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东瀛娱乐家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做出决断的力量
    “叶君不是早就知道吗?”被他这么说了,藤彩子的心情反倒愉快了起来,“我本来就是个难缠的女人。”
    光看她这副模样,对于能够给他添些麻烦,似乎相当高兴的样子。
    “这样可就太恶劣了。”叶昭笑着责怪道。
    藤彩子又问了一次,“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曲子呢?上野桑说,叶君要他把三味线弹出绝恋之歌的味道。”
    “那么、就是所谓的绝恋之歌了……”叶昭含混其辞。感觉到藤彩子的手悄悄伸向了他,往后缩了缩身体,才又解释道:“其实,也是因为想到了你,才想到了那样的曲子。”
    “我吗?”藤彩子不依不饶的迎上去。
    这下逃不掉了。
    叶昭慢吞吞的说道:“是在去看北岛桑企划的那场演出的时候,刚好和佐智子的座位挨在一起,那时,也考虑了一些事,就想到了那样的曲子。”
    “一年前的事了啊……”藤彩子低声道。
    “是的。”
    “这么说,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沉浸在这样的关系里是没有用处的。”
    “彩子桑也这么想过吧?”叶昭问。
    只不过,这样的问题与其说是在问她,倒不如说是在寻求认同。
    “可最后还是变成了现在这样。”藤彩子叹了口气。
    “说到这个,是因为心灵的反应总是比身体要慢上半拍吧。”叶昭握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继续下去,“所以,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你祭坛上的献祭品了。”
    “献祭品?”藤彩子像是听到了什么新鲜的词。
    “不是很像嘛。”叶昭支起胳膊侧躺着,有点恶作剧的故意往下说道:“说着什么从我这里抽取了力量才让自己变得强大了什么的,不就是把我当成祭品了嘛。”
    藤彩子笑了起来,“被你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像是什么恶人似的。”
    “比起恶人,”叶昭搂住她的肩膀,手顺着脊背慢慢往下滑,笑眯眯的说,“会拿人来当祭品享用,倒觉得这样的彩子桑更像是妖怪。”
    “真是太讨厌了,这种话。”藤彩子皱起眉,有些用力的反手拍掉了他那只像是在寻找妖怪偷偷藏匿起来的尾巴的手。
    挨了打,叶昭反倒更开心了。心满意足的把手收回来,“别这么说嘛。”像这么和藤彩子在一起,总是让他在不知不觉间就陷入到那种坦诚的,没有防备的状态里去。
    “叶君和女朋友的相处还顺利吗?”这时,藤彩子突然问到了这件事。
    还陷在藤彩子为他构筑的这份无防备的氛围里的叶昭,此时下意识的便吐露出了真心话,“老实说,现在正是非常迷茫的时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怎么?”藤彩子伸出了她刺探的触角。
    在得到他和仲间由纪惠交往不顺利的答案的时候,她表现出了相当的兴趣。这副样子,也在不知不觉间,暴露出了她带有嫉妒心的丑态。
    “我另外有了很喜欢的,想要交往的对象。”叶昭对她说。无法对仲间由纪惠说出来的话,却可以毫无阻碍的对藤彩子说出来。
    “是吗……”藤彩子脸上的表情消失了,刺探的触角倒了下来。但是,下一刻,另外一根带着毒的刺悄悄伸了出来,“既然有了这样的对象,尽管去追求不就好了……”
    她曾经深深嫉妒着的人,在叶昭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沦落到了和她相同的境地。她像是在报复一般,带着些许快意释放出了内心的毒液。
    但是,在感到了快意的同时,看着为了考虑仲间由纪惠的感受而犹豫的叶昭,另一种嫉妒又在藤彩子的心中升起。嫉妒像是层层涌上来的波浪,将她包围了起来。
    她像是在自我保护一般的缩起了身子。
    “那么干不成的。”叶昭觉察到了这一瞬来自她的恶意。
    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觉得这样的她是可憎的,相反,对陷入到嫉妒当中的藤彩子,感到了深深的同情。
    “不能这么做,”叶昭搂住她,“再多一个人来受伤害这种事,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藤彩子没有说话,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
    叶昭也不指望得到她的回应,自顾自往下说道,“我还记得那时候陷入痛苦当中的彩子桑,因为记得那些,因为你,所以我才会选择克制和忍耐。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该带着傲慢之心。……这是彩子桑教会了我的东西。”
    那时候,在第一次对叶昭主动提起仲间由纪惠的时候,她那燃烧着的嫉妒心,却反过来保护了仲间由纪惠,也保护了坂井泉水。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受到伤害啊……”她像是在哀嚎似的,说出了这句话。挣脱开叶昭的怀抱,像是脱笼的母狮子那样,扑到他身上,纤细的手指卡住了他的脖子。
    “真的是非常恨你。”
    “我知道。”叶昭抓住了她的手。
    “听说做情人的,就算有着嫉妒之心,也一定要让自己学会忍耐。”藤彩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可我却怎么也学不会这样的东西。”
    “这样也好。”叶昭迎着她的目光,“彩子桑感到嫉妒的时候,我反而因此稍微觉得有些安心。否则的话,对你来说就更加残酷了。”
    “现在就已经够残酷了……”藤彩子叹了口气。随着这一声叹息,连方才的劲头儿也跟着消散了。叶昭趁机把她搂进怀里,夺走了她再一次暴起的机会。
    “这种不合时宜的温柔,只会让人觉得你很可恶而已。真的太讨厌了。”重新倒在他怀里的藤彩子,如此说道。
    注意到他的欲言又止,又冷冰冰的威胁道:“如果这时候对我说了‘对不起’的话,真的会杀了你的。”
    “我知道了。”叶昭答应下来。
    “那好。”藤彩子的胳膊自他的腋下穿过,紧紧抱住他,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叶昭搂着她的身体,恍惚有种感觉,似乎从她这里得到了某种决断的力量。在那之前,他不断犹豫着的事情,在此时此刻得到了答案。
    放弃、维持现状、甚至故技重施,继续谈一场有所隐瞒的恋爱,各种光彩和不光彩的想法,在他意识到自己应当给坂井泉水一个交代的时候出现了。
    人都是自私的,所以会本能的去回避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所以,在意识到对坂井泉水产生了深刻的,想要跨越这一现状的感情之后,他本能地对自己的感情状况闭口不提。
    但是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一直欺骗下去的。
    虽然在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一度有过非常傲慢的想法,将左拥右抱看做是件轻而易举就可以实现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想法,藤彩子陷进了嫉妒的漩涡里无法自拔,仲间由纪惠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背叛的刀和嫉妒的火不断伤害着。
    如果恶意可以化作实体的话,只怕她早就像是《源氏物语》里的葵姬那样,被藤彩子的嫉妒心给杀死了。
    好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但是同样的,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已。
    不仅他是普通人,藤彩子也好,仲间由纪惠也好,坂井泉水也好,她们也都是普通的人。既然是普通人,就有着独占欲,有着嫉妒心,有着各种各样的情感。
    纵使陷入三角关系,也没有人甘心为了他忍耐。
    就算是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状态的藤彩子,极致的爱也没有化作忍耐,而是变成了疯狂的嫉妒心。而那些无法拥有实体的嫉妒心,最终只会反噬到他自己身上而已。
    他低下头,看了看把脸埋在自己怀里的藤彩子,她似乎已经睡熟了。
    可是,刚刚把床头灯关掉,黑暗当中,她突然开口,低声问了一句:“叶君能告诉我,那位被你喜欢着的,想要交往的人是谁吗?”
    叶昭沉默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下意识抬起手来指了指天花板,“她就住在楼上。”
    “是吗?”藤彩子的语气很平静,“这么说来,之所以会决定搬到这边来,也是为了她?”
    “也是,也不是。”叶昭说,“搬家的时候的确受到了她的照顾,但是搬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距离缩短的话,也是会去考虑其他的事情的。”藤彩子轻轻叹了口气,“那么,也已经有了更加亲密的关系了?”
    “那倒没有。”叶昭否认道,“因为是真心喜欢的对象,所以牢牢记得让彩子桑承受的痛苦,拼了命的克制着自己,不去做那样的事。”
    藤彩子又露出讥讽的笑容,不过在黑暗中并不能被发觉,“我成了什么啊。”
    “我这么说的话,彩子桑大概会生气吧。”叶昭说,“彩子桑在各种意义上,都是我的老师,教给了我许多过去所不能了解的东西。”
    “听你这么说,被送上祭坛变成祭品的人是我才对。”藤彩子翻了个身,脸颊贴上了他的胳膊,“就这么把我当成祭品享用了。”
    “对不起,彩子桑。”叶昭向她道歉。
    “之前不是说了吗?如果在这种时候说了‘对不起’的话,就杀了你。”藤彩子又提起了那句冷冰冰的威胁。
    “就算这样,就算再被你卡住脖子,也还是要说对不起。”叶昭执意说下去,“真的冒犯了你。如果能够弥补的话,做得到的事都能为了你去做。”
    “那么,为我死也可以吗?”藤彩子问。
    面对这个问题,虽然答案是立刻就已经确定的,但是,叶昭还是沉默了一会儿,相当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才慢慢回道:
    “我想,如果是在没有防备的时候,被你卡住脖子,或者说喝了你下过毒的茶,因为那样死去了的话,我绝对不会在心里怨恨你。只会觉得那是我咎由自取而已。”
    “但是,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对不起,我不会为了彩子桑去死的。”叶昭说道。
    藤彩子安静听完了他的话,忽而问道:“不能为了我去死,那位被你深深喜欢着,想要和她交往的人,如果是她的话,可以吗?”
    “那也不可以。”叶昭毫不犹豫的回道,且不说他不是那种会为情自杀的人,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她的程度,不是为了她可以去死的程度,正相反,是想要为了她好好活着,比任何时候都认真活着的程度。”
    不仅想要为了坂井泉水好好活着,也想要守护她,让她也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真好啊。”藤彩子说,“这样一来,好像已经知道了胜利的是哪一方了。……但是,失败的那一方无论如何都是我就是了。”
    她笑了笑,又重复了一遍,“先说好,不准说‘对不起’,在感情里,接受道歉的那一方,不管怎么说都太寒酸,也太可怜了。”
    “恋爱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呢……”她喃喃自语道,“我想,我和叶君也在考虑相同的事吧。如果就那么被你勒死的话,反倒会觉得很幸福,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为了你去死的。”
    “就算想着要杀了你,也是觉得,那样的话,等到被逮捕之后,我和你的名字就永远都被绑在一起了。就算住到监狱里,也会从这里面汲取到力量,然后拼了命活下去。”
    “这么说,像是这样和你躺在一起,其实是躺在生和死的边缘了?因为随时都可能会在没有防备的时候被你杀掉。”
    可是,听了她的这些话,叶昭非但没有觉得可怕,反倒从里面感到了一阵温情。
    “我也知道不会杀了你的。”藤彩子摸了摸他的脸,“因为,光是这样和你待在一起,就已经从你的身上得到力量了。”
    “现在这些力量,就已经足够了。”她低声说道。
    叶昭再一次从藤彩子身上,感觉到了来自她的那份极致的爱。他想了想,突然开口道:“彩子桑,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可以吗?”
    “什么事?”
    “横浜的那套公寓,能不能请彩子桑把它让给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