。”奥维德安慰他,“我们先固定自己,等回到了马赛,再攒钱参加旅行就可以……”

    “没有机会了!我登舰的时候就知道,浮士德只会开一次。这条航线不受欢迎,旅行社不会再开的。”江彻颓然坐在床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有机会的。”奥维德突然在他身边说。

    江彻诧异地盯着他,像是在怀疑一个食物小偷,一个毫无成绩的杀手,他会有什么门路。

    “你还记得在脱离核球引力圈的时候,我们扔掉的救生艇吗?”奥维德有些得意,“黑海既然有管理员,那肯定也有让管理员使用的舰艇和燃料。乘坐浮士德上的救生艇到黑海去,中转站只是没有储备能够支撑浮士德这种民用舰的燃料而已,给一艘小小的救生艇提供燃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就算有救生艇,我们也不可能开着救生艇去地球。它承载的燃料不可能支撑距离这么长的航行。”

    “嗯……”奥维德思索片刻,立刻又提出了另一个方案,“那我们只要乘坐救生艇往黑海去就可以了。抵达黑海之后,我帮你把管理员的舰艇抢过来,你就可以继续往地球去了。”

    他话中的意思,江彻想了片刻才明白:“你……你帮我抢舰艇?你要跟我一起走?”

    奥维德伸出手指,挠挠自己眉毛:“我是在帮你,你懂得开舰艇吗?我懂啊。”

    全舰广播停了,两人都听到了原本休息在宿舍里的船员们纷纷出动,去执行检查程序。

    江彻没有再犹豫,他抓住了奥维德的手:“好,一起走。”

    奥维德笑了一下,正想说话,江彻已经迅速松手,抓起衣服往身上套:“我收拾点儿东西。”

    他放弃了自己带上浮士德的那个硕大的行李箱,只拎了个装着几件衣物和日常用品的小兜。江彻把墙上贴着的海报也收了起来,折叠好贴身放着,回头发现奥维德两手空空,只拿起了桌上放着的一盒白切猪手。

    盒子里装的是马赛有名的黑猪肉,这道凉菜处理起来略有些麻烦,但因为味道清爽开胃,很受客人喜欢,厨房里的厨师几乎每天都做。

    这是奥维德前两天从厨房里顺回来的,他在厨房里吃过之后立刻喜欢上了。江彻那边的肉不多,虽然能给他折腾出很多没吃过的甜品,但肉始终还是奥维德这只食物小偷的饮食重点。

    猪手清理干净之后先是去骨,然后在什么都不加的白水里煮熟。晾凉之后还不能吃,得先放进冰柜里冷藏几个小时。

    由于水里什么都不加,因而能最大程度地保留猪肉的原味。这种黑猪肉以香和韧出名,白水煮熟的猪手又添多了一分猪皮的脆韧,口感清爽且利落干净,无油无酱。吃的时候除了把猪手切成薄片之外,更重要的是添加的配料很有讲究。

    白切猪手的特点就是猪肉的原味,所以配料的味道不能过浓,也不能掩盖原料的特殊香味。浮士德上的厨子有一味特制的酸姜,和研制过的辣椒、荞头、柠檬一起切碎搅拌,直接撒在切片的猪肉上就行。有些人喜欢吃香菜,则会往上再加一切香菜碎末;有的人喜欢吃酱油味浓一些的东西,则再添一小碟精制酱油,夹着沾了各种配料的猪肉片在酱油里正反一蘸,入口便是浓醇的酱香味,还有因为配料的酸和辣烘托着而显得更为浓郁的肉香。

    奥维德不加香菜也不蘸酱油,就这样拿着一块块地吃。他喜欢酸姜和柠檬的味道,并且从厨子和江彻那里学会了一个准确描述这种味道的词语:开胃。

    “别的不拿了?”江彻很吃惊。

    奥维德眼疾手快地先吃了两片:“我没行李。走走走,赶时间。”

    两人一前一后,飞奔跑过储物仓,奔上楼梯。

    “只有舰长才能开启救生舱,我上次虽然接触过,但我估计密令已经改过了。”奥维德在江彻身后说,“所以我们先去找白令。”

    “距离进入天狼行星带还有二十五分钟。”白令对面前的林尼和皮革米说,“我接下来说的话非常重要,请务必牢牢记住。”

    皮革米今天没有喝酒,脸上没有酒气,他和林尼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白令的想法不可思议。

    “按照浮士德现在的前进速度,如果要回头,就是要转换180°,这是不可能的。浮士德还没转向成功,就已经撞上天狼行星带里的……”

    白令打断了皮革米的话:“不是转180°,是左转367°。”

    皮耶尔和刚刚随着皮革米一起进来的副舰长正在调整浮士德的角度:“舰长,距离角度调整成功还有三分钟。”

    林尼脸色一沉:“白令,你要做什么?”

    “让浮士德借用行星引力,弹回去。”白令打开了天狼行星带的三维星图。

    悬浮在三人面前的星图上,数颗硕大的行星正在缓慢移动。

    这是天狼行星带前端的几颗星球,同时也是距离浮士德最近的几个星球。它们并不处于同一平面,有一两个星球还有闪亮的尘埃带和小卫星,所有的一切都在以极慢的速度运动着,在林尼和皮革米的眼前。

    白令的方法相当冒险:她想让浮士德借助这几颗行星的引力不断弹射,直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

    林尼陷入沉思,先开口的是皮革米:“这是引力弹弓……但它只是一个模型理论,根本没有得到过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