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478回
    /
    小梨,全名谷香梨,今年10岁,小学五年级生。
    取这个名字没什么特殊意义,纯粹是孩子她妈爱吃香梨。梨同离谐音,有些老人特别忌讳,奈何孩子妈是个文青,在城里打工。
    她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头两个分别取名带娣、招娣,土得掉渣,做娘的心酸得直掉泪。到第三个终于硬了一回,夫家没拦她,反正不能再生了,再生家里就要揭不开锅。
    曾经有亲戚劝公婆,把孙女送人或者扔了。公婆还没表态,就被买肉回来招呼客人的孩子妈听见了,当即回厨房拿出一把菜刀砍在桌上,恶狠狠地放话:
    “谁敢碰我孩子,你们一个个给她们陪葬!”
    凶婆娘,没人管,吓得那几个亲戚面如土色,连饭都不敢吃找借口滚蛋了。香梨妈挺倒霉的,生完孩子休完产假准备回去上班,公司倒闭了。
    不得已,她只好委屈自己留在最嫌弃的农村种乌甘米。
    后来发现公婆的话没错,在村里辛苦一年赚的钱居然比打工的时候还高。干脆把在工地干活的孩子爸叫回来,夫妻俩把属于自己家的耕地全部收回来。
    之前家里只有两位老人,种不了太多,把其余的耕地租给邻里们种。现在人口多了,当然是把地要回来自己种,从此安心在家务农。
    现在,大女、二女到镇上读初中、高中,剩下小女儿在乡里读小学,等考上初中也要到镇上读。
    村里有屋,手里有几分余钱,再跟亲戚好友们借一点。在城里买房太贵,且不知道女儿能考上哪里的大学。夫妻俩便在镇上买一栋房子,路边有铺面那种。
    就这样,小两口在镇上开杂货店,农事繁忙的时候关店歇几天。等把地里的重活干完,有公婆在老家看顾,小两口又安心的回镇上看店。
    他们忙着赚钱还债,供孩子们念书,照顾大女、二女的学习,三女不在身边无法关注太多。
    可小姑娘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小心事,老人精力有限,难免有所忽略。
    小梨长得高,算是同龄小孩中最高挑的一个,受到同伴的歧视和取笑。小孩子若无其事的面孔下藏着一丝自卑,恨不得自己变矮些,渐渐的有些驼背。
    对很多家长来说,能解决孩子的温饱和学费问题就很好了。至于什么成长期的心理变化,那是嘛玩意?人人都这么过来的,有吃有穿有书可读,知足吧。
    而眼下,等小伙伴一走,小梨四下查看一遍,嗯,没人。赶紧蹬蹬蹬的选了一块比较宽敞的空地,嘿的一声扎个马步,再嘿嘿嘿的向前出拳。
    罗青羽来了兴趣,仔细瞧着。
    这是谁家门下的小弟子?藏得够深啊!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她正在好奇感慨,下一秒便收回这个想法。
    因为小姑娘完全是乱打一通,打完拳头的同时是出脚,那套路分明是自己教的健身操。接下来开始乱套,有大鹏展翅,鹤形手,螳螂腿,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
    罗青羽:“……”百家乱炖,和吴乐一样的慧根。
    但毕竟是姑娘家,耍出来的姿势纤柔漂亮。尤其最后一招,小丫头直接冲到事前准备好的半截枯木前,捡起,过肩摔……这是模仿她那晚打阿标的姿势。
    “……”
    “小梨?”
    正当小姑娘耍得全身热烘烘,一个女声把她吓得停止动作,猛然回头。罗青羽在林间瞄了来人一眼,是谷采吟,身边还有三位小姑娘给她带路。
    原来,谷采吟想熟悉一下附近的山林环境,让村里的孩子们给她带路。由于天气太热,男孩子们忍不住扔下她和几位小姑娘跑回村边的河涌玩水去了。
    男孩子走了,其中一个小姑娘掉了队,作为一名乡村准教师,她必须对陪自己出来的孩子们的安危负责,便找来了。
    “小梨,你在干嘛?学武功吗?”谷采吟故作认真的问,“谁教你的?”
    她这么问纯粹是逗小孩,刚才远远看见小梨像只小猴子似的乱蹦乱跳,杂乱无章,没有半点正常的套路。
    “没谁,”小梨的脸腾地红了,抿抿小嘴,“我自己耍着玩。”
    “她看电视学的,”有个小伙伴毫不犹豫的揭发她,“她一直想当女侠宫主。”每每看到电视里的女侠士,兴奋得两眼直放光。
    孩子的童言童语,让谷采吟忍不住噗哧的笑了。
    小梨的脸更红了,怒瞪小伙伴,“胡说!我没有!”
    “你就有!”
    俩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争执起来,谷采吟忙制止她俩,哄道:“哎哎,别吵了,女孩子学点功夫是好的,将来不怕被人欺负。不过小梨,你学那个没用,我教你们吧。”
    她学过跆拳道,不敢自称高手,撂倒一两个小贼还是可以的。大家都是女孩子,学点防身术挺好的,有备无患嘛。
    顺便在村人面前刷好感分,弥补大哥的过失。
    “趁现在是暑假,明天开始,你们谁想学的每天早上八点到我家,我教你们跆拳道。”谷采吟微笑道,“男孩也可以学,你们回去的时候跟他们说一声啊。”
    “好,谢谢八姑!”小孩们很懂礼貌的。
    八、八姑,谷采吟嘴角抽抽,“不要叫我八姑,叫我名字阿吟。”辈分这东西真烦,好难听。
    “对了,小凤,”她想起一件事,蛮好奇的,“为什么你们喊阿青做青姑?”明明那个阿青是外来人。
    “因为她住的那座山叫药姑山,所以叫她青姑。”小姑娘们说。
    哦,这样啊,谷采吟轻挑眉,“算了算了,来,大家排好队跟我学,首先呢……”
    看到这里,罗青羽默默转身离开。沿着记忆中的小路,终于找到那棵野樱桃。上边的果子没剩多少了,大概被村里的小孩摘走了。
    她摘一颗尝了尝,一股酸意涌上,害她五官紧皱浑身一哆嗦,太酸了!吃不喋(得)。她扔了樱桃,在这片山头逛了逛,摘了几只熟桔子和两串野葡萄。
    回自己那片山的路上,她接到冯莱兴高采烈的电话,说钓了好多鱼,让她今晚到燕子岭的办公大楼门口吃烤鱼。
    丁家爷孙不在,冯莱、钟康明和燕子岭的阿彩表妹混熟了,在门口搭个临时烧烤摊是常有的事。
    罗青羽本不想去,可家里的鲜猪肉早就没了,正好问问阿彩明天是否有鲜肉。她不爱吃鱼,可既然搭了摊子,肯定不仅烤鱼,还有最受欢迎的烤鸡翅。
    于是,抓紧时间干完剩下的活回家,喂了猫狗。洗澡,换一身舒适休闲的衣物。
    想了想,用小号密封袋装些魔鬼辣酱,贱兮兮的笑了两下,潇洒的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