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969章 今非昔比的玻璃厂
    三天的成立大会圆满结束。
    电子芯片协会,作为国产芯片的执牛耳者,终于的名正言顺了。
    作为协会主任委员的倪光南,在这三天的会议里,大放异彩。在全国半导体专家和教授的面前,展现了作为芯片卫士的实力和胸怀。
    对于倪光南来说,个人知名度的大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有了很多致力于国产半导体产业的志同道合之士。
    不过在芯片卫士光环中的倪光南,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以及肩上的重任。
    即便在成为众人耳濡目染的公众人物之后,他的生活依旧低调如初,每天出入于家庭和研究所之间,生活简单而纯粹。
    除了吴涛派来的专车和司机之外,他拒绝了任何其他个人生活上的安排和照顾。
    这样纯粹的科学品质,令人钦佩。
    所以在被晏菲连续纠缠了多日之后,吴涛把手一拢道:“我给你推荐个人,保准你能跟台里交差。”
    晏菲双臂一环,抱住胸口道,“如果不能呢?”
    “如果不能的话,说明我也不值当你们台里这么重视。让你一个美女主播,成天地在我办公室里耗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俩有什么关系呢。”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晏菲急得直跺脚,旋即又一拧巴,“反正我跟台里要了两周的时间,不拿下你这个硬骨头,我就不回台里了。”
    吴涛继续埋下头来,捡起启华电子科技公司提交过来的生产线更新换代申请报告,一边翻看着,一边意有所指地道:“你不回就算了,反正我是听说央视那种地方,漂亮美女和才女遍地都是,一个两个的全都整天钻营着,怎么找机会往上爬。”
    “……你这两周时间跟我这儿耗,不知道要痛失多少好机会哟。”
    晏菲顿时妥协了,“算了算了,你说说看吧,推荐的是谁?”
    “电子芯片协会的主任委员,芯片发展研究所的所长,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教授,怎么样?”
    晏菲心里一动,嘴上却没有马上答应下来。美眸打量着吴涛,心里却在细细琢磨。
    然而吴涛根本不给她琢磨的时间,当即道:“你要是不愿意,我马上把倪院士安排给其他电视台了。听说东方卫视、湘南卫视都在找他呢。过这村,可就这个店了……”
    “哎呀,好啦,好啦,我试试,还不行吗?”晏菲无奈。
    翌日一早,晏菲前脚带着倪光南的专题节目策划回首都了,吴涛后脚便也跟着回去了。
    当然,晏大记者那是坐飞机,当作出差公干回去的。而吴涛自己个,则是搭乘自己的车队,从金陵一路向北。
    这一路,要先回北江一趟,出席北江玻璃厂和中光钢铁集团的战略合作仪式。
    中光钢铁集团是萧锐光的产业,在这个节骨眼和北江玻璃厂展开这种合作,那就是为了玻璃厂上市架架势的。
    别人给咱们捧场,自己肯定要上路子。
    更何况这人还不是别人,而是萧锐光,萧紫霞他哥。
    结果吴涛的车队刚进入北江的地界,前头立马有警车开道,后面也被两辆警用摩托车押车,搞得宋壮一阵紧张。
    到最后才弄清楚,这是刘全有下的命令,武装押车来着。
    最终吴涛的车队,在警车开道的情况下,硬生生地从开发区,开回了北江大酒店。
    车子在门口刚停稳,得到消息的刘全有便从酒店大厅里冲了出来,握住正开门下车的吴涛的手,一个劲地道歉赔不是。
    “都是我的错,我也是没办法。我不这样做,根本没法和日理万机的吴总搭上话呀。”
    吴涛也是无奈,这刘全有当上一把手了,人却是越来越赖皮了。
    不过安叔那边倒是提醒过自己,说是刘全有这边,无论如何还是要给点薄面的。不能釜底抽薪,不管不问的。
    安定国提醒的没错。
    更何况这北江毕竟是自己的老家,旁的不说,这提携家乡的意愿还是得有的。
    毕竟人不能忘本哪。
    不过吴涛下了车,并没有往酒店里走。
    虽然李湘湘经理说一切都准备好了,他也是没进门。而是转身便让着刘全有上车道:“刘书记,咱有话容后再谈。现在玻璃厂那边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正等着我开始呢。”
    “……既然赶巧了,您就跟我一起走吧。”
    “嘿~”刘全有虽然哭笑不得,但还是抬脚上了车。别的不说,单这劳斯莱斯的体验机会,就不是轻易能遇上的。
    车队一行在北江大酒店停留了仅仅五分钟,便又在警车开道的情况下,直奔开发区而去。
    如今的北江开发区,早已不是玻璃厂刚刚迁址时的那么荒凉了。
    安定国这个搞经济的狂人,在明知道即将左迁离开的情况下,依旧给北江拉了不少的好项目和好投资机会。
    而刘全有接班之后,碍于这业绩压力,跑得也是一个马不停蹄。
    毕竟北江这盘子已经在前任父母官手里转起来了,总不能传到他手里,便停摆喽。
    如果说北江开发区,已经成为北江市的一张城市名片;那么北江玻璃厂便是整个开发区的名片。
    清清爽爽的厂区,清一色现代化的厂内园林,簇拥在玻璃厂巍峨主楼的周围,显得格外耀眼明亮。
    丁海丰和程建,汇通中光钢铁集团的萧锐光一行,早就等候在厂门口了。
    除此之外,沿着玻璃厂大门外主干道,延伸到主楼之间的数百米大道上,站满了莺莺燕燕,手举着花团锦簇、挥来舞去的一众女职工。
    车子刚一停稳,丁海丰便屁颠颠地跑过来替吴涛开门。
    吴涛下了车,真准备接刘全有下车。结果刘全有不敢托大,径自从另一边自己推门下车了。
    “老板,您终于肯来我们厂子视察啦。”丁海丰一握上吴涛的手,便忍不住老泪纵横地道。
    吴涛笑了,“哎哟,丁总,这大好的日子,怎么还整伤感了呢?”
    刘全有绕过车尾过来附和道:“就是啊,老丁,你这样真情流露,可让我有些嫉妒啊!”
    “我就是迷了眼而已。”丁海丰连忙把眼泪一擦,引着吴涛一行人往里走。
    吴涛指着这浩大的迎宾队伍,笑说,“怎么还搞上这么一出了呢?”
    不等丁海丰解释,程建便抢先道:“我就说老板不喜欢这一套吧,丁总偏要发动女职工出来迎接。就这些还都是厂里特地选出来的呢!”
    吴涛一瞧,还真是。容貌离得远看不真切,起码个个都是身高腿长、亭亭玉立的。
    对此,丁海丰把脖子一梗,“老板一介年轻有为的未婚男子,我这样做,是给广大单身女职工留一个念想,近距离瞻仰瞻仰老板的风采,怎么了?”
    程建缩缩脖子,无话可说。
    倒是刘全有指着丁海丰笑道:“老丁,有日子不见,你这马屁功夫倒是炉火纯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