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傲视秋霜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兔子咬人
    这个发现可就有大问题了,能有这样的布置,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仅仅这么长的密道,就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掏完。

    而自己攻下凌渊城也就这么几天,对方就算是想要在军营内策反人也来不及,唯一的解释是,这些人早就混入军队隐藏起来。

    凌渊城原来属于林还的属地,林还此人虽然有些骄狂,但城府极深,能当上城主的,又有几个不是人精?能在他眼皮子地下,掏出这些条密道,鬼王谷跟死域人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功夫,这事最大的可能只怕还是一教二宗干的。

    只是一教二宗内又有谁能在过去那么早就能料到如今的局势?

    如此未雨绸缪,心思缜密得让人不寒而栗。

    张傲秋没有将密道破坏,而是将其完全还原,退出院子,将情况跟夜无霜说了一遍,这事也完全超出了夜无霜的预想,闻言沉吟片刻后才道:“一动不如一静,既然对方能将钉子埋入军营里来,那我们就算将那五人抓住,也不能动其根本。”

    夜无霜这话,也是张傲秋不破坏密道的意思,想起先前活捉的那个,当即一点头道:“紫大师那边要加快了。”

    说完一皱眉道:“霜儿,偌大的军队,被混入了奸细而不自知,若是长此这般发展下去,只怕我们内部就要被掏空了,如此看来,我们身边也要备有密探在整个军营了。”

    夜无霜也是聪明人,闻弦歌而知雅意,跟着一点头建议道:“欧阳雪怡。”

    张傲秋闻言,细思片刻后,缓缓一点头。

    这事虽然定下来,只是后面所铺的局面却是太大,想要一天两天见成效无疑是痴人说梦。

    远的虽然可以慢慢来建,但眼前的却必须立刻解决。

    于是剩下几处,为了不打草惊蛇,张傲秋一人仔细查过,同样都有密道,而且密道尽头同样都是通往军营。

    这已知的五处位置,分布在凌渊城不同位置,这些密道也就一人多高,仅容两人并肩走过的宽度,这样的设置想要暗中调集大军谋反是不可能了,那剩下的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掩人耳目。

    而想要掩人耳目,自然是要做见不得光的勾当,在这城镇内,费尽这样的心思,想要达到的目的,无疑就是刺杀了。

    张傲秋将这些查清楚后,立即去找紫陌,只是紫大师现在也只能是两手一摊,那家伙还没来得及上手就已经嗝屁了。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愣,活捉那家伙的时候,自己可是仔细检查过的,嘴里跟指甲里都是干干净净。

    既然不是自杀,那就是有人故意杀人灭口。

    看来对方这组织还不是一般的庞大跟精密,都已经渗透到军队各个角落了。

    这事情一出,张傲秋立即加大了对花倩笑等主要将领的保护力度,从饮食起居到公务,所有事情都必须有专人负责,经过层层检查后,才能送达。

    这样做,虽然降低了办事效率,但比起性命来说,牺牲的这点效率又算得了什么?

    () ()  关键是对方实在太隐蔽了,而且就算张傲秋亲自出马,以神识来感知对方气息,将其揪出,但这样做,没有半点证据,想抓人就抓人,只怕还没搞清楚事情,就会引起哗变了。

    所以这事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张傲秋这边的布置,房五妹却是一点都不知晓,对蹲守这种比耐心的事,她也不着急,只是每天按照计划,按部就班。

    这一蹲,就一连蹲了大半个月,本来是枯燥无比的事情,但对小六子几个却是无比的幸福,这段时间都跟房五妹吃住一起,这种感觉,真的如在云端,真希望这样的日子是一辈子啊。

    只是房五妹也享受了特殊的待遇,小六子几个借口她是唯一的高手,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她可是第一主力,所以平日里就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房五妹开始本来是要拒绝的,但转念一想,觉得这些家伙们说的也对,于是也就安心地在旁打坐调息。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波澜,只是在同样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房五妹从调息中醒来,恰好掐在子时前,因为越是后半夜,人越是疲劳,这些家伙们即便是打足了精神,只怕也有疏忽的时候。

    所以这段时间还是自己来看着放心一些。

    今晚天色阴沉,前些日子明晃晃的月亮被乌云遮蔽,房五妹抬头看了看天,脸色同样变得阴沉,今天一晚都感觉心惊肉跳,只怕是有大事发生。

    看到这里,房五妹招来旁边的小六子道:“六子,我总觉得今晚会出事,你现在就去找杨将军,让他在近处隐蔽多安排些人手。”

    小六子闻言一抱拳道:“头,要不要杨将军派高手?”

    房五妹听了微一点头,“嗯”了一声道:“这样最好。”

    小六子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这小子离开大半个时辰后,天色变得更加阴沉,平地里开始起风,没多久一场大雨突然降下,豆大的雨点打得瓦片噼里啪啦作响,早已集聚的阴云里,传来轰隆隆的闷雷声。

    房五妹斜靠在窗棱上,眼神望着下面那黑漆漆的小院愣愣出神,远处天空“哗啦”一道闪电落下,跟着一声炸雷响起。

    就在这天地间突然一亮,房五妹隐约看见下面小院内一个黑影闪过,当即身子一挺,低喝一声道:“有情况。”

    话音刚落,那黑影已经跃上墙头,房五妹顾不得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个,一推窗户,合身冲入大雨中,右脚在屋檐上一点,身子顿时腾空跃起,一把短刃握在手中,往那人左侧直攻过去。

    墙头那人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专程等候,顿时大吃一惊,倒不是怕了来人,而是自己身份见不得光,一旦暴露,那可就要出大事了。

    一念到这里,身形立即一闪,还没等房五妹近身,人已进入了旁边的矮巷,只是还没等他踏入,一把雪亮的刀光突然在他眼前闪过,正是罗三。

    那人一见罗三刀法,不由冷哼一声,视那刀光如无物,右手如闪电般直接突进,拍向罗三左肩。

    () ()  罗三修为虽低,但打架的经验却是足够,一看对方来势,就知道不能挡,不待刀势用老,在半空突然回收,跟着一个扭身,人如一个陀螺般一转,不仅避开了对方拍来的一掌,而且暗藏在腰间的长刀,随着身子旋转,犹如一个刀轮一般直切对方小腹。

    这般变化,让那人忍不住“咦”了一声,右手收回,左脚一个弹腿,正好踢在罗三藏在腰间的刀柄上。

    这一脚踢实,罗三直觉一股大力传来,旋转的身子再也转不下去,人直接被踢得往后就倒。

    那人一见,冷笑一声,身形一闪,跟着一掌补出,眼看罗三小命不保,后面传来一身叱咤声,却是房五妹杀到。

    房五妹这招攻其必救,那人无奈之下,只好扭身现行避过,转身专心对付房五妹。

    罗三逃过一劫,却也不跑,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哨子放在嘴里用力一吹,一身刺耳的哨声响起,那人一听,心头顿时大恨,攻向房五妹的招式更加猛烈一些。

    房五妹倒也不着急,一见罗三脱离险境,招式一改,完全进入守势,只要拖住此人一段时间,后面人一赶到,还不是瓮中捉鳖。

    房五妹这心思,那人自然清楚,见状冷笑一声,内力吐出,招式跟着一变,房五妹立即感到压力倍增,想不到此人居然隐藏了修为。

    但即便如此,房五妹也只能咬牙撑着,罗三修为太低,在旁根本连手都插不上,想帮忙也没有办法,干脆鼓足了气,死命地吹着哨子。

    仅仅一招,房五妹就看出此人修为高自己不止一截,还没等适应过来,第三招就被对方一掌拍在右肩上。

    房五妹被这掌拍实,身子打横地飞了出去,空中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罗三一见房五妹受伤,怒吼一声,拖刀直冲过来。

    那人本就对罗三哨声示警心中暗恨,一见他自己送上门来,正是求之不得,身形一闪,借着瓢泼大雨之势,欺身到罗三身旁,直接一掌拍出,罗三见了,长刀无意识地举起,心中暗道一声吾命休矣。

    而就在这时,却听空中“唰”得一声鞭响,一条长鞭如灵蛇般往那人腰间缠去,那人听得声响,哪能让房五妹得逞,拍出的右手反手一抄,一把抓住鞭头,跟着用力一拖,房五妹只觉一股大力拉扯,顿时被带得飞起。

    这股拉力一起,房五妹知道不能抵挡,当即左手一松,跟着抄起右手的短刃,借着一拉之力往那人猛扑过去。

    这完全是搏命打法,明知此去必死,依旧毫不犹豫。

    那人一见,冷哼一声,身形站立不动,左掌探出,往房五妹胸口应去。

    这招以慢打快,后发先至,房五妹招式用老,本就身受内伤,一口真气调转不过来,眼看就要被拍中,此时突然一个身影从高处一跃而下,恰好落在两者之间,却是去而复返的小六子。