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妖僧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天光破晓,李牧野带着赋书和满腹疑问乘直升飞机赶到神宫地穴的入口,刚下飞机就听见地穴入口处传来呼喝怒骂的声音。连忙赶过去一看究竟,赋书想着搞清楚亲爹是哪个,只怕李牧野逃了似的紧紧跟随。
    “李,那个啥?”赋书跟在后面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人。
    “你喊我大哥就行了。”小野哥倒是不嫌吃亏,主动跟小尼姑拉平了辈分。这丫头名义上是阿辉哥的闺女,从血缘关系论起来就是自己的小表妹。但如果她真是陈二姐转世夺舍的宿主,未来保不齐哪一天就觉醒了亲妈的记忆,那现在平辈相论都是小野哥在占便宜了。
    “李大哥,你究竟是什么人?”赋书跑的气喘吁吁,道:“这里可是尼泊尔,你怎么能搞来直升飞机?”
    “我要告诉你我是特调办主任李牧野,你会不会害怕?”李牧野看着她的丹凤眼,越看越顺眼。一定要尽快跟白无瑕取得联系,把这件事彻底搞清楚。
    赋书神情微震,但立即强自镇静的样子道:“我妈都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吗?”
    李牧野看着她,忽然想,如果她真是陈二姐的一点真灵进化衍生出的天性,似这般一直糊涂下去倒也不错。亲妈一辈子吃了太多苦,人生中大多数光阴的记忆都是苦涩的。再看眼前这小尼姑,尽管眼中还留着难掩的悲伤,但那目光澄澈天真却哪里是从前的陈二姐能比的。
    说话间已到了神宫地穴边缘,李牧野走在前面探头一看,不由吃了一惊。
    下方悬停着一艘巨大的飞艇,在大半个足球场大小的氢气包上,两伙人正在毫无安全措施保障情况下大打出手。
    一个庞然大物格外显眼,正跟龙公明两个斗的不亦乐乎。李牧野一眼便认出正是梁弘农的那个半生化半机械的巨人躯壳。与他为伍的同伙也都不是易与之辈,其中一人手持链子锤正跟白起杀的难分难解。侧方有许多佣兵,也有不少对方的人,都拿着自动武器,却没人敢贸然开枪。
    这么大的氢气球,若是打爆了,里边的气体与空气作用发生爆炸,后果必定不堪设想。说不准就把这神宫地穴给埋上。对方显然有备而来,专门针对特调办的强大火力弄了这一手,令得龙公明等人投鼠忌器。这飞艇如此巨大,下面携带的容物舱必定也不会小了,对方用这东西挡住入口,他们的容物舱里的人和设备却可以悬绳而下探索神宫。着实是一招妙计。
    “梁老圣尊,莫要跟他们纠缠了,接下来探地穴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咱们还是先下手为强吧!”一个李牧野十分熟悉的声音从飞艇下方传上来召唤梁弘农。
    竟是老师李奇志!
    连他都来了,李牧野心中思忖:以他微末的手段,这种场合居然也敢跑来掺和一下,可见这神宫地穴内藏着古华夏进化文明的秘密这件事有多大吸引力。这些江湖人都疯了。或许这才是母亲牺牲自我时希望看到的效果吧。
    想到这儿,李牧野也扬声喝道:“龙公,先不要打了,都是来探地穴的,下边有什么还不知道,好东西没见到就先杀个你死我活的未免太划不来。”
    梁弘农苍老雄浑的声音不忿道:“李主任未免太自信了吧,凭什么就能肯定是我们死你们活?”
    这老家伙这个时候还在计较字眼,果然不愧是号称睚眦必报梁老怪。想当初,焦小凤只是对着他的残疾双腿笑了笑,最后就被他炮制成了没手没脚的人棍。其人心胸狭隘,与其江湖大宗师的身份着实不匹配。正所谓德不配能,立地成魔。古人诚不欺我也。
    “梁老怪,你还不至于老糊涂到这个地步吧,上次落荒而逃的经历犹在眼前,谁强谁弱还有争辩吗?”李牧野扬声道:“你们是来寻宝的,不是来跟我特调办玩命的。”
    “下去找到宝贝最终还不是得跟你们玩命?”梁弘农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道。
    “这下边的东西是属于全体中华民族的,只要你认自己是个中国人,就可以下去探寻,所得之物无论贵贱,我特调办绝不过问一声!”李牧野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李牧野说话绝对算话!”
    “好,痛快!”梁弘农道:“我老梁今天就当一回傻子,把你的话当回真,告辞了!”说着,引着其他人顺着氢气包的边缘滑了下去。
    赋书惊讶的看着李牧野,道:“你还真是李牧野呀。”
    李牧野去了脸上的易容伪装,冲她龇牙一乐道:“如假包换。”
    “这脸洗干净了看,长的还真是挺好看的,不过他们说你是吃小孩子练功还不吐骨头,应该不是真的吧?”
    “没事,我只吃从肚子里刚拿出来的新鲜元婴,像你这么大的我没兴趣。”
    “你少来了,你这人神神秘秘的,满嘴谎话,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到你,这句话肯定是真的。”李牧野摸了摸她的光头,十分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要说再?”赋书问道。
    李牧野看着地穴入口,道:“我的人上来了,有什么话都以后再跟你说。”
    龙公明带人上来,道:“安意如去边境接设备,昨天晚上无人机侦查到这东西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地穴上空,也不知哪里出了故障,这么个庞然大物,咱们的间谍卫星系统居然毫无所觉。”
    李牧野道:“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是咱们内部的监测人员出了问题,第二是人家用了什么隐形黑科技避开了咱们的耳目,新教最近投靠了极地鲛人族,多半是那些人捣的鬼。”
    龙公明注意到了李牧野身边多了个小尼姑,诧异的问:“你不是追踪狄安娜去了吗?”
    李牧野道:“这事儿一言难尽,回头有时间再跟你详细说。”又道:“说说其他方面的人马有什么动静吧。”
    “玄门和天师堂联手召集江湖正道的人在地穴北方十五里扎了营,很多从国内赶来的江湖人正在往那边汇聚。”龙公明介绍道:“咱们的营地里也来了不少人,阴阳门的人早就等的着急了。”
    “没发现施罗德的大队人马在附近活动?”
    “就算有活动也是小股力量。”龙公明介绍道:“也白龙在中亚半岛的影响力比在南洋要差些,但如果对方有大批的人员调动还不至于没办法察觉到。”
    “还是要当心些,他的力量都是真正的精锐,而且还要防着他来一手化整为零。”李牧野凝眉道:“到目前为止,真正的大人物也就梁老怪勉强算一个。”
    龙公明深以为然,道:“真正自重身份的大人物一定不会急着下去的,神宫地穴开启这么长时间,如果容易下去捞到好处又岂会等到现在?”
    赋书凑过来道:“连我师叔都晓得这下头有宝贝,你们怎么不着急呢?之前下去的那个大家伙那么厉害,你们不怕好处都被他得了去吗?”她说到这里又想到慧剑,神情顿时一暗,又道:“李大哥,你不如现在就告诉我那个男人的身份吧,我担心你下去了以后会上不来。”
    李牧野道:“我暂时还不打算下去呢,不过就算我真的下去了,也一定会把你带在身边的。”
    赋书道:“哎呀,你这人真不干脆,不就是一个名字和一个身份嘛,说给我听有那么难吗?那人是不是叫陈辉的?”
    李牧野未置可否,不动声色道:“你若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我派人护送你进京去找这个人,只要你愿意,想怎么找就怎么找。”
    “还是算了吧。”赋书眼睛泛红,咬牙切齿道:“你别想用稳君计糊弄我,这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而且必定跟你有些关联,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
    “你要怎样都可以。”李牧野道:“慧剑师太为了那个人甘愿放弃问鼎禅心慧剑最高境界的机会,我想你妈妈她对那个人还是有感情的。”
    赋书道:“女人最怕就是太痴情,一旦没了自尊就可以任凭男人践踏!”
    李牧野道:“小小年纪感慨倒不少,人生苦短,活的时间再短都是人生,活的再长也难免一死,所以人这一辈子最怕的就是从未遇到过一个值得自己痴情的人,你不是你妈,不应该妄自去揣度她的感受,她有她的人生选择,你有你的,我只希望能看到你快快乐乐的,最好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成为你的负担。”
    “你要想让我没负担,就立刻告诉我真相。”赋书道:“那个男人的名字,还有那个白衣菩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要给我抚顶受戒,害我从小到大都不长头发。你和我妈最后说的那些话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李牧野轻轻一叹,道:“其实我比你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又道:“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搞清楚的。”
    这些日子一直联络不上白无瑕,她若不想主动取得联络,谁都不要想能找到她。也难怪这娘们儿神龙见首不见尾,满世界都是敌人,如果她的行踪很容易被掌握,人家早就不计代价的动用军方力量把她定点清除了。
    龙公明问道:“接下来你是怎么打算的?咱们的设备也到了,只要你同意,今天下午我就能带人下去。”
    这老龙是一心一意想要在这个江湖世界干一番大事业,为的是有一天能力压李中华。他知道自身的实力虽然彪悍,但是比起施罗德来还至少差了一个档次。随着越来越多的生化技术和人工智能被运用,这个世界很快就要进入到全新的时代。神宫地穴在李牧野眼中是一场大局,在龙公眼中却是一个机会,他不想错过。
    “还是先不急。”李牧野沉吟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我追踪狄安娜也是想谋定而后动,神宫地穴下边到底有什么,暂时还没人知道,等一等,看看梁老怪他们能有什么收获再做决定。”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紧接着在轰轰声音相伴下,神宫地穴的入口忽然冒出滚滚浓烟,竟生生将那艘堵住入口的巨大飞艇冲上了天空!
    入口周围的众人纷纷惊骇后退躲避。佣兵们也在白起的指挥下迅速后撤到安全区域。
    李牧野把赋书交给白起带走保护,和龙公明两个仗着艺高人胆大,不但没有随众撤退到安全区域,还反其道而行之,纵身跳到地穴边缘处观看,但见浓烟如墨,滚滚翻涌着冲出地穴。
    正自惊讶的时候,忽然从浓烟中钻出一庞然巨怪来,依稀正是老梁的看家神兽号称地虫之神的地龙王。这东西全身都在冒黑烟,身上的皮甲龟裂开来,有火光伴随着浓烟一起钻出。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活着,真不愧是地下深处的异物。
    一道黑影电射而出,正是龙公明豢养的那头夜妖,只见它姿态优雅,咻的一下跳上巨怪的头顶,扬起锋利的爪子,在巨怪头上画了个圈,砰地一声,一团火光倾泻喷出,把夜妖吓了一跳,闪电般又跳了回来。
    黑烟滚滚,翻覆如潮。
    那地龙王发出惊天惨嚎,突然一飞冲天,从地穴浓烟中飞出。
    小野哥见此情景不禁暗自思忖:地龙王只是地行异兽之一,能吐出酸性极强的毒液,也能在地脉中行动如飞,但它并不具备飞行的能力。这地穴深不见底,这东西居然是飞出来的,冲出地坑后力道仍不见稍减,难不成是被人丢出来的?
    正自惊疑不定的时候,忽然龙公发出一声惊呼。
    以他的修养和见识,若非看到极其不寻常之物,断然不会如此大惊小怪。
    李牧野赶忙收摄心神,随即也注意到了异状,原来这飞起的庞然巨怪的下面居然还拖着一个人。而这东西竟似乎是被此人丢上来的!只见这人的皮肤漆黑如墨,身材又瘦又长,四肢都消瘦成了细竹竿子,光秃秃一颗圆脑袋,顶着一双大眼睛跟两盏灯似的,散发着黄色的金光,那气势简直形同孙猴子钻出老君八卦炉。手拉着巨怪的尾巴,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上面。
    “赶快开炮,不要让这天竺妖僧逃了!”坑下忽然传出李奇志急迫的声音。
    李牧野不假思索,毫不犹豫的下令貂熊佣兵的重火力小组,对准这怪物轰他吗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