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兽军团 > 第九十章 诈退妖王
    一击之后,雷电迅速收回霍思行体内,只留千百根青藤无声燃烧。
    “扑之不灭,水浇不息,天雷焚火,自生自灭。“雷帅神色震惊。
    “劫雷?劫火?凡人怎么可能学到!“妖王亦是不信。
    虽然不信,但刚刚的雷罡中蕴含的煌煌天威与现状的不息之火,都实打实的告诉它们这是真的。
    相比雷帅和妖王来说,还没有渡劫成妖的众兽王来说,对雷罡的感触就没有那么深,它们和潜龙众人一样,只能从战果和战绩来推断雷罡的威力。
    “咳咳”妖王阵阵咳血,对着霍思行说:“还真是好算计,先是试我以弱,后又一步步引我主动攻击,咳咳,原来是在这等着我!“
    霍思行淡淡道:“兵不厌诈!”
    同样的话,简单的四个字,说话的人却换了立场。情况至此,妖王哪里还想不明白,自己上当了,不过也怨不得别人,要怨也只能怨自己轻敌了。
    妖王:“不过你还真狠心,你就不怕我一个不小心,把他们通通都弄死了?”
    霍思行:“要弄死你早就弄死了,以你的实力用不着绑架要挟,再说如果你有意弄死众兽王,怕是它们早就灭族了!”
    众兽王听后一阵尴尬,但又不得不服,霍思行说的是事实。
    妖王:“不错!你倒是个明白人!”
    霍思行:“这是事实,以我看来你并不嗜杀,也不好倚强凌弱!”
    妖王:“哼,别饶弯子了,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在他看来煌煌天雷之术凡人是不可能学会的,别说凡人便是妖神也不可能。先让它轻敌应战,更把天雷封禁在凡人身上,花费这么大的代价,花费这么多心思,他不信只为让它吃点苦头。
    他认为这后面必有重大的图谋!
    “啊?”霍思行纳闷,这都扯到哪去了。
    “自然是鹰城主!”乌蓝腾空一跃站到霍思行身边,并以眼色示意不要否认。
    霍思行虽不明白乌蓝的用意但知道不会有错,然后撕下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接过乌蓝从千层衣上揭下的一层黑袍穿在身上。其间的目光交流刻意避开了妖王。
    “鹰无卫?哼,他可没有这么高的手段!此天雷也是他能碰得了的?”妖王不屑的说。
    乌蓝淡笑道:“那你可知城内监牢里的那位前朝状元?”
    “完颜秉正?”
    乌蓝点头:“不知你认为他是否有这个能耐!”
    妖王目光闪烁,略作沉思,对乌蓝的话已经信了八分,突又双目圆睁,怒声呵斥:“完颜秉正怎么可能为鹰无卫所用,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是从银月城内逃出来的,到了现在还想蒙骗我!”
    “呵呵,也不动动你的脑子,如果鹰城主不同意就凭我们能从银月城出来?还有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完颜秉正早已经离开了银月城!”乌蓝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妖王:“口说无凭……”
    霍思行从怀中掏出城主令,’当‘的一声拍在,杵在身前地上的剑柄上。
    妖王话到一半嘎然而止。此时对乌蓝的话已经信了十分。
    “呵呵,这次没有料到你会亲自赶来,致使后手泄露,否则早加布置,非把你留下不可!”乌蓝信誓旦旦的说。
    妖王紧张的情绪稍加缓解,如果此时鹰无卫在此,凭它现在的状态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脱的。不过还是强硬道:“就算鹰无卫在此,本座还怕了他不成!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趁此铲除了你等!”
    “枯木逢春”妖王轻喝一声,话音刚落,被雷劈的焦黑如炭的身躯,竟开始了蜕变,一块块黑色的皮肤剥落下来,露出了体内洁白如玉的皮肤,满头青丝亦是转灰再转白,显然是施用了禁忌的保命手段。
    “怕不怕只有你自己知道,再告诉你一点,就这位,正是完颜秉正的亲传弟子!”乌蓝拍着霍思行的肩膀。
    乌蓝见妖王蠢蠢欲动又扯起了虎皮,对此霍思行没有反驳,他自己倒没什么,可是妖王发起威来潜龙众人和众兽王怕是都逃不过,同样的招数对妖王是不可能有用的。
    妖王略作犹豫,最终叹了一声,“今天就算是给你师父一个面子。”
    霍思行目露诧异,没想到老苍这个邋邋遢遢的老头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一个名字便吓的妖王不敢轻举妄动。
    妖王:“好,赌了!”
    “啊?”霍思行回想了下才明白,顿感妖王的脑洞很大,刚刚还喊打喊杀的现在又要继续赌约。
    妖王继续说道:“赌约就按你说的来,凡赌就要有点彩头,不知道你能出什么东西!“
    霍思行:“咱们也比赌那些俗物了,金银珠宝、武器丹药、秘籍功法,这些都没什么稀奇的,如果我赢了你在万兽森林给众兽王划出一片营地,以供它们生存!”
    霍思行也想赌那些俗物,可是要赌总需要本金,现在他穷的叮当响,摸遍全身一个子儿都拿不出来。
    妖王痛快的答道:“好,那么我的赌注就是,如果我赢了,从今往后你不能插手我们和银月城之间的战争,并且众兽王今后必须臣服于我!”
    妖王盘算的很清楚,既然不能除掉你,那么就要把你的作用减到最小,只要你不去帮鹰无卫,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经过一番缠斗,妖王也是真的怕了霍思行身体内的雷罡了,试想如果和鹰无卫对决间,这家伙突然冒出来来这么下,到时鹰无卫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霍思行假装沉思,看来妖王真是把他当成鹰无卫的人了,心中大笑,却面露难色:“这事我不能做主,得先得到鹰城主的同意,况且众兽王是否愿意臣服于你那是它们自己的事,我并不能替它们做主!”
    妖王使出激将法,“呵,男子汉大丈夫,做什么自然要自己做主,岂需得到别人的首肯,我不信完颜秉正的徒弟会这么脓包!”
    扭头对众兽王继续说道:“何不以这个赌做个了断,如果一场幼兽间的比斗你们都不敢,我看你们引以为傲的血脉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众兽王尽皆沉默,过了好一会,霜狼不顾其他兽王的阻挠,毅然出声:“我们赌了!”
    最终,霍思行假装为难的说道,“好,我同意,不过我要加一条,如果我赢了,你和你的下属,不得对众兽王的族群和我的人无故出手,凡是插有我霍字大旗的地方,你们都应退避三舍!”
    妖王痛快的说道;“成交!”
    商量好细节,约定好时间来查探对方用来比试的幼兽,妖王便转身离去。
    走了几步,突然转身说道:“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灼华!”
    说完目如闪电撇向雷帅:“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走!”
    霍思行心中大惊,原来它一直知道那秃毛鼻青眼肿的家伙是雷帅,一直却在假装不认识。
    原来一直都知道,雷帅想到开始时自己摇头否认自己是雷帅,心中一阵恼怒,同时又很犹豫,它是很想回去,回去扛它的帅旗,可是回去之后怎么面对它的下属它的兄弟,以这个光溜溜的秃毛形象吗?如果让它们看到后怕是会笑自己一辈子。
    妖王见雷帅犹豫,冷哼一声,幻化出一阵飞烟消失不见,走的干净利索。
    雷帅刚欲张口却发现妖王已经走了,心中略显失落。
    雷帅想告诉灼华妖王,霍思行身体里的雷罡并不是封禁进去的,那雷罡仿佛有生命力。封禁体内的术法,一但用尽便会消失,而霍思行体内的雷罡却仿佛有生命力,能自主吸收雷电之力。
    如果煌煌天雷真能让凡人学会,它相信妖兽也一定可以,就算不能学会,长久待在霍思行身边,它相信它的雷术必会突飞猛进。这也是他犹豫要不要回去的一大原因。
    “唉。“雷帅看着妖王留下的那抹虚烟最终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