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恶有恶报(求订阅!)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co>
    香江。
    一夜审讯。
    休息过后。
    杜奇见了他的律师。
    “杜先生,你的案子非常麻烦,警方已经拥有确凿的证据和口供,你们身上的血也是被害人的,所有证据都无可辩驳,你要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杜奇问。
    律师道:“三十五年以上监禁,这是你最好的结果。”
    一听三十五年。
    杜奇急了。
    “我。。。那把刀不是我的。”喝醉了酒,杜奇的记忆根本连不上,他只知道,自己当时的确拿着一根棍子往受害者身上招呼。
    可是他们哪里来的刀?
    律师摇头。
    “刀是不是你的,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是你杀得受害者。而且,你们说刀不是你们的,还是醉酒状态,法院不可能采纳。”
    “我。。。我有钱。”杜奇大声道。
    “我会尽量为你争取减刑的。”律师叹道。
    这件事情
    已经不单单是昨晚死的那个人,还有杜奇身上的其他案件,加起来,杜奇的未来已经注定,他叹气,是叹今后挣不到杜奇的律师费了。
    “。。。”
    闻言。
    杜奇颓废的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这一出去,不,他都不觉得自己还有机会看见外面的自由天地,他后悔,后悔昨晚喝酒。
    只是为时已晚。
    。。。
    青岩市。
    见事情已成定局。
    唐青嘴角一翘,有点解气。
    为了设这个局。
    不让无辜的人受牵连,他还专门找了一个合适的‘受害者’,这是一个曾经入室盗窃,被主人家母女发现,又改杀人的一名小混混。
    战士们先是把他抓到小巷子。
    告知是为了那个案件,让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死。
    另一边。
    吸引杜奇过来。
    最后打架的时候,战士混进去给杜奇递了把刀,之后的事情,基本上是按照剧本走,劫匪罪有应得,杜奇马失前蹄,加上翻出来的旧账。
    此案。
    铁证如山。
    不管他们请什么律师,都翻不了案。
    。。。
    杜奇被捕的新闻。
    内陆的媒体几乎没有报道,毕竟国内的事情都报道不完,哪有闲工夫报道一个香江的酒后杀人的罪犯,不过,有心人却是很关注此事。
    京城。
    柴仁家。
    今天是詹奚休息的最后一天。
    明天周一。
    她就要去医院上班了。
    客厅内。
    詹奚抱着女儿,母爱之心泛滥,虽然女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可看着那可爱的睡姿,精巧的小脸蛋,詹奚的心都融化了。
    时不时地亲一亲闺女肥嘟嘟的小脸。
    “好了,你抱着她,她睡觉也不舒服,给我,我放回去。”见女儿一早起来就抱着外孙女不松手,詹奚的母亲无奈地劝道。
    “哦。”
    詹奚恋恋不舍地松手,看着母亲把女儿抱紧了房间的婴儿床。
    “你要是喜欢闺女,就在家带孩子,别老想着医院和病人。”詹系的母亲走了出来,对这个女儿,她也是没办法,有女儿不带,跑去上班。
    “妈,我还能动,可不能辜负这么多年学的本事。”
    詹奚使劲摇头,半个工作狂的她,觉悟让柴仁都一阵无语,她觉得自己享受了高等教育的名额和资源,就该用来做有意义的事。
    实现个人价值。
    孩子是孩子。
    事业是事业。
    她认为自己能两者兼顾。
    反正自己母亲也是闲着,正好能给自己带带女儿。
    “你啊。。就是不消停。”柴仁凑了过来,搂着詹系。
    詹系靠在柴仁怀里。
    “能动的时候,当然不能消停啦,说到消停,香江那边的报纸怎么样了?还在靠抹黑小唐提高销量,太没有底线了,再这样下去,得想办法治治他们。”
    污蔑唐青,詹系不能忍。
    说到这个,柴仁摇头苦笑一声,“放心,他们已经消停了,想不消停都难。”
    有关唐青的新闻。
    柴仁一直很关注。
    本以为《秘闻》会来个‘抹黑唐青第三弹’,可一早起来,就看见杜奇他们被一锅端了的新闻,这操作,他闻到了一点熟悉的味道。
    “小唐起诉他们了?”詹系来了精神。
    “没有。”柴仁摇头。
    詹系疑惑道:“找了人?”
    “这。。。你还是看看吧。”说着,柴仁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递到了詹系手里,里面是一则香江大报的界面,标题--《酗酒,害人害己》
    标题很是‘公益’。
    詹系仔细一看。
    发现里面是关于杜奇的最新进展。
    其他人没有一个是无罪的,这个老板杜奇,更是牵扯出了一起多年前的故意杀人案和多起‘侵害’案件,人家家属已经闹到了警署,要求严惩。
    照这个趋势。
    杜奇的刑期,可能会很长。
    “太好了,恶有恶报。”看完整版新闻,詹系拍手称快,然后看了看柴仁,忽然脸色一变,“老公,这是怎么回事?和小唐有没有关系?”
    “没有。”柴仁立即摇头。
    詹系点头道:“也是,小唐怎么会做这种事,而且这件事的确是意外,只能说是恶有恶报,哼,这个无良媒体,竟然还勒索曝光者,可恶。”
    看到坏人绳之以法,落网归案,詹系心情大好。
    “呵呵。”柴仁脸上带着微笑。
    意外?
    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可能是意外。
    但是和唐青有关。
    柴仁就不会当成是意外。
    唐青会不会做这种事?柴仁不敢说不会。
    詹系那么轻易地把唐青排除在外,是因为她没见过唐青那朋友‘处理问题’的手段,如果见识了,肯定不会过早下结论。
    人家当时在非洲,当着他的面,杀了一百多个劫匪。还在刚果金的首都,直接对那些想要致他于死地的非洲警察下重手。
    现在这种。
    只是‘小场面’而已。
    虽然证据显示是意外。
    但柴仁怎么都不信,不过,他也不会和外人说,唐青和他是一条线上的人,亲密的盟友,生活上的好朋友,知道就是,没必要说破。
    “要不要打电话小唐,通知一下。”詹系乐呵呵道。
    柴仁摇了摇头,这种事情,知道就行了,大家没必要摆出来论个究竟,“人家作为事件人物,肯定知道这事,用不着我们通知。”
    以唐青的谨慎。
    就算自己去说,唐青肯定不会承认的。
    “也是。”
    詹奚觉得柴仁说的有道理。
    。。。
    青岩市。
    庄园内。
    唐凯刚吃完早饭,就得知了《秘闻》的股东‘组团入狱’的新闻。
    愣了好一会儿。
    吃完饭。
    他实在忍不住去问唐青。
    “唐唐,那边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唐青故作疑惑道。
    唐青的演技太好,表情太到位了,唐凯见了也拿捏不定,便说道:“抹黑你的报纸的媒体啊,他们老板出事的事情你不知道?”
    “呵呵,我也是刚才知道的,怎么,二叔,你以为是我做的啊?”唐青很是直接地反问了一句。
    唐凯苦笑一声。
    “谁都会先这么想的。”
    闻言,唐青脸色一正。
    “二叔,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就算和我有关,估计也是有人看不惯他们的行为,所以,我宁愿相信和我无关,免得招惹麻烦。”
    这话有点绕。
    想了两秒。
    唐凯才想通。
    “明白了,哈哈,真的是恶有恶报。”唐凯大笑道。
    唐青的意思他懂了,这件事如果和他无关,那就真的无关,如果有关,那也得无关,就算是唐青那朋友做的,也必须得和唐青无关。
    有点绕。
    但是。
    这件事。
    已经画上了句号,没必要去深究。
    </co>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