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上古仙宫第一神术
    天地之下,意外是常态,哪怕机关算尽,也会出现预料之外的情况,因为变数,才是整个世界最精彩的一部分!

    “是谁?”

    上凌城外,血阵滔天,随后来自月空的怒吼声,响彻四方。

    下一息,两道冰冷至极的目光,直接于月空的兜帽之下射出,瞬间便锁定在山子那向前冲袭的身影之上。

    月空目光过境之处,虚空直接被凝聚成紫冰,随后两道紫冰,就如同两杆锋芒毕露的长枪,跨越虚空,轰然出现在山子的正前方。

    冰枪散发着刺目的妖异寒芒,甚至将虚空都几乎瞬间撕裂,一杆刺向山子的眉心,另一杆则是直接扎向心脏。

    刹那之后,夜魇司大袍剧烈滚动的山子,将右手大剑轻轻一提,恰当好处的将冰枪拍碎。

    不仅如此,一道道血色雷霆,沿着大剑流传,随后山子持剑,由拍转斩,对着前方直接斩出无数血雷。

    “噼里啪啦!”

    血色雷霆化作咆哮雷海,将面前冻结的虚空瞬间冲开,并且如无数雷鸟扑食一般,对着血阵之内的月空涌去。

    “滚!”

    月空向外传出的怒吼声愈来愈冰冷,同时其内心开始升起一股难以置信。

    因为以其对自己修为的自信,他着实不相信,有人竟然可以无声无息靠近自身如此之近,却一直没有发现。

    不过其手中聚阵的动作不停,眼角瞥了一眼漫天笼罩而来的狂暴血雷,左手向外一挥,头顶之上的紫月,直接降下一道通天光柱,将月空连同身下血阵,护在其内。

    “轰!”

    下一息,血雷轰击月光之柱所发出的震耳轰鸣,直接响起,同一时间,因为雷霆高温蒸发紫冰而产生的滚滚雾气,一瞬间便将整个上凌城外完全遮蔽。

    滚滚浓雾之下,月空不管不顾,于右手之中,再一次凝聚出一轮白月,奋力狠狠砸下下方的地面。

    “阵,凝!”

    刹那之后,面对在月空手中月神通的狂暴轰击,这座四分之一的大阵,犹如被点燃之后的山火,开始疯狂的吸收着整个城外无数生灵血液之中的所蕴含的生机。

    诚然,正如之前赵御以及现在的月空所判断的那般,这由上古仙宫时代纵横天地的空间阵法,其核心原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撕裂空间,而是一种召唤法阵的话,那么就必定需要一种庞大的能量,来支撑此阵的运转。

    () ()  曾经的仙宫时代,传送法阵由何等能量来支撑尚不得而知,但是此时的月空,亦或是圣庭,所采用的,便是此时城外的滔天血液之中的生机之力,来支撑法阵的凝聚和运转。

    换而言之,为了这四分之一传送大阵的合阵,圣庭武宫第三哲月空,几乎屠灭了整个上凌城!

    城外尸骸遍野,城内同样的有着无数生命被收割。

    随后一股浓郁至极的血色生机,开始通过断空大阵上方的那一紫月,轰然降下,形成了一道连接天与地之间的猩红光柱。

    这一道猩红光柱之内,蕴含着的是上凌城内无数生命消逝时的生机以及恨意,甚至发出了尤为刺耳的嘈嘈哀嚎声。

    猩红光柱注入血阵之内,整座法阵变得愈发猩红,随后上凌城外的地面开始急速融化,法阵向下陷入地底。

    如此模样,就好似有一位通天彻底的存在,举着一个无比复杂和巨大的烙铁,于中央上国东部的大地之上,硬生生烙印下了一部分阵法。

    下一秒,一丝喜色于月空兜帽下的脸庞浮现,但是很快,其便眉头一挑,因为一柄雷霆之剑,直接斩裂了其于周身之外所布下月之结界。

    “咔咔咔!”

    伴随着两声刺耳的巨响,整个结界之上瞬间布满无数裂缝,随后一缕缕血雷如争先恐后的蚂蚁一般,于缺口处爬入,在向外扩散。

    “破。”

    一声沉稳年轻的声音响起于天地之间,随后无数血雷瞬间向外爆裂,紧接着便是一柄锋利至极的剑尖,撕裂开了整个结界,刺向内部。

    血晶剑的剑尖刚一刺入,无限雷霆锋芒便几乎将整片虚空完全贯穿,须臾之后,山子持剑的身影,犹如天神下凡,瞬间出现在月空身侧。

    于此同时,山子握剑向上,直接一挑,自下而上的雷霆剑芒,斩开整个虚空,对着月空脖颈而去。

    此时月空,依旧是右手按地,身躯跪伏的姿态,而对于任何大修而言,这姿态无疑都是极为变扭。

    不过前者不愧是空间之道的大家,在血晶剑临身的前一瞬间,硬生生将空间放逐了上万层。

    “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空间碎裂声瞬间缭绕耳畔,血晶剑之下,月空所放逐的空间,不比普通的白纸要坚固多少,眨眼间便全部斩灭。

    () ()  不过也就是这稍纵即逝的时间,还是让月空整个人扬起,左右手同时握出两轮光月,对着前方狠狠一拍。

    两轮光月对冲,瞬间爆发出了堪称无穷的寒月之力!

    随后浩浩荡荡的绝对零度寒潮,便于虚空之中席卷而出,试图将继续加身的血晶剑和山子逼退。

    二人搏杀,虽只有短短的几瞬,但是无论是法则还是气机,却已经交锋了成千上万回。

    随后夜魇司大袍之下的山子,面色不变,继续握剑上前,一头冲入面前的寒潮之内,同时如附骨之疽一般,再次出现在月空面前。

    “硬生生用肉身之力冲开本座的月之潮而毫发无损,你倒是谁?”

    月空张嘴发出一声喝问,随后便感觉到了前方人影黑袍之下,那恐怖至极,狂烈向外倾泻而出的龙威,继续张嘴开口:

    “神龙之威,你来自中央上国?不可能,中央上国不可能何等还隐藏着一尊如此强的修士!”

    话音未落,月空黑袍之下的双手,直接变成了满是骸骨和的利嘴月魔之手,随后其猛地抬起双手,直接如同抓之前龙吟箭矢一般,一把抓住了朝着眉心刺来的血晶剑。

    一轮寒月开始于月空背后出现,随后前者整个身躯开始向外散发出无数月芒,这意味着月空想要如法炮制,将面前之人如黄金之箭那样放逐于月窟之内。

    但是这一回,其无往不利的招式不再奏效,因为还未等月空召唤暗月之门,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便直接于其背后出现。

    这影子之内同样蕴含着狂烈至极的龙族血统,以及毁天灭地般的雷霆威严,直接扬起布满龙鳞右拳,狠狠砸在月空的腰间。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传出之后,月空整个身躯如同炮弹一般飞出,张嘴发出一声惊恐无比的吼声:

    “竟然是镜中人,仙宫崩灭之后,曾经的第一神术镜花水月之术便已然失传,为何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