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巅峰召唤 > 第1121章:宿敌之战
    第1121章:宿敌之战
    自慕容恪死后,苻坚就想出兵灭前燕,但却一直有所忌惮,而忌惮的对象就是慕容垂,所以慕容垂来投,苻坚自是喜出望外,对待慕容垂父子也宽厚有佳,甚至还想重用慕容垂。
    丞相王猛却认为慕容垂非寄人篱下之人,早晚必成为前秦的敌人,于是劝谏苻坚除掉慕容垂,以绝后患。
    苻坚也是出了名的忠厚,自然是不会同意的,而这也是苻坚与王猛之间为数不多的争执。
    就这样,慕容垂一家就在这种时刻需要面临,被杀和不被杀的尴尬处境之下,过着看似富足、实为寄人篱下的生活。
    论治国,王猛是王佐之才,论心机,论用计他,也是真的狠毒。
    多次进谏不成后,王猛知道很难说动苻坚杀了慕容垂,他也是一横心,你不杀慕容垂,我就制造机会让你杀。
    于是王猛布下了著名的金刀计,以此逼慕容垂父子造反,想要借此除掉慕容垂。
    金刀计成,慕容垂之子慕容令被诓骗回燕,而消息传回来后把慕容垂惊得魂飞魄散。
    这当真人在家中座祸从天降,慕容垂连辩解也不敢辩解,仓促出逃,结果在蓝田被追兵赶上,押回长安。
    令王猛没想到的是,苻坚不但没有杀慕容垂,相反还好言安慰,对待慕容垂仍然和以前一样。
    最终,金刀计只坑死了慕容垂的长子慕容令,而慕容垂跟王猛之间的仇恨也就此结下了。
    慕容垂在前秦战战兢兢的过了五年,眼睁睁的看着仇敌前秦攻城略地、日益强大,而自己的子孙甚至还要为了前秦冲锋陷阵、流血流汗。
    即使此时的慕容垂虽还没有想到复国,但复国的宏愿恐怕早已在心里深种,直到慕容垂最大的威胁王猛死了之后,慕容垂的机会终于来了。
    前秦一统北方,苻坚一意孤行,发动淝水之战,而淝水一败,致使前秦国力大损,慕容垂则趁机回到故土,召集前燕旧部起兵,并定仍然定国号“燕”,史称后燕。
    从建立后燕,到慕容垂病逝,短短12年期间,慕容垂率兵东征西讨、南进北伐,再次为慕容一族打下了一片广阔江山。直到去世之前,71岁的慕容垂也依然在带兵征战。
    慕容垂在战术层面的败绩是有的,但在战略层面也如慕容恪那般从无败绩,所以称慕容垂为“战神”并不为过,而他这一声最大的敌人就是王猛。
    王猛的金刀计,心思缜密,其计不可谓不毒,但并没有完成用计目的,杀死慕容垂,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计失败了,可实际上真的失败了吗?
    金刀计是没能杀了慕容垂,但却间接害死了慕容令,而慕容令死后,慕容垂的嫡子只剩下一个慕容宝。
    在慕容垂子侄中不乏能力突出之人,可偏偏这位活宝太子最是庸碌无为,却偏偏继承了慕容垂的位子,也最终造成的后燕基业崩坏被再次灭国。
    所以,一定意义上也是王猛害死了慕容令,这才间接断了后燕的国运,以至于直接造成后燕灭国。
    若说慕容恪的宿敌是冉闵的话,那慕容垂的宿敌则必然是王猛,而如今两人在另一个时空再次相遇,也必将因此决出一个生死来。
    第1121章:宿敌之战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父亲,晋军已经往东来了,没想到我们只是虚晃一枪,竟真的将晋军给引过来了。”
    听了慕容麟的汇报后,慕容垂的眼中没有一丝意外,淡淡道:“在往东数百里就是晋阳了,那是秦温所在之地,所以哪怕杨业明知我军有诈,他也不得不来。”
    慕容麟一听却道:“父亲,晋军的主将也换人了,现在领军之人并不是杨业。”
    “什么?”
    慕容垂瞪大眼睛,略微震惊道:“杨业竟然自己留了下来,却把主力大军交于他人之手?这人到底是谁,竟能让杨业如此青睐?”
    “此人王猛,之前只是个文臣,虽然有些名气,但这次好像是他第一次领军,不足为虑。”
    慕容垂听到这个名字后却是瞳孔微缩,忍不住喃喃自语道:“王猛,竟然是他。”
    慕容麟则露出兴奋之色,笑道:“父亲,杨业竟用一书生为将,看来这一战咱们是赢定了呀。”
    “你懂什么,这个王猛可不是一般人,就算他是首次领军,也绝对不能有丝毫大意。”
    “嗯?”
    慕容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问答:“父亲,这个书生难道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个王猛可是秦昊的军师,雁门关之战,他才是最大的功臣。”
    慕容垂眼中闪过一丝回忆,随即缓缓道:“王猛首次为秦昊出谋,就一记火烧了雁门关,在一计设伏东隆口,诛杀了于夫罗单于,两计共计诛杀了匈奴十几万精锐大军。”
    “嘶……”
    慕容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随即连忙问道:“父亲,既然这个王猛这么厉害,为何他的名气却并不响亮呢?”
    “那是因为陛下称帝之后,篡改了部分当初匈奴战败的事实,另外王猛也主动牺牲了自己的功劳,用来成全了秦昊百战百胜的威名。
    有功,却不贪功,甘愿成全主公,牺牲自己,不得不说,王猛此人,真乃良臣之典范啊。”
    说到这时,慕容垂眼中满是忌惮之色,沉声道:“王猛虽是初次领军,但从军经验却极为丰富,再加上其智谋百出,绝对是个比杨业要难缠十倍的对手。”
    “父亲,那接下来,我们……”
    慕容麟话音未落,慕容垂却果断道:“暂缓行军,不要和晋军正面交锋,咱们先试探一下王猛的深浅,然后在决定是决战还是缠斗。”
    “诺。”
    ——————————
    晋军这边。
    “报……启禀王副将,元蒙大军暂缓了行军速度,意图不明。”
    王猛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猛地拍了下桌子,沉声道:“慕容恪不敢与我军交战,可见他领军东进的目的,只是为了将我军主力引走,真正的目标还是镇北关,我军的战略布置没有任何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