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震惊藏宝阁 > 796
    “接招!”
    齐天柱暴喝一声,一拳打出,顿时罡劲如炸雷一般,汹涌而来,霸气强势,一往无前。
    叶风没硬拼,身形一晃,闪到侧面,一片剑光挥洒而下。
    齐天柱身不转,随意一拳打出,狂暴的罡劲震荡空气,居然形成一片水晶似的光幕,硬生生把叶风的剑光挡下。
    台下有人惊呼,“罡劲如晶!齐天柱的实力很强啊,叶风的剑光很难伤到他了!”
    叶风一连攻出数十剑,每一剑都被齐天柱用罡劲挡下。剑与罡劲接触,仿佛确在钢铁之上,十分坚硬。
    “主人,这个齐天柱已经摸到了‘铁罡’的边缘,差一步就能罡劲如铁了。”北冥提醒。
    叶风不停游走,时不时刺出一剑。感觉齐天柱的罡劲就像乌龟壳,不易破开。他心道:“看来不用大招是伤不到他了!”
    想到这,他忽然一剑刺出。这一剑不快,却十分沉稳。剑尖再次接触罡劲的时候,发出一声尖锐的声响,暴发数倍的力量,就听“轰”得一声,齐天柱的罡劲一下退散,身体完全暴露出来。
    原来,他于剑中藏劲,一举打出了三倍的攻击力,破开了对方的护体罡劲。
    “阴阳割昏晓!”
    黑白剑气一转,齐天柱暴退。即使如此,他的右臂还是中了一剑,伤及骨头,鲜血直流。
    “你比以前强多了。”齐天柱面色不变,肌肉收缩,流血立刻停止,“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最强大的战斗力!霸血狂暴!开!”
    “轰隆!”
    齐天柱的罡劲完全收敛,只有薄薄的一层布防在身体表面,他的眸子血红,人似乎进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变得无比狂暴。
    “嗯?”叶风心中警觉,不等对方进攻,就连续朝空中刺击数十剑。
    一声大吼,齐天柱扑杀过来,赤手空拳,却有强大的气势展露,令人心惊。
    叶风一剑点出,引爆了空中杀阵,一片剑芒“丝凌凌”地将齐天柱困住。然而一声巨响,杀阵粉碎,对方扑至面前。
    “哼!”
    叶风施展小飞龙功,身形悬空,转折如意,不断地朝下放射剑光。齐天柱不断扑击,但每一次都被击退。在此过程中,叶风感觉齐天柱的力量提升了一倍不止,这种狂暴真的很强,不弱于他的罡劲之桥。
    双方好一场恶斗,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很快就过了一百招。
    裁判提示:“还有一刻钟,若无人取胜,这一场平局。”
    这下反倒是齐天柱耐不住了,攻势忽然加快,漫天都是他的掌影。
    又斗了十招,叶风淡淡道:“到此为止!”
    轰!
    不知何时,他又用罡劲布下一座剑阵,一剑激发之后,黑白光气交织,齐天柱立刻被困在里面,不能脱出。
    他连连刺击,不停加固剑阵。
    十个呼吸后,里面传出一声闷哼,齐天柱终于道:“叶兄,我认输。”
    叶风撤掉剑阵,道:“承让了。”
    齐天柱很狼狈,一头一脸都是血,也不知到底哪里受了伤。他拱拱手,跳下擂台。不得不说,符阵手段,让叶风的剑术非常可怕,一旦布下杀阵,敌人哪怕比他强,都得吃亏。
    “三十五号胜!”裁判宣布道。
    “居然又输了!”不少人唉声叹气,他们可都押了齐天柱赢,输得很惨。
    张横则笑眯眯地把三千六百万武尊币,收入囊中。这一场,真是大赚特赚啊!
    “奇了怪了,三十五号叶风明明没占优势,可他总能在最后取胜。”有人苦着脸摇头,“我在他身上,已经输了几十万了。”
    “谁说不是呢,他的实力看上去并不强。可对于时机的把握太了不起了,这大概是他取胜的原因吧。反正下回,我肯定不赌了。”第二个人说。
    接下来,叶风又连打了十几场。只是下注的人越来越少,赔率也越来越离谱,到最后一赔十,居然都很少有人下注了。所以十场下来,张横赚到的钱只有八百多万,远不如以前了。
    打到第三十多场的时候,叶风已经把真龙圣地的陈补天,天工教的齐海龙,太易教的宋乔飞等几个热门人物尽数击败。而到了第三十三场,玄天圣地的武仲玄登场。
    他一登台,就指着叶风道:“凭你也配苏兰师姐,我一定胜你!”
    之前的比斗,叶风没带着情绪,就是纯粹的比斗。可这个武仲玄真的让他很不爽,他不是瞎子,看得出来这小子对苏兰有意思,所以才针对自己。
    “我不配?难道你配?你最好别打他主意。”叶风道,“为了给你一个教训,我三招内便击败你,让你明白什么是差距!”
    “狂妄!”武仲玄冷笑,“我看你如何三招败我!”
    “刷!”
    叶风动了,用了八成实力,幻步外加两仪剑法,剑光一出,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八生周天,一圈剑光越来越大,越来越辉煌,笼罩整座擂台,形成一座犀利的剑阵。
    “咦?这是什么剑术?”人们纷纷惊呼。
    阴阳教的位置,一名老者眸子一亮,道:“这娃娃好啊,居然摸到了大周天剑法。奉仙,他就是你的弟子吗?”
    高奉仙坐在下首,道:“是的教主。”
    “很好。潜龙榜结束后,你带他回阴阳教。我们的弟子可要看好了,别让人抢了去。”教主淡淡道,“让他先跟易长老学习符阵,然后再去阴阳鼎里闭关一段时间。”
    高奉仙震惊:“易长老会答应吗?而且,阴阳鼎不是培养继承者用的吗?”
    阴阳教主淡淡道:“此一时彼一时,你不给好处,人家怎愿意留下?你得让他知道,咱们阴阳教,可不比圣地差,不是东齐学院能比的。”
    高奉仙沉吟道:“只是教主,若叶风想去青龙学院,我们只怕留不住他。”
    “那倒无妨,他终究要离开学院,以后还不是我教中人?”教主道,“你这个当师尊的要多关怀一下弟子。钟神秀的事不必挂怀,此事由我出面解决。”
    796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奉仙大喜,他再强只是个武君,有教主这句话,他相信钟神秀一定没事了,连声说是。
    武仲玄“狂妄”二字刚落地,就看到漫天剑光,犹如天女散花一般,劈头盖脸落下来。他震惊之余,下意识地催动全身罡劲,狠狠轰出。可叶风的剑光十分神奇,居然轻松就将他雄浑的罡劲化解,剑光不仅没减弱,反而更加强势。
    “玄天变,给我破!”武仲玄这下子急了,他感觉苏兰就在注视着他,输了的话岂非丢人?于是一咬牙,施展最强招式,一瞬间不知打出多少拳,无数道拳影在空中叠加,形成一股霸道的力量。他的这种变化,比之齐天柱的霸血狂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瞬间激发生命潜能,暴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从那天打擂台开始,叶风就不断挑战各大势力的天才,虽然连战连胜,可也见识到了百家之长。每种武技,每种功法,都有其特点和优势,接触的越多,他内心的感悟就越深。特别是他领悟了大周天剑法的雏形,对于两仪剑法的领悟达到了新的高度。
    可雏形就是雏形,还不是真正的大周天剑法。此刻,武仲玄暴发出的玄天变,让他有了不小的压力。大概是厚积薄发,又或者是灵机一动,那一层窗户纸突然就破开,他的剑法瞬间就复杂了一倍,也玄妙了一倍。
    “咦?四象剑法?”高奉仙差点跳起来,一脸惊喜,“叶风已经正式演化出四象剑法了!四象一出,八卦不远!只要稍加磨练,即可成就真正的大周天剑法!”
    “丝凌凌!”
    剑光洒落,仿佛春雨滋润万物,无声无息。武仲玄闷哼一声,双臂之上遍布剑伤,细密交织,血水滴落。他双眼呆滞,喃喃道:“这……这是什么剑法。”
    那一刻,叶风的剑法如春日细雨,如夏日骄阳,如秋风之爽,又如冬之飞雪。一刹那,四种变化,完美融合,奥妙无穷。以至于武仲玄心里都生不出抵抗的想法,立刻就输了。
    叶风收剑,淡淡道:“下去吧。”
    武仲玄羞怒交加,连忙跳下擂台。
    玄天圣地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武仲玄居然【.12w.com】一招就输了,这让圣地的脸面往哪里搁?难道玄天圣地连黄金世家都不如?连大教都不如?
    “苏兰!你听好,必须给我赢了叶风,知道吗?”赵剑妃冷冷地对苏兰下达命令。
    苏兰娇躯一震,低声说:“师尊,我不是叶风的对手。”
    “狡辩!你是不是真的看上他了?要把一生托付给这种人?哼!我告诉你,只要你一日是玄天圣地的人,就不可能再与这叶风往来!”
    苏兰心中极为恼火,皱眉道:“苏兰感谢师尊这段时间的教导,可首先我是赤阳门的弟子,此来玄天圣地只是深造。即使师尊收我为徒,可我仍是赤阳门人。”
    “赤阳门算什么东西?”赵剑妃冷笑,一脸轻视,“我一弹指,就能让它灰飞烟灭!”
    苏兰低下头,没有反驳,可她已暗暗决定,必须要争取主动,逆转这种局面。
    战胜了武仲玄,没打几场,轮到叶风和苏兰登台。两人之前都未尝一败,战绩全胜,此时相见,不由相视一笑。
    “风哥,咱们好久没动手了,不知你能不能打得过我。”苏兰笑道有些调皮。这潜龙榜上,不知有多少大能观战,她自然不会认输。再说,她对叶风有绝对的信心。
    叶风微微一笑:“兰妹,你要用什么剑法呢?”
    “我就用玄天圣地的斩魔剑法,风哥要小心了。”苏兰话落,长剑抖动,主动攻向叶风。
    叶风已经不指望张横继续赚钱了,他立刻就放开所有压制,用十成实力与苏兰战。苏兰的资质他非常了解,论实力,未必就在他之下。无论是出于尊重,还是出于好奇,他都会全力以赴。
    两团剑光,一个如烈日焰焰,一个似明月当空,便在擂台之上全力展开。你来我往,如胶似漆。二人剑术精湛,引得无数人注目。
    高奉仙连说:“当初真不该让苏兰加入玄天圣地,该让她加入我阴阳教啊!”
    “这女子是谁?不仅美,而且实力出众!”那些不认识苏兰的青少年,纷纷瞪大眼睛,十分仰慕。
    一百招,两百招,叶风运转四象剑法,才渐渐占据上空。二百三十招上,苏兰忽然后退,她的裙角被划开一个细细的口子,笑道:“风哥好厉害,我输了呢。”
    叶风道:“兰妹你的剑法缺乏实战经验,否则我未必是你对手。”
    “三十五号胜!”裁判宣布。
    可没等苏兰下去,赵剑妃忽然冲上台子,高声道:“诸位听我一言,我这徒儿苏兰乃是无垢之体!若四大神土的传人,或五大皇朝的皇室有意娶她,请与本人商榷!”
    现场一下炸开了锅。
    “什么?无垢之体!天下居然真有无垢之体?”无数人为之疯狂,一双双热烈至极的目光,盯住了苏兰。
    苏兰面如死灰,急得掉下泪来。她这身份一旦公之于众,不仅玉家会找到他,就连朱雀皇子也会寻她,那可如何是好?
    叶风面沉似水,死死盯着赵剑妃,这个女人真是太恶毒了!
    赵剑妃连连冷笑,也盯着叶风道:“就凭你,也想染指苏兰?给我死了这条心!皇朝的皇子,神土的传人,那才是苏兰的归宿。只有如此,我玄天圣地才能拿到真正的实惠。”
    叶风一字一句道:“苏兰如若因此而遭遇不测,整个玄天圣地还有你,都要受到付出代价!”
    “笑话!你一个小小武士,也敢妄言威胁?滚下去吧!”她一挥袖,一股劲风袭来,叶风暴退。可即使如此,他也是胸闷异常,几乎受伤。
    赵剑妃显然不敢在此动手,否则那一下,他不死也要重伤。
    席位上,朱雀大帝对身旁宫人道:“太子的未婚妻好像也是无垢之体,据说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