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第1203章 聂枫
    听到这话,李清照就乐了,因为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唐思已经对主上有了心思,不然怎么会这么在意钱如怀的看法和感受?唐思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无形之中露出的倾向,她看着李清照的几件衣服却迟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她身世坎坷,不得不以小偷的身份度日,何曾见过这么好的衣服?要是以前她摸到其他人的家里,见了这么好看的衣服一定拿走,但如今她却没有一丝占便宜的心态。
    因为她从心底里不想被看轻,所以反而此刻她畏手畏脚。
    李清照看到唐思犹豫,倒是没有多想,以为她拿不定主意,于是开口道:“唐思姑娘,你穿这一件吧,这一件我觉得最符合你的形象。”
    “这一件吗?好……”唐思楞了一下,然后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果然瞬间气质就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以前的她漂亮明艳,却是天生丽质,以至于衣服的再不好也无法遮掩她的美丽,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就不需要好衣服来衬托,反而她能够驾驭更美丽的衣服,就比如此刻。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太漂亮你!”李清照由衷的赞叹道,虽然她也很漂亮,但却跟唐思是不一样的美丽。
    “真的吗?”唐思自然有点不自信,她从来就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裳,也没有像今日这般打扮的像一个女人。
    “当然,这是镜子,你自己看。”李清照开口说道,同时将手里的铜镜递给了她。
    铜镜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足以看出来此刻唐思那绝美的身姿和脸庞,这让唐思自己都看的有点不敢相信镜子里的竟然是她,毕竟她自己都没有见过自己穿着这样衣服的自己。
    看着看着唐思不由的眼眶泛红,之后泪水都不由的掉了下来。
    这一下子李清照完全搞不懂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刚才还高高兴兴的,忽然之间就哭上了,不由的开口道:“唐思姑娘,你怎么了,可是我哪里做的不合适?”“不是的,不是的李姑娘,我只是有些感慨,我从小……”唐思说起来也没有一个亲人,身世又坎坷,这么多年的苦楚无处说,这时候李清照正好让她感觉到了如同姐妹般的温暖,因此她忍不住的就将心中多年的苦楚都吐了出来。听完的李清照整个人也都对唐思充满了怜惜,一个女孩子不知道亲生父母,为了生存不得不做小偷,但却也从来不偷穷人的东西,而李清照自己的身世未必就好到那里去了,但是自从两年前她进入了王府之后,她的命运却已经完全被改变,提供给了她所有的一切,让她真正从成为了一个自己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除了钱如怀,这天下没有人可以强迫她李清照做任何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单单拿钱财一事来说,完全是交给她处理的,就现在她身上还带着无数的银票,吃喝用度她现在也从来都没有操心过。就现在唐思穿的衣服,要是唐思不说,她还不知道竟然这件衣服拿出去当掉都够普通人家吃一年的了,而这却只是王府给她定做的,每个月都会有一身,她也早已经习以为常,从来不去管衣服的价格几何。
    “唐思,其实我们两个有些相似的身世,好在我比你好命一些,早些时候碰上了……大人,既然我们两个这么投缘,这样吧,以后就以姐妹相称,相互也有个照应。”
    李清照开口说道。
    唐思立马点头道:“好啊,只要李姑娘你不嫌弃我的话。”
    “还李姑娘,我比你大一些,以后叫晴照姐,我以后叫你唐思妹妹。”李清照开口道。
    “啊,好的李……清照姐。”唐思开口差点又喊错,好在改的快,不然会被李清照骂的,但是对于这种骂,她却有一种温暖的感受。
    “这就对了唐思妹妹,好了,我们出去见见大人吧,他一定会被你迷住的。”李清照开口笑着道。
    唐思瞬间脸又红了,开口道:“真的吗?啊,不对,清照姐,你乱说什么啊!”
    李清照自然笑了笑道:“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好了,走走走,先出去再说。”
    随后钱如怀就看到了换过衣服的唐思,不得不说,确实让他惊艳到了,唐思的美是那种娇羞中带着倔强的美丽,不仅容貌绝顶,她的性格使然,使得她全身都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是喜欢的那种气质。
    不过对此自然不会显露出来,因此看到唐思后,也只是淡淡道:“总算有点样子了,好了,最近就跟着我们吧,不要离开半步,明白吗?”唐思对此自然是有些微微的失落的,但很快她也就调整过来,毕竟也说了,总算有点样子了嘛,她就当成夸奖好了,对于之后的话她完全是下意识的接受了,不用说她的案子还没有处理完,就算是真的处理完,她都不想离开。
    “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干什么?去找找证据吗?”唐思开口问道,传言中的六扇门个个都是破案高手,她也想要见见六扇门的人到底是怎么破案的,越是神秘的东西就越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却是无所谓的道:“等待,今日就在家里等待,那里也不去,所以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啊?等?”唐思完全不明白了,这时候不是应该去找证据?
    只是她那里知道,对于后续的发展早就了然于心,至于证据什么的,他随时都能够找一大堆,但是现在却还不是他出现的时候,还需要等待。“好了,走吧,去休息吧,放心吧,大人他心里有谱呢。”李清照这时候拉着唐思往房间而去。
    钱如怀在等待,但是外面的事件却继续发酵,聂人龙去追查薛丹的行踪,最终还是查到了宋慈没有死去,权衡之下,直接将宋慈抓了回来,给宋翊交差。而在回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往出去运尸体的衙役,问了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整个人都打了个冷战,他是本地的捕快,也是做事的捕头,对于平时那群人好吃懒做的行为自然是很讨厌的,不过他也无能为力,当然他也没有那样的毒辣杀心。可是没有想到新任的知县,就有这样大的决心,将这些人全部处理,甚至还直接就是一劳永逸,彻底的解决了这件事,这让他心惊,但也有些惧怕,同时更多的却是微微的佩服,最起码他看出来宋翊确实是以个要做事的人,不然完全不用将那些人这么处理掉,不理会就是了。
    因此对于这件事他就当没有看到,带着宋慈回来之后,直接开口道:“禀告知县大人,此人就是棺材仔宋慈,他被雷击之后并没有死,被义庄的打理人员马贵所救,而薛丹去拦您告状也是他安排的。”宋翊见聂人龙对于自己之前杀人的行为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对他也就高看一眼,以后打算倚重,不过眼下他还不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之所以用最快的速度和最激烈的手段来稳定了县衙,最终的目的是完成林飞的任务,也就是调查清楚此案件。“哦,你就是宋慈,命够大的,好了,多余的话我不说了,你既然让人拦我告状伸冤,那么就说出你自己被冤枉的证据,说的在理,证据确凿,我就帮你翻案,但是要是胡说一气,就别怪我罪加一等。
    ”
    宋翊开口说道,这个时候他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知县的角色,没办法,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不是下了这样的任务,可能他现在还在慢慢的去摸索如何当一个知县。
    宋慈当然也看到了之前的尸体被运送出去的场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些人穿着的都是衙役的衣服,他就算再傻也知道这恐怕就跟这个新任知县有关系。“知县大人,我被雷击之后正好被安置在义庄,幸得马贵相救,才活了下来,活下来之后我自然要为自己伸冤,于是就求马贵帮我验尸,发现村长的身上并没有打斗痕迹,反而在他的脚底我发现了一个小洞,那个地方发黑,我觉得是有毒入侵的可能,所以村长根本不是死于打斗,而可能是中毒。”
    宋慈简单的将证据说了出来。宋翊听到这样,立马眼神中露出精光,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很快就可以给一个交代了,到时候肯定会被大人高看一眼,于是他直接开口道:“那还等什么,聂人龙,带上宋慈,我们去义庄,看看这村长的尸体。”
    “是,知县大人。”聂人龙答应下来,然后一把抓起宋慈就要离开。
    可是宋慈却立马喊起来道:“大人,慢着,现在恐怕去义庄来不及了,因为村长的尸体已经被村长夫人给带走了,说是要安葬,我们现在得去找村长夫人要尸体。”
    “什么?这下麻烦了,得快点去,以防他们下葬,到时候就麻烦了,聂人龙你现在去找村长夫人将尸体要过来。”宋翊开口说道。
    “是!”聂人龙回答道,转身离去。见到村长夫人之后,聂人龙直接就说明了来意,村长夫人听到这话,有些不是太乐意道:“我丈夫已经下葬,你现在却说要再次验尸,这我不能答应,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你这不是等于让我刨坟吗?
    ”
    聂人龙没有说宋慈没死这件事,毕竟事情没有彻底定论之前,这些东西都不能向外透露,只是告诉村长夫人需要再次验尸。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不乐意,这让他就不爽了,开口道:“难道你不想弄清楚你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吗?也许有其他的隐情。”
    “我夫君的死不已经弄清楚了吗,就是那个棺材仔和那个女人打死的,这事情当初你也在场,棺材仔他们还是你亲自抓的。”
    村长夫人还是不答应。
    “就是啊,人死为大,都安葬了,你这时候再挖出来有点不地道啊,不能这么做。”
    “这关系到整个宋家族人的风水,你们不能想挖就挖。”
    “今日说什么也不能挖村长的坟墓,我们绝对不允许。”
    周围的宋家族人也纷纷开口说道,宋家也算是不小的家族,聂人龙还真有些不好处理,只能开口道:“算了,这事我去禀告知县,到时候恐怕就由不得你们了。”
    “哼,就是知县来了我们也不允许,说起来知县老爷都还是我们宋氏族人呢!”村长夫人开口道。
    聂人龙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好结果,于是就返回去了,不过宋翊并没有在县衙,说是被父母叫走了。真正的宋翊本来就是桃源镇的人,父母也都是这里的人,听到宋翊回来,还当了知县,老两口怎么能不心急,自然就找来了,虽然现在是假宋翊,但是表面上自然不能露出马脚,也就顺应了老两口,跟着先会家去了。
    聂人龙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再办案了,不过他倒是忽然觉得这未必不是好事,趁着这个时间如果能够将村长验尸,那自己岂不是立功了,当然他暂时也没有好主意,于是就去找到了宋慈商量。
    宋慈现在哪里都不能去,只能躲在义庄,听说了聂人龙的来意之后,自然也是热心起来,毕竟这关系到他能不能洗刷冤屈。
    想了老半天,宋慈开口道:“现在我有一个主意,那就是扮鬼吓人。”
    “扮鬼吓人?什么意思?”聂人龙开口问道。“说白了就是假扮鬼去吓村长夫人,毕竟她还不知道我还活着,我们就可以假扮我已经死了,因为冤魂不散,回来找村长夫人,吓唬她,然后让她答应开棺验尸,到时候只要证明我是清白的,自然就可以了。”宋慈开口道。
    聂人龙听后立马就明白了宋慈的意思,想了一下开口道:“可以,我给你当帮手,我们今晚上就行动。”
    “好,那我们准备一下。”宋慈也点头道。
    接下来准备好之后,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便悄悄的去了村长家,然后潜入村长夫人的住处,之后就很简单了,先是装神弄鬼,将睡的迷迷糊糊的村长夫人弄醒。而后看到宋慈的时候,村长夫人自然吓坏了,各种求饶,聂人龙和宋慈吓唬的差不多之后就说出了目的,棺材仔死不瞑目,是被冤枉的,要求翻案,而翻案必须重新验尸,村长夫人必须答应,不答应的话就一直缠着她。
    村长夫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抗住这样的吓唬,立马就答应了下来,之后宋慈聂人龙得手,便离开了。
    而事情也就差不多按照正确的方向在走。钱如怀今日确实一直没有出去,就在家里享受李清照和唐思两个人的伺候,下午没事干,李清照就拉着唐思来给弄好吃的,按摩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刚开始唐思还很害羞,后来也就慢慢适应了,而后发现跟在钱如怀身边她总是很安心,很愉快,她已经开始喜欢上了现在的状态和生活。
    当然黑一和黑三没有闲着,黑二也在不久后就回来了,于是三个人一起出去打探消息了,作为锦衣卫,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可不能怠慢,钱如怀可以休息,他们可不能,该做的还得做起来。
    于是等到晚上回来之后,就向禀告了宋翊今日在他们走后的所作所为。
    钱如怀听话,开口道:“看起来当初确实没有选错人,还算是有点用处,下手快准狠,如果一直保持,倒是可以提拔一下。”
    “确实算是一个人才,但说到底还是您有先见之明,好马没有伯乐也就是被埋没的主。”李清照开口道。
    没有再说这个问题,而是开口道“黑一,你们三个继续盯着宋翊那边的破案情况。”
    “是!”黑一答应道。
    钱如怀知道事情照这个发展下去,很快他就该出手了。第二天一大早,宋翊便带着聂人龙去村长家了,聂人龙在早上汇报了实际的情况之后,宋翊就一刻不停的去办理此事,毕竟他的时间可是浪费不起,他看的出来是一个不喜欢拖拉的人,昨晚上他是没有办法的去应付宋翊真正的父母,但这事情安顿好之后,他还是第一时间完成交代下来的任务。
    这一次来到村长家之后,宋翊一说来意,村长夫人再没有敢有任何的不乐意和阻挠,立马就答应了下来,昨晚上实在吓的她不清,直到现在她整个人都还有点恍惚。
    至于其他宋家的族人,看到宋翊来的一瞬间就决定不再多嘴,毕竟宋翊现在是宋氏家族之中最有出息的,都想巴结一下,再者说村长夫人都不说什么了,他们再多嘴那就是傻子。
    事情搞定,大家自然就一起去了村长的坟墓前,然后宋翊开口对聂人龙道:“现在开棺验尸吧。”
    聂人龙应了一声,便带人将村长的坟墓挖开,将棺材再次抬了出来,开棺验尸。
    结果在万众瞩目下打开棺材的一瞬间,大家都傻眼了,原来村长此刻的尸体竟然已经完全腐烂,只剩下森森白骨。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只剩下白骨?”
    “谁知道呢,不会是……村长死不瞑目,然后依次来告诫我们什么吧。”
    “不要瞎说,知县大人还在这里呢。”
    一群人议论纷纷,村长夫人这时候开口道:“这都成白骨了,还怎么验证?之前你们说我夫君可能中毒而死,但我听说中毒而死的人,骨头是黑色的,但是我夫君的尸骨雪白,显然不是中毒。”这话是对的,哪怕是聂人龙和宋翊都无法反驳,在这个时代的认知中,人要是中毒死亡,就说明毒已经深入骨髓,自然骨头会发黑,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毒药的确会有这样的特性,毕竟人在腐烂的时候毒素会被释放出来,骨头腐烂不了,自然毒素留在上面后,就会发黑。
    “这……”聂人龙其实挺相信宋慈说的,但现在死无对证,没有办法查清楚了,哪怕是冤案,这事情现在也确定了,根本没办法查。
    宋翊皱着眉头,这时候该怎么办?难道真相真的就是宋慈打死的村长?但不管怎么说,现在都是死无对证,村长尸体腐烂,身上有没有伤痕,是不是脚底真的有个洞,都无从查起。
    “爹!”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脆生生的,很是好听。
    一群人都看向了声音的来源,顿时很多村民都大叫起来,纷纷向后退去。
    “鬼啊!”
    聂人龙和宋翊看去的时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宋慈出现了,大家还不知道他没死,这时候自然以为他是鬼。
    特别是村长夫人,整个人吓的差点就晕死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外面当捕头的吗?”聂人龙开口对宋慈身前的一个女孩说道,那个女孩有一种刚毅的美,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柔弱,但却有其他女人不具备的坚韧。
    她不是别人,正是聂人龙的女儿聂枫。
    “父亲,捕头的事情回头再说,我先说个事,就是这个家伙,我在经过义庄的时候,听他跟里面的打理义庄的人说他扮鬼吓唬村长夫人,以求能够洗刷他身上犯的罪,我就将他抓来了。”
    聂枫开口说道,她还很得意,以为自己破了一件大案,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聂人龙和宋翊听到后,一脸傻眼,这事现在恐怕要更复杂了。果然村长夫人听到这话之后,整个人脸上变换不断,最后眼神恶狠狠的盯住了宋慈,显然她已经明白过来,昨晚上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什么冤魂伸冤,都是假的,就是棺材仔没死,然后回来故意吓唬她。“该死,棺材仔,你竟然敢骗我,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想通过这样的卑鄙的手段为自己洗刷罪名,老天爷为什么当初就没有把你劈死呢?”村长夫人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