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荒界 > 第六十五章 四灵封棺
    “倘若我是成年人体型,躺在玉棺里,应该比此时更高。”
    他稍微向后挪动,计算内棺的厚度,半坐着向上望去,“恩?竟然真的不一样?”
    只见白玉棺材静静悬立。
    其四周的星星或密或疏,宛如一幅水墨画时浓时淡,恰到好处的点缀出一幅星空奇景。
    无数星星勾勒出十数道锁链,牢牢拴住白玉悬棺。
    锁链的另一头扣在铜椁边缘,形成四把星锁。
    星空繁奥复杂,若非从铜椁里望去,很难发现这其中的奥妙。
    “难道天上的白玉悬棺与地上的黄铜外椁还有更多的联系?”
    萧南心下好奇,沿着锁链向下查看。
    铜椁内壁光线幽暗,看不真切。
    他伸手抚摸,顿时觉得有异。
    内壁触手阴冷,有一道道刻纹交错缠绕,似乎在描述什么未知的图案。
    “嘿,幸好小爷带了荧光草!”
    萧南丝毫不觉得害怕,反而跃跃欲试,急欲探索榕谷星宫的隐秘。
    荧光草的光芒照在铜椁内壁,显现出一道又一道极淡的刻纹。
    这些线条简单而富有层次感,在铜椁四壁组成四幅形态各异的壁画。
    第一幅是一只无名古兽张开巨大的兽口,双足踩在山一般的玄龟背部,狰狞的兽齿仰天而立,仿佛吞天噬地的远古凶兽。
    第二幅是一个赤裸上身的男子骑在四爪青龙身上,挥剑冲向天空,双目圆睁,怒吼无声,长袍迎风飞舞,宛如慷慨赴死一去不回的勇士。
    第三幅是一只与天齐高的巨虎,目如日月,口若星河,踏风而行,脚下一棵棵大树宛如蚂蚁一般,它后腿微抬,自胯间落下一个芝麻大小的婴孩。
    第四幅是一个全裸的女子半俯着身体,用双手支撑,试图从满是泥泞的地面站起,头顶一只巨鸟在半空低头,嘴角滴落涎液,落在地上化作泥泞。
    “这是……”
    萧南盯着第四幅图,从储物袋里掏出昔日鹰卫副首领王龙留下的令牌。
    图里的女子脑袋略抬,面容模糊,只可看见披肩的长发垂落,遮住半个浑圆。
    女子上方的巨鸟,横亘苍穹,体型庞大,绵延整个内壁,没有尽头。
    而令牌上,一只鸟形图案飞舞盘旋,跃然眼前。
    无论体态、羽毛,还是眼神、利爪,均与壁画里的巨鸟一模一样。
    “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凤凰图案……”
    他联想到在后山王氏秘卫对自己的称呼,再对比壁画里的形象,顿时明白。
    “这是天地四灵之一,南方朱雀。”
    “如此推断,想必剩下的三幅壁画就是北方玄武、东方青龙和西方白虎了!”
    他凑近观察露出小部分身躯的玄武,盘踞整个内壁的青龙,以及遮天盖地的白虎。
    天地四灵,位列世间巅峰,何其尊崇,被无数族群奉为神圣,顶礼膜拜。
    “如果此处真的是冭皓星尊的遗府,冭皓星尊是南离部落的先祖,为何后世没有听闻族人信奉过天地四灵?”
    他沉吟片刻,再露疑惑,躺在铜椁中,仰望漫天星河。
    一道道锁链仿佛自星空垂下,落在铜椁边沿。
    萧南脑海里心念电转,迅速翻阅传承殿的各种祭祀秘典。
    “这是……四灵守棺?”
    他的目光落在一块古老的石刻上。
    “以天地四灵刻画外棺,外为守,内为封。外退诸邪,镇压万物。内锁阴阳,囚妖困灵。”
    “刻画在外壁是守棺,在内壁是封棺。”
    他望向天空的白玉棺材和星光锁链。
    “这不是四灵守棺,而是四灵封棺!”
    “是谁要封禁白玉悬棺?”
    他细思极恐,如果白玉悬棺真是冭皓星尊的沉眠之地,那么谁敢封禁一代星尊?
    就在他思索之时,铜椁似乎发生奇异的变化,内壁线条柔顺许多,壁画上的人影显得更有神韵。
    看不见的天地气息,自铜椁里渗出,缓缓向萧南侵袭。
    “奇怪,怎么这么冷?”
    他哆嗦一下,感觉蚀骨的凉意,“不对,这气息有点熟悉!”
    他仔细感受片刻,忽然面色一变,连忙运转《化阴诀》,切换到玄阴体状态,立即看见大量的阴死之气充斥在铜椁里。
    “不好!”
    他只觉不妙,翻身就想跃出铜椁。
    这一用力,他才发现身上如负大山。
    浓稠的阴死之气几乎要化成液态,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
    就像一个人可以喝水,但是如果落在一片汪洋里,一样会被淹死,而且不是汪洋的水面,而是水底。
    萧南现在的感觉就是快被淹死了!
    逃出去已经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拼命运转化阴诀,试图将涌出来的阴死之气全部吸收。
    “纳阴入体,起于心下绛宫金阙,收于全身奇经八脉,与天地相合,自成周天,使藏气于府,易筋换骨,化阴入玄,始于玄阴之体……”
    他原本修成《化阴诀》的第一层玄阴体,便忌惮于这门功法的诡异,没有继续修行。
    此时被逼无奈,他不得不疯狂运转化阴诀的第二层。
    “以玄阴之体,聚天地死气,化阴为灵,与鬼魅同修。鬼修体,人修灵,外遣苍穹,内御中府,是为玄阴之气。”
    玄阴体可以容纳的阴死之气有限,很快达到饱和状态。
    可是海量的阴死之气疯狂涌出,依然争前恐后的往他的身体里钻去。
    萧南可以感觉到自身的骨骼,受到体内阴死之气的巨大压迫,甚至发出“嘎吱、嘎吱”的错位声音。
    玄阴体与正常体的区别,在于运转化阴诀后,阴死之气充斥全身,控制肌肉、血液和脏腑,从根源上使身体呈现出另一番面貌。
    但这里面不包括骨骼,以化阴诀一层的阴死之气,还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骨骼。
    所以玄阴体时的骨骼,仍然是萧南正常状态下的骨骼。
    这一番巨大压迫,虽然有坏处,但也有好处。
    阴死之气不断冲刷、挤压,令他的骨骼反复承受压力,宛如在以气血淬骨一般。
    他的淬体进度在不知不觉中飞速增长。
    一个时辰过去,阴死之气仍然源源不断,仿佛铜椁积攒千万年的气息一起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