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亡灵祀 > 第78章 噬魂之物
    今天安乐镇的广场上很热闹,但黑夜根本就不知道。

    他回家的时候,善老头和忘忧都不在,他知道指正这俩爷孙去哪溜达去了。

    自从忘忧被学院录取之后,善老头就有点好走,到处的溜达,还特别愿意往人多的地方走。

    只要是镇子上认识他的人,看见他都会道一声好,热情的甚至还能给碗茶水喝,也不要钱,善老头到的地方简直就是焦点。

    不提他一辈子到晚年做的善事,就忘忧进了学院这事,对于信息流通缓慢的镇子居民来说,就可以讨论好几年。

    善老头也爱听他们的夸耀,什么当年的英明之举,好人有好报,一门双法师的,荣耀安乐镇等等,善老头都爱听,全是夸他的。

    可想而知这对于一个晚年的老人家,人生之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个更来兴趣!

    这也是黑夜这几天看不到老头的原因,善老头天天白天往人多的广场一坐,一碗免费的茶水,四周能有一圈人围着听他讲曾经打兽人故事的。

    翻来覆去老样,但去听的人总不见少,更有甚者好事之人,直接打断善老头的滔滔不绝,给忘忧说媒的。

    老头子也是奸诈的笑而不语,而这时候忘忧的“丈母娘”,斯敏她妈菲琳大婶就会蹦出来,打跑这个撬自己家女婿的媒婆。

    黑夜明显感觉到这段时间,善老头过得很欢乐,他也没打搅他的晚年,自家的小店和田地也根本不让善老头操心

    麦田被黑心收购商坑的就卖了九十五金币,他回又给添了十五金币才告诉他,让善老头他开心就好,这也许就是黑夜报答善老头当年的一口黑面包之恩的方法。

    简单!甚至无人可知,但他觉得这样做很好,有些东西没必要说出来,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黑夜回到家里以后,把小店里魔法石弄亮,天有点晚,善老头和忘忧回来,给他们爷俩指个路。

    今天街上有点热闹,黑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没那功夫瞎打听,热闹归热闹,他也没打算在把店开的晚一点。

    人多也不是来买符纸的,就这破店怎么会火到那个程度?

    他给善老头和忘忧留了个门,就朝着后厨奔去,今天发生的破事有点多,刚才给老乞丐买肉饼的时候,自己也没吃下,这个时候倒是饿了。

    还有点剩饭菜,黑夜试了试温,有点余热,看来这爷孙俩应该是吃完之后才出去的,也没什么好吃的,黑夜直接就扒了两口。

    “草!什么鬼?”

    黑夜从后厨出来,看着一具骨头架子自己在他的小屋门口乱晃荡,不受控制的徘徊,突然之间久朝着他的锁着的小屋冲去,根本就进不去,面墙在门口踏步。

    黑夜也是一阵目瞪口呆,这是诈尸了怎么的?

    还是有人要偷的他的骨头架子?

    黑夜看了看忘忧大开的房门,一看就知道是他贪污自己的那具骷髅战兵,忘忧也弄不明白这个玩意,现在连个一星学徒的都不是,纯是看着自己每天带几具这个东西晃荡,好奇之心作祟。

    估计是他自己偷偷的移进自己小屋去的,也没在黑夜的那堆深渊魔土里埋着,黑夜又不由的想到,这大半夜的炕头立着一具,惨绿色灵魂之火直冒的骨头架子,睡觉的时候也不嫌渗的慌!

    黑夜走到这具骨头架子身前,一阵奇香扑面!

    这个味道估计是自己的那盆魅魔的笑靥散发出来的香气,而他又看了看忘忧的骷髅战兵,直接指挥着它回到忘忧拿小屋里,黑夜打开房门。

    “嚯!真是够香的,快赶上闺房的香气了。”

    黑夜进没进过别人的闺房不知道,但是自己的屋子里确实够香!香的都有点打鼻子,他在门口扇了扇房门,通透一下花香弥散的空气。

    “这晚上还怎么住?非醉死不可!”

    黑夜刚踏进去自己的屋里,看见桌子上那盆人脸花就大骂一句。

    “尼玛!这是怎么了?要死?不会吧!怎么搞的?”

    桌子上的血色人脸花这时,直接就塌了腰,根本就不像昨天一般的亭亭玉立,整个长长的颈部快弯成了一百八十度,就这样瘫在花盆之上,花顶端处的人脸更是脸着地的杵在桌子上,而四片血红的叶子耷拉在颈部尖锐的尖刺儿两边,毫无生气,跟要死了一般!

    黑夜看到自己的宝贝这个熊样儿直接上前,用捅了捅这朵叫魅魔笑靥的花,软踏踏的,跟没有骨头一样,整株都蔫了。

    黑夜又用碰了碰那个有点真实的“人脸”,这时候的整张人脸,干枯的跟一朵菊花一样,上面全是褶皱!

    “真是要死?我上辈子仙人球养的还可以啊,这怎么换了一个品种就这样?你可别死啊!我还指着你给我回点本呢,这要是死,我估计非得亏到姥姥家去不可。”

    黑夜看着瘫在桌子上,蔫了吧唧的人脸花,直接把自己的指插在花盆的土里,捏了点里面的深渊血泥在鼻子上闻了闻。

    “不缺水啊,血腥味浓郁,这也不缺肥料啊,难道是缺阳光或是温度不适宜?”

    黑夜有点麻爪,他在心里一顿大骂那本叫《园林植物学》的作者,这介绍就介绍,就不能写的全点?

    就阐述了一下植物的种类,连怎么养都不说,这种出书的人估计绝对是被打死的,哪有这么干的!

    黑夜觉得这么宝贵的东西绝对是一个值钱货,能增加灵魂强度的东西,怎么能是个垃圾,而出书的也太不认真对待了。

    直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看着这个宝贝,昨天还开心的要死,这货今天就要挺尸!

    谁能受的了?

    这是缺水还是缺阳光?还是就根本不适应这片大陆的气候?直接就蔫了,黑夜完全不知道!

    “要死了还这么呛?”

    黑夜在在桌子旁边坐着,感觉一阵呛嗓子,这香气太浓郁了,浓的都有点顶人,离这花越近就越感觉呛。

    他算是知道一墙之隔的骨头架子为什么能被直接被吸引到这来,他好像记得这那本书上记载过,这花香对残魂和亡灵类的生物有吸引的特效。

    黑夜想到这,瞬间就想起来自己曾经撕的那两页纸,他可是带给了回来,他立马就是一顿翻找。

    黑夜拿着两页书纸,自言自语的道:“嘿!找找你了,来让我看看好好看看。”

    “花叫魅魔的笑靥,又别名红露脸、蔓血刺花、心冰血花不是重点这个。”

    “奇香不断,妖邪异常,成熟后会言语也不是。”

    “尼玛!坑爹呢?我就说我记忆力不会那么不好使,就是没告诉怎么养!”

    黑夜是对这本书的作者是一顿的吐槽,他翻了好几遍,上面是一句该怎么样的介绍都没有,全是这种话的特性,黑夜也是有点气馁。

    看来死了就死了吧,可能是真不适用这个大陆的气候,他还没看见过谁在恶魔祭坛上赌出一盆花来的,估计也都是养不活。

    “坑爹货!书坑、作者坑、植物更坑,就不告诉这东西怎么养,跟我一样喂饭啊?”

    “嗯?”

    黑夜说道这,一拍脑袋瞬间就蹦了起来,他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两张纸,嘀嘀咕咕的念道:“食肉噬魂,幼花期食肉多者”

    “真是噬魂食肉?难道真的是需要吃饭?”

    黑夜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魅魔的笑靥,又想了想自己刚才吃的蒸蘑菇饭,家里也没有肉,看来只能试试“噬魂”这招。

    黑夜直接开始他“蚀魂”法术技吟唱,召唤出一大堆免费的地狱深渊残魂,完整的魂体他可用不起,这要是真噬魂,两天就能把黑夜吃的破产,只能用着免费的残魂对付对付。

    黑夜直接朝着围绕他的魂影抓了一道,捏在里轻轻送到皱巴巴的魅魔笑靥的人脸处。

    他不确定这人脸花是否能吃这个东西,他就感觉这所谓的人脸也就是长的类,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脸,并且看着那张脸上的小嘴也有点不真实。

    黑夜刚把的残魂凑到这朵软踏踏的花“嘴边”,就看到整株猩红的花身,轻微的抖动了一下,黑夜捏着的残魂,直接被这张秀珍的小口给吸了进去,他明显感觉到花脸上的褶皱少了一道。

    “我去!真的是食肉噬魂,吃饭原来不吸土,这是植物?看来地狱深渊出来的东西真没一个简单的。”

    黑夜有点兴奋,只要不死就行,吃多少无所谓,反正这个东西他也不花钱,要多少有多少,黑夜又伸抓了一道残魂送到这个植物的小口边上,嗖的一声又被魅魔笑靥吸进了肚子里。

    第道!

    第四道!

    第五道!

    黑夜也不知道喂了它多少道,四周的魂影直接少了分之一,这时就看到这朵儿来自深渊的植物花直接挺了起来。

    脸也不趴在桌子上,刚才看到的褶皱全无,整个长长的满是倒刺儿的颈部血红血红的,都能看清里面的脉络,四个猩红的小叶片也立了起来,直接撑起那张拟真的人脸。

    “看来真是饿的这是。”

    (养仙人球这是我真事,我能把仙人球养死了!!!从那以后在没养过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